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0-10-29
星期四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件 >> 历史名案 >> 正文
图里斯夫妇之死案
时间:2014-09-25 15:49:51    作者:黄瑞亭    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

案情

1959年2月,英国布莱顿市的牙科医生亚瑟·图里斯同他的妻子帕屈丽莎和两个孩子乘车出发去葡萄牙度假。到达里斯本后,在格多斯溪附近姆克西多汽车旅馆住下。安置好两个孩子上床后,图里斯夫妇吃了一顿拉古什乌比杜斯的蛤肉和小牛肉。午夜11点,夫妇俩回到了他们下榻的单独的木造小屋里睡觉。第二天上午10点,一个侍女去敲他们的房门。中午,侍女再去敲他们的房门,下午4点又去了一次,都没有得到回答。饥饿、疲倦的两个孩子也在找父母。侍女请来旅馆经理强行进入房内。进屋后,大家发现图里斯夫妇已死亡。随后,旅馆经理很快报了案。

检验

阿马达地区检察官指令警察外科医生检查尸体。图里斯四肢伸开躺在床上,只穿一套睡衣裤。妻子帕屈丽莎则衣着较整齐,跪着靠在另一张床边。现场并没有发现有人强行进入屋内或翻箱倒柜的痕迹,也没有足以让警方怀疑谋杀还是自杀的证据。除了两具尸体脸上和衣服上有呕吐物斑迹外,没有发现任何损伤。在里斯本的英国领事列斯里·布列克韦尔打电话告诉图里斯的父母,并将孩子们用飞机送回国。《每日邮报》的记者哈里·韦福觉得其中必有文章,于是紧急飞往里斯本,到达后他被告知图里斯夫妇死因是食物中毒,特别是拉古什的蛤肉。

问题

记者哈里·韦福提出显而易见的问题:还有多少人受牵累?答复令他惊讶。旅馆的不少客人当晚都吃了同一批蛤肉,剩下的由餐室职工包光了,然而连出现肚子痛的人一个也没有。一位名为詹斯·杜斯莱士的侍者告诉哈里·韦福,在图里斯夫妇死后,自己还吃了五只蛤肉,他说这些蛤肉的味道好极了,吃后什么也没发生。韦福得到旅馆经理的允许,巡视了图里斯夫妇住过的小屋,并试图发现他们在晚饭后到毙命这段期间里干了什么。经理指给韦福看尸体被发现时的准确位置。一个浴室毗连着卧室,其中一个人,显然是图里斯,在那里洗过澡。虽然水已放光,但浴盆里还留有水平面的标志,四根用过的火柴枝保留在热水器附近。图里斯夫人显然在浴室的脸盆里洗过袜子。这似乎就是他们当晚所做过的一切。图里斯夫妇下榻的床没有被睡过。看来,图里斯夫妇似乎是突然、急剧地同时发病,或其中一人还能够呼救。

回到英国后,哈里·韦福与西瑞尔·普拉格内尔医生取得了联系。普拉格内尔医生是图里斯在盖氏医院时的同学和好友。普拉格内尔听过辛普逊上的法医学课,因此建议哈里·韦福征求一下塞德里克·基思·辛普逊的意见。普拉格内尔非常关心图里斯两个孩子的前途,他们将要受到双亲身亡的严重影响。好在图里斯在出发度假前,曾投保一万英镑的灾害保险。

保险

无疑,图里斯考虑到在国外时可能发生车祸或游泳失事,但保险保证金不止包括这些。保险证书用通常的措辞对灾害死亡所下的定义是:“投保人遭受身体上完全的、唯一的、由于偶然的和可见的原因造成的暴力所致的伤害,这种伤害与任何其他原因无关,并导致他(她)的死亡。”这里并不包括食物中毒,保险公司对此作为疾病对待;但它又包括了下列一些危险,如火灾、建筑物倒坍,及其他可能使投保人在旅馆中遇到的灾难。但有没有这样一种灾害的证据呢?食物中毒是不大可能的,因为侍者和其他任何人都未遭害;但图里斯夫妇有呕吐,还有什么原因可以导致他们的死亡?

