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4-03-01
星期五

《中国审判》2018.03 193 出版日期:2018-02-05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智慧执行: 如期打赢“硬仗”的有力支撑

1.jpg

“不仅钱取不出来,出门也买不了飞机票。”在网络冻结和失信名单的双重压力下,被执行人张某主动联系了内蒙古自治区鄂托克旗人民法院的执行法官,将案款全部打入了执行账户。

事情的起源要从2013年说起。当时,张某向陈某借款3万元,并约定月利率为2%,于2017年到期。到了约定的还款时间,陈某多次催要无果,无奈之下向法院提起了诉讼,法院判决张某偿还借款3万元及利息。

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执行法官立即对张某进行了财产网络查询。经查询发现,张某的中国建设银行账户内包含3万余元,执行法官立即对其办理了冻结手续,并电话告知张某应当及时履行还款义务。然而,面对执行法官的劝说,张某却不以为然,拒不还款。为促使张某尽快履行义务、及时维护原告的合法权益,执行法官依法将张某拉入了失信人员名单。面对“处处受限”的境遇,张某主动履行了义务,案件得以执行完毕。

这是人民法院探索运用信息化手段破解执行难题的现实写照。在深入落实“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过程中,信息化扮演着极为重要的角色。无论是执行案件的集中管理、执行过程的公开透明、执行行动的统一指挥、执行财产的查询控制,还是与有关部门的执行联动、对失信被执行人的信用惩戒,都离不开信息化手段的有力支撑。

作为智慧法院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执行信息化建设取得了显著成果,执行工作的网络化、阳光化、智能化水平不断提升,逐步实现了执行业务网上办理、执行过程和执行结果网上公开,并为执行法官、当事人、社会公众和政府部门提供全方位智能服务,执行规范化水平不断提升。按照《中国法院信息化发展报告No.22018)》,人民法院的执行工作已初步迈入智慧执行阶段。

2018年是“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攻坚之年、决胜之年。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指出,要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精神和求真务实、苦干实干的作风,再接再厉,接续攻坚,坚决如期打赢“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这场硬仗。

执行网络化:业务更全面

“有了网络查控系统,立案1天后就能查到被执行人的财产,又快又清晰。”20178月,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天平执行查控网”正式升级上线,该院执行三庭的法官邹利纯明显感受到了新版系统带来的变化:“最大的感受就是查询范围更广了。”

20166月,“天平执行查控网”开始启动运行。升级前,系统只能查询银行存款和房产,其中,银行存款只能通过最高人民法院的“总对总”系统和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点对点”系统进行查询,其他财产的查控需要执行法官到银行柜台办理。升级后的“天平网”实现了对存款、不动产、车辆这3类主要财产的网络查控,并且在广州市公安局的协作配合下,实现了对被执行人的人口基本信息查询,大大提高了查人找物的执行效率。

谈到执行效率,该院执行三庭的法官周晖在办理知识产权案件时感受更加强烈。“很多侵权企业都在外地,过去,如果要查询外地企业的财产信息,需要去往当地法院办理委托调查,书面文书往来常常需要三四个月。”周晖说,“如今通过网络查控系统,我在电脑前点击鼠标就能查询到全国各地被执行人的财产信息,节省了不少时间。”

查人找物是执行的首要难题。传统的工作模式效率低下、覆盖面小,大量案件难以得到高效执行,当事人的合法权益也难以及时实现。

为有效破解现实难题,最高人民法院与国家发改委、公安部、国家工商总局、中国人民银行、证监会等十多个部门合作,建立了网络执行查控系统,对存款、房屋、车辆、证券等主要财产形式“一网打尽”,执行人员足不出户即可依法查询被执行人的财产等相关信息。

通过最高人民法院“总对总”网络查控系统,全国法院为3440.3万余件案件提供了查询冻结服务,共冻结资金1800.9亿元,查询到车辆3100.1万辆、证券522.1亿股、船舶36.3万艘、互联网理财存款32.5亿元,有力维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

