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8-11-16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学 >> 法官随笔 >> 正文
司法为民,我们永远在路上
时间:2017-08-09 11:12:00    作者:黄晓云    来源:中国审判杂志

巡回办案:听民声接地气

“巡回办案做法好。”——这是周强院长在四巡信息简报上的批示。

这半年四巡法官的足迹已多次往返巡回区四省。主审法官阎巍亲身体会到了巡回办案的优势:“在一起房屋征收补偿决定案中,我们就是通过查勘现场,才在补偿决定记载与房屋所有权证记载不一致的情况下,确定了涉案房屋的情况;在袁永超等二百余人诉濮阳市政府土地行政管理一案中,我们通过与基层群众和一线工作者交谈,掌握了当地集体土地征地补偿工作的真实情况,为案件的处理夯实了基础;在张平虎、张中秋诉仙桃市政府房屋行政强制一案中,我们面对面地与市政府负责同志深入交流,分析利弊,他们当即表示愿意为案件的妥善处理加大工作力度。”

每到一地,主审法官董保军带领的刑事审判团队都要与当地刑事法官和主管刑事、信访的院、庭领导座谈,掌握当地刑事案件的类型、特点,办案力量及办案人员构成状况。董保军说:“巡回法庭刑事审判实际上囊括院本部立案和审监两项职能,属立审合一,任务更重,责任更大。通过巡回办案,与辖区审判人员进行交流,明确了我们依法纠错与维护既判力并重的职能定位。”就工作中发现的问题,审判团队均结合个案给予相应指导。

地域回避:是制度更是保护

巡回法庭是“家门口的最高人民法院”,四巡部分法官籍贯或成长地就属于巡回区四省,对此,四巡主动实行地域回避,法官不办“老家案”“老乡案”。

“君子防未然,不处嫌疑间,瓜田不纳履,李下不整冠。”地域回避,是制度更是保护。河南籍主审法官刘慧卓说:“地域回避这个制度‘围墙’,对我们来说是保护墙,可以排除一些不必要的干扰,让我们集中精力办案。”

来到巡回法庭,刘慧卓感触最深的就是工作模式的变化。案件多,责任大,像以前那样光靠自己加加班、下下功夫,无论如何是完不成任务的。只有把审判团队中的法官助理、书记员都调动起来,科学分工,配合默契,才能真正多办案、办好案。

积极进取:团队各具特色

在半年的高效运转中,各审判团队渐渐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带有主审法官个人的鲜明特色。

主审法官刘京川来自立案庭,对智慧法院比较推崇。她手头有一个申请再审案件,当事人双方远在安徽,如果照常规走机要调卷宗,可能一个多月也调不来。刘京川说,再审审查是保障当事人权利的救济程序,对法官而言仅是众多案件中的一个,对当事人而言则是唯一的,所以应给予足够的重视。为方便当事人、加快进度,同时依法公正办案,刘京川利用已在全国法院立案庭推广的远程视频接访系统,请当事人双方到安徽当地法院接受四巡的远程视频听证、质证,一审法官也应邀参与。

主审法官阎巍在行政庭时办案数量就名列前茅,每年平均结案150件,目前他的团队仅一季度就已达到250件,其中巡回办案180多件。阎巍说,因为四巡行政案件多,他比别的法官多配一位法官助理,晚上加班到十点是团队的常态。最初有同志有畏难情绪,他就召集团队成员开了个会,提醒永远不要忘了抛家舍业来四巡的初衷,一定要学中干、干中学,把工作做好。在繁忙的审判工作间隙,阎巍已经在思索巡回区行政审判的特点,对郑州“城中村”拆迁工作法治化等问题也有了独到的想法。

经验传承:好时光莫辜负

法官助理范怡倩来自年收结案都超过10万件的北京朝阳法院。从2009年至今,7年半的时间,她从书记员到法官,办过3000多个案子、接触过上万名当事人。2017年3月来四巡做法官助理,以为自己不用开庭压力会减轻很多,谁知要考虑的东西反而更多了。范怡倩说,像文书的起草就很见功力,每份文书都代表最高人民法院的态度,几易其稿再正常不过。对新工作的压力,范怡倩不以为苦:“人无压力轻飘飘。现在这么优秀的老师、这么难得的案件资源摆在面前,正是我们提升专业素养的好机会。”

骆芳菲是副庭长李广宇的法官助理,与范怡倩同时从朝阳法院遴选来四巡。此前她做过助理审判员,写过判决和裁定,现在同样是写判决和裁定,感觉“难多了”。骆芳菲说,李广宇主张对话式裁判文书,考虑到我们代表最高人民法院,我们的裁判文书就不能单纯地解决个案,还要承载更多的功能。

以行政审判为例,裁判文书首先要与当事人对话,要逐项回应当事人的诉求。只有有的放矢、充分说理,才能有效提升司法裁判的接受度。其次,要与行政机关对话。骆芳菲说,司法是被动的,监督行政机关依法行政只能通过个案来体现。当事人提起个案后,行政机关在这个案子中有哪些做法是错的、哪些是做得不到位的,我们在裁判文书中都要指出来,当然好的也要肯定。这样全国各地的行政机关就有了参照,以后执法中遇到这种情况就知道该怎么办。再次,要与下级法院对话。通过一篇篇裁判文书,纠正一二审法院审理思路的偏差,最高人民法院对下级法院的监督指导就得到了落实,也能统一法律适用的尺度和标准。最后,要和社会公众对话。现在文书公开,律师代理案件、公民起诉之前,都会上网看类似案件法院是怎么处理的,尤其是最高人民法院态度是什么样的。所以,我们的裁判文书一定要确立正确的价值导向,培养全社会的法治意识。

骆芳菲说,一来新案子,领导都会指出案子核心的争议在哪、有价值的地方在哪、值得挖掘的地方在哪,让她从这些方面去下功夫。骆芳菲期待,在这种高强度的学习和督促下,派驻巡回法庭这两年自己能取得满意的成绩。(本文刊载于《中国审判》2017年第18期)


关注《中国审判》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729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8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