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8-11-16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件 >> 案件报道 >> 正文
因“见义勇为”而引发的官司
时间:2018-05-30 16:47:04    作者:张春波    来源:中国审判网

对于张永焕的家人,甚至是朱振彪以及其他旁观者来说,张永焕的选择确实有点出乎意料。

正是受这样的不解驱动,张永焕的家人随后将朱振彪告上了法庭。追赶肇事逃逸者而被告?这场官司将几方当事人推到了舆论的风口浪尖上。

被告

2017年11月,张永焕的父亲张庆福、儿子张殿凯提起诉讼。他们在起诉状中提出,因为朱振彪的追击行为,最终导致了张永焕被火车撞上身亡。朱振彪侵害了张永焕的生命权,应承担侵权赔偿责任。由此,请求法院判令朱振彪赔偿死亡赔偿金564980元、丧葬费28493.5元以及原告张庆福的生活费16330元,共计609803.5元。

11月30日,河北省唐山市滦南县人民法院立案受理了此案。

立案前2个多月,发生于河南郑州的“医生电梯内劝阻吸烟案”一审宣判,法院酌定医生杨某向死者家属补偿1.5万元。朱振彪曾评论说:“一分钱都不应该赔。”然而,在自己成为被告后,他默默地删除了之前那条评论。

亲身经历了一回“打官司”,朱振彪才发现自己对法律的认知实际上特别有限。“原来只知道杀人放火这些肯定有罪,对于这样的案子却完全不懂。最开始,我还以为立案就意味着认定我有罪。听说法院立案的那一刻,我也有过动摇,想着是不是不应该管、自己不该追。”

接到应诉通知书之后,朱振彪到河北存鹏律师事务所进行法律咨询,周存鹏律师接待了他。经过咨询,朱振彪才知道,“原来法院立案并不是自己想的那回事儿。这本身也不是一个刑事案。”

帮忙

2017年11月之后,朱振彪发在朋友圈里的内容大多与案子有关。开庭前,朱振彪和律师一起,抓紧收集和整理证据。因为事发当天的通话记录早已被覆盖,朱振彪一条一条地删除最新的通话记录,以便使1月9号的对外通话情况可以显示。

12月31号,在大家准备着辞旧迎新的这一天,朱振彪发了一条朋友圈,“现在从睁眼开始,回忆2017年1月9日。”

为了应对官司和媒体采访,朱振彪将当天的场景重复“演绎”了一次又一次。每走一回“追逃”路线,他都感觉很疲惫,“真的真的太累了”。

事故后不久,张雨来和家人曾给朱振彪打过电话,提出想当面表示感谢。朱振彪觉得没有必要,婉言谢绝了,并嘱咐让张雨来安心休养。直至因为被起诉,朱振彪到张雨来家找应诉的证据材料,双方才第一次见了面。

听闻朱振彪被告,张雨来一家坐不住了。“要不是朱振彪报警,没准儿我就死了。虽然那条路上也有别的人走,但不见得其他人也会救,没准儿还躲着你。朱振彪素质觉悟高。”张雨来说,“张永焕家还把他给告了,没有这样的事情。”

张雨来的妻子对此也很是不满。“出完事后,张永焕家也没来看看我们。这反倒来告见义勇为的,那以后还有做好事儿的了?”

在朱振彪被起诉后一个月,因那场交通事故而受伤的张雨来起诉了张殿凯,要求其承担赔偿责任。

“他(张殿凯)不告的话,我们也不会告,毕竟人都没了。”张雨来说,“我们怎么着也得帮帮见义勇为的。要是朱振彪输的话,我们肯定赢,用赢了的钱再来补偿朱振彪。”

开庭

2018年1月18日,双方当事人和律师到法院参加庭前会议。这一天,朱振彪穿了一件黑红相间的冲锋衣,又特意穿了一双红袜子,希望借此有个“好兆头”。

1月19日9点,是原定开庭的时间。这一天,滦南法院的“机动庭”里人头攒动。这是一幢两层的小楼,作为过渡期使用。滦南法院的办公楼是滦南县第一幢框架结构的楼房,已经使用了约30年。有限的空间早已不足以负荷现在的案件数量。在搬到新址前,这幢简易建筑便成为了法院的“机动庭”。

一切准备就绪,大约30名记者已在旁听席就坐。正当已身着法袍的审判长潘楷及合议庭成员准备步入法庭时,突然获悉原告方律师因心脏病发未能到庭。在与该律师的家属取得联系后得知,该律师当天凌晨4点病发,7点时,病情加重,由120急救车送往滦南县人民医院救治。

考虑到作为原告之一的张永焕的父亲张庆福因年纪和身体原因,本人未能到庭,也并未委托其孙子张殿凯作为诉讼代理人。两人共同委托的律师因病无法参加庭审,张庆福的权利就无法得到保障。审判长潘楷当机立断,决定宣布休庭,延期开庭审理。

