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3-01-27
星期五

《中国审判》2018.13 203 出版日期:2018-07-15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铿锵玫瑰在这里绽放

记深圳中院“执转破”团队

文 | 本刊记者 黄晓云

2017年全年移送“执转破”案件103宗,中止执行案件11703件,破产立案受理93宗,适用破产简易程序审理86宗,宣告破产和终结破产程序30宗,共终结执行案件5870件,每审结一宗“执转破”案件平均消化196件执行积案……

2018426日,在全国法院“执转破”工作推进会上,这份深圳中院“执转破”团队的成绩单十分耀眼。鲜为人知的却是这个团队仅有八人,才刚组建一年多,且均是女将:4名法官+4名法官助理。

  

“数据是简单而枯燥的,但对于我们,却是沉甸甸的,它承载着我院破产审判24年的积累沉淀,凝聚着上级法院的指导支持、兄弟法院的他山之石、中院党组的重视力推、执行破产的协作并进和团队成员的殚精竭虑。”站在发言席上,面对全国与会代表,深圳中院“执转破”团队负责人岳燕妮心潮澎湃。

15年前,深圳中院面向全国招考法官,岳燕妮就此离开了工作7年的广西北海中院,在深圳这块热土上继续自己的职业追求。辗转几个庭室后,20076月,岳燕妮到了破产庭。彼时破产法刚颁行,无论是审判理念还是程序要求均发生颠覆性改变,很多空白都有待实践去填补。十年间,无论是裁判标准、审理经验还是调研探索,深圳中院破产庭在行业内已是标杆和典范。亲历这浓墨重彩的十年,岳燕妮说:“我们只有继承并发扬,才能够对得起我们身为深圳破产法官的荣耀。”而新的辉煌如她所愿,即将由她领衔的团队书写。

20171月,深圳中院组建“执转破”团队,岳燕妮作为破产庭副庭长受命担任团队负责人,院党组从执行局遴选了三名法官:审判长白田甜、法官黄新和王芳,再每人配一个助理,分别是景晓晶、王嫏嬛、叶浪花和陈莹。

看到名单,岳燕妮心里直打鼓:这个团队怎么带?怎么运转?她坦承当时的忐忑:“我的理想团队是以破产法官为主再加入执行法官,院党组的决策着实让我意外,合议庭三名法官全是执行法官,整个团队只我有破产审判经验。”

随着工作的推进,岳燕妮发现这种团队组建模式更有利于“执转破”的顺畅推进,“对我们破产法官来说,破产这一块是轻车熟路的,操作规程、审理经验都是非常丰富的,遇到的最大问题正是怎样从执行程序转入破产程序,这个环节的工作更为关键”。

“执转破”团队一开始做的工作就是对终本库中所有案件进行摸底、对执行案件重点筛查。岳燕妮说:“我们破产法官对执行程序每个节点的推进不了解,对哪些案件能够进入到终本、标准是什么并不清楚,正是依靠团队的三名执行法官才保证了这项工作推进得非常有力、非常迅速。”

后期制定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操作指引时,也是这三名法官站在执行法官的角度来考虑“执转破”怎么和执行程序衔接,既要达到工作效果,又不能再增加执行法官的负担,使得规范更加契合工作实际。

  

新成立的团队被领导寄予厚望,希望将深圳经验和先发优势转化为可借鉴、可复制的工作样本。为不折不扣地完成领导的嘱托,岳燕妮用“高负荷运转”来形容去年团队成员的工作状态:“当时她们还是执行局的一线法官,既要做好本职工作—执行,同时又要推进‘执转破’。去年是执行攻坚之年,执行局的任务非常重;‘执转破’则是全市法院的重点工作。三个人相当于干了两份工作,又哪一份都不能马虎。”时间从哪儿来?只能加班加点。岳燕妮说:“前期摸索相对慢一点,到后期理顺了我们就把工作做到了周报,通报每一周做了哪些事情、完成了哪些工作节点,这样才能最终压缩到三个月内结案,达到破产审判的最短极限。”

