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1-10-21
星期四

《中国审判》2018.07 197 出版日期:2018-04-20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白银连环杀人案” 跨越28年的追凶路

文 | 本刊记者 沈洋

blob.png

2018年3月30日,震惊全国的甘肃白银连环杀人案凶手高承勇一审被判处死刑,并当庭表示不上诉。至此,这起破案跨度长达28年、一度被称为“世纪悬案”、曾造成巨大社会恐慌的“白银连环杀人案”,终于尘埃落定。偏居西北的小城白银,在时隔1年后再次成为国内舆论的焦点。笼罩在这片贫瘠黄土地上的“强奸杀人狂魔”阴霾,如今也在逐渐消散。

14年行凶,11起命案,28年告破。案件审结,终于还了受害人家属们一个真相,也让人长舒了一口气。高承勇究竟是个怎样的人?为什么要残忍杀害那些无辜女性?他为何能“深藏”28年之久?这些谜团随着案件审结,正在被一点点揭开,其中一些事实着实令人震惊。

 

一个可怕的“老实人”

 

高承勇的故乡在兰州市榆中县青城镇,距离白银市区约40分钟的车程。在这个宁静小镇上,总计诞生了1名进士、7名举人和22名贡生。小镇西行数百米,城河村428号就是高承勇的家。一个院落,大门紧锁。大门上的对联垂落下去,显示这里很久无人居住。

虽然高承勇高中毕业后去了白银市等地打工,但直到38岁,他才真正搬离家乡,因此城河村是他性格形成最重要的地方。他的所有情感支持系统,包括亲戚、族人、朋友、老师、同学,几乎都在这里。

高承勇有五个姐姐,一个哥哥,他最小,和大姐年龄相差20多岁。二姐多年前去世,二姐夫张田(化名)一个人生活。他说高承勇比他爱人小20多岁,是姐弟数人中最孤僻的人。

平常他也不来我这,我也不理他。父母都去世了,他和姐姐姐夫们的关系都不好,性格问题,他不爱作声。”张田告诉记者。

张田说,以前逢年过节,他的爱人及其他姐妹跟高承勇的哥哥有来往走动,但是高承勇几乎不和他们串亲戚。“高承勇跟他哥哥矛盾大,分房子什么的,乱七八糟的问题。”

按照一些村民的描述,高承勇的哥哥在上世纪80年代就搬离了祖宅。村里凡有亲兄弟的家庭,都习惯大儿子婚后另立宅基地,小儿子陪同父辈住祖宅。高承勇分的是老宅,分家时与他的哥哥有经济纠纷。

1988年,妻子坐月子时,高承勇常无端消失,并没有宗族表兄弟等人主动帮忙。村民说,高的妻子只好扯着嗓子勉强要点馍馍饱腹。

有村民回忆,高承勇其实有一个关系很好的双胞胎兄弟,20岁时拉空船回岸采石,被缆绳打落到黄河里吞没,有人见高承勇到失事处哭过。

高承勇的父亲1984年去世前瘫痪了好几年。有村民回忆,那时高承勇守在床前端屎端尿,每天给父亲擦洗全身,甚至在父亲发病时,半夜骑自行车到距离青城镇30公里外的白银市去买药。

高承勇的好友张武(化名)对外说过他和高承勇的外出经历,在高考落榜一年多后,1986年,他们结伴第一次出远门,去青海做倒卖藏刀的生意。沿途扒火车,凑钱买刀,回来时在兰州和白银沿途卖刀。那时牛肉面两毛九分钱一碗,卖掉一把刀,够两人一两天饭钱。

在和高承勇贩刀后,张武说自己还在北京新发地、河北等地做果蔬生意。他强调是自己开店,不是给别人打工。

高承勇和张武一样,离开村庄,梦想开创一条新路。他去903工厂倒卖废金属,炼过炉,做过小生意等。然而钱却没那么好赚。

张武说,他和高承勇在乡村和城市游荡的那些年,教育改变命运的事例冲击着他们。高中他们那个复读班,一半同学考上中专、大学,留在了城市,有的成了机关的科长、处长。他和高承勇都很要强,从不跟那些有出息的同学联系。

张武也不理解高承勇的行为。高承勇落网前,回村还去他家吃过饭。他认为高承勇不是坏人,只是有难言之隐。张武的微信朋友圈,有自家卖菜的广告,有农村征地的政策文件,但没有关于白银案的任何信息。

高承勇最大的爱好就是赌博。邻居高俊伟回忆说:“不管输赢,他都不在乎。即使是赢了牌,他也只是微微一笑;输了钱,也是嘿嘿一下。他每年都要输至少几千块钱,印象中他一次都没有赢过。过完年他就离开城河村打工去了,到了过年又回来打牌,输了又去打工。打一晚上的麻将,他的话最多超不过十句。”