食物中毒并不是引起呕吐的唯一原因,它也常见于一种经常突然、无声无息致人死亡的气体一氧化碳中毒!辛普逊问哈里·韦福有关浴室内热水器的情况,显然是由丁烷气体供热的。

供气筒是在浴室内还是在浴室外?— 在室外。有没有嗅到什么气味?—没有。热水器有没有烟道?—没有。辛普逊听后心中已有了数。

辛普逊继续问浴室内通风类设备怎样?—极少。辛普逊开始思考:假如图里斯夫妇在浴室内就差不多被一氧化碳所笼罩,但又刚好无法蹒跚地走出来,他们能倒在尸体被发现的地方吗?—能,尸体的位置似乎刚好表明是那样。辛普逊认为,旅馆燃烧气体的通风装置有毛病或不足所导致的一氧化碳中毒,肯定符合保险公司的灾害定义。

是不是葡萄牙法医没有去寻找证据便立即作出错误的结论?不得而知,但辛普逊至少认为,图里斯夫妇死亡时并不是浮游动物使蛤产生大量毒素的危险季节,而且,当时没有集体蛤肉中毒的记载。开始,辛普逊要求葡萄牙当局提供验尸报告的副本。答复说,尸体已移到里斯本的法医学研究所进行检验,并且怀疑某种“毒素”中毒。在经过一些“暗示”后,辛普逊被告知,检验已经证实,死因是由于食物中毒。但是研究所拒绝提供任何毒物、培养物、细菌或其他科学证据。仅承认,图里斯夫人身上“存在有微量的一氧化碳,不足以致死。”

调查

很清楚,从尸检报告上看,葡葡牙专家们只取了内脏作分析,却没有取重要的血液和肌肉标本检验一氧化碳。显然,采纳了警察外科医生在现场所作的假定,而一氧化碳气体的问题被完全忽略了。辛普逊几乎不能相信,调查工作是如此草率,因为辛普逊发现尸检报告有图里斯太太两侧肺完整之类的记载。事实上,好几年前图里斯太太的一侧肺已被著名的外科医生布罗克勋爵切除掉了。

辛普逊告诉普拉格内尔:“葡萄牙给我签证后,我愿意立即去检查尸体和小屋。”但是,辛普逊未被批准进入葡萄牙调查。

于是,普拉格内尔和韦福飞往里斯本。在汽车旅馆,主人为他们打开了图里斯的房门,他们检视了浴室并照了像。浴室非常小:长8英尺,宽4英尺6英寸,高10英尺。他们检查并试验了热水器,确信它没有漏气。但是,正如韦福说过的,没有烟道,浴室通风也非常不充分,只有半扇紧闭的小圆窗和一个小小的天窗。从他们提供的情况看,很清楚,自从悲剧发生以来,并没有检查过小屋的电或煤气设备,或检查过通风情况。

普拉格内尔成功地会见了法医学研究所所长,但是不许检查尸体,以及取回标本、血液或肌肉,或询问葡方专家。最后,普拉格内尔转达了辛普逊的意见:死因可能是一氧化碳中毒,并询问可否让辛普逊到葡萄牙检查尸体和现场。这引起里斯本一个检察官反驳,说葡萄牙政府的专家早已“解决了问题”,而且,如果允许任何一个外国人核查警方的现场或验尸报告,那是违背葡萄牙法律的。辛普逊关于浴室内的煤气导致伴有呕吐的虚脱和死亡的意见被轻蔑地驳回,理由是辛普逊没有看到尸体或了解分析,而这些都发生在里斯本。显然,葡萄牙专家还在坚持认为“图里斯夫妇之死与蛤肉的毒素和组织胺等有关”。

复验

辛普逊最终还是没被允许去里斯本检查尸体。为此,辛普逊亮出了一张王牌:死者家属通过正式的途径提出询问,并不是法医或新闻渠道。家属要求葡萄牙政府可否让图里斯夫妇的尸体安葬在他们的祖国。当然,这个请求是不可能被拒绝的。

死后的第16天,两具密封在棺材里的尸体空运到英国希思罗,立即送到辛普逊工作的盖氏医院验尸所,而不送去殡仪馆。同遗体一道送来还有一份检察官的正式文件,最后结论是:“死亡原因未定。”

尸体只不过是个“空壳”,所有器官都被拿走了,但那无关紧要。10分钟内,取自大腿的标本证明,一具尸体的肌组织液内含52%的一氧化碳,另一具含50%,推算血液内至少含有60%—这是一氧化碳致死的饱和度。但甚至在检验之前,辛普逊就确信这一论点是正确的。当棺材盖一被打开,辛普逊就见到皮肤的特征性樱桃红色。为什么所有葡葡牙“专家们”都看漏了呢?仍是未解之谜。没有别的,辛普逊认为,这是福尔摩斯式的简单思考和推理断案的结果。