执行法官初涉破产审判,岳燕妮像师傅一样手把手地教她们:破产审判是怎么回事、程序是怎么走的、破产过程中可能出现什么问题。“不懂不要紧,但是,你要有学习的热情、要有学习的能力。”这句话成了岳燕妮的口头禅,她也成了大家的“岳姐”,带领大家走进破产审判。刚开始案件合议时岳燕妮都是全程参与,先旁听,再进行实战辅导,指出应当关注什么问题;遇到疑难复杂案件,她就是当仁不让的审判长。为了让团队成员对破产有一个整体的认识,岳燕妮特地写了一封信,洋洋洒洒五千言,写尽了自己十年来对破产的感悟及思考。

法官王芳曾在香港大学师从跨境破产领域专家Philip Smart教授,对破产一直有浓厚的兴趣,等到了“执转破”团队,才发现之前学习的只是“冰山一角”。岳燕妮经常和团队成员强调“理念”的转变,对此,王芳深有同感:“我对破产的理解最初就是解决执行不能、让无财产可供执行的企业退出市场的‘执行出路’。在‘执转破’工作中,我发现破产制度更像是一个强调社会整体福利的制度安排。从实际效果上讲,破产程序限制了个别债权人的强制执行,而由集体债权人公平受偿,同时保护包括债务人在内的全体权益。具体而言,破产企业股东、员工、消费者、供应商、社区、社会、政府、环境等都是在破产过程中应当被考虑和保护的利益主体,这一理念与执行所追求的快速实现债权人利益的理念殊为不同。”

审判长白田甜在执行一线八年,办理过2200多件执行案件,到了团队又办结将近20宗破产案件。办过执行又办破产,她习惯以比较的视角来看案件的办理:“破产程序是对债务人企业经营状况的全面清理,不仅包含债权债务关系,也包含资产情况;不仅包含有形资产,如房产、车辆、现金存款、对外投资、股票等,也包含执行程序中难以变现的无形资产。比如特许经营权,在执行程序中几乎是没有办法处分的,但到了破产程序,有投资方对它感兴趣的话就可以对企业进行重整。类似的还有排污资质,大型企业供货商资格,营销团队和客户群体等。这些在执行中是无法体现价值的,但是破产程序就可以通过重整来把它们盘活,既挽救了企业又更大限度地保护了债权人利益。另外,当存在股东出资不实、抽逃出资、认缴出资未实际缴付、财务账册不齐等情况时,在破产清算程序中,可以要求股东承担连带责任。这些都是破产所具备的执行所不能取代的制度优势,在资不抵债的情况下更为明显。”

法官黄新最有感触的是“执转破”从日常办案中抽离出来在改革层面凸显的意义,“我在工作中第一次感悟到:手头的每一宗案件已经不仅是需要解决的一宗纠纷或法律难题,‘执转破’对市场主体的拯救、对营商环境的净化,在改革层面、在大格局中的意义尤其突出。”

思想的碰撞引发共鸣。团队在办案之余一直在进行调研,岳燕妮说:“一开始想着是执破衔接的问题,但随着工作的推进,我们感觉执破衔接实际上还仅是近期要解决的具体程序问题,‘执转破’常态化的推进才是根本之道。当被执行人资不抵债、执行不能时,那就应当顺流而下,转入破产程序,通过清算退出市场,或者通过重整和解实现新生。”

“跳出‘执转破’的层面,看到执行程序上的问题,关注到破产制度的缺失,我们发现执行和破产应该共生发展。以前它们没有衔接、没有交叉,是属于并行的独立发展。司法制度的设计实际上应当是这两个制度顺畅高效、合力运转,这样债权保护体系才完整。”岳燕妮说。

目前调研报告已完成。《从陌路到共生:“执转破”制度常态化实证研究》,这个题目是这几位一线法官的愿望,希望通过“执转破”工作的推进,达成执行和破产协同并进的理想状态。

  

