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2-07-03
星期天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学 >> 小说 >> 正文
幽兰
时间:2014-05-21 14:07:23    作者:李敬宇    来源:江苏省南京市浦口区人民法院

养兰大户赵得胜,人称兰草专家。别人这么恭维他,他也当仁不让,认可了,还把这个“头衔”印在了名片上。

这天赵得胜给区法院的钱院长打电话,说要给钱院长送两盆兰草。半小时后,赵得胜来到法院,从车上搬下两盆兰草和一塑料袋湿土,和驾驶员一人捧一盆,上了楼。

赵得胜是市人大代表,钱院长也是,因为有这么一层“政治关系”,两个人就比较熟识。赵得胜送了兰草,特地交代说,这一大一小两盆,大的给钱院长放办公室,小的是给钱院长带回家的。又说,时间紧,来不及给小盆翻盆换土,把营养土带来了,钱院长回家自己换吧。随手丢下那一塑料袋湿土,就要走。钱院长说,无功不受禄,老赵今天怎么想起来给我送兰草了?赵得胜说,孙庭长没跟你说吗?钱院长愣一下,旋即说,噢,说过了,说过了。赵得胜说,我是表示感谢,法官这么廉洁,不容易。

送走了二人,钱院长看着兰草,满眼碧绿,心情就格外舒朗,想着来年开花了,必定更好看。又看到大盆的土中插着一张卡片,拿起来看看,是一副对联:“幽兰生于山谷,不因无人而不芳;法官立于公堂,不为利欲而改节。”心想这老赵,本身是农民,没有什么文化,从哪儿抄来了这句子,倒也妥贴。

钱院长给孙庭长打电话,问情况。孙庭长说,赵得胜刚刚打赢了两个官司,标的都很大,都是八九十万,我们动作快,要是稍迟一步,资金就收不回来了。钱院长说,官司赢了就赢了,他干吗还要给我送兰草?孙庭长说,他跟我讲了几遍,叫我跟你打招呼;我想官司该怎么打就怎么打,打什么招呼呢?就没讲。又说,他可能以为你帮了他的忙。

钱院长没把兰草带回家,放在办公室,偶尔给它们浇浇水。隔几天,忽然想到要给小盆换土,下了班,就在地上铺开几张旧报纸,把小盆里的土连同兰草全部倒下来。这时,奇迹出现了。兰草的根部居然有一圈附着物,厚厚实实的,用塑料纸扎起来,再拿牛皮筋捆缚着,裹紧在兰草的根上。钱院长没种过兰草,心想兰草的根还需要这般呵护呀,就小心地把牛皮筋解开。

真相一下子暴露出来!——原来是钱!

钱院长一个电话打过去,说老赵,你这是干什么?五万元钱是什么意思?赵得胜似乎早有准备,惊讶地说,没有啊,是你弄错了吧?怎么可能呢?钱院长从他的惊讶里感受到了他的做作。

赵得胜不承认,钱院长也拿他没办法。和几个副院长提到这事,大家主意多,认为上缴到纪委比较合适。钱院长说,这不大妥当吧,大家回头再想想,想点别的办法。

过了半个月,钱院长着人给赵得胜打电话,说法院有个活动,请他来参加。赵得胜兴冲冲地赶来。钱院长也没请他落座,就邀上他,和两位副院长一同坐上汽车,奔了乡下。

到了临江村,与村长书记见面,赵得胜才知道,钱院长一行是下来扶贫的,临江村是区法院的帮扶村。钱院长向村长书记介绍说,这位是兰草专家老赵,赚了钱,没忘记乡亲,今年先捐五万,明年后年怎么捐,要根据兰草的长势和销售情况来定。从包里取出那一厚沓钱,递给村长,说你们拿了这钱,要在村民中广泛宣传,主要是宣传赵得胜同志这种无私的精神,这种“不因无人而不芳”的幽兰的品格。之后转向赵得胜,说代表村领导,请赵得胜同志谈谈感想。村干部们立刻劈哩啪啦鼓起掌来。

回程中,赵得胜在车上发感叹,没想到你钱院长这么厉害,平白无故叫我赔进了五万,明年后年也把我拽上了!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他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2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