据《中国法院信息化发展报告No.22018)》显示,2017年,全国3500余家法院上线使用网络执行查控系统,覆盖面达到99.66%。在全国3746家地方性银行中,3660家上线了查询功能,3203家上线了冻结功能,2058家上线了扣划功能,湖南、福建、江苏、吉林、甘肃、江西、内蒙古等地的本省地方性商业银行基本全部实现了网络查询、冻结、扣划功能。46个“点对总”不动产查询重点推进城市中,已有40个城市上线了查询功能。

与审判活动相比,执行工作具有流程节点多、所涉部门多、案件种类多、管理难度大等特点。人民法院积极运用信息化手段,大力创新执行管理模式,实现了全国法院执行工作的统一管理、统一协调、统一指挥,实行了全国法院执行案件的一体化、可视化管理。

2017年,最高人民法院大力推动执行办案平台的应用,要求所有新收案件都在“执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统”办理,历史数据也逐步转移到系统中,网上办案逐步成为工作常态,基本杜绝了执行案件体外循环,有效压缩了执行人员的自由裁量空间,有利于切实解决内部存在的消极执行、选择性执行和乱执行等问题,将执行权关入了“数据铁笼”。

据了解,全国3520家法院形成了全国一体化的统一办案平台,全国法院的所有相关数据每5分钟更新一次,上级法院可以通过该平台及时、全面地了解执行工作有关情况,提高决策管理的科学化水平。

与此同时,为强化对终本案件的监管,最高人民法院在2017年开发了“终本案件管理系统”,对终本案件实行集中管理、分类管理、动态管理和关联案件筛查。该系统每6个月自动对涉案被执行人进行集中财产调查,一旦发现财产,立即提示执行法院恢复执行,并对恢复情况进行实时监督。

执行阳光化:信息更公开

2017年“双11”购物节期间,一则“法院拍卖11匹马”的消息引起了社会广泛关注。从2017111110时开始,北京市大兴区人民法院在24小时内,借助“京东网”司法拍卖平台,公开拍卖了11匹马。此次拍卖活动共累计吸引了1.3万余人围观,并最终以22.4万元成交。这是北京法院自全面开展网络司法拍卖工作以来,第一次成功处置大型动物。

201731日起,全国法院全面推行网络司法拍卖,确立了以网络拍卖为原则、委托拍卖为例外的司法拍卖新模式。

与传统的拍卖方式相比,网络司法拍卖具有信息覆盖范围广、潜在竞买人数量大、成本低廉、溢价率高、高效便捷等优势。201731日至2017年底,全国3000多家法院共计上拍标的物22.8万件,除仍在公告中等情况外,已成交10.6万件,成交额2311亿元,标的物成交率82.36%,溢价率53.66%,为当事人节省佣金71.2亿元。

与此同时,网络司法拍卖通过技术手段去除了权力寻租空间,斩断了利益链条,从而减少了暗箱操作和内幕交易等腐败现象,让财产处置更加公开透明。

20178月,湖北宜昌法院和“京东网”合作,共同启动了“第一届网络司法拍卖节宜昌专场”。宜昌法院精选了49件标的物参与此次活动,标的物金额达到1.89亿元。此次拍卖活动通过直播的方式向社会公开,在活动正式开始后的24小时内,共吸引了11万网友在线围观。

网络司法拍卖的高热度和高关注度,从侧面反映了执行公开水平的不断提升。2017年,执行工作依托信息化平台,实现了执行流程节点定向推送、网络司法拍卖全民围观、信用惩戒信息社会共享和执行裁判文书网上公开。

2018130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沙雅县人民法院对失信被执行人再亮“利器”。该院通过自己的官方微信平台,公布了2018年度首批38名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以及他们的个人身份、住址、待履行债务金额、执行依据等相关信息,并将符合法定条件的被执行人纳入到最高人民法院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库,依法对其进行信用惩戒。信息公布的第二天,这条微信推送的阅读数量已累计2470次。

