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9-10-23
星期三

《中国审判》2018.08 198 出版日期:2018-04-30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 光荣与梦想在这里绽放

blob.png

>>2018年4月26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院长王海清(右二)一行赴惠州仲恺高新区TCL等高新企业调研考察,听取企业对加强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意见建议

文 | 徐晓霞

20171216日,第一届广东知识产权司法保护论坛在广州知识产权法院举行。来自广东全省科技创新企业代表如美的、格力、华为等高管,以及法官、专家、学者、媒体等260余人参加研讨,共同陪伴这家年轻法院度过它的3周岁生日。

广东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也是创新驱动发展的先锋。按照中央顶层设计和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20141216日,肩负着探索司法体制改革、推进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历史使命,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在广州市黄埔区挂牌成立。主要对专利、植物新品种、集成电路布图设计、技术秘密、计算机软件民事和行政案件,涉及驰名商标认定、垄断纠纷案件的第一审民事案件实行跨区域管辖(深圳除外),以及对不服广州市各基层法院知识产权民事和行政判决、裁定的上诉案件实行管辖。三年来,它始终坚持先行先试、改革创新,立足审判、履行职责,全面推进司法改革和队伍建设,为我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和司法体制改革发挥了“先行者”“探路人”作用。

改革:攻坚克难,高起点、高标准建设新型现代法院

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本着争当司法体制改革“样本法院”的精神,以“敢为天下先”的勇气,让司法体制改革的各项政策在这里生根发芽。从建院开始,它便坚持高起点、高标准,建设新型化、专业化、现代化的知识产权专业法院。

坚持以审判工作为中心,全院7个内设机构中,6个是审判机构和审判辅助机构,包括立案、专利、著作权、商标及不正当竞争等4个专业审判庭,以及技术调查室、司法警察支队等2个审判辅助机构。全院司法行政、后勤保障和政工人事管理等60余项职能,全部归口综合办公室1个机构负责,从根本上实现了政务管理工作的集约化。综合办公室只配备了15名在编人员,仅占全院编制的15%。为缓解审判辅助力量和行政后勤人力不足的问题,以购买社会服务方式招聘91人。

坚持突出法官主体地位,大幅减少审判岗位领导职数和行政后勤人员,在人员配置上服务法官工作需要。4个审判业务庭只设庭长,不设副庭长。大力加强一线办案力量,以法官为核心,按“1名法官+1名法官助理+2名书记员”的模式组建审判团队,确保了审判活动的高效运行。实现“智慧法院”建设,持续投入了上千万元对审判大楼升级改造,现已完成信息中心、诉讼服务中心、审判法庭等场所的建设改造任务。启动信息化建设项目31个,投入资金2900万元,建成数字法庭13个,初步建成同声传译、网上法院、审判辅助、远程诉讼服务等平台系统。办公办案工作的信息化、智能化,大幅提升了法官的工作效率。

围绕“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的司法责任制要求,制定权力清单细则,全面落实主审法官和合议庭负责制,完全赋予合议庭自主审理、自主裁判、自主负责的职责。院、庭领导除作为法官参与审判案件和依规定进行审判管理外,不得过问、干预他人审理的案件。同时,积极建立审判指导监督制度,先后制定施行了审判委员会和专业法官会议讨论案件制度、重大敏感疑难案件报告制度、裁判文书报备制度、发改案件复查制度等,全面强化对审判活动的指导监督,构筑起了体系完备、制度严密的审判权运行监督管理机制。

办案:依法审理,发挥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的主导作用由于管辖范围是全省,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法官们看到的东西更多了。深圳的电子、佛山的家具、东莞的服装、汕头的玩具、中山的灯饰……案子让人应接不暇。在筹建阶段,上级法院预测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年受理案件4500件,按30名法官员额计算,核定法官人均任务量约为150件。

