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4-02-22
星期四

《中国审判》2018.12 202 出版日期:2018-06-30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小鸣单车的尴尬“退场”

文 | 本刊记者 张春波

1.jpg

2018521日,《广州日报》A1版的右下角刊发了一则小鸣单车的道歉声明,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这是时隔几个月后,小鸣单车正式给公众和用户作出的一个公开交代,虽然押金退还的问题仍在解决过程中。

这则100余字的声明看似简单,实际上却来之不易。或许很多读者并不知道,这并非小鸣单车主动为之,实际上是法院在判决中对小鸣单车提出的要求之一,在判决进入强制执行程序后,道歉声明方才面世。

20176月以来,共享单车行业进入下半场角逐较量,不少厂商纷纷倒下或退出,小鸣单车不幸成为行业急剧变革中尴尬离场的一员。然而,公众对小鸣单车的关注并未随着其离开角逐场而告一段落。因未能退还用户押金,小鸣单车卷入了一场公益诉讼,被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告上法庭。这一案件被称为“全国共享单车公益诉讼第一案”。

消委会就押金提起公益诉讼

2016729日,广州悦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悦骑公司”)成立。之后,悦骑公司通过开发的“小鸣单车”APP向消费者提供小鸣单车服务。

与市面上不少共享单车的操作模式类似,用户在使用小鸣单车时,需先下载手机APP进行注册,并交纳199元押金。悦骑公司表示,消费者在提出退还押金申请后,在1-7个工作日内,公司会将用户押金原路退还。

201610月,小鸣单车宣布完成1亿元人民币A轮融资,领投方为运动单车品牌凯路仕。在A轮投资后不久,凯路仕董事长邓永豪加入小鸣单车创始团队,全面参与小鸣单车的经营战略、产品研发和供应链整合业务。与此同时,小鸣单车最初的创始人金超慧逐渐退出了对小鸣单车的管理。

随着资金的投入,小鸣单车迎来投放的高峰期。据透露,小鸣单车的车辆成本只有400元,远低于同行,加上使用实心轮胎,后期维护成本也相对较低。其相关负责人曾公开表示:“以每辆车每天骑行4次、每次收费0.5元计,理论上200天即可收回成本,回收成本周期还不到对手的三分之一。”

然而,运营仅一年左右,随着被曝出用户押金无法退还的情况,小鸣单车陷入了经营危机,未来构想也随之崩塌。

20178月起,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以下简称“广东消委会”)陆续收到小鸣单车用户关于押金逾期未退还的投诉。

大概同一时间,关斌接手小鸣单车。“一开始公司运营良好,是可以盈利的,后来其他自行车运营企业开始实行免押和补贴,导致小鸣单车用户骑行量和注册用户数下降,公司经营状况下降。”

关斌表示:“我只是负责重组、找新的投资人。接手以来,我个人账户借了累计500万元给公司,用于支付员工工资等。鉴于客观原因,公司重组不成功,而且股东不愿意投资。”

依据《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广东消委会的宗旨和业务范围是依法对商品和服务开展社会监督,受理消费者投诉,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

在发现关于小鸣单车的投诉增长较快后,广东消委会第一时间联系了悦骑公司,通报投诉情况,并提出妥善解决退款问题的要求。同时,在联系小鸣单车广州区城市负责人后,双方建立了投诉快速转办衔接机制。

在后续投诉仍在增长的情况下,2017912日,广东消委会启动专项调查监督,依据法定职责,向企业发出正式调查函,对引发退押事件的原因、退押申请的处理、消费者的资金安全等情况启动针对性调查。小鸣单车在后续回函中,声称己方的资金安全。同年1017日,广东消委会约谈了小鸣单车相关负责人,进一步了解退押申请处理效果,指出互联网企业在保护消费者权益方面的不足,强调保障消费者合法权益特别是押金资金安全的责任和义务。

考虑到此事在社会上的敏感性,广东消委会对该事件高度重视且十分慎重。

广东消委会新闻与公共事务部副主任凌远昌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当时,我们还是想给小鸣单车机会,希望其能尽快妥善解决好这个问题,正常运营,继续为消费者提供服务。”

凌远昌告诉记者,20178-10月,小鸣单车方面对于投诉的处理比较积极,也退还了部分用户的押金。11月后,广东消委会发现小鸣单车对投诉的处理变得缓慢、消极,与消委会对接沟通的负责人亦离职。在原有投诉尚未解决完的情况下,又陆续接到新的投诉。

“此时,我们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最初,小鸣单车方面解释说是因为系统问题,导致押金无法及时退还,但后来我们怀疑是否有资金链断裂。”

为了让广大消费者知晓和预见可能的风险,2017111日,广东消委会发布三季度投诉分析报告,向社会公开通报了包括小鸣单车在内的消费投诉情况,披露了共享单车行业经营发展存在的问题。

