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2-07-03
星期天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学 >> 小说 >> 正文
牛犊之谜
时间:2014-05-26 15:13:03    作者:余孝安    来源:重庆丰都法院

没有牛犊的踪迹,活不见牛,死不见尸。老李一个月来都没有睡好觉。

这个村庄在大山深处,四面环水,重岩叠嶂,野草丰硕。村庄仅有20多户人家,可面积却达方圆几百里,是个放牧的好地方。这里家家户户都有些牛羊,只是多少不同,多的上百头,少的十来头。老李家底子薄只有十多头。

家家户户的牛羊群都有一个首领,它领着这个群体长年累月生活在崇山峻岭中,甚至“娶妻生子”都不用人照顾。一个群体生活的线路,也比较泾渭分明。村庄的人,十天半月才去看一次,就像走亲戚。目的是清楚哪几头该生产了。老李在两个月前心里就明白了今年有三头牛待产,心里那个美呀就不用说了。可哪想老李那天前去一看,傻了,一头牛生产是生产了,但就是没有牛犊。老李急成了热锅上的蚂蚁。

和老李形成鲜明比照的是老张了。老张家的牛群,一下添了两头小牛,个个活蹦乱跳,高兴得老张天天晚上都想把酒壶喝干。

几天过去,老李决心再去树林中找找。这天,老李在天刚麻麻亮就匆匆出了门。他心里十分清楚自己的牛群一般是围绕对面坡直插两座山下名为牛水井的山坳,牛群觅草宿林得十来天。后左转沿途而上直达寨子岭又是半个多月光景,这时牛群不再向更高的山峰挺进,而是拐弯抹角直下茅草湾。那里草木葱茏,这是牛群们的大本营。有时数队牛群集结。

牛群在这里欢天喜地,交配的,生产的乐此不彼。几个月后才络绎不绝慢慢沿途而返。

上个月老李去茅草湾找过,这次他想找得更仔细些。中午老李来到牛水井,碰到了自己家的牛群,一看,牛群也是在回家呢!等老李走进一瞧,可把老李乐坏了,牛犊居然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了。“乖乖,这些天你在哪里?”自言自语的老李想,明天得去买点酒肉,烧个高香。

可没想到第二天,老李刚刚赶场回到家,老张就找上门来。“老李啊,你那牛犊是我丢失的呢!”,还没有等老李缓过神来,又说道“我家的两头母牛上个月都生了牛崽,大家都晓得的,个个都活蹦乱跳。你家母牛生的牛崽连毛都没有哪个看见啊,我可以说十有八九是个死胎,我的少了,你的多了,不可能天上掉下个牛崽来吧!你说不是我的,还会是谁的呢?”。老李和老张本来是邻居,平时关系还过得去。可哪想却说出这样的话来。

老李本想给安根凳子的,听到这些刺人的话一股火就冲上了喉头,他呼的一下跳了起来。厉声吼道:“你那牛崽才死了呢!”山里人最不愿听到了就是“死了”,“烂了”的话。这不是在诅咒人吗!

老李的声音越变越粗地说道“我那牛崽是和我躲藏过猫猫,可是藏个一时半天会出来的呀,可不是,这不就出来吗?”顿了顿又说道“或者你那牛崽也和我那牛崽一样躲藏起猫猫了呢,明天你和我一道去看看它们母子俩的亲热劲儿,你就不会说这等话了!”。

昨天晚上老张听说老李找到了牛崽,心里不免也为老李高兴了一翻。可也提醒了自己得多关心自己的牛儿,因此一早就去看牛群了。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头小牛真的不见了,找了半天都未见踪影。想了想,是不是老李做了缺德事,将我的小牛赶入他的牛群,回来谎称,找到了小牛呢!因此不再找了,匆匆忙忙往回赶直奔老李而来,正好碰到赶场回家的老李,气头上的话还会好听吗!

但见到老李刚才那副理直气壮的样子,不免又怀疑起自己的想法来。更何况老李也没有这方面的劣迹。老张一时没有了主意。

老李见老张软了,也没有再发火,必定是多年的邻居嘛,转而关心地说道“明天我俩再去树林中找找,你看……”。面对老李的好意,老张深思了一会,最后还是委婉地拒绝了。老张有了新的办法。

老张从场上买了个小帐篷,老婆按他的要求,准备了一个礼拜的干粮和外出日用品,选择了个黄道吉日就出了发。老张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把事弄个水落石出,在事实面前看你老李服不服。要知道我老张也不富裕啊,和你老李比也只是半斤八两。

老张家的牛群放牧的路线和老李家的比略有不同。从对面坡扶摇直上张口石,后急转直下小美坝,这里牧草较多,牛群荡个数日,后也奔茅草湾而去。

一路上老张东瞧西望甚是仔细,可两天过去仍然一无所获。行进途中老张看到了自家的牛群,远远就双手合十,磕了头作了揖,闭了眼“阿弥托福,上天保佑”口中念念有词,然后悄悄靠近牛群。但老张希望的奇迹,还是没有出现。此时的老张像霜打过的茄子,焉了。可转念一想,地方还没有找完,不能就这样半途而废算了,说不定明天就找到了,精神又提了起来。此时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老李决定今晚给牛群作个伴儿。在呼呼的晚风中老李打开了帐篷。

