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4-04-19
星期五

《中国审判》2018.03 193 出版日期:2018-02-05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崔玉芳: 服务官兵献身主战的军法尖兵

5.jpg

文 | 本刊记者 袁定波

这是一位神秘的法官,她不会出现在平常的审判庭上。在媒体上,能搜索到关于她的信息也是少之又少。作为母亲,她对于孩子不能常伴左右,甚至会不定期地忽然消失。她无法告知家人具体的行程,也无法向他们解释其中的原因。

她叫崔玉芳,法学博士,解放军国际关系学院在读博士后。20034月,崔玉芳到武装警察部队乌鲁木齐军事法院任审判员,20167月到东部战区军事法院审判监督庭任副庭长。

崔玉芳出生在一个军人家庭,父亲是一位“老边防”,从小在军营长大,受父亲影响和部队环境熏陶,她始终觉得营院就是家,进了营区就是进了家门。“自己为军营而生、为军法事业而存,个人成长进步的点点滴滴都是党培养的结果,讲对党忠诚就要把本职工作当作毕生追求的事业来干。”这是她献身军营坚守奉献的一种特殊情感依赖。

扎根军营建功立业

20034月,崔玉芳从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某侦察分队调任武警乌鲁木齐军事法院审判员,第一次随送法服务小分队到基层。官兵们对这位美女法官格外关注,十几个战士围着她咨询法律问题,她都耐心地一一解答。看到战士们满面愁容地带着法律疑问而来,得到满意的解答后喜笑颜开而去,她心理上得到了极大满足,一种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充满心头。从那一刻起,她就立志铆在军法岗位上建功立业。

为了提高自己,崔玉芳先后在西北政法大学和原解放军西安政治学院攻读了法律硕士和国际法与武装冲突法博士研究生。毕业后,很多军地院校向她伸出橄榄枝。她在西北政法大学的同学开律所,邀请她到地方发展,并许以每年60万元的底薪。这对月薪只有几千元的她来讲,的确有很大诱惑,但她还是毅然回绝了。她说:“是军队和军法这片沃土培养了我,让我开花结果,我也应该用我的果实回报部队。”从事军法工作14年来,面对孩子年幼、母亲体弱多病、夫妻长期两地分居等实际困难,她从未退缩,始终坚持为兵服务、为部队服务、为战斗力服务,以军人的绝对忠诚践行着一名军法干部的诺言。

“服务备战打仗,为军事行动提供法律保障,是军事法官的一项特殊职责。”这是她精武报国、自觉投身强军兴军实践的真实写照。

在处置涉恐案件中,崔玉芳及时挑灯夜战编写了《处置事件政策法规手册》下发各维稳部队,详细介绍了处置行动的法律依据、原则方法、注意事项和少数民族风俗习惯等,成为任务部队的必读教材。因过度劳累,崔玉芳在工作岗位上突发疾病,被送到医院治疗,她边输液边打电话了解事态发展情况,在病床上抓紧撰写了相应法律保障方案和依法行动教育提纲。一出院便深入60多个乡村、街道、社区开展法律宣传教育100余场次,为促进民族团结和部队稳定作出了积极贡献。

调入东部战区军事法院后,面对新体制新职能新使命,她主动请缨参加战区联合指挥演练,积极开展法律支持保障工作。作为指控中心唯一一名女性,她巾帼不让须眉,吃住在坑道,特别在演练关键阶段,4496小时连贯实施,随时接受首长咨询、临机释法20余次,参与撰写新闻发言稿11份,处置特情7次,为演训活动及时提供了专业的法律意见,被战区首长称为“国际法活字典”“问不倒”。事后,有人问她这么执着值不值?她瞪大眼睛坚定地说:“谋打赢是一场接力战,每名军人都要练好自己手中枪,跑好自己这一棒。只有这样才能无愧于军人的称号,无愧于军人的责任。”

当好官兵的“知心姐姐”

从事军法工作14年来,崔玉芳坚持为兵服务,不论是在大漠深处、边卡哨所、海岛边防,还是庭审现场、送法一线,她都以法官的果断睿智和女性的纤细体贴去判案释法。

回忆起多年的工作经历,崔玉芳表示第一次参加庭审的情景让她记忆犹新。20035月,崔玉芳参加了人生中的第一次庭审。被告人夏某曾是优秀士兵,因抢劫罪被捕。在法庭上,夏某说:“我就抢了200元钱,我加倍还都行,能不能不坐牢?”看到他法律常识如此缺乏,崔玉芳的心被深深刺痛:“我们的战士都是共和国的卫士,不应该因为无知而沦为罪犯!”于是她暗下决心,一定要帮助他们知法守法,走好军旅人生路。

在一般人看来,法治教育讲的大多是一些法律条文,都是这个“严禁”、那个“不得”,内容比较固定和严肃。但崔玉芳的普法课往往令战士们意犹未尽。“我认为从身边人身边事讲起,给他们以启迪,应该是最生动的教案。”

崔玉芳总结说:“我给战士讲课一般就讲三点:第一,作为一名军人,为什么需要学习法律?第二,军人需要重点学习哪些法律知识?第三,怎样才能把这些知识学好用好?”

