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2-08-16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学 >> 小说 >> 正文
铁脸
时间:2014-03-21 10:55:02    作者:黄连明    来源:沙坪坝法院

 一

爸爸,郝叔叔说明天来找你有点事。女儿蔡琴在吃晚饭时对蔡铭说。


啊!蔡铭又问:“他没说什么事?


没有。


蔡铭,W区法院执行局局长。他看上去50多岁,中等身材,稳健式发型使他显得做事稳重和老练,一双聪慧的眼睛让人感到他深邃莫测。他走到阳台,望着山城重庆美丽的夜景,感慨万千。重庆市直辖五年多来,城市建设突飞猛进,人民生活不断改善,这离不开司法部门的保驾护航啊!然而,刚才女儿所说之事让他心情沉重起来。


女儿称呼的郝叔叔是郝正吉,市正吉装饰有限公司董事长。蔡铭和郝正吉是同在云南部队服役的战友,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后,郝正吉以身体不适应在部队继续工作为由要求转业,被安置到市某局工作,1985年停薪留职下海搞起了装饰行业。他深谙生意门道,因此公司不断发展壮大,在装饰行业颇有影响,现是市政协委员。蔡铭则继续留在部队工作,后因腿部枪伤复发,于1986年才转业到法院工作。


他们既是老乡,又是战友,关系一向很好。特别是转业到这个城市工作后,经常你来我往,亲如兄弟。蔡铭的女儿没有工作,郝正吉主动邀请到他的公司工作,并提拔为办公室副主任,解决了蔡铭的后顾之忧。再说,蔡铭在单位的集资房装修时还找郝正吉借了五万元呢。


郝正吉的侄儿郝武有一个车祸赔偿纠纷被起诉到W法院,审理时,郝正吉来找过蔡铭,要求蔡铭给办案人员打招呼关照一下。原则性一向很强的蔡铭以法院内部人员不能过问干涉他人办案为由予以婉绝,令郝正吉大为不快。这次他来找蔡铭,显然是车祸赔偿的被伤害一方向法院申请执行了,要求握有执行权的战友给予关照


那么,他如何处理好战友情与司法公正、依法执行的关系呢?。




第二天早上一上班,蔡铭查清该案是由老执行员潘林办理。蔡铭放下心来,他知道老潘是一个刚正不阿、执行经验丰富的老法官,多次受到上级法院的的表彰,相信他能执行好此案。

蔡铭调来卷宗详细地看了判决书及案卷材料,案情是这样的:20021025日上午1030分左右,被告郝武驾驶桑塔纳轿车通过市W区闹市区一转弯处,由于车速过快将原告重庆东部某县的一对中年农民夫妇撞成重伤。经医治,丈夫李成腰椎粉碎性骨折,站立行走困难,右手臂截肢,妻子张兰左大腿截掉,右手臂肌肉坏死。交通事故责任划定郝武负全责。在医治过程中,郝武支付医药费五万元就找不着人了。原告夫妇的父母四处筹钱为其医治,花去医药费、住院费共计三十八万余元。经法院审理,依法判决郝武赔偿李成夫妇医药费、住院费、伤残补助费、赡养年迈老人费用、扶养两个子女等费用共计六十余万元。

蔡铭是从农村应征入伍参军的,深知农民生活的艰辛。他看到这份判决,仿佛看到李成夫妇丧失劳动能力后,作为独儿的李成年迈的父母既要照顾儿子和媳妇生活,又要关心两个孙子的成长,日子过得十分艰难的情景,同情之情油然而生。他对制造苦难和逃避法律责任的郝武十分愤怒。他觉得不执行好此案就对不起李成一家,对不起自己的职业和国家给自己的俸禄。