然而自成立以来,年收案数量呈现井喷式增长。特别是2017年,那是最忙碌的一年,全年收案量达到9214件,远远超过筹建预期。“面对新收案件大幅增加的严峻形势,全院干警在新一届院党组的带领下,顽强拼搏、甘于奉献,全年结案7805件,同比增长67.65%,法官人均结案289件,在全省中级法院法官人均结案数量上排名第一,创历史新高,办案质量进一步提升。”王海清院长在2017年年终总结大会中谈到。

在这期间,“子弹口红”案、“魔兽世界”案、“香奈儿”案等一批大案要案先后被评为全国知识产权重大典型案例,受到国内外的广泛关注及社会各界的广泛赞誉。

2014年底,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刚成立正式受理案件第一天,便收到了一件大要案。卷宗有半米多高,原告是著名网络游戏《魔兽世界》的运营商—美国暴雪娱乐公司和网易公司,指控3家网络公司开发、运营的被诉游戏擅自使用了其游戏名称、游戏人物形象以及其他游戏元素,构成著作权侵权及不正当竞争,索赔1000万元。而且,原告起诉同时还提出临时禁令申请,要求法院立即颁发禁令,责令被诉游戏整体下线。临时禁令素有知识产权侵权诉讼中的“原子弹”和“大杀器”之称,运用得当可以及时制止侵权、防止权利人赢了官司输了市场的情况出现,但由于杀伤力极强,容易被权利人滥用变相打击竞争对手,因而法院对临时禁令的审查既积极又慎重。

审判团队和所在合议庭收到案件后马上忙开了,合议庭一致认定临时禁令对双方当事人利益影响重大,应当召开听证,充分听取双方意见后再行决定。201529日听证那天,双方就法院归纳的5个禁令审查要件能否成立展开激烈争辩,唇枪舌剑,你来我往,听证整整持续了一天。

听证后,双方当事人均表达了比较强烈的和解意愿。合议庭当即组织双方调解。尽管做了大量调解工作,3被告也愿意停止被诉游戏的运营,但由于双方的赔偿数额差距较大,最终未能达成和解。

能调则调,当判则判。合议庭一致认为,被告侵权可能性极大,被诉行为持续将给原告造成难以弥补的损害,本案应当立即颁发禁令。201536日,原告根据法院要求交纳了1000万元的禁令担保金。201539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签发了成立以来的第一份临时禁令。

执行过程相当顺利,禁令颁发产生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同行和社会公众多持肯定态度。2016年“4·26”期间,本案分别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年度十大知识产权案件。

创新:服务社会,依法保障科技创新和经济发展

三年多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共受理各类案件18906件。其中,民事案件占96.59%,展现出广东创新型经济发展的蓬勃动力,体现了社会对维护知识产权市场价值的旺盛司法需求;共办结16105件,一审服判息诉率达80%以上,有效维护了公平竞争的知识产权市场秩序。

依法保障科技创新促进科技发展。三年多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共办结各类专利案件7303件,其中30%以上涉及科技发明成果的利用和转化。如VMI轮胎鼓案、大自达电磁屏蔽膜案、麦甜洪空气加热锅案等涉及高新技术的案件,依法公正认定了保护范围和保护强度,合理确定了侵权赔偿数额。

依法促进创新型经济发展。三年多来,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共审结外观设计、实用新型案件分别为4846件、1659件,商标、著作权纠纷案件分别为957件、6823件,为促进创新型经济发展营造了良好的法治环境。针对近年来电子信息产业、新兴文化产业著作权纠纷案件不断增多的情况,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加强形势研判,深入开展专题研究,统一审判思路对策,依法维护著作权人的合法权益,不断激发文化市场的创造活力。如对网易公司诉华多公司侵害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纠纷案,判决被告赔偿经济损失2000万元,在全国引起重大反响。

