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1-12-05
星期天

《中国审判》2018.13 203 出版日期:2018-07-15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探访最高人民法院 执行指挥中心

文 | 本刊记者 宫雪

20186月的一个早上,730分,最高人民法院办公一区主楼西侧。

如往常一样,夏日清晨的阳光透过葱郁的枝叶,播撒在一栋3层办公楼的金属色外墙上,反射出耀眼的光泽。办公楼前的LED大屏幕上,正滚动显示着全国法院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信息网。

这里,是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

此时还没有到上班时间。不过,对这里的工作人员来说,新一天的忙碌已经开始了。在过去近两年的时间中,这里是最高人民法院攻坚执行难的高科技“作战厅”,是全国法院推进执行工作的“指挥室”,也是工作人员们付出汗水、贡献智慧的地方。

20169月,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正式落成。近两年的时间里,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不断建设和完善,走过了“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关键之年、攻坚之年、见效之年,昂首阔步迈入了决战之年、决胜之年。

在“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中,2018年注定是一个意义非凡的时间坐标。决战决胜之年,人民法院一鼓作气、乘势而上,而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作为执行信息化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在推进各项执行工作中发挥了关键性作用。

20182月开始,全国法院执行工作座谈会、全国法院决胜“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动员部署会、执行工作现场会……一系列重要的法院执行工作会议相继在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顺利召开。不到半年时间内,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连续多次来到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在这里鼓舞斗志、部署工作、现场督导、指挥作战。

43日,周强院长在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主持召开执行工作现场会,听取最高人民法院有关部门对“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的汇报和意见建议,并结合当前的形势任务、问题短板,对今后工作提出了具体要求。

48日,清明小长假后的第一个工作日,周强院长再次坐镇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通过在线视频方式连线,直接听取了6位中基层人民法院院长的工作汇报。周强院长表示,今后将随时到执行指挥中心现场督导执行工作,随机在线检查各地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情况。

413日,周强院长又一次来到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进行现场督导。经过随机选取,沈阳、上海、无锡等地的10余家中基层法院汇报了“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进展。

……

近日,本刊记者实地探访了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看看周强院长多次亲临督导执行工作的办公现场究竟是什么样。

再部署:决胜之年的擂鼓催征

走进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如同走进卫星发射控制中心一般。

迎面是一块整面墙体大小的巨型多媒体电子屏幕。屏幕上,一组组数字在深蓝色的界面背景下不断跳动,全国法院执行工作的相关数据实时动态更新。利用操作终端可以控制屏幕,在不同的功能页面间相互切换,实时监控全国各地法院的执行工作情况,实现最高人民法院与地方各级人民法院之间的远程视频连线。

在大屏幕的正前方,摆放着一排安装了执行指挥管理系统的电脑。通过该系统,执行业务人员可以对各地法院的执行工作和相关事项进行督办,对相关工作的具体进展进行全程跟踪和监管。这是业务人员日常办公的主要内容之一,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指挥管理室主任孙建国就是这个队伍中的一员。

孙建国是执行工作战线上的一名女将,也是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的众多建设者之一。孙建国介绍,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目前已经实现“三端”办公,即巨型大屏幕、电脑PC终端和手机App客户端。

在办公现场,不仅有业务人员在电脑前聚精会神的身影,还有实时监控系统运行状态、推动系统不断优化的相关技术人员。他们共同为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的正常运行和升级迭代忙碌着、奋斗着。

在正对大屏幕的右侧墙壁上,一幅写有“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字样的书法作品赫然醒目。这幅具有高“出镜率”的作品不仅宣示了人民法院执行工作的目标,也鼓舞了每一位“战士”在攻坚执行难“战场”上敢打必赢的雄心壮志。

201825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全国法院执行工作座谈会,周强院长与各高级人民法院院长一道,深入分析面临的形势任务,就扎实做好执行工作、确保如期实现“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作出部署,吹响了全国法院决战决胜“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冲锋号,拉开了总攻帷幕。

