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0-10-29
星期四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件 >> 历史名案 >> 正文
两个丈夫争一妻 衙门装死解难题
时间:2014-07-21 16:15:24    作者:刘文基    来源:甘肃省民勤县人民法院

一个妇女的丈夫不辞而别,杳无音信,十年后他的妻子和别的男人共同生活,半年后她的丈夫突然回来,这个女子究竟和谁生活,两个男人争执不下,县府衙门遇到了法律难题。县令让那个女子假装死亡,讯问两个男人谁愿意安葬这个女人,疑难案件迎刃而解。清朝的采衡子在他的《虫鸣漫录》中记载了这样一个案子。

男人外出招新夫

贾万里不辞而别,离家出走,音信全无,留下妻子一人在家。妻子度日如年,十年过去了,贾万里还是杳无音信,她的妻子无法度日,只能招一个姓俞的裁缝到家,帮助着过日子。俞裁缝到贾万里家里后,开了裁缝铺子,使出看家本领,挣了不少钱,日子过得像模像样,房屋也装修一新。

半年之后,贾万里回到家中,看到家里原来的破旧房屋装修一新,简直认不出就是自己的家,不敢进门。想到因为自己不辞而别,妻子和别的男人一起过日子,似乎也情有可原。但是,毕竟家还是那个家,人还是那个人,眼睁睁的看着妻子落入他人之手,贾万里不能忍受。

的确,俞裁缝真的是与贾万里的妻子共同生活,贾万里虽然不辞而别,离家出走,但是,他和妻子并没有办理任何离婚手续。古代社会虽然没有结婚登记、离婚登记的法定程序,但是,离婚也还是有章可循的,这就是休书。中国古代法律上不用离婚这个词语而用“绝婚”、“离弃”、“休妻”、“出妻”等用语。男子写于妻子的休书,来自古时的不合理的社会法律制度,但当时却是公认的,合法的。在古代社会由于男女社会地位的不平等特别是在离婚问题上丈夫有休妻的特权而妻子无离婚的自由。

我国古代的“礼”和“法”为男子休妻规定了七种理由这就是所谓“七出”。《礼记?本命》记载“妇有七去不顺父母去无子去淫去妒去有恶疾去多言去窃盗去。”不顺父母是指儿媳不孝顺公婆。无子即妻子不生儿子。淫即指妻子与人通奸。在古代社会官宦豪绅除娶一个正妻外还可以纳妾。如果女子从思想、行为上不准丈夫纳妾,男子可以妒忌为理由将她休掉。多言指妻子多言多语离间了夫家的亲属关系。窃盗指妻子擅自动用家庭财产。这七条都是丈夫无须经官府同意即可休妻的法定理由。

丈夫回家起纠纷

在打探清楚俞裁缝的来龙去脉后,贾万里将俞裁缝告到县府衙门,状告他霸占有夫之妇,公然进入自己的家中霸占自己的妻子。

因为没有一纸休书,贾万里和妻子孤夫妻关系就仍然存在,俞裁缝在贾万里和他的妻子的婚姻关系还没有解除的情况下,公然与贾万里的妻子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的确存在不妥,就像今天的重婚。重婚是指有配偶又与他人结婚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行为。《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第45条规定,对重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258条规定,有配偶而重婚的,或者明知他人有配偶而与之结婚的,处2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

审理案件的官员传唤贾万里、俞裁缝到堂。贾万里、俞裁缝互不相让,都说这个女子是自己的妻子。的确,这个女子是贾万里明媒正娶的妻子,在贾万里外出不归后,她又和俞裁缝光明正大的一起生活。现在贾万里在十年之后回家,这个女子究竟是贾万里的妻子,还是俞裁缝的妻子的确难以处理。

女人装死解纠葛

出人意料的是,审理案件的县令大人并没有按部就班的查明贾万里、俞裁缝和那个女人的来龙去脉和是非曲直,而是让手下把她叫到公堂之上,放在门板上面,用芦席掩盖起来。然后,叫来贾万里、俞裁缝两个人,对他们说,因为不堪忍受他们二人的争执,那个女人羞惭不已,已经自杀身亡,现在他们面对的就是她的尸体,问他们二人,谁愿意领取这个女人的尸体去安葬?

面对这个女人的突然死亡和县令大人的紧急提问,俞裁缝首先发言了,说他在贾万里离家出走,自己已经养活了这个女人半年多了,现在贾万里已经回来了,不能再让自己花钱安葬这个女人了。在俞裁缝亮明态度后,县令大人又问贾万里,他是什么意见。贾万里态度诚恳的说,因为自己不辞而别,离家出走,妻子逼上梁山,与俞裁缝共同生活。妻子在没有休书,和自己存在夫妻关系的情况下和别的男人共同生活,自然不对。但是,寻根究底,过错不在妻子身上,而在自己身上。现在妻子已经死亡,自己愿意将功折罪,按照当地的礼仪,把妻子好好安葬。

听到贾万里愿意安葬这个女人,县令大人并没有立即将这个女人交给贾万里,而是不厌其烦的询问俞裁缝,是否同意由贾万里安葬这个女人?俞裁缝痛快淋漓,如释重负,说她本来就是贾万里的妻子,由贾万里安葬她理所应当,自己完全同意。

在一二三、再而三的审定清楚俞裁缝的意见后,县令大人突然让人揭开门板上的芦席,让贾万里、俞裁缝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那个女人竟然应声起来,原来她根本就没有死。县令大人把她放到公堂门板上,用芦席掩盖起来、假装死亡,只是为了检验贾万里、俞裁缝两个人,究竟谁是真心和她过日子的。

看到县令大人让贾万里、俞裁缝作出安葬选择的女人死而复活,俞裁缝感到怅然若失,后悔莫及。但是,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公堂之上,俞裁缝只能自认倒霉。

法律不是万能的,贾万里不辞而别,杳无音信,十年后他的妻子和俞裁缝共同生活,贾万里突然回来后,这个女子究竟和谁生活,的确是个法律难题。县令假装那个女子死亡,以便检验贾万里、俞裁缝究竟谁是真心和她过日子的,不失为处理这个疑难案件的巧妙办法。难题迎刃而解,人们拍手称快。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0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