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8-11-16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学 >> 法官随笔 >> 正文
法官办案手记-灭绝师太和蟹蛛
时间:2016-12-21 15:03:17    作者:彭皓东    来源:贵州省凤冈县人民法院

在美玉芳华的微信公众号里,推送了劲风知松的一篇美文—《孝道,是一种朴素的情怀》,文章里有段文字特别喜欢:“从生命开始,我们就亏欠父母,到最后,还需要他们来讨要,不但是一种悲哀,更是对尊重生命的讽刺”。由此,不禁想起脾气赛过灭绝师太,行为堪比澳大利亚蟹蛛的岑。

两年前的秋天,岑的母亲来法庭告诉我:“她只有岑一个孩子,自己平时住在乡下,上学期间和女儿住在一起,料理外孙的生活。老家住在半山腰上,离镇上有十多公里远,暑假靠打零工维持生计,现在外孙也大了,女儿对我也不太好,想自己单独居住。”话没说完,抽泣起来。

“女儿是干什么的?”我问她。

岑的母亲渐渐停住了哽咽,低下了头,泪流后暗淡的眼神不再和我交流,反而不停地搓着手,显得很不自然。

“老人家,你女儿是干什么的?”

……

“如果不告诉我们你女儿的身份情况,没有明确的被告,法庭是不能受理的。”

良久,她仰起头,深深叹了一口气。

“事到如今,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她对我不好,我就当没有生这个娃儿,她叫岑,现在是某中学的老师。”她喝了一口茶,又深深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她的另一番话,深深地震动了我的心。

“老伴去世的早,我一个人带着她,一年靠喂猪和种庄稼,供她读完大学,工作后,我还要给她带孩子,这几年除了没有打我,什么难听的话,骂人的脏字我都领教了,就连和她一起居住的时候买菜都是我自己掏钱,特别气愤的是,居然还在我面前称老子。现在我伤心透了,想单独居住,要她拿赡养费。”

办完立案手续后,岑的母亲转身离去,背影瘦弱,步伐沉重。

在去给岑送达起诉书的路上,我一直在想,作为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会是这样吗? 是老人家年纪大了,真是思路不清晰了吗?

找到岑工作的学校,校长对我说:“岑脾气是有点暴躁,个性有点张扬,些许骄傲、自大,学生给她一个外号—“灭绝师太”,至于对家里人怎么样,学校不太清楚。”

不一会儿,岑没有敲门,径直走进校长办公室,进门便问:“校长,哪个找我?”

“法庭的同志。”校长微笑着对她说。

“我又没有犯法,又没有差哪个的钱,法庭找我搞哪样?”

“关于你母亲起诉你的事,你坐下,我们把材料送给你……。”我接着说道。

“哪样?她起诉我,一天吃多了嗦!”没有等我说完,她立即打断了我话,声音如广场舞音响的分贝,感觉瞬间要震破耳膜。只见她,烫着金色卷发,头如皮球,圆鼓鼓,脸如烙锅,油亮亮,头和肩之间,亦然没有间隔,一件黑白相间的花格子长袖T恤,罩着铁桶般结实的腰,紧绷的牛仔裤早已困不住粗壮的大腿,厚实的脚掌随时会撑破薄薄的平底鞋,左手叉腰,右手指着我,犹如茶艺表演的“长嘴茶壶”。

“没有给她吃、没有给她穿不是?老子一天忙到晚,她还有心情搞这些事,像是脑壳进水了!”污秽的唾沫星子不断从口中喷出,偌大的力道,可以把飞过的苍蝇击晕落地,稀疏的眼睫毛下,发出一道道愤怒的目光,仿佛可以把厚实的墙壁看穿,怒射半山腰她那“不听话、不争气的老娘”。

“岑老师,坐下说,慢慢说,法庭是讲理的地方。”校长走过去,招呼岑坐下。淬不及,岑右手用力一拦,瘦小的校长一个踉跄,微笑的脸顿时僵住了。

“岑,你也太不像话了,作为一名人民教师,做人一点起码的尊重都没有吗?”我嗖地一下从沙发上站起来,用手指着她,义正言辞的说道。

“我的事,不要你们管!”

“你母亲起诉到法庭,我们就得管,你看到,办公桌上的材料是送给你的,你母亲起诉要求你给付赡养费,这里有起诉状副本、开庭传票、诉讼风险告知书、举证通知书和廉政监督卡,请你在送达回证上签字。”

“我不签字,你们敢把我怎么样?”

“这是你的工作单位,你不签字,我们会留置送达,还有,开庭的时候一定参加,否则将你拘传到庭。”

“你们爱怎样就怎样!”说完,她转身疾步向门口迈去,“哐”的一声,用力关上门,瞬间,感觉一股冷飕飕的劲风袭来。

告别了校长,决定去一趟岑的老家和居住的地方,准备走访一下相邻,再深入了解一下真实情况。岑的堂二叔告诉我,岑从小到大成绩很好,也很好强,干农活也很厉害,就是性子有点急,说话有时不经思考,容易得罪人,她妈供她读书不容易,困难的时候一个月吃一斤菜油。一起居住的街坊邻居,都不直接说岑的话题,反而得她母亲很可怜,至于可怜到什么程度,有的摇头,有的叹气......。

回来的路上,我细细回想刚才的一幕又一幕,越发觉得岑的母亲的话说得好真实。她堂二叔说岑性子急,我认为那不是性子急,而是没素质。岑说她母亲年纪大了,脑子进水了,我认为不是她母亲脑子进水了,而是她脑子进水了,甚至连进水都说不上,水还有干净的,应该是进了粪才对。

开庭前一天,岑的母亲来到法庭,无论如何也要撤诉,我告诉她,没有正当的理由是不能撤诉的,她说岑每月给600元的生活费,其他的就算了。都是为人父母,我能理解她的感受,准许她撤了诉。

开庭当天,我接到校长的电话:“岑已经辞职去深圳了”。

辞职,对于岑来说,她可能认为是最好的选择了,母亲的起诉使她颜面扫地,她感觉日光、秋雨,甚至飞翔的鸟儿都在用异样的目光看着她、鄙视着她。但她确实错了,错在把孤傲的性格和暴躁的脾气用在工作中,用在含辛茹苦养她的母亲身上,她那一词词、一句句冰冷的、粗鲁的言语,像一把把尖刀一样插进她母亲的身体,恰如澳大利亚刚出生的蟹蛛,一口口吞噬着母亲坚强的身躯。

有时我还担心,依岑这样的性格,不知是怎样去授业和解惑的,不知有没有把千年的中华文明和传统美德扭曲地灌输到孩子们的童真里。有时想想,她会不会有一天,也会像她母亲去起诉她的孩子,起诉的理由是什么。真希望她能改变一下自己,有一天能幡然悔悟,真心的跪在母亲的膝前,真诚的说一句“对不起”。

母亲是伟大的,母爱更是无私的,我们对母亲的照顾,却远远不及母亲对我们的爱!一个人若对自己的父母不亲,不孝、不敬、不养,真是误读了人生的规则和生命的真谛!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907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8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