329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全国法院决胜“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动员部署会,周强院长要求全国法院以发起总攻的战斗姿态,明确任务表、路线图,确定战略、找准问题,突出重点、挂图作战,坚持逢山开路、遇水架桥,一仗接着一仗打、全力打好歼灭战,打出权威,打出公信力,打出新气象,打出新境界,坚决攻克一切影响实现既定目标的难关,确保如期完成“基本解决执行难”任务。

这次会议就确保如期打赢“基本解决执行难”决胜战作出了工作部署,提出了7个方面的明确要求,其中之一就是切实推进执行指挥中心实体化运行。“各级法院领导干部特别是‘一把手’要经常坐镇执行指挥中心,运用指挥系统加强执行管理。”周强院长说。

在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大屏幕前方摆放着一个落地支架,上面悬挂着一张彩色示意图。在这张深蓝底色的图片中,一条横轴上标注着不同颜色的时间节点和对应的任务目标,这是落实周强院长提出的“挂图作战”要求的具体举措。

顾名思义,“挂图作战”就是按计划、按进度、按要求实施的一种作战方式或工作方式。这张图通过对目标任务、时间节点进行细化,可以引导法院有计划、按时限完成各个阶段的任务目标,从而保障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

“挂图作战”是助推“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有力举措,也是扎实推进执行工作的一次创举。有了这张“作战图”,每一位执行人员在工作时如同看图施工,对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任务的时间表、路线图了然于胸。

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不仅是全国法院系统攻坚执行难的“总指挥室”,也是人民法院集中展示执行工作、开门纳谏的重要窗口。

511日,全国政协常委、社会和法制委员会驻会副主任吕忠梅一行来到最高人民法院调研“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在指挥中心,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孟祥介绍了党的十八大以来人民法院执行工作采取的重大举措、取得的主要成效,以及“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目标任务、评价标准。在场的全国政协委员们充分肯定了“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取得的成就,并就进一步破解执行难提出了意见建议。

“执行难是一个老大难问题,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社会各界十分关注。”吕忠梅说,“人民法院回应人民群众期待,勇于担当、攻坚克难,‘基本解决执行难’取得了重要进展。”

再回首:执行信息化建设的探索尝试

一路走来,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的设立和运行见证了人民法院不断探索运用信息化手段破解执行难的发展进程,在网络查控、财产变现、失信惩戒、执行指挥管理等方面带来了历史性变革,记录下了全国法院上下联动、逐步迈入智慧执行阶段的“大事记”。

19987月,最高人民法院颁布了《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为加强和规范执行工作提供了依据和指引。19997月,中央关于全面加强执行工作的11号文件下发后,最高人民法院开始通过司法改革来解决执行工作领域存在的问题,其中,执行机构改革是重中之重。

200811月,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工作办公室更名为“执行局”,标志着以机构改革为切入点和突破口的执行工作管理体制改革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为进一步科学管理和规范执行工作,人民法院开始大力谋划执行指挥中心建设。20127月,最高人民法院将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列为全国执行指挥中心建设试点单位,纳入中央司法体制改革和工作机制改革。

201311月召开的全国法院执行工作规范化信息化建设现场会上,周强院长提出了“一性两化”的执行工作基本思路,即依法突出执行工作强制性,全力推进执行工作信息化,大力加强执行工作规范化。其中,执行信息化成为推动执行模式发生深刻变革的巨大动力,也是实现执行规范化的重要抓手。

20147月,全国法院执行信息化建设现场会在福建省福州市召开。周强院长强调,要依托信息技术手段,深化执行体制机制改革,大力推进信息化建设,努力建设全国四级法院上下一体、内外联动、规范高效、反应快捷的执行指挥体系,以执行信息化建设破解执行难问题。

“各级人民法院要从战略和全局的高度,把信息化作为加强执行工作的‘牛鼻子’牢牢抓住。”此次会上,周强对执行信息化建设提出了多项具体要求,强调执行信息化建设的前瞻性和兼容性。

20141224日,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办公室挂牌,标志着覆盖全国范围的、以执行网络查控为核心的法院执行指挥系统开始运行。

当时的执行指挥系统具有网络查控、远程指挥、信用惩戒、信息公开、监督管理、决策分析6大功能,其中,首要功能就是网络查控。最高人民法院与21家全国性银行业金融机构搭建网络查控专线,实现对被执行人银行存款信息的查询。

