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9-12-09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学 >> 散文 >> 正文
怀念母亲
时间:2015-05-06 15:22:03    作者:广西壮族自治区北海市铁山港区人民法院 孙德运    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

每年五月份的第二个星期日是母亲节,也是儿女们表达感恩的日子,一束康乃馨,一个深情的拥抱……

母亲就是让你想起来心里就暖暖的那个人,是无论走到哪里心里总牵挂的那个人,是爱的溪流在心里流淌一辈子的那个人。

过了母亲节就要到5月19日了,这是我母亲的忌日。今年已经是母亲的第七个忌日了,近日来总有一股想写母亲的冲动,以此表达我对母亲的思念之情。人有许多种情感,但是对母亲的那份情感,那份依恋,是其他任何情感都无法代替的,那是一种力量的支撑,是精神的依靠,是心灵的栖息地。

1953年,妈妈带着刚出生不久的大姐,从安徽老家千里迢迢地来到陕西父亲工作的城市,一个家庭妇女,从小受三从四德的影响,她知道父亲在哪里家就应该在哪里,从此,我们一家人就落户到了陕西。

打我记事时候起,我就有三个姐姐、一个妹妹、一个弟弟,那时候爸爸在机关工作,薪水微薄,每月只有48.5元,平均每人每月才6元钱的生活费,要养活一大家子,生活的艰难是可想而知的,家里的重担就自然而然地落在了母亲的肩上。

那时候的我们饭量出奇的大,一米口径的饭锅每顿做满都可以吃完。我们经常是一大锅汤面条,就放几片菜叶,点半两明油,再加些酱油、食盐就是一顿饭。有一年我带着儿子回老家,指着早已经闲置的那口大锅告诉儿子,那就是我们过去的饭锅时,儿子惊奇的目瞪口呆。是呀,现在物质生活如此丰富,啥吃的都有,看到这么大的一口做饭用的锅,不惊奇才叫怪呢。

为了生存,也为了我们能生活得好一点,多少年来,母亲要么是自己要么是带着因文革没学上的几个姐姐,翻山串岭,走乡串镇,拾麦穗、挖野菜,摘采槐树花、香椿叶,以弥补我们粮食的不足。为了补贴家用,颇具经济头脑的母亲,根据所掌握街坊们购粮的日期,把邻居们的粮油本收集在一起,用板车将一袋袋的面粉从很远的粮站购回再送到各家各户,以赚取每袋一角钱的运费。空闲时母亲还会去批发点蔬菜回来零卖,以增加收入,用来改善家人的生活,交纳我们姊妹几个上学的费用。在放学的路上,我经常看到妈妈弯腰用力拉板车时衣服被汗水浸透的背影,那坚强的背影已经在我的脑海里定格了,每每想起,心里就会很痛。

和许多母亲一样,我的母亲也有一手腌菜的绝活,我记得那时家里有七个水缸,每到秋季,母亲总是会在这七个大缸里腌满红萝卜、白萝卜、芥菜头、黄豆雪里红、西瓜酱等咸菜,最让我喜欢的还是那两缸酸菜。

母亲去菜市场用两元钱买回一板车卖剩下的白菜叶,去掉老帮,剪去干黄、腐烂部分,捡好的菜叶洗净后整齐地码放在缸内,尽量把所有空间挤满,加满凉开水,放一些盐,用石头压上防止白菜漂起,缸口用塑料膜封好,与空气隔绝,放置在10至20度的阴凉处20天以上,一冬天的下饭菜就有了。特别让我回味的是用酸菜做的汤,不用再放陈醋,加入粉丝起锅,即软化血管又爽口开胃,味道特别的好。难怪有位吃惯了大鱼大肉、养尊处优,从未受过苦的闽人风趣地赞叹到:酸菜粉丝——好吃!

