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2-08-16
星期二

《中国审判》2019.11 225 出版日期:2019-06-15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风波之后⋯⋯

文 | 本刊记者 黄晓云

9.jpg

>>深圳中院破产法庭集体合影

527日,广东深圳,细雨霏霏。莲花山上的树木,经过周末暴雨的洗礼,绿意更加夺目。在无声的雨幕里,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机关大楼静静矗立,破产法庭法官们像往常一样开始了新的一周。曾经的“诬告”事件就如一块巨石投入江水,尽管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却无法阻挡江水奔流入海。

骄傲,为集体的荣光

法官黄新的办公室是小套间,里外各一位法官。黄新所在的外间,不到十平方米,还安排了她的助理,助理边上还坐着科技信息部门的工程师。黄新解释,这段时间,工程师天天跟着助理,了解审判需求,将来上系统才能让法官得心应手。

办公桌上,在一沓资料中,有一本大部头的书十分显眼。黄新顺手拿起介绍说,这本《破产审判手册》是庭里总结多年审判经验整理汇编的,“可畅销了,一版再版,书店、‘当当’都有卖,已经成为全国破产审判的工具书。”黄新自己也经常翻阅,书上留下了不少标注。

在业界,深圳中院破产法庭堪称一面旗帜,历年来累积的创新举措、裁判指引、丰富案例和制度保障吸引了各地法院纷纷来“取经”。黄新说:“接待任务占了我们工作相当大的比例,基本每周都会有几拨。”有来座谈的,有来调研的,也有来跟班学习的,待上一段时间,跟着开庭、合议,现场观摩。“深圳模式”往外输出的同时,双方思想的碰撞也会激发新的火花。黄新说:“我们也有收获,看问题会有不同的认识。”

采访见缝插针地进行着,记者敲开了另一扇门。开了一个小时的庭,法官白田甜把法袍挂回衣架,一边倒水,一边向记者介绍破产法庭成立以来的工作,桩桩件件,清清楚楚。说起破产审判对提升营商环境的重要作用,结合最近几次外出参加论坛的感受,白田甜认为,尽管世界银行营商环境报告在中国仅挑选了北京和上海作为样本城市,我们还是应该主动对标其测评标准,做到改革举措有的放矢。

世界银行营商环境评估体系十个指标中,涉及法院的有三个:执行合同、保护中小企业和办理破产。“研究它的指标体系,我们深刻感受到破产审判事业的价值,也清晰看到深圳的优势和不足,对未来的发展方向有了更清楚的认识。”白田甜说,“当前,国内也在参照世界银行评估体系考察营商环境,但国内考察的重点是案件,不仅看你有什么样的规定,更关注的是你这个规定有没有落地、在案件中有没有这样做。”对其背后的深意,白田甜十分赞同,“规定可以复制。今天你出了一个规定,明天别人就可以照着拟一份。”考虑到这一点,破产办理的诸多考察内容,不仅要求提供规范性文件作为依据,更要求提供一两个案例,看实践中如何落实相关规定。“这恰恰是我们的亮点,深圳中院都能够找出相应的案例作为支撑。作为深圳破产法庭的一员,我真的觉得挺骄傲的。”白田甜笑着说。

愉悦,为责任的担当

201812月,深圳中院提出创新设立独立运作的破产法庭,为营造市场化、国际化、法治化营商环境,助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提供强有力的司法服务和保障。从请示到批复再到正式落编,仅耗时1个月。2019114日,深圳破产法庭正式揭牌。

目前全国设立破产法庭的只有北京、上海和深圳三地。法官王芳说,从破产庭转成破产法庭,平台更高,影响更大,肩上的担子也更重了。同时,也是好的契机,以对外交流为例,“我们和香港交流更多了,远比以前频繁。从院领导到普通法官,大家都积极建言献策,希望破产法庭发展更好。”王芳说,“按照领导对标世界的要求,今年年初,破产法庭的工作方向和重点工作就已确定。”

2019325日,深圳中院破产法庭印发《审理企业重整案件的工作指引(试行)》(以下简称《重整指引》);430日,印发《关于提升“办理破产”质效 优化营商环境的实施意见》(以下简称《营商意见》)。王芳说:“这些并非破产法庭成立之后才启动的,而是经过了很长时间的酝酿才水到渠成。”

314日,《重整指引》经深圳中院审委会会议讨论通过,之前20096月公布施行的破产重整案件审理规程同时失效。《重整指引》鼓励、支持、引导对具有挽救价值与重整可能的债务人进行重整,要求保护债权人和债务人的合法权益,兼顾出资人、重整投资人及其他利害关系人的正当利益,注重维护社会整体利益,并对重整申请和审查、预重整、裁定重整和重整期间、重整投资人及重整计划等提出一系列明确具体的操作规范。

无论是《重整指引》,还是《营商意见》,王芳说:“我们都是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不少是新领域,在探索的过程中,可能会有停滞,甚至走弯路,但总体应该是往前推进。”

“从深圳中院成立全国第一个破产审判庭开始,探索的脚步一直没有停止过,20多年的沉淀成就了今日的破产法庭。能在这么好的平台工作,是我们的幸运。编制《重整指引》等规范文件,为大家困惑的审判实践难题提供现实可行的解决方案,这个过程本身是一种责任担当,也是一种履职愉悦。”王芳说。

求知,为学无止境

深圳破产法庭员额法官只有十位,大家早已习惯每人手头一摊活儿。王芳说,破产案件办理过程中,除了开庭、合议,还有很多和传统民商事案件不一样的工作需要法官来处理。比如说,与政府部门的协调、对个案的指导及新任管理人的培训。

破产法庭还负责跨境破产在深圳的试点推进。这是王芳在香港大学的研究生课题,走出象牙塔,在法院历练十多年,如今再谈跨境破产,认识上早已有了质的不同。

法官们的调研方向各不相同,从事破产审判越久,越能发现这里头未知的太多。白田甜说,破产其实是跨界的,法律知识只是其中一小部分,公司治理、财务、投资等相关经济学的内容也有涉及。比如,如何判定企业的市场价值,该不该继续履行某一类合同,资产负债表中有哪些值得关注的问题,等等。“法官多是法学生,特别需要保持终身学习的习惯,好在破产法庭的成立,为我们搭建了更好的学习和交流的平台。”白田甜说。

白田甜正在准备个人债务清理的材料,顺应“执转破”的深入推进。她说:“工作可以细分成很多新的领域,就像蜘蛛织网一样,互相交叉,往前延伸。虽然过程中可能有波折坎坷,但正如胡适先生所言,‘怕什么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结束采访是傍晚六点多,已是下班时间。破产法庭好几间办公室开着门,大家还忙着处理上周出差未办的事。外面,雨早停了,天边喷射出道道霞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2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