辛普逊让同事康纳德·蒂亚尔单独进行尸体检查。经检验和化验,康纳德·蒂亚尔同意辛普逊的意见。辛普逊的关于一氧化碳饱和度的数字进一步由当时的伦敦首都警察实验室主任尼科尔和英国空军医学研究实验室的弗利尔少校证实了。同时,丁烷研究所的主任化学家制造了浴室的实体模型,并安装了同样模式的热水器。实验表明,一小时内发生的一氧化碳可以积聚到0.28%浓度。报告明确指出:“能在半小时内致人于死地。”所有实验和模拟都按法庭科学要求有条不紊地进行。

法庭

辛普逊将发现通知了葡萄牙当局,并且邀请葡萄牙专家来检查尸体、物证及辛普逊做过的实验室检验。葡萄牙拒绝接受邀请,否认煤气中毒的可能性,并且详细阐述了图里斯夫妇食物中毒的理论。与葡萄牙政府的做法不同的是,伦敦南瓦克法庭公开审理了图里斯夫妇案,把图里斯夫妇死因检查进行当庭质证,伦敦和兰克赛尔保险公司辩护律师到庭。

这对辛普逊或普拉格内尔或图里斯家属并没有什么为难。法官安·迈尔负责伦敦希思罗地区案件,而两具尸体进入的正是他所管辖的地区。安·迈尔听取了情况后,便在南瓦克举行了庭审。在他管辖的区域内所发生的一切不能令人满意的事情,他都有权这样做,类似“安·迈尔规矩”。辛普逊的证据不但使这位精明的伦敦法官感到满意,甚至连为伦敦和兰克赛尔保险公司出庭辩护的律师也感到满意,该公司以前承受了图里斯的保险。听了辛普逊介绍的那些发现后,保险公司告诉法庭,“任何合理的要求”都将会得到满足,不需要进一步的诉讼或其他费用。一万英镑在一星期内付给了图里斯的两个孩子,是完整地全部支付给他们,因为卷入该案的任何专家都没有对他们的服务索取一个便士。

思考

从图里斯夫妇案,我们有如下思考:一是切忌先入为主。本案就是因为一开始警察外科医生先入为主认定食物中毒而引起。当看到呕吐时就深信不疑食物中毒,而取材内脏不够,图里斯夫人身上“存在有微量的一氧化碳不足以致死”,都因而掩盖真相。其教训是,千万要避免福尔摩斯式的简单思考和推理套路。二是切忌坚持错误。这个案件,随着调查深入,原检法医后来已发现错误,却不愿改正。好在法庭公开质证纠正了错误。出现错误并不可怕,关键要纠正。从认识论角度出发,检验和审判都是人的认识,而认识是有局限的。因此,要使人的认识接近案件事实,法庭必须选择“最专业”的人进行鉴识,这就是纠正错误的有效途径。三是提倡专家复检。本案闻名遐迩的法官安·迈尔工作方式和严谨态度,早已无形中形成了鉴定人要遵守“安·迈尔规矩”。法官安·迈尔针对所发现的问题设计开庭方案。他要求法庭建立“事实重建”机制,案件的来龙去脉能用“实体模型”得到解释,用实验室数据自圆其说。而且,长期以来,在他管辖的区域内所发生的一切不能令人满意的事情,他都有权这样做。他把枯燥的程式化庭审变成专家经过复检后“验证科学”、“展示证据”的对质场所,使辩护律师、当事人及其他涉案人员都感到满意。四是体现道德良知。一个优秀的鉴定人必须有敬业精神,还要符合法庭规范。“一个顽强英国人的胜利”,法官事后这样称赞辛普逊。哈里·韦福在《每日邮报》发表文章对辛普逊给予了高度评价:“神秘的案件被一个端坐于千里之外自己办公室里的法医学家解决了。”辛普逊的观点是,一个人不会为了获取奖章去帮助两个孤儿,而是伸张正义。从事法医职业,要有道德良知,不允许发生欺诈或不诚实的行为,更不允许因各种因素而放弃寻找事实真相。法官的威信在庭上,是一种驾驭能力。法官主导的法庭就是要营造这种气氛,使鉴定人敬业,使庭审活跃,使事实清楚,使当事人合法权益得到保护,这就是法庭审判艺术。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0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