截至2017128日,广东消委会已收到消费者对小鸣单车的投诉达2952件次。

鉴此情形,广东消委会开始着手准备诉诸法律解决。得益于前期调查、研究等工作做得较为充分,一周时间内,广东消委会便正式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小鸣单车立即停止拖延退还消费者押金的行为,采取对消费者押金专款专用、即租即押、即还即退、第三方监管等措施,并向消费者完整披露等,正式打响了全国共享单车公益诉讼第一案。

强制法定代表人出庭应诉

20171218日,广州中院依法受理了此案,并交由环境资源审判庭办理。广州中院副院长姜耀庭担任审判长,与环境资源审判庭副庭长韩方及法官茹艳飞,人民陪审员何田生、王香梅共同组成了合议庭。

广州中院环境资源审判庭自20161230日挂牌成立以来,已受理消费公益诉讼案件8件,其中由广东消委会提起的共5件。

韩方副庭长介绍:“起初,本院所受理的消费民事公益诉讼基本上由民事庭办理,但因公益诉讼案件的程序与其他一般民事案件不同,后经院党组决定,将所有的公益诉讼案件统一归口到环境资源审判庭审理。”

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的特殊性之一在于对诉前程序的要求。韩方副庭长告诉本刊记者:“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要求,消费者组织在提起诉讼前,应履行公益性职责,包括向有关部门反映、查询、提出建议,以及受理消费者的投诉,并对投诉事项进行调查、调解。在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时,应当提交上述材料,方可立案。”

“此外,法院受理消费民事公益诉讼案件后,应当公告案件受理情况,并在立案之日起十日内书面告知相关行政主管部门。”

作为全国首例共享单车公益诉讼案,对于到底该向哪些部门发送书面告知这个问题,广州中院犯了难。

合议庭经过讨论后,最终决定参考广州市交通委员会等8部门制定的《关于鼓励和规范广州市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结合案件主要涉及的押金问题,20171222日,广州中院公告了本案的受理情况,并以书面形式告知了广东省交通运输厅、中国银行业监督管理委员会广东监管局、广东省广州市增城区工商行政管理局和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工商行政管理局。

2018322日,广州中院公开开庭审理了此案。因考虑到社会关注度高,为保证现场有充足的旁听席位,法院特别将庭审安排在了较为宽敞的第二法庭进行。

当天,部分人大代表、政协委员、新闻媒体以及小鸣单车的用户到场旁听,而更多的用户和其他民众则通过网络观看了直播。

悦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关斌出席庭审,这让不少人感到意外。在广东消委会提起诉讼之前,因众多用户的押金退还受阻,小鸣单车备受舆论关注。此后,身为法定代表人的关斌久未出现在公众视野。

实际上,法定代表人的出庭也来之不易。

“庭前证据交换阶段,法定代表人一直没有露面,我们连其联系方式都没有。虽然有律师来处理诉讼事宜,但对于涉及公司的一些具体情况,律师也并不完全了解。”书记员李苇镟说。

“考虑到如果法定代表人不出庭,关于本案的很多关键信息,法院和公众均无法掌握,这会影响到案件的审理和判决。经讨论后,我们决定强制法定代表人出庭应诉。”韩方告诉本刊记者。

关斌的出庭也获得了法庭的认可。庭审开始后,审判长姜耀庭当庭宣布:“鉴于本案的审理涉及众多消费者的利益,为满足广大消费者的知情权,实现庭审的实质化,本庭决定被告广州悦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必须强制出庭应诉,以体现责任。在本庭批评教育和警告之后,被告广州悦骑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关斌先生克服抵触和畏难情绪,按时出席今天的庭审。对这一遵守法庭纪律的行为,本庭表示肯定。”

法庭之上,不容虚妄。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一十条的规定,法庭责令关斌当庭签署了《诚信诉讼保证书》并进行宣读。

法院当庭作出判决

对于这个新类型案件,审判长姜耀庭曾召集合议庭研究,确立了基本的裁判思路—既要保护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贯彻司法为民,又要给予新生的互联网企业以一定的机会,秉持鼓励和规范的态度。

悦骑公司法定代表人关斌在庭上陈述称,公司总共投入43万余辆单车,收取押金的总额为8亿元左右,约70万消费者的押金没有退还,其中在平台申请退还押金的消费者有50万左右。

“消费者个人维权成本高,取证困难,我们提起这一公益诉讼,不论结果如何,消委会都迈出了保护众多小鸣单车用户权益的重要一步。”当天,凌远昌特意赶到法院旁听。当听到审判长宣布休庭半小时后进行宣判,他感到既意外又欣喜。