中午,蔡铭在档次比较好的饭店请老战友郝正吉吃饭。

郝正吉人称郝总,中等身材,身穿一套灰色西装,仪表堂堂,平时出入自驾红旗轿车,看上去很是精神能干。他人事关系很多,许多装饰工程他能想办法争取中标。但他深知找钱的艰难,因此,他精打细算,从不奢侈浪费,能不花钱就不花钱。侄儿郝武驾车撞人后,他也很是伤透了脑筋。哥哥在农村,郝武高中毕业后,他就把郝武送到重庆交给他,叫他带他做生意。郝正吉把郝武安排在公司的业务部工作,让他熟悉业务。几年后郝武向叔叔提出自己干,叔叔同意。郝武自己开办了一个公司,由叔叔扶持拿一些小项目让他完成,几年下来也找了一些钱,结了婚,生了小孩,买了住房、商业门面和车子。但郝武昏昏然,酒后驾车撞人,车辆保险到期后又没有及时续保,车祸赔偿费用只能由郝武自己承担。判决下来后,一看要赔六十余万元,郝正吉大吃一惊。不过郝正吉心情很快平静下来,他认为,法院查不到郝武的商业门面,只要郝武细水长流式地慢慢给付债务,加上有老战友蔡铭关照,法院显然不能执行郝武仅有的一套住房。他今天来找蔡铭就是想请老战友手下留情,给侄儿一条生路

席间,他们先是谈一些在重庆工作战友们的近况,谈了一些当前的形势,转而,郝正吉直接说了侄儿郝武的交通肇事赔偿案的事,请老战友在执行中给予关照。完了,郝正吉说:当然郝武要配合、支持法院执行,尽力履行法定义务。

蔡铭说:正吉呀,我知道你今天来主要为这事。今天上午,我看了这个案子的判决及案卷材料,被害方李成一家真惨啦,李成夫妇基本上丧失劳动能力,李成的父母年迈,李成还有两个未成年的子女。说真的,我不知道这一家人今后怎么生活。可以说,判决确定的六十余万元就是李成一家人的养命钱。蔡铭有些动情了:正吉呀,请你给你侄儿做好思想工作,尽快、早点把判决确定的金额给付李成夫妇。

我也知道李成一家的遭遇,也深表同情。郝总语锋一转:但我那不争气的侄儿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有点钱就大吃大喝,没有什么积蓄,暂时没有赔偿能力。我是经常吵骂他们夫妻,要自强不息,精打细算,节省开支。这下可好。唉!他说完还用右手猛击了一下桌子。

蔡铭说:郝武有困难,可以和李成夫妇达成和解协议分期给付,把赔付时间给长一点,这一点我可以办到。

问题是郝武暂时还没有这个能力呀!他公司业务不好,找点钱除了一家三口开销,剩不了几个钱。

郝武有没有如房子之类的财产?蔡铭又问。

他只有一套住房。那一辆桑塔纳轿车法院查封了的,法院可以处理变现赔偿对方。郝正吉无奈地说:老蔡,让郝武慢慢偿还吧。他只要有了钱就还,保证每年给付的钱足可以让李成一家正常生活。就请你给李成夫妇做点思想工作。

蔡铭认真地说:法律不允许这样做。恐怕李成夫妇也不会同意把赔偿时间给得太长。稍停一会又说:正吉,你可不可以借点钱帮郝武偿还一部分?你家大业大,为郝武解下围?

哎。郝正吉一脸愁容:现在生意不好做,我公司经营也相当困难。三角债比较多,债权收不回来。我也十分艰难呀!郝正吉明白,他怎么会拿出钱来帮郝武偿还债务?他不怕老蔡不帮忙,一是他和老蔡有着多年的战友情;二是他把老蔡的女儿安置到本公司工作,还提拔她为办公室副主任,其待遇比老蔡还高,你老蔡还不满意?老蔡今天还不给我正吉一个面子?想到这里,他对蔡铭说:老蔡你看着办吧!



吃罢晚饭,蔡铭习惯到公园慢步。初夏凉风习习,给人一种惬意的感觉。公园风景秀丽,空气新鲜,习惯锻炼的妇女们闻歌起舞,热闹非凡。但此时蔡铭的这些感觉全无,他只顾埋头行走,满脑子思考的全是怎么执行郝武赔偿案的事。

吃晚饭时,他问女儿蔡琴:郝武的情况你了不了解?

不了解。蔡琴马上回答:我去公司时,郝武就走了。我不知道他在干什么。她知道父亲要问这个问题,因此,她早就想好了怎么回答。因为郝叔叔早就向她打了不向蔡铭告知郝武情况的招呼。她不能得罪郝叔叔,她知道她现在这份工作来之不易,她只能对郝叔叔言听计从。

蔡铭明显感到蔡琴在隐瞒信息,她是应该知道郝武一些情况的,很有可能是她不敢说,也不能说。唉,也难怪她在郝正吉手下工作呢。当然,蔡铭也拿不准究竟是郝武没有财产可供执行,还是有财产而在进行隐瞒,因为郝正吉说话时那么肯定,不容质疑。唯一办法,只有对郝武的财产情况进行调查。想到此,他心情稍微轻松了一些。

