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4-05-29
星期三

《中国审判》2018.03 193 出版日期:2018-02-05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执行法官的“闯关”日记

口述 | 江西省永丰县人民法院执行局副局长 陈庆荣 整理 | 陈春英

所谓年关,原指旧历年底,因旧时欠租、欠债的人必须在这时清偿债务,过年像过关一样,故称“年关”。对于法官来讲,每一纸判决都仿佛一份账单,需要我们去兑现。自从我成为了执行法官,过年如过关的体味尤其深刻。

212日,农历腊月二十七。大街小巷都开始张灯结彩,年味十足。辛苦工作了一年的人们也都陆续回到家中,或打扫浆洗或走亲串友,享受假期的悠闲时光,而这却是我们最忙的时刻。

“难道你们是铁打的,不需要休息吗?”凌晨五点半,一辆长途班车慢慢驶入永丰县汽车站,刚下车的刘某被我们拦住,瞬间目瞪口呆。20138月,宁某被刘某所骑摩托车撞伤致八级伤残,负全部责任的刘某却在支付了最初的8000元医疗费后“人间消失”,宁某遂诉至永丰县法院,后经判决刘某应赔偿宁某各项损失12万余元。案件很快进入执行阶段,但找不见人、寻不到财。虽然我连续两年每到年节便去刘某家附近蹲守,依然毫无所获。每次接到宁某电话我都很难受。20182月初,我们得到线索称刘某将于小年后返乡过年。经过研判,我们认为其很有可能乘坐凌晨时分班车返乡,于是从小年当日开始每天均派出两组执行人员分别在长途车站及其家附近蹲守。功夫不负苦心人,执行人员终于在第四天将其逮获。

“逃避是解决不了问题的,自己造成的后果必须自己去承担!”将刘某带回法院后,我们首先向其释明了逃避、抗拒执行的相关后果,刘某也坦承当年肇事后因赔偿不起便选择远走,试图让时间“冲淡”一切。其实对于案件的审理、执行情况其都清楚,也了解了一些法律知识,每每看到他人因拒执被抓便胆战心惊。多年未回家的他这一次思亲心切,原想着趁年关偷偷回来,大过年的应该没啥事,却没想到尚未走出汽车站即被抓获。

“这几年在外面东躲西藏根本就赚不到钱,实在是赔不起,请你们再宽限我一年!”没想到说到正题时刘某依然坚持无力赔偿,甚至摆出一副大不了被拘留几天的架式。于是我们一方面继续对其做思想工作,大量抗拒执行被重罚的案例让他脸色不时地变化;另一方面则对其随身物品进行了搜查。当我们将搜查所得的一张余额1万余元的存折放到他面前时,他甚至还辩称这是别人的账户、别人的钱,自己只是帮忙代管。

“明知有法院判决尚未履行,却使用他人银行账户隐藏、转移财产,属于有能力执行而拒不执行。情节严重,这是犯罪行为,可能要判刑的!”见刘某尚未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们拿出了一份本院刚刚宣判的刑事判决书。

“我一定尽力筹钱!”或许是最后的侥幸心理被击破,刘某表示将配合执行,并给其亲友打电话。大半天后,刘某的弟弟带来了10万元现金,加上存折上的1万多元,差额不大了。

我立即拨通了宁某的电话,听说刘某在法院,宁某又惊喜又意外。这些年,我跟宁某通过无数次打电话,从最初的愤怒、歇斯底里到后来的无奈,甚至绝望,宁某的每一次情绪变化都会让我的心情异常复杂。这一次是通知他前来领取赔偿款,我终于不用再忐忑。

“其实我自己都已经不再抱希望了,没想到你们却还一直‘啃’着这个案子!”傍晚6点半,宁某与刘某达成执行和解,刘某一次性支付执行款11万元,剩下的1万余元在201841日前付清。将双方送离法院后,我在日程表上划上了一个大大的勾—今天终于可以“按时”下班了。回家路上不断传来“新年好”的歌声,“年”真的是越来越近了。宁某这一关我算是通过了,希望接下来我也都能顺利“闯关”!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4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50/67550645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6485号 | 京ICP备 13051393号-1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