依法规范知识产权市场秩序。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着重加强对科技成果转让市场的规范和保护,依法惩治侵权、违约行为,维护科技应用转让的市场秩序;加强对商标权,特别是知名商标权的保护力度,认真审查商业标识之间的差距,限制攀附名牌“搭便车”的空间;依法处理各类侵犯著作权的行为,确保著作权市场秩序健康发展。如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审理的“西湖龙井”案,认定销售者擅自使用“西湖龙井”商标包装茶叶并销售构成制造和销售的“叠加式”侵权,较好地发挥引导各行业规范使用地理标志的作用;康芝药业公司申请撤销仲裁裁决案,依法撤销仲裁裁决,确保了市场竞争秩序;科星公司行政处理决定案,在相关专利被宣告无效后,依法撤销行政处理决定,填补了立法空白,实现了专利保护行政执法与司法保护的无缝衔接。

队伍:人才立院,打造素质高、能力强的审判队伍

说起这三年,法官郑志柱觉得就是一部创业史。作为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遴选出的第一批主审法官,他曾做过八九年的知识产权审判工作,一看到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招考,他立即“揭榜”并顺利成为10名主审法官中的一员。

郑志柱说,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最初用的是萝岗法院办公楼,借用后勤设备,完全“白手起家,从无到有”。在这过程中,广东高院提供了大力支持,专门从各个部门抽调人手,组成10人的筹备小组,临时负责广州知识产权法院的行政事宜,此外,还从广州中院、东莞法院、中山法院借调了法官助理。

尽管条件有限、时间仓促,但这并未影响“创业者”们高涨的热情。郑志柱清楚记得,20141221日那天是周日,法院正式开始受理案件,随后,受案量一直居高不下。

2014年、2015年,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先后三批遴选了共26名政治素质高、业务能力强、作风过硬的知识产权专业法官,引进了“全国法院办案标兵”韦晓云等优秀人才。因为遴选面向全省,有不少法官是从其他城市过来的。他们怀抱着对知识产权事业的情怀与信仰,义无反顾地选择投身于此。

201411月,看到遴选公告后,刘培英经过深思熟虑,向丈夫、女儿说明了报名意向。“我跟他们说,我要去接受一下挑战了,他们都觉得挺好。”彼时,女儿准备上初中,丈夫工作也比较忙碌,但他们都理解刘培英对司法工作的期许。在家人的支持下,她报了名。

之前,刘培英接触过民事案件、商事案件、刑事案件、行政案件等几乎所有类型的案件,曾戴着安全帽到工地去勘查墙面开裂的建筑工程,也曾在组织召开破产案件债权人会议时被债权人包围而无法离开;既做过人身损害赔偿案件受害人的思想工作,也与离婚案件中的未成年子女沟通过。“通过办理形形色色的不同案件,我接触了纷呈世事百态人生。”刘培英说,但就像是读完了法官职业道路的“本科”,她渴望读一读“研究生”,走向知识产权专业化审判道路。

刘培英毅然离开了工作18年的东莞市法院系统,来到广州成为广州知识产权法院首批主审法官之一。现在每天早上550分的闹钟一响,她就赶紧起来,先送女儿上学,再从东莞赶往广州,经过1个多小时的车程,在8点半前到办公室。日子虽然更为忙碌,但她乐在其中。

从无到有,从萌芽到茁壮,高素质、高水平的审判队伍是广州知识产权法院迅速成长的源泉。目前,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法官平均年龄44岁,均从事审判工作15年以上,86%有硕士以上学位;法官助理平均从事法律工作7年以上,71%有硕士以上学位。

一步一个脚印。三年来,通过不断加强先进典型培养,广州知识产权法院培养出了“全国优秀法官”龚麒天、“全国先进个人”谭海华等一批模范典型。队伍建设成效也得到了广东省委政法委和上级法院的充分肯定,被推荐在全省政法队伍建设工作会议上作经验介绍。

承载着光荣与梦想,迎接着机遇与挑战,年轻的广州知识产权法院正走向更成熟更美好的明天。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