在高俊伟的印象里,高承勇经常出门,每次出去都是好几天。“回来后给我发烟抽,还在晚饭后给大家讲述白银市区发生了什么样的杀人案,把哪里割了,等等。谁也没去多想,他怎么那么清楚。”一些邻居曾听过高承勇讲述白银“杀人狂魔”的故事。但直到2016年8月27日的那个下午,大家才知道,高承勇故事的主人公竟然是他自己。

 

白银出了个“杀人狂”

 

法院审理查明,高承勇于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先后在甘肃省白银市、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共作案11起,其中实施抢劫作案4起,实施抢劫、侮辱尸体作案4起,实施抢劫、故意杀人、强奸作案2起,实施抢劫、故意杀人、侮辱尸体作案1起,共致11名女性被害人死亡。此案破案跨度长达28年,曾一度被称为“世纪悬案”。高承勇被警方抓获后,对其在1988年至2002年间残忍杀害11名女性的犯罪行为供认不讳。

2016年是白银市建市60周年。在短暂的历史中,这个小城有近28年的时间被耸人听闻的连环杀人案的阴影笼罩着,白银人都有一段共同的惊恐记忆。自1988年起,这座小城,在长达14年的时间里,同样类型的入室残害女性杀人案发生9起。彼时的白银,整个城市人心惶惶,草木皆兵。杀人往事,成了人们记忆中最不愿触及的部分。

1988年5月26日,白银市永丰街白银公司23岁的女职工白某被害于家中。警方勘验时发现,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衣被推至双乳之上,下身赤裸,上身共有刀伤26处”。

白家的生活也从此发生了变化。1990年,白某的弟弟自杀,母亲几度崩溃,家人再没好好聚在一起过个春节。5年前,积怨已久的母亲去世。“她生前唯一遗憾的就是没等到凶手归案。”白某的哥哥叹着气对记者说。

太可惜了,她个子不高,是个非常标致的姑娘。”据白某的同事刘某回忆,警察连夜从近百公里外的兰州拉来警犬,侦查现场。“但是警犬好像没有起到太多的作用。因为它晕车,下车后根本闻不出来。”据法医勘验,白某遇害的时间大概是下午5时许,凶手盯准了目标,尾随溜门进入她的家中作案。

刘某告诉记者,因为凶手把白某屋里的收录机开得特别大声,这样,“就算是她曾发出过求救,外面也没法听见。”凶手作案以后,洗掉手上的血迹,消失在了这座西北重工业城市的人潮里。

 

在白某遇害6年之后,白银陆续出现多起情节相似的残忍凶案。1994年7月27日下午2时50分许,白银供电局女性临时工石某被人杀害于其单身宿舍内,被害时年仅19岁。警方现场勘验发现,受害人“颈部被切开,上身共有刀伤36处”。

接连的凶案使人们内心被恐惧笼罩。一种反应是迅速搬走,没搬走的,下了班都会闭门锁户。因为门禁森严,警方两度把嫌疑人划定在供电局内部,一位民警至今还保留着两大本嫌疑人的资料,记录了每个人的爱好、外号、跟谁走得近。但要么没有作案时间,要么条件不符,所有嫌疑人均被一一排除了。

1998年,凶手更加肆无忌惮,接连作案4起。有两起只隔了3天。经常是警方还在开会讨论上一个案子,新的命案又发生了。当时电话尚未普及,只见死者家人满面惊惶,跑到公安局门口大喊:“我家里人被杀了。”凶杀案引起的恐慌像瘟疫一样在白银市蔓延。

1998年11月30日,白银公司女青年崔某在家中被杀害。事发时,崔某的弟弟还是个高中生;崔某的父亲在女儿遇害后郁郁寡欢,3年多以后就因病去世了;母亲天天以泪洗面,直到次年夏天才能下床。崔某的弟弟甚至烧掉了姐姐的所有照片,以避免勾起母亲的伤心回忆。

崔某的弟弟说,这么多年,这个案子一直没有破,他们一直在等待破案的一天,然后突然就破了,“真的有些意外”。得知这个消息后,崔某的母亲开始哭泣。“一直没有平复过来,从下午就一直哭,到了晚上也哭,我现在稍微平复过来一点了。”崔某的弟弟低声说。

对于高承勇,崔某的弟弟说他非常忿恨,他想知道高承勇为什么要杀自己的姐姐。

从1988年至2002年的14年间,白银市共有9名女性陆续在家中被残忍杀害,受害人中年龄最小的仅仅8岁。这些案件的特征是,凶犯大多选在白天作案,进入所选女子居住地后进行强奸杀害或奸尸。有的死者,甚至还被刀割去生殖器官、人体组织。后经警方确认,案件系同一人所为。除了白银,内蒙古自治区包头市也发生过2起类似案件。