广州中院当庭作出判决:悦骑公司按承诺向消费者退还押金,如不能满足退还押金的承诺,则对新注册消费者暂停收取押金,同时在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将收取而未退还的押金向小鸣单车运营地的公证机关依法提存,并向未退还押金的消费者公告;悦骑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以公众足以知晓的方式向消费者真实、准确、完整披露押金收支、使用、退还等涉及消费者押金安全的相关机制和流程等信息,将披露内容向注册地公证机关进行公证,并向注册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备案;悦骑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在《广州日报》A1版和广东省省级以上电视台发表经本院认可的赔礼道歉声明;悦骑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支付调查取证、委托律师代理的合理费用共计23054元。

开庭前,对于小鸣单车具体在哪些城市运营、押金如何使用等问题,合议庭本期待能通过庭审来解决这些疑问。

“虽然法定代表人关斌表示因很多高管离职,自己也不清楚所有情况,未能当庭解答所有问题,但是我们也了解到一些新信息。”韩方介绍,“比如,合议庭庭前曾考虑将未退还的押金均在广州提存。但开庭中,了解到运营地涉及上海、杭州、无锡等10余个城市,为方便消费者维权,休庭期间,合议庭成员再次对此进行了讨论,最终决定由运营地的公证机关提存。”

凌远昌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判决基本上支持了我们的诉求,这个判决也将对共享单车行业产生很大的警示作用。作为互联网企业,社会各方已给予共享单车这一新生事物足够的试错空间,但宽容不等于纵容,企业不能拿消费者的利益作为试错的资本,行业探索及经营失败的账单不能由消费者支付,这是众多经营者特别是共享单车从业者必须恪守的底线。”

一审判决后,双方当事人均未提出上诉。

创新判项维护公共利益

没有在先案例可以借鉴,如何确定判项是合议庭遇到的一个难题。既要考虑如何维护消费者的利益,指出企业存在的问题,又不能过度干预。经过了几次调整后,判项才大体上确定下来。

“作为备受舆论关注的首例案件,合议庭感受到很大的压力,但越是如此,越要把每个环节都要考虑好。”韩方告诉记者,在作出判决时要考虑到公益诉讼与私益诉讼的衔接、审判程序与执行程序的衔接。此外,庭审过程和判决内容还要充分体现尊重社会公共利益。

“比如,广东消委会提出‘即押即退’‘第三方监管’的请求,我们在判决论述中认为这是合理的,但因目前缺乏必须为之的法律依据,故在判决中表述为‘本院不作调处’,未写‘驳回’。这是一起公益诉讼案件,不写‘驳回’,实际上是对公共利益的尊重,同时也体现了对广东消委会履行公益性职责的支持和鼓励。”

在本案判决中,法院确定了关于押金的善意使用、公示使用、安全使用等原则。实际上,这是法院对广东消委会提出“即押即退”等问题的变相肯定。

法院在判决中指出,完整披露涉及消费者押金安全的相关机制和流程等信息,将披露内容向注册地公证机关进行公证,并向注册地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备案,以确保真实。对此,韩方表示:“司法具有谦抑性,不能冲到前面去制定行政管理规则。这也是间接提醒行政机关,关注共享单车企业运营发展是否有需要加强监管的环节。”目前,合议庭也正在整理给相关监管部门的司法建议。

本案判决的另一个创新点在于借鉴了知识产权领域里面的“即发侵权理论”,广东消委会提出“人人都是消费者”,对此观点,法院在判决中给予了赞赏。

“小鸣单车通过APP作出的承诺,既是对单个消费者的,也是对消费群体的承诺,只要有一个满足不了,侵犯的就是整个消费群体的利益,所有的押金均应提存。”韩方告诉记者,“这也留给我们一个新的思考,消委会是否在收到第一单投诉时即可提起诉讼?”

判决书中的一句话也很有新意—“被告广州悦骑公司的信息披露和赔礼道歉义务,不因本院裁定受理关于被告广州悦骑公司的破产申请而停止执行。”这样的表述并不多见。对于这句话是否写入判决,审判长姜耀庭及其他合议庭成员也是反复研究了很长时间。

最终,合议庭还是选择将这一态度保留在判决书中。韩方解释说,在庭前证据交换及庭审中,小鸣单车方面就已表示,不排除通过破产来解决问题,消费者权益可能会面临风险。“我们认为,对于信息披露和道歉,这本身只是一个行为的履行,不涉及财产问题,不应因破产而停止,否则判决就会流于形式。”

由此,小鸣单车的道歉声明方才得以“落地”。

2018518日,广州中院发布公告称,小鸣单车经营方已经进入破产程序,押金未退还的消费者可进行债权申报。方法是关注微信公众号“小鸣单车破产工作信息”,通过下方菜单栏的“申报入口”操作。根据公告,消费者可在2018627日前向管理人申报债权。据悉,第一次债权人会议将于20187101430分在广州中院召开。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4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50/67550645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6485号 | 京ICP备 13051393号-1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