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2-07-03
星期天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学 >> 小说 >> 正文
乡政府食堂的猪
时间:2015-09-24 15:16:17    作者:田振国    来源:河南省洛阳市老城区人民法院

十几年前,老杨的妹夫升任县公路局局长,老杨妹子成了县城里的官太太。自己日子好过了,老杨妹子还操心着家里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哥哥,在不停地软磨硬泡、几番枕边风之后,局长终于答应给大舅哥安排个工作。

老杨年龄大了,又没有太多的文化,好多工作都做不来。还好,老杨有一样看家本领:烧的一手好菜。每年春节妹子带着老公回娘家,都是老杨掌勺,一阵叮叮当当,烹炸煎炒,一大桌子菜就做好了,荤素搭配、色味俱佳。整天上饭店下馆子的妹夫,那是吃的满嘴油光,对大舅哥厨艺赞不绝口,之后抹抹嘴一拍屁股走人,老杨在妹夫的赞美中高兴地收拾着锅碗碟盘。

乡里面想修路,找到了公路局局长,在局长的关照下,路很快修好了,老杨也到乡食堂上班了--工作也算是专业对口。

食堂工作也不轻松,今天这个局下来视察工作,明天那个委过来验收检查,后天说不定其他乡镇又过来交流学习,工作忙完了,总要吃顿饭再走吧。乡食堂不比家里,鸡鸭鱼肉蛋,各种食材更加丰富,算是给老杨提供了一个更好的施展手艺的舞台,做起饭来更是出神入化。老杨的厨艺受到各位领导的一致好评,老杨的工作也得到了乡长的充分肯定。名声传出去了,甚至有些领导为了品尝老杨的手艺,专门把一些会议安排到他们乡召开。乡长也乐得如此,多和领导交流,年底各项工作考核也好顺利通过。

饭菜做得好,领导吃的多,但是剩的也不少。过惯了节俭日子的老杨不忍心扔掉,便敞开肚皮使劲吃,可是一桌子菜剩下半桌子--有时候来人多会开好几桌,剩下的更多,一个人再怎么吃也是吃不完。一段时间下来,纵然老杨吃的红光满面、肚大腰圆,在做饭同时也不得不承担着另一项矛盾的、令他心疼的工作--倒掉剩饭。

周末回家,看到媳妇在用剩菜剩饭喂猪,老杨眼前一亮,有了主意:为什么不在乡食堂也养一头猪?一次在招待领导之后,老杨小心翼翼地向乡长提出了这个建议,乡长两只脚搭在桌子上,拿着牙签剔着牙,打了个酒嗝后点头同意了。

老杨买了一只小猪仔,在食堂后面给它安了个家。和其他兄弟姐妹们相比,这只猪仔命运算是比较受老天爷青睐,从此吃香的喝辣的,享受着乡长级别的伙食标准。

无酒不成席。一大桌子菜,十来个人,有客人也有做陪的,有的彼此间还不是太熟悉,干吃饭,多没意思。相逢不饮空归去,洞口桃花也笑人。没酒就没有气氛,有了酒精这个催化剂,饭桌立马就热闹起来了。觥筹交错间,大家喝的面红耳赤;猜枚划拳时,工作得到交流沟通。乡长的口头禅就是:干工作,就是吃饭喝酒,酒量大小和工作能力成正比,没有很好的酒量就没有很强的工作能力。

老杨不喝酒,可是,慢慢的,喂养的猪学会了喝酒。洒落饭菜中的酒水、酒杯中剩余的酒水,都和残羹冷炙一起进了猪的食槽。猪仔三四个月大的时候,一次因为饭菜中酒水太多,竟然喝醉了,看着走路摇摇晃晃的猪,老杨和乡政府的工作人员真是笑弯了腰。随着年龄增长,加之喝酒的次数多了,猪仔的酒量也大了起来。酒桌上乡长批评一些酒量不佳的年轻人说:进步还没有猪快。

老天爷让这只猪享受了其他猪没有的伙食待遇,同时也安排了它和同类共同的命运结局。转眼间,到年底了,小猪仔也成长为体重四五百斤的壮猪,伙食条件好,又不知道减肥,真是膘肥体健。乡长经过研究决定,把猪杀了,大家分肉。于是挑了几个年轻的小伙子,打算把猪逮住,可是没有想到营养过剩的猪力大无穷,横冲直撞,愣是让众人素手无策。乡长找到了躲在一边的老杨,扔了一根烟说:猪是你喂的,你来想办法。老杨蹲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吸完了烟,将最后一点烟屁股狠狠踩在脚下,起身走到食堂,拿出了两瓶高度白酒。看到一大盆美食,闻到阵阵酒香,猪立马把刚才被围追堵截、险些上断头台的遭遇忘得一干二净,埋头大吃大喝起来。要不怎么说是猪脑子呢。

享受了不知道是断头饭的美食,酒劲上来后,猪便醉倒在地。乡长一声令下,众人一拥而上,猪的生命也到了尽头。真是喝酒误事啊,贪杯连命都搭进去了。乡长是孝子,说自己只要两条猪后腿,一条给老娘,一条给丈母娘,其余的大家分。喂大的猪,虽说不同于养大的孩子,毕竟还是有些感情的,老杨一点猪肉也没有要,为此回家被媳妇好一阵数落。

十几年过去了,乡长换了好几任,猪也是年年养年年杀,过年分猪肉成了这个乡独有的福利。市场上的猪肉瘦肉精泛滥的时候,大家更感觉分得的猪肉吃着够味道--平时大家吃什么它吃什么,不时还有酒水供应,绝对安全卫生有营养。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上级领导下来视察工作慢慢变少了,会议召开的也少了,兄弟乡镇过来交流学习也几乎绝迹了,偶尔有人过来,也是不吃饭就走。当然,这样老杨的工作也就轻松了许多。猪却有点不高兴了,大吃大喝惯了,猛然间清汤寡水很难接受,刚开始闻闻食物扭脸便走、倒头就睡;绝食了两天后,眼看没有什么改善,猪也只好慢慢接受了现实,一段时间下来,身材也变好了。这年年底大家分的猪肉明显变少,好多人聚在一起议论,说是福利越来越不好了。

老杨的妹夫退居二线了。新上任的乡长说现在没有以前那么多接待任务,食堂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研究后决定将食堂撤掉。老杨回家了,猪自然也就不再养了,年底也谈不上分猪肉的事情了。好多人聚在一起说:去年分猪肉还嫌少,现在倒好,一点福利也没有了。

乡政府工作多年的老人意味深长地对新入职的年轻人说:你们没有赶上好时候,以前过年,连猪肉都不用买……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2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