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9-12-09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学 >> 散文 >> 正文
宁河烟雨碧芳春
时间:2014-06-27 10:00:01    作者:邓飞    来源:重庆市巫山县人民法院

4月的一天清晨,大宁湖上的雨,淅淅沥沥,文峰山刚从雨雾中露出模糊的轮廓,我便乘坐铁皮船,逆宁河北上,朝着五十五公里以外的大昌镇出发了。这次去,不为别的,专奔舅爷家处理一件琐事。

周围的一切,掩映在朦胧与雨雾交织的薄帐里。目光透过缝隙,清澈碧阴的大宁湖水,柔波轻拂,委婉含情,象一位晚起慵懒的贵妇人,沉迷在昨夜雨卷珠帘的梦幻中;那些自在的湾泊着的船,仍在湖面微荡呓语,象在雾里看花,朦朦胧胧的。不远处的江东半岛,好象贵妇人的款款裙带浸入江心,折曲如虹。这一切,均在不停地诠释“云雨巫山”别样的韵味:她们经了春天细雨的滴沥和轻云的腾聚,袅娜着映入我的双眼时,已经不单是她们的生趣,而混着细雨和轻云的密语了。

过龙门峡,船行地窟中。铁皮船平稳而迅捷地行驶着,头犁清江,翻卷起滔滔银白的阔浪;尾推暗涛,斜刻出道道奔涌的巨纹。山间河面,不时升腾起阵阵飘渺的白絮,似烟非烟,亦雨亦雾,萦绕在这甬窄的峡道里,“船从云中来,人在雾中穿”,恰似烟云缭绕的虚幻天庭。恍然间,我已化作神仙影,飘飘凌空渡云汉,畅游于奇仙妙境,自在逍遥!

再看两岸,群峰苍翠,叠嶂起伏,碧色连天,宛如一屏屏绿染的幽长画廊;垂垂青山,直插河底,水则绕腰而行,好似窈窕神女的百褶长裙浸入水中,一双玉足隐而不见。那些昔日多采的卵石、金色的沙滩,已随库区蓄水长卧于水底,或随波逐浪别移它处,还有那些险滩激流、艄橹纤歌,今朝也只能在梦里去回味、在记忆里去搜寻了。

记忆中,龙门峡中的险滩急流以银窝滩为揭橥。它介于龙门峡的出口与白水河的交汇处。每年夏季,雨水暴增,汹涌的急流从上游直冲而下,拍打着面色铁青的山岩峭壁,又折转回去,形成长长的落差和骇人的洄漩,船行其间,给人“巴水急如箭,巴船去如飞”之感。它的凶险与湍急,过去的民谣给予了形象化的概括:“银窝子,银窝滩,十船开过九船翻。”库区蓄水以后,抬升的水位平抑了落差和洄漩,撞船或翻船的事故再无发生,幸甚至哉!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前,木船成为宁河上唯一载客运货的交通工具,纤歌也一度成为大吕之音;八十年代以后,地方经济得以发展,以柴油、汽油为燃料的铁皮船逐渐取代木船。到了二十一世纪初,库区蓄水,以艄橹、人力为架构的木船最终卸下使命,退出宁河,纤歌也随之变成绝唱,而那“欸乃一声山水绿”“号子一喊浪靠边”的影象,却深深地印刻在我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琵琶洲,于我,再也熟悉不过,因为每次坐船归乡、途经此地时,我都会想起“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诗句来。遥想当年,琵琶洲头,摊贩拢聚,横断山腰,大家以旅游制品、坠饰、伞具、山货招徕客人,热闹非凡;如今的琵琶洲,它凭借蓄水高涨之势,已是旧貌换新颜,状似大宁湖,亦是一个巨大的天然湖泊,掩映在淡淡云雾的渺茫之中。对岸的山岩,只露出了浅浅的轮廓,与澄澈的湖水一同依偎在绿野的怀抱里,安静而幸福。靠近船的右侧,一个从未有过的江心小岛,童话般地现身于薄雾之中,上有素色的草亭峙立,几人疏影淡坐其间,为这屏隽秀的画廊平添了几分古朴淡雅的风韵。

船入巴雾峡。江面上云烟升腾,聚散不定,时而厚若巨流,时而薄如纱幔。其变异之多、幻化之快,让人目不暇接,惊羡连连。而云态的幻化总是给人以婀娜多姿、妩媚动人的感觉,诱人感慨万千遐思不断,难怪元稹发出“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了!我猜想,他一定是在失恋之后,冒着缠绵细雨,偶游巴雾峡触景生情,才吟出了那样凄婉的千古绝唱,情韵浓烈意味绵长却又隐含一丝淡淡的哀愁,惹得多少痴情恋人高声和咏,引得无数骚客文人拍手称绝。