第二天,蔡铭向老潘了解该案执行进度。

老潘说:收案后,立即给被执行人郝武发了限期履行法定义务的执行通知,现在已过自行履行债务期限。

蔡铭说:立即调查郝武的财产情况,包括房屋、公司运作情况及个人存款。另外,先对郝武肇事车进行拍卖或变卖。

好。老潘爽快回答。他清楚,蔡局长对此案这么关注,他更不能马虎。说实话,他很同情李成一家的不幸遭遇,他认为郝武的赔付款就是李成一家人维持生命的钱。强烈的同情心迫使他必须尽快执结此案。

李成夫妇及李成父母来到法院找到老潘。李成站立困难,由父亲牵着,妻子左大腿裁截,由左手杵着拐杖。一家人衣彩褴褛,看得出他们生活相当艰难。他们一见到老潘就叫青天大老爷,要求郝武尽快把钱给他们,好让他们回去,因为老人的孙子、孙女在家上学没人煮饭。

蔡铭闻声走去,两个老人听说是执行局蔡局长,一起下跪,要局长主持公道,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蔡铭连忙扶起两位老人,心酸地说:请你们放心,我们法院将依法竭尽全力尽快将此案案款执行兑现。请相信我们。

安抚好后,蔡铭自己拿出500元钱给两位老人,请他们回去等候法院消息。



几天后,老潘向蔡铭汇报郝武财产线索调查情况,他说:根据郝武住所查到这处80平方米的小区高楼住房所有权是郝武的。经X区房屋交易所的一位朋友通过系统查询,郝武位于X区闹市区还有110平方米的商业门面。

蔡铭当即指示:立即查封郝武的门面,今天下午下班之前务必把查封裁定书送达房屋交易所。查封后,通知被执行人郝武来法院,再次给他履行义务期限,逾期不履行,依法强制执行,包括拍卖和变卖被查封的门面。蔡铭说话时语气非常坚定。他感到李成一家有了希望,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愉快。

郝武被通知来到法院,潘法官向他们送达了查封房屋的民事裁定书。

对法院以上举措,郝武大吃一惊,万万没有想到法院会迅速采取这些措施。

郝武走出办公室和叔叔郝正吉通了电话。郝正吉听此消息脑子顿时一片空白,许久才回过神来。他大骂蔡铭混账”……

老潘对郝武说:如果你能够较快清偿债务,法院可以暂时不执行房产。老潘心里吃了定心丸,因为房产已经被法院查封,郝武不能变卖。

郝武说:我只有慢慢清偿,每年尽力还几万元,多了还不出来。

老潘果断回答:车祸致李成夫妇伤残,他们心里受了那么大的创伤,治疗时八方借债,年迈的父母有病,李成还有两个子女需要抚养,一家人的生活十分艰难。你们这种态度对待他们,你们就心安理得?人是要有点良心的。老潘有些激动。

沉默一会后,老潘又说:你回去考虑一下,拿出一个偿还债务的方案。不拿出切实可行的偿还时间不是太长的偿还办法,法院依法强制执行,包括拍卖、变卖被法院查封的房产。

郝武怯生生地回去了。



晚上,郝正吉给蔡铭打来电话,言语中表达了对老战友的不满:老蔡呀,你执法怎么一点情面也不讲?对我这个几十年的老战友也敢开刀?你真是铁面无私呀!你们怎么能查封郝武的门面呢?老蔡呀,这是不妥的。

蔡铭语重心长地说:老郝呀,不是我不领你这个老战友的情,这是我的工作,如不采取适当措施,这个案子将无法执行。能够执行的不执行,这叫渎职,我的饭碗将被砸掉。他话锋一转又说:当然,只要郝武制定一个还款计划,征得法院和李成夫妇同意,并认真履行,法院可暂不执行被查封的房产。一句话:既要照顾你的情面,也要保证案子得到较好地执行。老郝呀,我是对你格外开恩啦!按说这已经超越法律了,还请你支持,请郝武给予配合。如能这样,我们还要做好李成夫妇的工作。

