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2-07-03
星期天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学 >> 小说 >> 正文
奇遇
时间:2015-07-29 09:43:24    作者:松子    来源:重庆市丰都县人民法院

王老五最大的愿望就是修房造屋,娶妻生子。

王老五一到晚上,眯上眼睛,就想起父亲大病半年,无钱医治,死时想对他说什么,却无力说,涨满了泪的情景。那一年他10岁。几年后没想母亲也卧床不起,临别时说:“妈没出息,没给你娶上媳妇……”话没说完也撒手离去。那一年王老五16岁。

从此王老五就暗暗发誓,不混出人模人样,不留人世。后王老五借钱去了南方。在那风餐露宿的日子里,他拜师学艺,终于学成了砌砖的绝技。后拜别师傅到了北方做起了砖工。

可娶媳妇的事,还是八字没一撇。介绍过的女人,一听说他的境况,不是摇头,就是考虑,后就没了下文。王老五心里清楚,还是那个字:“穷”。

36岁这年,王老五终于了确了一件事,挣足了钱。过年回家,他将土房改造成了红砖瓦墙,一看就像欧式小洋楼,从此王老五在外发财了的消息,不胫而走。介绍媳妇的媒婆也多起来。可就是没有中意的,介绍来的女人不是寡妇,就是离了婚的,并且还带着一两个孩子。王老五心里感觉很不是滋味,为此一一谢绝了。

一晃几年过去,王老五还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光棍一个。

没想,43岁这年,王老五也迎来了桃花运,介绍来的这个女人长得水灵灵,刚满30岁,名叫一枝梅。两人一见钟情,认识不到一月两人就同居起来,又是一个月过去,一枝梅说:“我有了!”,王老五听了,抱着她亲了好一阵,说:“我们去领结婚证吧!”。哪想,一枝梅说“我是以打工为名,出来的,我给父母说到外面给妹妹挣大学学费去了。父母还不知道!”。后一枝梅想了想又说:“老五,你能帮帮我的妹妹?”。王老五不假思索爽快地答应了。

四年过去,王老五信守承诺,资助一枝梅的妹妹完成了学业,并有了工作。那孩子也生了下来,快满三岁了。眼看孩子一天天长大,还没结婚证,孩子的户口难上,王老五对结婚证的问题,再次急起来。可不知道何原因,一枝梅就是不温不火不急。

这天,王老五外出几月回家,发现孩子和一枝梅踪影全无。打一枝梅的电话,语音提示:“你打的电话已停机。”。

王老五急忙查看,还好钱物还在,再仔细一看,电视机下压着一封信,信上写着:老五!本来我想永远离开你,不说实情的,当然你也可以因此告我是婚骗,这个我认了,就是坐牢也不冤枉。高兴的是我的愿望实现了,妹妹人模人样了。说句心里话,一直以来,支持妹妹学业有成是我最大的愿望,可我没能力资助,父母年老体衰没有供养她的能力。其实,我有丈夫,是个赌鬼,家里值钱的东西都被他卖光了,我想离婚可他就是不同意,并且死缠烂打,我没办法才外出打工的,没想却“有了”,我不忍心伤害孩子,才想出了这样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我知道这样做对别人是一种伤害,但事出无奈。认识你几年,我发现你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可以依靠,并且敢于承担责任,积极奋斗的人,我真心想和你过日子,可我还没有离婚,目前没有这个资格。我回家就是因你,才鼓足勇气奔离婚去的。说了这些实情,我知道你很痛苦,但是你的真诚让我不得不说。另外,资助妹妹的费用和孩子的抚养费,我算了一下,写成了借条,我和妹妹一定会还你。祝好!一枝梅。

王老五看完信,五味杂陈,沉默了很久。两个月后,王老五收到了一条短信“法院判决我离婚了,孩子由我抚养。”,王老五急急忙忙回了短信:梅!我们现在合理合法了,可以重新开始吗?

 


【关闭】 【打印】 【纠错】  [责任编辑:余孝安]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2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