遐思中,我在元稹多情的感悟中静默。突然,一声声惊叫将我拉回现实,抬头一看,右岸浓密的树丛里,一群群顽皮的猕猴为了躲避密密斜斜的雨,你拥我挤,他抓我挠,这才有了“猿声啼啼苦,响入客舟中”的趣味来。再看两岸,但见群峰高耸入云,摩肩接踵,略无阙处,恰似长长的迎宾侍女罗列两旁,手执青枝,夹道迎船,正好暗合了“峰与天关接,舟从地窟行”的绝妙意境。隔岸郁郁葱葱的诸峰淋浴在上苍宏巨的喷水花灑下,也显得格外的清秀而瑰丽啦。

船过双龙镇,就进入“无处不苍翠,有水尽飞花”的滴翠峡。我思忖,烟雨迷蒙中的滴翠风光,该是一番别样的境界吧!果然,峡内群峰竞秀,翠竹葱茏,绿树、苍崖、碧水、云天相映成趣,一幅创意无垠的泼墨山水画呼之欲出。在无数葛藤竹蔓交织的岩丛里,一淙淙、一潺潺的清泉从山顶汇聚成流,飞泻而下,间或有巨石阻道,则喷溅出根根剔透的水线,飘散在迷蒙的空气里,淅淅沥沥,扬扬洒洒,如天绢垂幕,如银丝泻地,形成独特奇异的雾雨景观,别有一番飘逸的风情。而在众多飞泻的山泉中,尤以右岸的“天泉飞雨”最为精妙。只见一处赭红色的绝壁上,一股丰沛的山泉从几百米的高处凌空跃出,在峡间微风的吹漾下,散作数缕晶莹夺目的银丝,漫天飞舞,洒洒脱脱。行船穿过泉下,清凉的泉水和着雨水洒落在脸上身上,一种从未有过的清爽浸透了心底。船开出了很远,我依然沉醉在那如诗如画的意境中。

马渡河口,“丁”字河道依然如故。唯有从前仰望的水泥栈道,如今换作玻璃通廊,就在弦窗外,好象一处永恒的座标,随时提醒着过客,所坐的船只就跃动在旧有河道的天空里。一排崭新的囤船呵护着众多的游船木筏,那是巫山旅游腾飞的平台。一艘艘逐波上下的新型游轮,以及千吨巨轮骄傲地游弋在峡谷间。巫山的决策者们正以超凡脱俗的眼光重新审视宁河——如何整理思路,挖掘潜力,拓宽旅游空间?这是继三峡移民之后,横亘在他们面前的又一道难题。

举目远眺,“赤壁摩天”赭红敦厚,势如刀削;“双鹰戏屏”苍崖突兀,宛如屏风。二者耸峙数年,凝注峡江,莽眼笑看人世间的沧桑巨变。平视船旁,数不清的无名柯蔓齐伸橄榄枝,热情地欢迎南来北往的过客。一片片近在咫尺湿漉灰暗的山岩上,线条纵横形图混杂,心细的游人们在伸手可触的岩壁上,也仿佛看见了历史,读懂了沧桑,读到了宁河山奇峰秀、林茂草丰、峡深水碧、石俊泉飞的旖旎风光。

船出峡,一片开阔,大昌湖即在眼前。雨脚不再长垂及地。铁皮船在迎面驰来的船舶荡起的波浪上起起伏伏,我倍加陶醉在这惬意的晃荡中。湖的左岸,刻有“156m三线水位”字样的标牌依旧见证着宁河新的水位——我想,它是否也在暗示,暗示宁河旅游也能水涨船高,进而腾飞到一个前所未有的崭新的高度呢?而在湖的右侧,一排排由灰瓦、翘角、褐窗、素壁构成的仿古民居迎面扑来,那就是按原样复建、拥湖而立的大昌镇,亦是我本次出行所要到达的目的地。

回想这次雨中过宁河,观照个人以前的几次相似经历,自然又多出些别样的感受:不必说成库后峡谷奇峰的壮美,天然景观的别致,岸边树柯的葱茏;也不必说龙云蛇雾如何变化,游船艄橹如何兴替,大宁、琵琶等湖如何澄澈。单是那飘飘洒洒、淅淅沥沥的雨,就是一首首意境深远的小诗。那一丝丝、一根根、一缕缕,象天和地的私语,象老翁悠闲的垂钓,象钟坠摆动的嘀嗒……我听到了植物贪婪的吮吸,看到了河水盥洗的滑润、群山沐浴的清新……还有什么比这更令人沉醉的景象呢?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1357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