“通过网络执行查控体系,在一个小时内就可以查寻被执行人在全国银行的3000多个网点的存款信息,效率之高,是传统模式不敢想象的。”时任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刘贵祥说。

20137月,最高人民法院通过了《关于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信息的若干规定》,在全国建立了“执行黑名单”制度。各级人民法院通过信用惩戒系统,能够将符合规定的失信被执行人统一纳入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向政府相关部门和金融机构等通报,在政府采购、招标投标、限制高消费等方面对失信被执行人予以信用惩戒。刘贵祥把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比喻为一个“大水池”,各地方法院认定的失信被执行人的信息都可以进入这个“大水池”,向全社会公开。

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作为最高人民法院四大司法公开平台之一,向社会公开全国法院执行案件中的被执行人信息和失信被执行人信息,社会公众可以随时查询。

全国法院执行案件信息管理系统收集、汇总了全国法院的执行实施类案件,上级法院可以随时查看辖区法院的收、结案情况。

通过远程指挥系统,最高人民法院可以通过各高级人民法院与全国法院进行远程视频,利用单兵系统与执行现场连线,进行指挥。

以执行指挥系统的开通为标志,执行信息化建设迈上了一个新台阶。

再出发:坚决兑现庄严承诺

“坚持以人民呼声为第一信号,向执行难全面宣战,深化执行体制改革,提高执行信息化水平,规范执行行为,穷尽执行措施,加强信用惩戒,让失信被执行人寸步难行、无处逃遁,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破除实现公平正义的最后一道藩篱。”2016313日上午,是一个点燃所有法院人激情与斗志的重要时刻。周强院长在十二届全国人大四次会议上代表最高人民法院向大会报告工作时,向全国13亿人民作出了“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庄严承诺。

“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是贯彻落实党的十八届四中全会决策部署的具体举措,是践行司法为民宗旨、维护人民群众权益的必然要求。这份“军令状”展现了人民法院的敢于作为和勇于担当。

“向执行难全面宣战”的“集结令”一经发出,最高人民法院随即制定了《关于落实“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问题”的工作纲要》,既在宏观上提出了解决执行难的总体思路和基本原则,也针对主要任务作出了全面、具体的工作部署,明确了时间表和路线图。

2016420日,最高人民法院召开“基本解决执行难”暨执行案款清理工作动员部署视频会,打响了攻坚执行难的“第一枪”。最高人民法院联合最高人民检察院对历史上沉淀的执行案款进行了全面清理核发,推动建立案款管理长效机制。2016年底,最高人民法院要求全国法院推广“一案一账号”案款管理模式,随着这项工作的落实,案款管理混乱的局面彻底成为了历史。

在距离“庄严承诺”半年之后,20169月,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正式落成。这是人民法院信息化建设和执行工作的又一重大成果,有力推动了执行规范化建设和管理模式变革,切实通过信息化手段将执行权关进了“制度铁笼”。

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建设是一项长期性、综合性、系统性工程。从2014年开始,全国法院历时一年时间,对近20年的所有未结案件逐一核查,把3900余万起历史性案件录入到案件管理系统,为执行信息化管理打下了坚实基础。

201611月,最高人民法院统一开发上线了四级法院统一的办案系统暨执行案件流程节点管理系统,并在全国进行部署,初步实现了全国3520家法院的4万多名执行干警在一个平台上办案,统一了全国法院执行办案标准和流程。该系统的上线标志着全国法院执行工作向统一管理、统一协调、统一指挥的“三统一”执行管理体制机制又迈出了一大步。

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建设是一个不断创新、不断优化、不断完善的过程。为统筹四级法院执行工作,自20169月开始,最高人民法院以案件管理系统为基础,重新整合网络查控、失信惩戒、网络拍卖等执行信息化系统,与办案系统、执行指挥系统进行融合,为建立人民法院执行指挥管理平台进行结构性调整和准备。到2017年初,执行指挥管理平台已经初具雏形,成为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的“神经中枢”。

经过一年多的不懈努力,执行指挥管理平台不断优化和完善,目前已经发展成为具备执行督办、事项委托、远程会商、网拍监管、舆情监控、终本监管、申诉信访、执行质效管理等近20项具体功能的综合管理平台,是全国法院执行工作的“最强大脑”。

