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4-03-01
星期五

《中国审判》2016.19 149 出版日期:2016-10-05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向群众和传统学习司法智慧

文 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第二巡回法庭庭长、二级大法官 胡云腾

blob.png

   在我此前为《中国审判》杂志所写的办案札记中,谈的都是第二巡回法庭如何开展执法办案活动以及如何贯彻落实中央部署的新一轮司法改革举措的情况。本文我想着重谈谈自己在执法办案过程中获得的某些感悟或者体证的某些司法理念。需要指出的是,这些办案感悟或者理念并非都是我个人的见解,也未必能够得到法学专家和法官同行的一致认同。不过,对我而言,它们确实比较重要而且直接影响了我的办案工作,故把它们写出来与法官同行分享讨论。

为何要谈司法理念?

   司法理念决定执法办案的品质和境界,也决定社会公众对司法工作的评价。就我多年来从事司法实务和理论研究工作的经历而言,如果一定要说有什么经验可谈的话,我想可以用一句话概括:即司法人员的司法理念是影响司法公正、司法公信和司法权威的决定性要素。我这里讲的办案理念是个具有包容性或者综合性的概念,包括办案人员应有的方针政策理念、法律法规理念、伦理道德理念以及执法司法理念等。从历史上看,如果执法办案人员的办案理念是端正的,那么即使是在专制朝代及办案手段极端落后的条件下,也有可能做到严格执法、公正办案。如宋朝的宋慈、明朝的袁可立、清代的于成龙等,之所以他们的办案作风严谨细致,办案能力高人一筹,办案效果广受称颂,起决定性的因素还是植根于其内心的办案理念包含着公正无私、敢于担当、恤民、善良等。反之,如果执法办案人员办案理念不端正,任何清楚明了的案件都可能办出黑白颠倒的结果来,如宋朝的秦桧办理岳飞案、《红楼梦》中的贾雨村办薛蟠打死人案等,这方面的案例可能更多。

   从当下看,社会生活中出现的很多引发社会广泛关注的司法案例或法治事件,多数不是源于办案机关或办案人员的法律专业知识贫乏或者司法能力低下,也不是办案条件落后或者办案经费短缺,而是由于办案机关或者办案人员受陈旧、荒唐的司法理念误导;由于办案人员严重缺乏公正的、科学的司法理念;由于一些办案人员不负责任的工作态度和吊儿郎当的司法作风,等等。甚至可以说,大凡可能引发社会公众广泛关注或者网络媒体炒作的所谓敏感案件,十有八九都是由于办案人员或者有关部门主观意识上存在某种问题造成的。因此,如果有关办案部门或办案人员不改变自己的执法办案理念,不但司法实践中现存的很多问题很难从根本上解决,而且正在进行的司法改革也难以达到最初设定的目标。

司法公正的评判标准是什么?

   众所周知,司法的最高追求是实现司法公正。那么,什么是司法公正?司法公正的最高境界是什么?司法公正由谁来评判?其评判标准又是什么?这些都是有待深入探讨、统一认识的问题。

   在现代社会中,由于利益多元、价值多元和立场多元,人们对公平正义的看法越来越难以达成共识,出台一项政策,制定一条法律或者作出一个判决,让所有人都拍手叫好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了。就对司法公正的认识而言,人们不仅关注实体公正,而且更关注程序公正;不仅关注个案本身的公正,而且更关注其背后的公平正义;不仅有作为当事人感同身受的公正,而且有作为旁观者所理解的公正,等等。我越来越感到,司法公正是相对的、发展的和有不同立场的。回望历史,我们会发现很多在当年似乎是十分公正的司法裁判,今天已经变得背离常情常理。“执法办案要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要求越来越让人敬畏,也越来越难以实现。司法人员只有始终秉持对公平正义的谦卑和敬畏之心,才能作出经得起较长时间检验的裁判。

   党中央提出“社会主义司法制度必须保障在全社会实现公平和正义”。习近平总书记则进一步指出:“要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所有司法机关都要紧紧围绕这个目标来改进工作,重点解决影响司法公正和制约司法能力的深层次问题。”我个人认为这个论述意义十分重大,它明确指出司法公正的最高境界是全社会的公平和正义,而这个公平正义又是具体的,即存在于每个司法案件之中的。不仅如此,司法公正必须是人民群众可感受的,且应当由人民群众来评价,这就明确提出了司法公正的评判主体和评判标准问题。换句话说,司法公正是社会公平正义的表现和存在方式,且必须是人民群众所认可、接受和拥护的,没有脱离具体案件和具体对象的社会公平正义。

   如何才能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我个人觉得,这就要求我们的司法人员认真研究和了解人民群众的公平正义观念,因为任何脱离人民群众公平正义观念的司法都很难得到人民群众的拥护,更不用说让人民群众感受到公平正义。也正是从这个意义上说,我们在司法过程中要把人民群众的公平正义观念作为司法公正的最高标准和最高追求,要把人民群众接受和认可的追求公平正义的方法当作司法裁判的艺术和方法,要让司法真正地和人民群众的公平正义观念有机地契合。此前我也多次说过,我在第二巡回法庭受理的多数案件,都突出反映一个问题,即一些案件法官判的基本上是公正的,从法律上看并无多大问题,但人民群众就是不接受、不拥护。其中的根本原因就是法官认为的“公正”不是群众心中的公正,也可以说不符合人民群众的公平正义观念。

   因此,我们在裁判案件时要树立这样的理念:司法公正必须是法官和当事人的共识,而不是法官个人的一厢情愿。法官的公平正义观念需要融合群众的感受,应当考虑群众如何评判,尽量符合群众的公平正义观念。法官不仅要努力作出公正的判决,而且要努力作出让当事人接受的判决,这才能实现司法化解矛盾和解决纠纷的初衷,才是实现司法公正的应有之义。也许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最高人民法院两年前宣布取消了评价司法质效的多数评价指标,但仍然把服判息诉率作为考核、评价司法质效的一个核心指标。从一定程度上讲,这也是倡导法官要着力实现群众可接受的公正,而不是脱离群众感受的公正。 

群众的公平正义观念为何物?

   在谈人民群众的公平正义观念之前,我首先想说明的是,即使是非常理智的人,也很难就绝对的公平正义达成共识,很难对绝对的公平正义下一个定义,我们可以做的只能是就明显的非公平正义达成共识。人民群众的公平正义观念也是如此,它不是一个绝对的、静止的概念,而是一个相对的、不断发展的概念,在不同的历史时期、不同的发展阶段和不同的人群中,其内涵和评价也会有所不同,且其往往不是从正面表现出来,而是常常在人民群众感受到不公正时才能显现出来。对于绝大多数社会公众来说,从他们朴素的理解出发,不公正实际上就是违背常理常情,尤其是违背日常生产生活中的常理常情,违背他们认为的具有正常心智的人合乎情理的判断。

   根据我的观察,执法办案中违背常情常理的做法常常会出问题,因为违背常情常理的办案思维不是真正的、经得起推敲的司法智慧,更多的时候,这种办案思维不仅无助于发现客观真相,甚至会将办案活动引向歧途。从近年来所纠正的冤假错案来看,很多案件从侦查之初,就不仅违背了法律规定的诉讼程序和办案规则,而且违背了常情常理,违背了生活的逻辑。比如呼格吉勒图案,呼格吉勒图作为一个刚成年且涉世未深的年轻人,在向公安机关报案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