崔玉芳的普法讲课不拘泥于形式,灵活机动,甚至在训练间隙也能见缝插针,从爱护武器装备讲到军人违反职责罪,战士们倚着炮身听得津津有味。外训场上,她现场教学,从如何设立警戒线讲到依法处理军民纠纷,驻训单位甚至要求拍成教学片发给大家学习。

2009416日,崔玉芳依托部队政工网创建了“小崔说法”论坛,开展普法宣传,解答官兵涉法问题。每天看帖回帖成了她的必修课,节假日也不例外。论坛开通一年,就有2783人注册为会员,主题发帖6000多条,解答驻疆武警部队和兄弟部队法律咨询1900多次。近年来,她年均到基层送法4个多月,累计行程10余万公里,授课230多场次,听课官兵20多万人次。

作为军事法官,崔玉芳也是一名合格的心理咨询师。因为她常年工作在战士们中间,经常通过释法明理为战士们排忧解难,她被大家亲切地称为“知心姐姐”。

2012年,崔玉芳到和田支队送法。一天晚上,当她打开招待所房门,发现门底下有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心中隐忧,无以排解,速到操场见。直觉告诉她,肯定是白天听课战士写的。她一路小跑赶到操场,一名战士正在操场上焦躁地来回踱步。这位战士看到她便泣不成声地说:“我父母正在闹离婚,他们都不要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听完他的诉说,崔玉芳及时安抚他的情绪,承诺想办法做通他父母的工作。此后,崔玉芳连续半个月和他的父母沟通20多次,并去家里走访,终于用真诚兑现了诺言。这位战士激动地说:“崔姐,那天晚上你如果不来,我就真做出傻事了。”

一次,有个士兵留言:“家里粉刷墙面,找了一个包工,包工的又请了工人,第二天干活时工人摔伤了。因为只有口头协议,现在工人要求赔偿10多万,不知该怎么办?”崔玉芳初步判断这是一起雇工损伤赔偿纠纷,当事三方法律关系相对复杂,她没有急于回帖,而是通过私聊向战士了解事件详情,针对承揽关系与雇用关系的异同进行详细的法律解读。在她的帮助和指导下,战士的家人按照法律程序应诉,较好地解决了纠纷。事后,这名战士留言:“您不仅帮我家解决了涉法纠纷,还让我学到了法律知识,树立了依法办事的观念,真是太感谢您了!”近年来,崔玉芳先后帮助官兵家庭解决各类涉法问题和矛盾近400起。

“讲法理更要讲情理,解决事情先要打开心结。”这是崔玉芳多年解决涉法纠纷的亲身体会。一天临睡前,崔玉芳习惯性地打开论坛,一则留言跳上屏幕:“我想杀人,然后自杀!”法官的敏感使崔玉芳认识到,此帖背后事件重大。她立即进行了解。原来这位战士和谈了多年的女朋友遇到感情问题,女朋友提出分手,他气愤不过,在网上发了这样的留言。崔玉芳以一个姐姐和“过来人”的身份,给这位战士讲爱情的真谛、婚恋的价值和恋爱自由的权利。经过长达一个多小时的沟通交流,这位战士心中怨气终于消除,主动撤回了帖文,并留言:“爱情诚可贵,生命价更高。”通过真情沟通,崔玉芳先后成功避免多起事故案件,维护了军地和谐稳定。

崔玉芳说:“因为我的法官身份让战士们比较信任,通常普法课后,有一些战士还会留下和我交流法律问题,但他们的问题往往会夹杂个人问题,比如面对人生的重大节点该如何选择、训练过程中有委屈该如何排解等。我会安排一个房间,在课后和战士们一对一沟通,给他们一些指引和建议。”

14年来,在每年新兵入伍、老兵退伍、重大演训活动等工作节点,崔玉芳都主动请缨,深入到基层,巡回为官兵进行宣讲,面对面进行法律咨询。崔玉芳先后成功避免事故案件8起,有效干预自杀危机23起,及时化解各种矛盾378起,成为官兵信赖、部队倚重的法律专家和“知心姐姐”。

他们说

中央电视台驻东部战区记者张磊:

崔法官无论到哪里,工作都很出色,领导都很器重,战友都很欢迎!但她背后的付出是超常的。她丈夫也是军人,这些年他们夫妻两地分居,面对孩子年幼、母亲体弱多病等家庭困难,她能够坚持为官兵服务,同时还要照顾家庭,非常不容易,是个“女强人”。

东部战区军事检察院案件管理处检察员闻国胜:

崔玉芳从西北边陲到东海之滨,从边关哨卡到海岛边防,一路传播法律知识,服务部队官兵的脚步从未停歇;她艰辛跋涉依法维权,让官兵感受到法律的温度;她以女性特有的坚韧和细腻,细心呵护着军营的和谐,是广大官兵最喜爱的好法官!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4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50/67550645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6485号 | 京ICP备 13051393号-1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