郝正吉沉默了一会才说:鉴于郝武夫妇的收入情况,他们最多一年偿还五万元。

不行。蔡铭立即回答说:必须一年之内还完,每个月至少还五万元。

喂,你不要把人逼急了好不好?郝正吉冒火了。

现在人民群众对法院执行难难执行批评较多,你是企业家,这其中的份量,你是清楚的。

我不管,你自己看着办吧!郝正吉放下了电话。

几天后,郝武带来了他和王玲的一份书面还款计划:每月还五万元,一年内还完所有债务。

老潘做了执行笔录,告之若不切实履行还款计划,法院将依法强制执行。郝武在笔录上签了字。

但是,第一个月郝武只交到法院一万元。潘法官通知李成夫妇来法院领取执行款时,向其征求对郝武的还款计划意见。李成夫妇表示理解郝武一下给付大笔债务的难处,同意他们的还款计划,并在还款计划书上签了字。但他们对郝武第一个月就不履行还款计划表示强烈的不满,要求法院督促履行并采取措施。他们又向潘法官讲了一通债主们多次向其追讨治伤时向他们借的钱的情形。

郝武第二个月交到法院五千元,第三个月没交,经催促第四月交到法院一万二千元,第六个月交到法院一万元。李成夫妇来法院找到蔡局长,说家里实在生活不下去了,债主们三天两次追讨向他们借的钱,请蔡局长为他们夫妇作主,尽快采取强制措施拍卖被执行人房产,将其执行兑现。蔡铭表示将研究处理。

李成夫妇走后,蔡铭给郝正吉打电话:由于郝武不按还款计划履行,申请执行人李成夫妇强烈要求法院拍卖被法院查封的房产。作为老战友,我想告知你一下。

你敢!郝正吉声音很大,接下来口气有所缓和:“以前,你叫郝武订出还款计划,我给他们夫妇做了很多工作,最后按你的要求做了,很配合你嘛。现在你又要拍卖门面,你是不是有点过份,老战友?

蔡铭说:关键是郝武没有按还款计划清偿债务,本来依法应当接受法院的处罚,甚至处以拘留。现在当事人强烈要求法院拍卖查封的房产,你说法院怎么办?从开始到现在,我很照顾你的情面了,请你多理解。

郝正吉说:反正你不能拍卖房子。说完放下了电话。



第二天,上级法院执行局黄局长打电话给蔡铭,说市政协委员郝正吉上访并向执行局递交了书面材料,称当事人郝武正在逐月履行法定义务的情况下,W区法院强行拍卖郝武财产,不利于社会安定团结,请上级法院制止W区法院过激行为。这位领导要求W区法院慎重执行,同时向上级法院写出书面报告。

蔡铭和老潘立即向分管执行工作的刘副院长作了汇报。蔡铭说申请执行人李成一家十分困难,被执行人又不按还款协议履行义务,申请执行人强烈要求法院拍卖被执行人在闹市区的门面以偿付债务。法院应当根据申请执行人的请求,依法尽快拍卖被执行人的房产以偿还申请执行人债务。刘院长审查了案卷材料,认为执行程序合法,没什么问题,支持执行局的意见。他们把情况向W法院院长作了汇报。

次日,刘院长、蔡铭、老潘带上W区法院给上级法院的书面报告来到上级法院执行局黄局长办公室。黄局长听了汇报,看了案卷及报告后说:你们法院要谨慎执行,做好当事人的工作,最好暂缓拍卖被查封的门面。市政协委员上访,要高度重视,这些人不好惹。等市人大、政协两会召开后再研究处理。弄不好这些委员在两会期间对法院工作提意见和议案

刘院长、蔡铭坚持此案不能再拖了,因为申请执行人反映强烈,必须尽快拍卖被执行人门面以偿付债务。

黄局长听后显得有些不悦:你们要评估、拍卖被执行人的门面,前提是要做好郝正吉同志的解释工作。他没有反对意见,你们再开展工作。

在回法院的路上,刘院长说:我们依法执行,理直气壮,不怕他(指郝正吉)说三道四、提议案。但我们还是要按上级法院的意见与他沟通,交换意见,做好说服工作,程序走完。唉,执行工作难啊!社会天天在呼吁加大执行力度,扭转执行难的局面。怎么扭转?这就是执行难的症结呀!