那时候啥也不懂,只知道酸菜好吃,究竟是为啥好吃也说不出个道道来。看了正热播的《舌尖上的中国》,才知道酸菜里面有乳酸菌,好吃的原因就在于此。可在我看来,酸菜的味道就是母亲的味道,是家的味道。

1967年在我们稍大点的时候,为了减轻父亲的压力,母亲就到一家大型国企的木材场干零工,每天抬坑木。。有一次,母亲在干活的时候,亲眼目睹了与其搭伴的女人腿被所抬原木砸断的情景而受到惊吓,从此疾病在身。

得病以后,不能再为家里出力了,可是好强的母亲,为了不给家里增加负担,拒绝用好药,抢着吃剩饭,有点细粮、好菜总是偷偷地给我留下,怕我不够吃,每次吃饭总把自己碗里的饭菜分给我,就是源于这份母爱,让我自孩提时就健康地成长着,有着同龄人没有的健壮体格。

我小的时候特别淘气,可是我那善良的母亲从不打我,只是温婉地教导我。常听人说,从小被爱呵护着长大的孩子,心里就会充满着爱,我就是个特别有爱心的人,这就是受母亲的影响吧。

母亲的手特别巧,我们几个孩子从小到大,衣服、裤子、鞋子,都是母亲一针一线做出来的。夜晚,当我们熟睡的时候,她老人家还在灯下做着针线活,那针针线线里的情思伴随着我们成长。

再后来,我高中毕业后下过乡、当过兵、上过大学,在法院工作后因为工作忙又经常出差。生活是富裕了,小日子也过得红火,却因工作繁忙很少陪伴在母亲的身边。我每次回家探望母亲时,她老人家总是异常的兴奋,不停地给我倒茶、拿烟,问寒问暖,还目不转睛地看着我吃饭,让我在细微之处感受着母爱的温暖。

上世纪90年代中期,我调到广西工作后,每次探家返回时,行动不便的母亲总是倚在窗前,目送着我走到好远、好远,我真的是不忍心回头,怕看见母亲眼中的泪水,怕看见母亲在风中飘动的白发,怕看见母亲那虚弱的身躯。

70多岁颇爱干净的母亲,有病以后一直坚持着自己打理着基本生活 ,从不愿给儿女们添麻烦,即使在最后那几年,为了不影响儿女们的工作、学习和生活,她老人家克服了巨大困难,学会在网上玩游戏。我知道,母亲很孤独,她希望身边有儿女陪伴,她喜欢每天能看到辛苦拉扯大的孩子常在眼前,但是她却选择了独自一人生活,为的是不给儿女们增加麻烦,这是多么让人心疼的母爱呀。

如今母亲已驾鹤西归,但她老人家的音容笑貌常常浮现在我的眼前,正是由于母亲的勤劳与善良,纯朴与坚强,才撑起了我们这个家,也正是母亲的身教和言教,使得我们兄弟姐妹们一直团结友爱,家庭非常和睦。

我的母亲是一个平凡而伟大的母亲,她一生中面对贫困生活的态度,积极向上的韧劲,不畏惧不埋怨的为人处世原则,感动着我们,也影响了我们。很多次,在我遇到坎坷和挫折的时候,母亲一直是我的榜样,我很庆幸,也能像母亲一样勇敢地面对生活的考验。

父母亲的相继离去,让我对“家”有了无尽的眷恋。我不知道,这样其乐融融、和谐相处的大家庭是否还会出现在我以后的生活当中?想起母亲一辈子的操劳,一辈子的付出,我心里有说不出的愧疚。想起“父母在,不远游”,“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古训,我常常是心痛难忍、仰面而泣。

我会在梦里看见母亲站在我的窗前,用慈爱的眼神看着我;我吃饭的时候总能听到母亲问我“吃饱了吗”之类的话语。母亲走了,我失去了母爱,失去了家的温暖,每每想起,我的泪水就想夺眶而出,心里有无尽的思念。

母爱是无私的,母爱是伟大的,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把心中珍藏着的那份母爱说出来、写出来,竖起社会的正能量,让母爱伴我们在生活的道路上前行。

亲爱的母亲已经走出了我的视线,却永远也走不出我殷殷的思念,走不出我深深的记忆。风卷哀思,云寄情素。此时此刻,在另一个世界的您是否能感受到儿子发自内心地呼唤?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1371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