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3-01-27
星期五

《中国审判》2016.19 149 出版日期:2016-10-05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感动中外当事人的海事女法官

记厦门海事法院东山法庭副庭长陈萍萍

文、图 朱忠宝

blob.png

陈萍萍(中)出海扣押涉案船舶途中

她中等身材,稍显消瘦,走起路来风风火火,一个典型的“女汉子”;她所承办的涉外案件,常受到中外当事双方的褒奖,有些案件先后被最高人民法院评为全国法院保障民生典型案例以及人民法院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司法服务和保障典型案例,有的还被载入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之中;她任法官18年,先后荣获福建省法院系统先进工作者、优秀女法官和福建省巾帼建功标兵等殊荣,荣立过二等功、三等功,2015年初,她被最高人民法院授予全国优秀法官称号。

她就是福建省厦门海事法院东山法庭副庭长陈萍萍。

叙驻华大使赞她德、能

2012年11月23日,叙利亚共和国驻华大使伊马德·穆斯塔法博士给厦门海事法院寄来了一封信,感谢该院依法维护了17名叙利亚船员的合法权益,并称赞陈萍萍:“能力极高,品德高尚。”

是什么案件惊动了叙利亚驻华大使?故事还得从头说起。

2011年10月,船旗国为塞拉利昂的“LEDOR”轮,满载着我国某国企购买的2万多吨铁矿石,从印度驶往江苏南通港,途中因船体老旧出故障,搁浅在福建莆田海域。

未曾想,这一搁浅竟达9个月之久。阿尔巴尼亚籍船东因债台高筑,先玩“躲猫猫”,后来干脆弃船而去。船上1名阿尔巴尼亚籍船长和17名叙利亚籍船员因为被拖欠了40余万美元的工资而拒绝任何一方提出的卸货要求。船、人、货被弃置在莆田海域,成为当地政府的“烫手山芋”。收货人于2012年7月初被迫向厦门海事法院申请扣押船舶并强制卸货。

7月正是炎热的季节。陈萍萍一大早从厦门出发,先陆路后水路,直奔莆田。当她登上“LEDOR”轮时已是午后时分,船上酷热异常。

陈萍萍耐心地听着、记着船员们的诉说,不断地向他们宣讲法律知识,引导他们通过法律途径主张自己的权利,告知他们要相信中国法院会平等保护中外当事人的合法权益。至于生活上的困难,法院会努力帮助解决。

听了陈萍萍的一席话,船员们略有心动,希望法官给点时间让他们再商量商量。这一天,陈萍萍也没有采取强制扣船措施,她说:“法官办案要尽量做到法、理、情相统一。来者都是客,还是先帮他们解决生活上的困难吧。”

陈萍萍的想法也得到了院领导的支持。于是,她忙着联系加油公司为“LEDOR”轮加油,指定国有船代承担起“LEDOR”轮在港的代理服务,还特别交代要尊重穆斯林的生活习惯。船长手机欠费了,她自掏500元钱帮其缴费。天气预报说第9号超强台风“苏拉”将在莆田一带登陆,她要求船代公司连夜修理船仓抽水机。得知有船员生病了,她又急忙联系莆田市政府和卫生部门,商请派出医生登船看病⋯⋯

感人心者莫过于情。中国法官雪中送炭的一系列举动,深深感化了外籍船员的心,他们纷纷表示愿意配合执行法院的司法命令,同时他们还按照法官的建议聘请了中国律师走法律途径,并请求先预支20%的工资。

案件出现了实质性的转机,陈萍萍急忙与收货人管理层协商,垫付部分船员工资的事宜也有了着落。

“发工资啦。”船员们互相转告着好消息。“法官,这两面锦旗代表我们的心意!”“法官,我们合个影吧。”满脸喜悦的船员和满脸疲惫的法官拿着用英文书写的“中国法院,为了世界人民公正”“人民法官为人民”两面锦旗合影留念。

“船员的喜悦就是我们不竭的动力。”陈萍萍又投入到船舶拍卖工作中。在航运市场持续低迷的情况下,“LEDOR”轮经两次拍卖流拍后,以855万元人民币的高价成功变卖。

行船30余年的老轮机长默罕默德·撒夫旺·欧斯塔·胡撒尼代表全体船员如数领到工资款后,禁不住热泪盈眶。他对陈萍萍法官说,船员们以前在数个国家遇到过被船东拖欠工资的事,但能分文未少地领到全部工资,还是第一次。他切身体会到中国法院的公正和中国人民的友好,将会永远铭记在心。

