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8-11-16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法院文化 >> 文学 >> 法官随笔 >> 正文
法官办案手记——天冷了,您可安好
时间:2016-12-12 15:21:01    作者:彭皓东    来源:贵州省凤冈县人民法院

2014年,是我调入第二人民法庭工作的第二个年头,那年冬天异常寒冷,寒风刮来,凛冽刺骨。 12月17日,简哥和陈鲁冒着严寒外出送达案件,我和波波值班,波波是一位刚参加工作的新兵蛋子,话不多,但踏实,肯干,反应也快。早上11时左右,来了一个人,问这里是不是派出所,波波大声地连说两遍:“派出所就在隔壁,出门往右边走就到”。当时我专心地看着一件即将开庭审理的财物损害案卷宗材料,波波高亢的声音把我从案卷里惊醒。 

我抬头一看,是一位约80岁的老奶奶。因我刚参加工作时就在乡镇法庭,知道很多群众想来法庭起诉,却要找派出所,结果又绕回到法庭,走了不少的弯路。 我连忙站起身,大声问道:“您有什么事?进来坐下说”。刚才波波和她大声的说话,我估计她听力不太好。 

她有气无力、断断续续地说:“我生病了……两个儿子不在家,儿媳妇又不管……没得钱看病,想找派出所”。 她话刚说完,波波起身,走过去扶她到炉子(火炉)边坐下,立即又泡了一杯茶递给她,大声说:“您先喝杯茶,我们这儿是法庭,这位是彭庭长,有什么事您和他讲。”在她喝茶的过程中,我粗略地打量了一下她:身体比较胖,脸上布满了沟壑般的皱纹,眼里充满了血丝,虽然戴有一顶毛线帽,但比较脏,帽子上还粘了许多草屑,虽然穿有五六件衣服,每件都很单薄。 她喝了一口茶,看了看我,又看了看波波,有气无力地说:“我的事法庭管得了不?”在她看来,法庭能不能办她的事,心里充满了疑惑。我大声对她说:“您先说说是什么事,法庭也许管得着。”“我姓张,今年78岁,就住在崇新村,我有两个儿子和一个姑娘,都成家了,这些年我在两个儿子家轮流居住,今年和大儿子住在一起。这几天我生病了,大儿子外出打工不在家,二儿子在新建镇干活,两个儿媳妇又不管,我实在没得办法了。”别看这短短几句话,她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了将近10分钟。 

看着她说话很费力的样子,我打断了她:“您现在是不是感觉特别不舒服?”她轻轻地点了点头。 “那镇卫生院您找得到不?”实际上镇卫生院与法庭仅相隔2分钟的路程。 她点了点头,我立刻从身上掏出200元钱递给她:“您马上去镇卫生院看病,至于其他的事情,等您病好了再说,您看行不?” 她用粗糙的手揉了揉眼睛,然后又看了看我,慢慢接过200元钱,但正要转身离去的时候,突然缓缓的对我说:“小伙子,我有农村合作医疗,100元可以住院4天”。说完,又颤颤地回给我100元,随后蹒跚着走出了法庭。现在想起依然很愧疚,镇卫生院就那么近,为什么没有直接送她去。 

接下来的一个多星期,异常繁忙,7天审结了13个案子。 12月29日,因有一件相邻纠纷的案件开庭,早上8点就驱车前往第二法庭。在路上,接到陈鲁的电话,说有位老人家在等我,我猜应该是张奶奶。当我到达时,果然是她,只是穿着一点都没有变,倒是精神了许多。 当她看见我时,连忙站起来,对我说道:“小伙子,谢谢你,我现在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那就好,先说说您的具体情况。”我放下案卷袋,大声对她说。 “两个儿子虽然轮流赡养我,但平时不给我零用钱,这几年,他们之间经常闹矛盾,生活不得安宁。”还没说完,几滴泪水从沧桑的眼角悄然落下。 “那您现在是咋想的,是不是要告(起诉)您的子女?”我直截了当的问她,过多的法律解释担心她听不明白。 “就是要告他们。”她回答很肯定,也很坚决。 接下来,简哥给她做了口头起诉笔录。因当天有案件开庭,我答应她,开完庭就去找她的子女。在和她说话的过程中,开庭的当事人陆续来到法庭。 

晚上7点,便传唤了张奶奶的二儿子和女儿,他们态度倒是很端正,表示法庭如何处理都没有任何意见,只要求法庭给一个明确的结果,避免今后又和大哥大嫂说不清楚。二儿子临走时,一再感谢法庭对他母亲的关心。 晚上9点,我和简哥、波波、陈鲁、陪审员朱克华去找她大儿子,意料之中他不在,大儿媳妇倒是在家。看见我们的到来,大儿媳妇开始如滔滔江水般不断的抱怨,根本插不上嘴。简哥是位在法庭工作了10多年的老同志,等她说了将近15分钟,果断打断了她,并讲明了我们的来意。看着简哥严肃的表情,她签收了法律文书,并答应开庭时一定到庭。 

因张奶奶大儿子在外地,并答应回来参加庭审,所以开庭时间定在2015年1月8日。在庭前调解过程中,大儿子不着边际说了一大堆话,怎么都不肯调解,大儿媳妇也附和着,表示法庭即使判决了也不会给付。二儿子愿意张奶奶和他一起居住,并表示不再轮流赡养,二儿媳妇不说话,一脸的面无表情。女儿表示母亲和谁一起住都行,该拿多少一分不少。由于大儿子态度坚决,我没有执意进行调解,而是当庭作出了判决,基层法庭的部分民事案件,判决反而比调解的效果好。依据张奶奶的意愿,判决由其二儿子赡养,大儿子和女儿每人每月给付生活费150元,住院费用平均分担,住院期间三个子女轮流照顾。 判决后的第18天,大儿子一反常态把一年的赡养费交到了法庭。后来才知道,他托人咨询了陪审员朱克华,知道不履行判决的法律后果,按照他的话说,被拘留了丢脸,可能他至今都不明白,不主动赡养父母更丢脸。 

半年后,张奶奶到法庭给我讲,她想在二儿子家单独居住,说有很多事情不方便,其实我心里也很明白是怎么回事,婆媳之间嘛,矛盾是难免的,再说单独居住的话,或许可以清净许多。我给她二儿子打电话,告诉他母亲的心愿,他表示一定按照母亲的意思办。 2015年农历腊月的一天,张奶奶在在法庭外看见了我,气喘吁吁地走过来对我说:“小伙子,感谢你,我现在生活好多了!”。看着她满意的表情,我觉得所做的工作都是值得的,只是她那依旧单薄的穿着和破旧的毛线帽,心里感觉酸酸的。 2016年元旦刚过,我调回了院机关,虽然后来因工作原因去过第二人民法庭几次,但没有碰见过张奶奶。 现在想起,张奶奶还是很幸运的,三个子女中,二儿子和女儿还是比较孝顺,至于两个儿媳妇嘛,婆媳关系历来就不好相处,再说,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只是冬天又来了,当人们都裹上羽绒服的时候,张奶奶,现在您可安好?


关注《中国审判》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671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8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