破案的难度出乎意料。虽然嫌犯留下了足印、指纹、DNA等各种身体特征线索,甚至有模拟画像,但警方一直没能将嫌犯抓获。由于凶犯作案手段残忍,极具隐蔽性,案件一度让当地笼罩在恐慌之下。一段时间之内,白银几所正规的中学只允许住校学生在学校上晚自习,走读生一律七点半之前回家。

2001年8月,此案被公安部列为督办案件。2004年8月5日,公安部组织专家对案件进行会诊,将白银、包头两地案件并案,确定为甘蒙“8·05”系列强奸杀人残害女性案。

2016年8月26日上午,警方在白银市工业学校的小卖部将高承勇抓获,经初步审讯,高承勇对其在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间实施强奸杀人作案11起、杀死11人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

 

被抓后“平静”得可怕

 

高承勇被抓获的地点—白银市工业学校位于白银市北面,占地70多亩。一名当地人告诉记者,从位置上看,白银工业学校已经算是城乡结合部了,“就跟城中村差不多,附近住的人挺多,人流量比较大。”

另一位当地人回忆称,高承勇给人的感觉挺安静,有些木讷,平时几乎不跟外人打交道。他似乎很不愿意说话,说话的时候语气非常平和,从声音里很难判断出他的情绪是好是坏,某些时候他非常专注,不知道在想什么。有人来买东西往往需要叫他好几声,他才能回过神来,“给人一种很冷的感觉”。

在从警多年的王洋(化名)的职业经验里,嫌疑人被放到“铁凳子”上时,第一反应往往或是抵赖,或是答非所问。从没有哪个犯罪嫌疑人,像高承勇这样,如此冷静地谈论起如何杀人、逃跑。

在审讯室里,王洋等警察看到,高承勇脸上毫无波澜,语气也少有起伏。他事无巨细地回忆每一起案件的细节,竹筒倒豆子似的,问什么,他就说什么。

审讯高承勇的警察们,从震惊、气愤,到逐渐习惯他的说话方式,花了较长时间。“你想象不到他那种冷静,人过分冷静,其实已经是一种机械性的麻木。”

2017年7月18日,该案在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不公开审理。

根据检方指控,1988年5月至2002年2月间,高承勇在甘肃白银市、内蒙古包头市采取尾随女性、入室作案等方式,实施故意杀人、强奸、抢劫及侮辱尸体犯罪,共致11名女性被害人死亡。

因为高承勇本人没有委托辩护人,根据司法程序公平公正的要求,白银市司法机关为高承勇指定了辩护律师。白银市律师协会分管刑事专业的副会长、甘肃仁泽律师事务所主任朱爱军承担了这份工作。

朱爱军回忆,几次交流中,高承勇表现平静,话不多。当被问及较为尖锐、敏感的问题,他也只是不吭声,心理素质极好。唯独在庭审后期,看到受害者家属在陈述伤痛时频繁落泪,他最后面对家属三鞠躬,说了句“对不起”。

相比较高承勇的冷静,时至今日,其家人也难以接受他杀人的事实。2017年庭审时,高承勇的妻子因心理压力过大,不知如何面对受害者家属,没有出现在现场。

 

一审死刑让“悬案”落定

 

2018年3月30日上午,备受社会关注的甘肃内蒙古“8·05”系列强奸杀人案一审公开宣判,甘肃省白银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决被告人高承勇犯抢劫罪、故意杀人罪、强奸罪、侮辱尸体罪,数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高承勇当庭表示不上诉。

10点整,宣判开始,在两名法警的押送下,被告人高承勇戴着手铐、脚链缓慢走进场,他身穿深灰色长袖长裤,面无表情。当高承勇作最后陈述时,他大声回答,“无异议,不上诉。”

或许,有人感叹这起陈年旧案的正义来得太迟。多年来,尽管公安部门竭力破案,但此案仍长期处于冰面之下,未见丝毫“融化”迹象。而今,盘点此案,这次判决距离高承勇被抓捕归案,已经过去了一年半;距离高承勇第一次强奸杀人,已过去了整整30年。

宣判结束后,参与案件侦查的一线民警、白银市公安局刑事科学技术研究所所长张恩伟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高承勇面对证据及审讯时都很冷静,是比较具有反社会性格的人。

本案代理律师朱爱军表示,高承勇案终于划上了句号。不管怎样,维护人权、达到控辩平衡、防止冤假错案、让判决经得起时间的考验,这就是刑事律师的职责。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说,虽然高承勇作案11起,涉及人命11条,但法院也只能根据其触犯的四个罪名来进行定罪处罚,而不能根据作案数量来定更多罪。至于量刑,死刑已经是最重的刑罚,无法再判处高承勇更重的刑罚了。

如今,案件终于尘埃落定,一直压在受害人家属心里的一块大石头总算是搬开了。正义虽然来临,但是对于受害人的悲剧及受害人家属们的创伤却永远无法弥补。用法治追寻正义,以正义告慰逝者;让悲剧不再重演,愿逝者永远安息。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1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