渔村阿婆为她祈求平安

“法官,我们冤枉啊⋯⋯”2004年11月28日,漳州市浯屿岛渔民张阿婆在儿子的搀扶下,一走进厦门海事法院办公大楼便开始号啕大哭起来。

张阿婆是被一个叫杨×景的人告到厦门海事法院的。杨×景诉称,2003年9月19日,张阿婆母子以“闽龙渔6637”捕捞船作抵押,向其借款人民币76万元后不还,请求法院判决还本付息共计90余万元,并申请对渔船进行诉讼保全。

“我只借过20万元,怎么变成76万了?这张借条肯定是假的。”张阿婆向主审法官陈萍萍哭诉道。

见张阿婆哭得这么伤心,又说得那么肯定,似乎不像个赖账之人。陈萍萍寻思,难道其中有蹊跷?在她看来,借款人否认借条真实性但又承认借过一部分款项的情况很少见。

“您可以请律师收集相关证据,如对借条真伪有异议可以申请司法鉴定。”陈萍萍边安慰、边对张阿婆进行诉讼举证指导。

第一次开庭审理后,陈萍萍对原告的说辞愈加存疑,比如:原告起诉时说76万元是一次性借出的,后又改口称76万元是分三次借的,有三张借条,难道时隔一年就忘了?用其中一张借条破了来解释现在这张“三合一”的借条,是否太牵强?76万元的现金分三次借给只见过一面、相距远、年近70岁的张阿婆,是否太不符合常理?因此,当有意见认为借条白纸黑字足以下判时,她则认为需作进一步调查取证。

追求真相谈何容易,但陈萍萍还是毅然决定去苦苦追寻。

经了解,张阿婆是通过案外一个叫陈×强的人认识杨×景的。陈×强是关键人物,陈萍萍找到因涉嫌金融犯罪被收押在平和县看守所的陈×强。他回忆说,张阿婆造船时曾向他借钱20万元,2003年到期没钱还,便通过其向杨×景借了些钱还债,杨×景本身没什么钱,不可能借76万元给张阿婆。

一层层面纱正逐步揭开,而此时的杨×景却不停地打电话催促合议庭尽快作出判决,还托人转告陈萍萍将许以厚礼,见未能奏效,他便开始多方投诉,告陈萍萍身为法官却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故意拖延办案,有意偏袒对方当事人。

面对一封封告状信,陈萍萍度过了一个又一个不眠之夜。有人劝她就按借条内容下判好了,反正还有二审作后盾。她说:“每办一个案件,必须对得起自己的良心。任何一次错判,都可能毁了一个人甚至一个家庭。”

为了提高审判技巧,陈萍萍虚心向公安、检察机关从事刑事侦查工作的同志请教,了解如何通过观察被调查人的表情、眼神、手势等来判断被调查人陈述内容是否属实。第二次开庭前,陈萍萍依据所掌握的情况,对原告和被告分别设计了数百个需核实的问题。功夫不负有心人,原告在庭审中前言不搭后语,频频露出马脚。合议庭依据审理情况,判决被告张阿婆只需对20万元还本付息。原告不服判决上诉至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判决维持了一审认定的事实。

12年过去了,如今,张阿婆家四代同堂,靠着这条渔船经营积攒下来的钱盖起了新房。张阿婆说,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陈法官,只有祈求佛祖保佑她一生平安。

海事法院管辖范围点多、面广、线长,为了方便当事人诉讼,专门设立了派出法庭,厦门海事法院就在福建沿海一线设立了福州、宁德、东山3个派出法庭。陈萍萍是派出法庭的“常客”,2000年至今已轮了个遍,特别是2013年底到距厦门最远的宁德法庭工作时,一双儿女才两岁半,这一去又是一个3年,被家人戏称为“周末妈妈”。

“面对家人,我亏欠很多。”陈萍萍说。但她却同时得到了娘家和婆家亲人的理解、关心和支持。融洽的亲情关系成为她热爱生活、勤奋工作、关爱他人的不竭动力。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3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