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平台的受众范围广、传播速度快,对“失信者”的震慑作用更直接。人民法院借助新媒体平台,不断健全完善失信被执行人信用惩戒制度,有利于进一步推动信息公开、促进信息共享,为破解执行难营造良好的舆论氛围。

截至20171231日,全国累计发布失信被执行人信息959.4万人次,限制购飞机票936.4万人次,限制购高铁动车票367万人次,184万人次慑于信用惩戒主动履行了义务,“一处失信、处处受限”的信用惩戒格局初步形成。

执行智能化:服务更便捷

欠债百万却在一年内乘坐了10多次飞机、50多天入住了五星级酒店,随着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首创的“被执行人履行能力大数据分析系统”上线运行,失信被执行人何某的“逍遥日子”彻底结束了。通过该系统,江阴县人民法院对何某的资金往来、财产信息、行动轨迹等综合情况进行了统计分析,并在2017727日以涉嫌拒执罪将何某移交公安机关侦查。

2017年,无锡中院以需求为导向、以应用为目的,自行成功研发并使用了“被执行人履行能力大数据分析系统”。该系统通过分析被执行人的银行账户交易流水等情况,研判其是否具备被执行的能力,为法官进一步开展执行工作提供准确可靠的大数据支持。

20174月启动至同年年底,该系统共查询了13254位被执行人的相关信息,及时对37256人的相关财产采取了查封、扣押等执行措施,执行结案7048件。与此同时,无锡市两级法院移送和判处“拒执罪”的被执行人数量同比上升了150%,对被执行人采取罚款、拘传、拘留等强制措施的人数增加了357%,被执行人自觉履行率上升了45%

以无锡中院“被执行人履行能力大数据分析系统”为代表的各类智能执行平台,借助大数据等现代科技手段,为执行法官提供了更全面、更便捷、更智能的办案服务。

“以前,执行法官为了查询某笔款项是否已经执行到账,需要自己跑去财务室。如果碰上案号及相关信息标识不清,还需要联系银行及被执行人,才能确定该执行款是否执行到账。”广西壮族自治区陆川县人民法院的一位执行法官说,“现在有了案款管理系统,真是方便多了!”

这位执行法官口中的“案款管理系统”,是陆川法院与中国农业银行陆川县支行合作启用的“一案一账户”执行案款管理系统。该系统通过法院审判信息管理系统和银行信息管理系统的无缝对接,可以在网上对每起案件执行款的收支情况进行全程监控和操作。

让数据多跑路、让法官少跑腿,这是各类执行网络平台为法官提供智能化服务的生动体现。各地法院从自身的现实情况出发,积极探索、主动创新,不断提升执行智能化服务水平。

2018118日,广东省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鹰眼执行综合应用平台”正式上线运行。该系统对原有的“鹰眼查控网”和“执行速控”“极光集约”平台进行了深度融合和优化升级,在原有基础上扩展了功能设置、简化了查控流程、重构了业务数据、优化了操作界面,同时增加了任务批量提请、审批流程配置、一键文书下载、查控日志生成等智能化工具,具有系统操作批量化、案件分流智能化、文书生成自动化、文书送达网络化、外勤事务集约化、流程节点公开化的特点。

据介绍,该平台新增了“案件办理”和“事务集约”两大功能。其中,“案件办理”功能结合了深圳市执行案件的特点和繁简分流工作机制,与全国四级法院的“执行案件流程信息管理系统”实现了无缝对接,有助于提高简单案件的结案效率;“事务集约”功能实现了对深圳市两级法院执行事务的集中管理和统一调度,可以根据外勤事务的时间、地点等要求来安排用车、用警。

“该平台能够大大提升司法执行的质量和效率,不仅能让法官切身感受到科技带来的便利,还能让当事人实际体会到现代科技推动下的新型司法服务。”深圳中院执行裁决处的法官肖伟光说。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4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50/67550645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6485号 | 京ICP备 13051393号-1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