“发现问题→思考问题→解决问题→总结提炼,这就是一个合格的破产法官的成长轨迹。所以说,在破产庭,单纯案件办得多不能代表什么,只有能办案、勤思考、会调研才能成就你的‘江湖地位’。”在给年轻破产法官的公开信中,岳燕妮谆谆教诲。一年多来,在她和团队法官的言传身教下,法官助理们获益良多。

法官助理景晓晶用“成长”来概括自己的收获,“领导们和法官小姐姐们对助理都非常爱护,经常点拨指正,受益匪浅,感觉像一棵树苗在大家的关怀浇灌下慢慢长出了枝桠,也有了几片小叶子。”

景晓晶原来在劳动争议审判庭和政治部组织教育处,作为团队里唯一一个既不具备执行经验也不具备破产审判经验的成员,她看到了“执行法官和破产法官在面对新制度的不同立场和取向”,看到她们“如何坚持原则又如何适时转变理念和互相融合”。

景晓晶说,法律制度的变革涉及方方面面,要想成功落地,势必要转变理念、突破惯性。“执转破”团队刚开始到基层法院调研时,受到了执行法官火力全开的质疑。质疑的声音包括当下执行与破产相比在债权清收方面的优势、债权人利益保护的力度,甚至“执转破”制度设计的正当性和合理性都受到质疑。这一系列的质疑促使团队在过去的一年不停地思考,通过实践探索解决途径,对“执转破”的各方主体赋能,优化衔接和简并破产程序,有力回应了绝大部分的质疑并指出了解决途径,提出了“执转破”常态化制度建设的框架。

法官助理王嫏嬛感受最深的是大家精益求精的态度。她之前是执行局干警,来团队草拟“双指引”(《关于执行案件移送破产审查的操作指引》和《关于执行移送破产案件管理人工作指引》)时,将破产审判的相关规定研读了一遍又一遍,领会其立法本意,结合实践设计一套流程,反复试验,寻找其中的不合理之处、各步骤间的空白处、执行与破产的融合之处、吸收之处。讨论时,全庭所有法官都参加了,大家字斟句酌,对标点符号、格式排列都进行了仔细推敲。为了不耽误白天的工作,大家都是利用晚上的时间讨论修改,每天都到将近11点才回家。

blob.png

blob.png

法官助理叶浪花对“团队”这个词所代表的力量有了深刻的体会。在“执转破”工作推进会上,当“岳姐”面向全国与会代表骄傲地介绍团队成员时,看着大屏幕上和伙伴们站在一起的自己,叶浪花愈发感到肩上的重担。“在这一年的工作中得以迅速成长,对此我心怀感恩。能成为团队的一员,亦深感幸运。为了与团队的节奏同拍,我必须时刻以更高的要求鞭策自己。相信即使是一滴小小的水珠,也能折射出太阳的七彩光芒。”

20177月刚从学校毕业的陈莹,感受最深的是这支“娘子军”的团结。“在岳姐的带领下,我们共同克服审判工作中遇到的难题。回报我们的是,业务能力的日渐成熟。一份耕耘,一份收获,这种不懈奋斗、不断创新的精神,我将一以贯之。让我印象最深的事,当属‘执转破’工作推进会。那时,我们既是铮铮铁骨、大刀阔斧的女汉子,又是温暖细致、精益求精的萌妹子。岳姐英姿飒爽地在推进会现场介绍‘执转破’深圳经验时,那精简的PPT、清晰的脉络、铿锵的声音,让我与有荣焉。田甜姐接待参会人员、安排会务用车、解答各方疑问、处理现场情况,无一不是好手。会中,家逢突变,她仍坚持将工作安排妥当后才回家。当时,我特别想抱抱她。芳姐从容自信,对接媒体,既能办案又能创作,令我敬佩。新姐写文案紧扣每一细节,终成会上精美的手册。当然,还有我们的笔杆子晓晶姐、大总管嫏嬛姐和小能手浪花姐。我喜欢这群可爱的女子。”

风雨彩虹,铿锵玫瑰。努力过、拼搏过,对“执转破”团队的女将们来说,芳华不会因岁月流淌而褪色,却因进取而愈加夺目。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3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