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2-07-03
星期天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学 >> 小说 >> 正文
值班
时间:2014-05-24 21:44:10    作者:李敬宇    来源: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

法院楼下的门厅,近来形成一种怪现象,每到周二和周四的下午,当事人便一拨接一拨,络绎不绝,说“云集”都不为过。细心的人不难看出,那时候在门厅里值班的,必定是法警李文刚。

为什么会这般“热闹”呢?原来李文刚工作时有个特点,不光是为当事人电话联系法官,还会帮助当事人分析问题。比如有个老夫子,气乎乎地来告状,要找钱院长,说要举报法官在办案中偏袒一方。李文刚说:“您老是什么情况,能不能跟我简单讲一讲?”来者火气正大,即刻便竹筒倒豆子,把事情讲了个一五一十。李文刚就耐着性子帮他分析,分析他的问题出在哪里,对方的问题出在哪里,法官为什么会这样判决。这边解答尚未结束,围观的人已经开始劝起了老夫子,说这事原本是你错在先,而且占了八成错,你就怪不得法院这样判决了。

这天来了个五十来岁的女人,一脸横肉,泼泼辣辣的样子,进门便直奔李文刚而来。女人张口便说:“你就是李法警吧?都说是个黑脸膛子的人,我看就是你了。我有个案子在你们法院,是订了租房协议的,来问问你。”李文刚说:“问我没必要,你可以在开庭的时候谈你的意见,或者向案件承办法官反映情况。”女人说:“你别推,我先问问你。”

女人寻问的是一起房屋租赁案件。半年前,她将自家的私房出租给一户人家居住,但租后不久,房价开始上涨,她决计把房子卖掉,经别人点拨,女人便去找那户人家,希望他们把房子退出来,在得到不同意的答复后,她又要提高租金,同样遭到了拒绝,女人便将其告上法庭。

女人说:“我心里没底,就想打听一下,我这官司,能不能打赢。”

李文刚笑道:“胜诉还是败诉,主要看证据,要看主体是否适格,要看合同内容,还要看双方有没有附加约定。判决没下,谁能说出胜败?”

“那就不谈胜败,”女人接话飞快,“你帮我分析分析,我这官司,能不能在你们法院打?”

“案子不是已经在法院了吗,怎么还问能不能打?”李文刚觉得诧异,“案件没开庭,我不能乱分析;即使分析了,也不作数呀!”

女人便换了一张嘴脸,讨好地说:“不瞒你说,我现在还没有官司在法院呢,我是听人家介绍,说有一个黑脸法警,值班的时候,又热情,又懂法律,就来了。你还是帮我分析一下吧,我这官司,能不能打?”

原来是上门咨询的,李文刚就不好推脱了,只好帮她分析。李文刚向她解释“买卖不破租赁”的道理,讲解合同的效力及其违约责任。末了,连女人自己都觉得无地自容了,潦草地说:“我不告了,我走了!”连一点过渡都没有,转身匆匆离去。

直到这时,旁边的人方才说话,说这女人长着一张恶脸,还想“恶人先告状”呢!那些“无事佬”式的陪着来打官司的人,一时便聊得不亦乐乎。

通过七言八语的议论,我们始得知晓,李文刚是一位转业军人,干了法警后,为适应新的工作,他拼了命地学习法律,连续参加了几年司法考试,终于以高出几十分的成绩通过了司考。他还是个特别热心的人,虽然是一张黑脸,却也是一张笑脸,一些经常来法院打官司的人,已经对他十分熟识了。

“小李,你在这儿值班,我们就放心,心里踏实。”一位坐在轮椅上的老太太说,“向你问事,还不用交问事费,答复得也圆满;我去找律师,寻问个事情,他们还要按时间收费,他们的嘴,难道就比你的嘴值钱吗?”

李文刚便笑起来,一张黑脸,居然笑出了几分腼腆。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2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