夜越来越深了,浓浓的雾将老张和牛群紧紧的裹夹起来。可老张辗转反侧就是不能入睡,老张预感今晚可能要发生点什么,他觉得自己的预感很灵,几乎每次的大事发生前,都有感验。老张想这可能就是读书人说的“天人感验”吧。因此坚持不睡着,可百里急行,太劳累了,不知不觉眼皮打起架来,沉沉睡去。

黎明展开,老张醒来,仍然什么也没有发生。也没见失踪牛犊的影子。大失所望的老张最后把希望寄托在茅草湾了。

老张进山虽然是为自己寻找丢失的牛犊,可也让老李的心悬挂了起来。你看他那天的那些话,我把他的小牛裹跑,我看他不让我帮忙,才有此想法呢!老李想着,感觉越来越不对。第二天,老李急急忙忙也进了山。但几天过去并没有看到老张的影子。牛也一个没少,不免自责了一番,不由自主地帮老张寻找起牛来。

茅草湾方圆几十里。老张走到一看,到处芳草依依,郁郁葱葱,周围是影影绰绰的森林,好一派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可老张此时却一点也没有闲情去欣赏这些风景,只是先从那些牛群开始搜寻起来。

可找遍了牛群还是一无所获。垂头丧气的老张开始对周围森林进行搜寻,时间一小时一小时过去森林也几乎被寻找得差不多了,但希望却渐渐渺茫。正在老张无计可施时,远远看见老李也朝着茅草湾走来,心想莫不是老李发现了新大陆。心里突然亮堂起来。

到了茅草湾,老李用眼将这个方圆几十里的草坪搜寻了一遍,突然也看到东南方的老张,急急忙忙跑了过去。一走拢,双方迅速交换了眼神,老张从老李那眼神中明白了不可能再有什么幻想了。看到此情此景,老李本想说几句安慰的话,可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啪啪……嘭嘭嘭……突然从不远的地方飞起了一群乌鸦,后盘旋了一圈又串到了原地,两人都意识到了什么,迅速向那地方奔去。

两人刚到乌鸦起飞的地方,乌鸦“轰”的一声就飞走了。可两人仔细一看,顿时傻眼了,乌鸦啄的是一头小牛的尸体。可尸体只有个骨架,肉几乎都吃掉了。从那尸体里发出的一股刺鼻的气味,以及霉变的程度大概可判断小牛死了有一月左右了。这一新的发现,让老张为之一振。

我的小牛走失不过几天,这头死了的不可能是我的。全村其他人没有谁丢失小牛,而老李的小牛丢失过,时间又是一月左右,这肯定就是老李那头丢失的小牛。老张心里迅速地思考着。见此老李也陷入了沉思。

“老李呀我说过了,眼见为实吗”老张一句话打破了双方的沉思。然而老李并没有认可老张的说法,而是反问道“难道你都没有想过这样的情况吗!,你那头小牛一月前在这里死了,后我的牛群到了这里,你的那头母牛思念那死去的牛犊,正好碰上我那游玩的小牛,认为它就是自己的,任它吃奶,结果自己的妈却走远了”紧接着又说道“后来我的母牛发现自己的崽不见了,慢慢回转找到带走了”。老李说话的语气很硬,老张感觉没有商量的余地。

双方坚持着,争吵着眼看太阳都快下山了。此时双方都明白今天,乃至永远都不可能靠着自己去说服对方了。最后双方一致同意到人民调解委员会,或者法庭去解决。

几天后老李和老张都得到了村民调解委员会的通知,明天上午九点开始调解,各自牵好自己的那头牛。

老李牵着牛先到了指定的院坝,一看院坝的正前方摆了个方方正正的桌子,围桌而坐的是调解委员会的正副主任老马,小王,小张。打过招呼后,老李拴了牛,坐了下来。虽说大家都是同村,可平时大家都忙各的事情,一起唠叨唠叨的时间并不多。老李想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说说,但被老马阻止了。是不是你几个设了圈套呢,老李开始猜疑起来。

一支烟工夫,老张也牵着牛赶到了。见双方都到齐了,老马几句开场白后,直接进入了正题。对于调解,老马是个多年的老手,经验丰富。在听取了双方的陈述后,老马深思了阵,悄悄与小王,小张一番耳语。“我看这样行不行呢,你们都说是自己的,不如让牛自己决定”紧接着老马解释到"把牛解开,让它们吃草,半小时后,你们各自牵着母牛回家,小牛跟着谁的母牛,小牛就归谁,牛草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老张确信自己的判断,同意了。老李迟疑了,现在牛在我这里,我为什么要赌呢?可转念一想如果我不同意,不正好给老张留下话柄吗?再说通过这几天的观察,它们是母子应该是毫无疑问的,最后也同意了。

没有想到只一会儿工夫,奇迹出现了。那小牛跑到老张的母牛身上吃起奶来,动作是那么亲密和娴熟。看到这一情景老李后悔死了。

老张几天来没有笑容的脸上又放出了笑容。“怎么样?老李”。老李没有回答,低着头去牵他的母牛,没有想到离开那小牛还不到十米,小牛却转过身来追着老李的母牛去了。这下个个都惊得目瞪口呆。

本来是可以画个句号的,然而老张却最后反悔了。没有办法,双方走上了法庭。

法官开庭后,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因为亲子鉴定费用过高超出小牛的价值,双方都不愿意鉴定,本案谁负有举证责任呢?法庭该怎么裁判呢!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2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