在网络查控方面,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刘贵祥介绍,经过近4年的发展,以总对总为主体、点对点为补充,覆盖全国及所有基本财产形式的网络化执行查控系统已经形成。该系统的查控范围从当初的20家银行发展为3800多家银行;联网部门由商业银行扩展到公安部、交通部、民政部、银监会、保监会、人民银行等16家单位;从仅能查询银行存款一类信息发展到可以查询被执行人在全国范围内的存款、金融理财产品、船舶、车辆、证券、网络资金等1625项信息。

“最高人民法院大力推进覆盖全国地域及主要财产形式的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建设,通过信息化、网络化、自动化手段查控被执行人及其财产,极大提高了执行效率,实现了执行模式由传统向现代化的根本转变。”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局局长孟祥说。

除了高效查控之外,最高人民法院为解决异地执行难题,建立完善异地协作执行机制,并研发上线了事项委托系统。例如,北京法院发现被执行人在天津有财产可供执行,通过事项委托系统可以让天津法院协助进行查封。该系统运行以来,全国法院累计进行跨区域执行协作26万余次,节省运力100万人次,节约成本6.3亿元,真正实现了全国执行“一盘棋”。

最高人民法院将执行信访全部纳入执行指挥管理平台进行管理,通过对执行信访的督办,用信息化手段强化对办理过程的全程留痕、实时跟踪、精准管理,定点清除工作中的问题,做到件件有回音、件件有落实,切实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

为防止执行人员把有财产可供执行案件当作无财产可供执行案件执行,滥用终结本次执行程序,最高人民法院建立了一套严格的办理程序和管理机制,在指挥管理平台监督下,建立单独的数据库来管理所有纳入终本程序的案件,每半年由网络查控系统进行一次自动查询,一经发现有效财产立即恢复执行。终本库向全社会公开,接受全社会监督,增强了终本案件的透明度和可信度。

最高人民法院依托执行指挥中心,通过执行指挥系统推行“管案、管事、管人”相结合的工作模式,实现了由结果监督向过程监督的转变,为各级人民法院科学、准确判断案件质效,加强案件管理创造了有利条件;落实了上级法院对执行工作统一管理、统一协调、统一指挥的执行新体制,做到最大限度提高执行效率、规范执行行为;解决了执行力量分散、协调不畅、指挥不力等长期以来困扰人民法院的问题。

20172月,周强院长在全国法院执行工作视频会议上提出,要加强执行指挥中心建设,促进执行工作体系和能力现代化。周强院长要求:“要强化日常运用,充分利用执行指挥中心对执行办案、接访、协调等工作进行管理和督办,特别是对人民群众反映强烈的消极执行、不规范执行等问题,做到及时发现、随时督促。”同年7月,周强院长在全国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工作推进会上指出,要加强执行指挥中心建设,配齐配强人员力量,提高资金、设备、技术保障能力,加强日常应用和考核,完善相关制度规范,切实发挥指挥中心统一管理、统一协调、统一指挥作用。201825日,周强院长在全国法院执行工作座谈会上对执行指挥中心建设提出了新的明确要求:“要推进执行指挥中心实体化运行,把执行指挥中心做实做强,切实发挥指挥中心的服务功能和监督功能,进一步强化上级法院对下级法院的监管,确保政令畅通、令行禁止。”这份殷殷重托为新时代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建设指明了前进方向。

“人民法院将全力以赴,整体联动,不畏艰难险阻,确保如期实现‘基本解决执行难’目标,坚决攻克执行难这一妨碍公平正义、损害人民权益的顽瘴痼疾。”2018年全国“两会”上,周强院长这一番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的话语过后,人民大会堂内掌声如潮。2016年的庄严承诺犹在耳畔,两年后的这一刻,人民法院向全国人民展现了兑现承诺的坚定信心和非凡气魄。在此非常之时,最高人民法院执行指挥中心作为攻坚执行难的重要阵地,将不断优化自身职能,充分发挥实效,为如期打赢这场“硬仗”提供有力支撑,成就非常之功。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1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