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4-05-29
星期三

《中国审判》2017.06 160 出版日期:2017-02-25

3 上一篇    下一篇 4 放大 缩小 默认
陈昶屹:“五台”法官

    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中关村人民法庭副庭长陈昶屹出生在重庆县城的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一名中医,母亲在他十岁那年下岗,便带着他走街串巷十几里路,卖些小玩具补贴家用。不料,祸不单行,一位朋友向他母亲借走3000块钱,不久之后便不知所踪。这3000块钱是母亲下岗领到的血汗钱,由于没留字据,甚至不清楚朋友的真实身份,母亲四处状告无门。看见母亲把自己关在屋里抹眼泪,陈昶屹疼在心里。也许跟童年的经历有关,如今做了法官的陈昶屹,当老百姓的合法权益受到侵害而又孤立无援时,更容易产生一种正义的“冲动”。

    大雨如注,却没能阻挡八名农民工维权的脚步,作为原告的农民工要求被告餐厅支付离职补偿金和未支付的工资,却拿不出证明劳动关系存在的任何证据。庭审中,陈昶屹梳理了可以证明劳动关系的每一个细节,但丝毫没有进展。就在这时,被告餐厅经理提交工作证件的动作让一个工友想起了一个关键情节:物业曾给他们办理过出入大厦的工作牌,如果能从物业那里查到底档,就能真相大白。

    眼看快下班了,而且窗外还下着大雨。陈昶屹却宣布了一个让人惊讶不已的决定:“现在休庭,去大厦物业查案!”餐厅经理面露难色,嘴张了张,又把话咽了回去。为了防止消息泄露导致证据灭失,陈昶屹让原、被告都把手机关机,并暂时交由书记员保管。

    到了大厦,陈昶屹先让农民工直奔餐厅,他跟在后面观察,发现餐厅员工都像老同事一样跟农民工打着招呼。在大厦物业处,陈昶屹要求协助调查出入大厦的登记记录,物业公司拿出了百余册记录,并试图以拖延战术阻碍调查。经过两个多小时的逐条核查,陈昶屹找到了每一名原告的姓名和餐厅出具的证明手续。

   “马上回法院,继续开庭!”回到法院时已是晚上七点多。第二天,陈昶屹便作出了判决,确认双方存在劳动关系并责令餐厅给付拖欠款项。

    几天后,八名农民工送来一面锦旗,用质朴的语言表达了对陈昶屹的赞许—“办事公道,深得民心”。

    这就是陈昶屹,十余年间扎根审判一线,审结各类案件2900余件,平均年结案360余件。他成功审理了北京大学诉邹恒甫名誉权案、首例“被遗忘权案”、游客境外旅游死亡案等新型疑难复杂案件,均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他主持国家级课题2个,出版著作3部,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14篇;他利用业余时间参与法治宣传,发表法制文章1200余篇,参加中央电视台、北京电视台等媒体做客访谈近百次,开设职务微博,粉丝数量已超万人。

    一位资深老庭长称他为“五台”法官:撑得起法台,上得了讲台,坐得住书台,上得了电台,下得了灶台。他被法院同仁们誉为“新时期青年法官楷模”。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4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50/67550645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102006485号 | 京ICP备 13051393号-1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