第二天,刘院长叫蔡铭回避,他和老潘来到郝正吉办公室。说明来意后,刘院长、老潘就查封并拍卖郝武房产的法律依据向郝正吉进行了解释。刘院长说:本来嘛,只是郝武按还款计划履行,法院并不是非要处理门面。申请执行人的处境艰难,多次强烈要求强制执行,我们法院也被迫无奈。还请郝总支持,做好郝武的工作。

郝正吉对刘院长等上门做解释工作并不感到意外,因为这是政协委员这块招牌的效应。他把这些与他过不去的责任归咎于蔡铭。他通过商界朋友介绍找到黄局长,本想通过他制止W区法院拍卖郝武房产,现在看来收效甚微。今天,他是有身份、有脸面的人,他不能过多为难刘院长,这样显得他没有素养。对刘院长的解释,他无言以对,也沉默无语。



送走刘院长、潘法官后,郝正吉关上办公室,点燃一支中华牌香烟,微闭着眼,任凭烟雾缭绕,平静地想着他和蔡铭之间的往事。1979年对越自卫还击作战时,蔡铭是步兵连长,郝正吉是副连长,他们带领全连官兵冲锋陷阵,英勇杀敌,多次攻克越军高地,威震敌胆,战功显赫。战后连队被军区授予英勇善战英雄连称号,蔡铭也被上级记个人三等功。他们的友谊是用鲜血凝成的,是生死与共的兄弟。当看到许多并肩作战的战友倒在血泊中,他们痛不欲生,都说自己能够活下来,总比死去的战友强。部队回撤后,有一件事改变了郝正吉的思想理念。连队一个战士在战斗中牺牲了,这个战士的父母来到连队,说他们为生产队饲养的一头耕牛不慎从山上摔下死亡,按生产队的规定他们要赔偿三百多元,而按当时的规定给其烈士亲属的抚恤金只有二百多元,这点抚恤金拿回去还不够赔偿耕牛款。这件事影响了连队干部战士的士气,说为国捐躯的烈士还不如一头耕牛值钱。蔡铭感到问题严重,一是立即对全连干部战士进行思想教育,说作为一个革命战士,随时为祖国献出生命是光荣的义务,抚恤金少,要理解国家暂时的经济困难;二是动员大家为这位烈士父母捐款。蔡铭把自己的积蓄二百元全部捐出,全连干部战士共捐款六百余元。郝正吉从这件事中悟出一个道理:不能继续在部队干了,早转业回地方发展,有钱才是硬道理。为此,蔡铭多次批评郝正吉要以党员的标准要求自己,不能以钱衡量人生。他们每次都争论得面红赤耳。郝正吉以身体不适强烈要求转业得到组织批准。他认为蔡铭很傻,说什么走、留要听从组织安排,虽然以后当了副营长、营长,1984年又带兵攻打老山,但最终还是转业到地方工作。当然,这不影响他们之间的情谊,他先转业回地方后,嫂子和侄女(他称蔡铭的爱人李贞为嫂子,称蔡琴为侄女)有什么困难,他都尽力帮助。一次,李贞患肾结石住进医院急需手术费一万元,郝正吉知道后,二话没说拿出自己积蓄一万元立即送到医院,嫂子得救了,李贞为此多次感动得泪流满面。提拔重用蔡琴,让她享受中层干部待遇。他觉得没有什么对不起蔡铭的地方……想着想着,他感到有些委屈,两行热泪夺眶而出。他没找过蔡铭办过什么大一点的事。在执行侄儿郝武赔偿一案上,他并不是叫郝武懒着不还,只是要求缓慢一点还,你老蔡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都行了吗,非要费尽心思查封什么房产?查封房产后只要郝武慢慢给付,你老蔡给李成夫妇做点思想工作也是可以说得过去的。上级执行部门要你蔡铭暂缓执行,你完全可以当着挡箭牌予以应付,可你蔡铭为什么非要和我过不去?要是把郝武的门面执行了,郝武多年来在重庆的努力化为乌有,他怎么对得起大哥?现在看来不执行房产的希望很渺茫,他已经没有什么手段可以使用了。老蔡,你原则性强,强得连战友情、老乡情都不认了,算你狠。为此,他不得不出此下策:以辞退蔡琴来向蔡铭施加压力,当然,他希望这是演戏,他并不想把事情做而影响战友情谊……

蔡琴下班回家,阴沉着脸,饭也不吃,关在自己房间里不出来。妈妈李贞敲门进去,竞一头扑在她妈妈的怀里哭了起来:爸爸为什么要和郝叔叔作对?竟然不留一点情面,郝叔叔说爸爸让他下不了台阶……他让我交接工作,准备辞退我。

李贞走到客厅,怒气冲冲地质问蔡铭:蔡铭,你现在当一个芝麻官,就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但总不能一点情面也不讲呀!郝正吉什么地方对不起你?对不起我们家?他帮助我们太多了,二十几年来象亲兄弟一样帮助我们。你摸着良心想一想?你为什么要和他作对?