在庭审因意外而“流产”的4天后,1月23日,“医生电梯内劝阻吸烟案”二审宣判结果传来—撤销一审判决,驳回死者家属的诉讼请求。

因这两起案件有着一定类似之处,从时间上看又接连进入公众视野,故两案的结果均是民众关心的热点。听到改判劝阻吸烟的医生无责,无需进行赔偿或补偿时,朱振彪“心里感觉到点宽慰”。

宣判

2018年2月1日,朱振彪收到了滦南法院的传票,告知案件将于2月12日上午9时再次开庭。

2月12日,距2018年春节仅剩3天。

庭审中,双方围绕被告朱振彪的行为是否具有违法性、对张永焕的死亡是否具有过错、其行为与张永焕的死亡结果之间是否具备法律上的因果关系等问题展开了激烈辩论。

中午休庭后,下午16时继续开庭。滦南法院当庭作出一审判决:驳回原告张庆福、张殿凯的诉讼请求。

滦南法院在判决中更是将朱振彪的行为评价为“见义勇为”。听到审判长潘楷宣读到此,朱振彪激动地说不出话来,“我勉强控制住了自己的情绪,当时差点掉下眼泪来。”

宣判后,朱振彪如卸重担。他转头对律师说,“这段时间太累了,只想回家睡一个安稳觉。”

律师周存鹏对滦南法院的一审判决给出了很高的评价,“这一判决符合大多数人的心理预期,也符合法律捍卫社会道德的初衷,更符合法律维护社会良好秩序最后一道防线的价值。这个案子的判决弘扬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让广大人民群众深切感受到了法治的进步,增强了对法治的信心,将推动我国法治文明的进程。”

在开庭前,张雨来和妻子早早约好了车,准备到法院支持朱振彪。朱振彪说:“别跑了,在家等信儿吧。”

宣判当天,张雨来两口子在家焦急地等待着消息。晚上,他们收到了儿子从法院发来的微信。

“一听朱振彪赢了,我这心里边轻松不少,家里人都高兴,终于可以过个好年了。”

随后,张雨来也提出了撤诉。“虽然不认得朱振彪,但毕竟是替我们追人去了。他们如果再告朱振彪,我们肯定也得二次起诉。”

2月26日,张庆福、张殿凯不服一审判决,向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在唐山中院审理过程中,张庆福、张殿凯申请撤回上诉。2月28日,唐山中院作出裁定,准许其撤回上诉。一审判决发生法律效力。

自2014年起,在滦南县妇联工作的高彩香开始受聘为滦南法院的人民陪审员。她至今已参与了34起案件的审理,每一个案子均被详细地记录在她厚厚的笔记本上。“参与这个案子对我来说,是一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此前,她曾听说过简单的事情和结果,细节并不知道。“了解案件证据资料后,我想但凡死者有一点求生意愿,也不至于跑上火车道。”高彩香说。

高彩香的不少同事朋友都知道她在参与案件审理,宣判后,纷纷来询问结果。得知滦南法院的判决,大家都纷纷点赞,打趣称,“这下滦南法院要出名啦。”

典型

约一周后,3月9日,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周强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提及“医生电梯内劝阻吸烟案”和“朱振彪追赶交通肇事逃逸者案”时指出,“让维护法律和公共利益的行为受到鼓励,让违反法律和社会公德的行为受到惩戒,让见义勇为者敢为,以公正裁判树立行为规则,引领社会风尚。”

律师周存鹏是滦南县政协委员,比普通民众更加关注“两会”。3月9日当天,他正通过网络观看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第二次全体会议,在第一时间便得知了自己代理的案子被写入了《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他告诉记者,“该案被写入报告体现了最高审判机关对于那些直接影响社会风气、万众关注的个案的重视。”

从新闻报道中,朱振彪得知了自己的案子被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在工作报告中提及,而且这样被“点名”的概率大概仅有300万分之一,他很是高兴,“从心里感受到了政府的支持和重视。”

曾经很长一段时间,朱振彪的微信头像是一个黑色加粗的“佛”字。3月9日后,他将微信头像改成了一张红色制图,上面写着两行字:“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和“2018年全国两会”。

至今,虽然“两会”落幕,他的头像仍未更换。对于朱振彪而言,案子被写入《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是一件幸事。经过自己打官司,也“切切实实从司法案件中感受到了公平正义”。

与此同时,朱振彪对法律也有了新的认知。案子宣判后,他曾在朋友圈里发了一段话,“心情不好时,除了睡觉、吃饭,什么都不要去做。没事时,多读读和法律有关的书。”

几个月来,朱振彪和家人被官司牵扯着,一直揪着心。“现在,案子基本告一段落。我也希望大家慢慢地把我忘记。”朱振彪对记者说。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1363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8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