老郝找过你?蔡铭问。

李贞大声说:他是准备辞退蔡琴了,现在通知她交接工作。

啊?蔡铭马上意识到老郝确实是生气了。此时,他非常理解老郝做出的决定。按常理是他对不起老郝,对不起他多年来对自己一家无私的关心和帮助。所以,他说:是我对不起老郝,我理解他的想法。但是,我给了他和郝武机会的,是他们不珍惜。我有什么办法?他们应该看一看李成一家的处境,是郝武给李成一家带来的灾难,难道李成一家人就不该活了?他们应该摸着良心想一想。

你就不能做到既要执行,又要照顾郝武,做到两不误?

我刚才说了,叫郝武一年还清债务,每月还几万元,可他每月还几千元,对方意见大,坚决不同意。你叫法院怎么办?现在社会天天在喊执行难难执行,呼吁加大执行力度,维护债权人合法权益。现在郝武有财产,法院不执行,法院怎么向社会交待?

李贞吵得更凶了:就你讲原则。你几十年来,总是一张铁脸,张口讲原则,闭口讲原则;张口讲法律,闭口讲法律,亲朋好友却被你得罪完了。你们法院曾经提拔过你的一位退休老领导,有事请你们庭里小宋出去吃了顿饭,你把小宋狠狠批评了一顿不说,还硬要小宋把吃饭的钱退给了这位老领导,弄得这位老领导至今看到我们就躲。你真是油盐不进啦!什么上级给你们执行庭记功呀,你被评为优秀共产党员呀,这些有什么用?你哪点敢和郝正吉比?我们只有一套房子,还是集资房,你还要借钱装修。家里事你管过没有?女儿的工作你管过没有?说什么她的前途应该让她自己去创造。是人家正吉兄弟主动关心蔡琴,培养她、提拔她,你哪有一点人情味?……”

蔡铭说:作为一个共产党的干部,必须要受到纪律和职业规定的约束。你难道不知道?

蔡铭走出客厅,来到阳台。他默默无语,任凭妻子数落。因为李贞下岗后在家做家务,心里有怨气。此时,他思考的问题是下一步该怎么办?虽然上级法院意图暂缓执行郝武门面,但刘院长和他本人尽快拍卖郝武门面意见坚决,并已和郝正吉交涉,郝正吉也没有明确表示反对,因此,不拍卖房产显然不行。现在,不处理郝武门面的办法只有郝武按还款计划补交齐应给付的债务款项。郝武会拿钱吗?显然不会。这几个月来给郝武讲清利害关系,做思想工作还少吗?当然,郝武也有可能拿不出这多钱。那么,他只有顶住来自各方面的压力,坚决执行郝武门面,别无选择。如果这样,就意味着和郝正吉彻底拉爆,他本人也将受到家人责罚,女儿的工作也没有了。他甚至会受到来自重庆战友们的普遍批评。但他感到问心无愧,他对得起法官这种称呼,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在部队,他尽到了一个军人应尽的职责;在地方,他没有玷污一个共产党员的称号。想到此,他觉得应做好以下两件事:第一,给郝正吉写一封信,说自己对不起他,向他表示歉意。第二,做好女儿的工作,教育她立志自己创业总会找到自己的价值。

可他怎么给女儿说呢?女婿张兵给一私营企业开车,收入不高,外孙正在上小学,他们的负担也重啊!因为没钱购房,至今他们三口还和蔡铭夫妇住在一起。蔡琴一旦被郝正吉辞退,可能一时也难找到合适的工作。他很心疼女儿,正因为如此,他们夫妇长期帮助他们,只要他们有饭吃,女儿他们就有饭吃。但总不能为了女儿去违背原则、干违法的事情吧?不能,绝对不能。他一定要做好女儿的工作,一定要让女儿支持自己,即使她没有工作我也尽力帮助他们。

晚上,蔡铭和女儿、女婿进行了较长时间的长谈。他把自己的想法告知女儿后,女儿虽然很茫然,但通过父亲做工作,她理解父亲的难处,同意按父亲的想法去做。蔡铭对女儿的理解表示感谢!

通过严格的法定程序,W法院在三个月内把被执行人郝武、门面拍卖了,其拍卖所得款项清偿完了郝武拖欠李成夫妇的全部债务。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2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