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3-01-27
星期五

《中国审判》2016.19 149 出版日期:2016-10-05

   放大 缩小 默认
曲靖法院: 整合+借力=破局

文、图 区鸿雁

   “你好,执行局吗?我们已经全部履行了200多万元的给付义务,希望把我们从黑名单上撤下来。”9月6日上午8时20分,刚进办公室的曲靖中院执行局副局长武韶岗就接到了电话。这家企业老板无意中在朋友圈中看到自己上了“黑名单”,这下急了,马上与申请人联系履行了给付义务。这是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首次利用传统媒体和新媒体公布失信被执行人名单。

   今年以来,云南省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围绕“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目标,同步在中院及辖区9个基层法院给所有执行案件进行“健康体检”的基础上,进行内部“整合”—实施分段集约,“外部”多方借力,收到了执行权力有效监督,执行资源充分优化的效果。

“健康体检”清“家底”

   通过认真梳理执行积案、清理执行案款,做到家底清、底子明。曲靖市富源县人民法院在清“家底”活动中,严格区分案件反映出的“执行难”和“执行不能”,有财产可供执行而没有及时全部执行的列为“执行难”案件,定为A类;被执行人丧失履行能力、无可供执行财产的列为“执行不能”案件,定为B类。

   根据分类情况,富源法院实行“周汇报、月分析、季研判、年总结”应对机制,强化执行过程跟踪;同时抽调精干力量,充实执行队伍,在精准查控被执行人财产,加大信用惩戒力度的基础上,以“执行日志”为手段,督促执行法官加大对“老赖”的追击力度,确保有财产案件全部或绝大部分得到执行。

   武韶岗介绍说:“中院执行局对执行局成立以来的6870件案件进行了清理登记,按结案、终结本次执行、未结、有财案件、无财案件分类造册,摸清了家底。”据了解,全市法院在清理历年未结案同时,对已清理出的近4000万元执行案款进行了发放。

借力“信息化”

   “谢谢法官,法院信息化执行救了我。”接过法官送达的21万元赔偿,务工受伤致残的徐某感激地说。

   原来,浙江的梁某2010年在曲靖市麒麟区注册开办了一家塑编包装有限公司。2011年,务工人员徐某工作期间右手手掌不幸被机器割掉。伤好后,徐某将塑编包装公司告上法庭。法院判决包装公司赔偿徐某工伤事故补偿金27万余元。梁某不服上诉至曲靖中院。2011年6月,曲靖中院组织双方调解达成协议,塑编包装公司于两个月内一次性赔偿徐某21万余元。谁也没想到,梁某不仅没有及时履行清偿义务,还将其生产线以35万余元的价格出卖,连同保险公司赔付的7万余元工伤赔偿金一起卷走逃离曲靖,随后变更了联系方式和常驻地。

   失去右手手掌的徐某拿着调解协议却没得到一分钱,生活异常艰难。今年4月,曲靖中院执行法官与当地公安机关联系。曲靖市公安局麒麟分局当即将梁某列为网上追逃对象,经过两个多月的不懈努力,终于锁定了梁某的行踪。外逃5年多的梁某被民警押回曲靖后,意识到后果严重的他当即联系家属将拖欠徐某的21万余元赔偿款交至法院。然而,等待他的还有刑罚制裁。

   为有效破解“人难找”的问题,曲靖法院尝试通过公安机关建立网上布控查找被执行人下落的执行联动机制,将需要查找的被执行人信息提交公安机关,借助公安机关网络信息平台查找被执行人,一旦被执行人有相应活动出现,均会通过短信方式及时通知到承办法官。

blob.png

召开执行专题新闻发布会

   “点对点查控和执行联动机制建立后,法院执行不再是一家‘单打独斗’,而是多个部门相互协作,不仅实现了信息共享,而且在第一时间查控被执行人和财产。只有建立全社会协同的大执行工作格局,‘老赖’才会无处藏身。”曲靖中院副院长熊四祥说。

“穷尽”执行手段

   “我之前有点古董,但已经抵债给了他人。”法官搜查发现,张某除了生活用品外,并没有其他财产。对此,法官决定对其住所进行腾房查封。这是曲靖市麒麟区人民法院从6月1日开始的为期1个月的财产搜查暨强制腾房活动中的一幕;7月7日,鉴于法庭审理中被告人熊某自愿认罪,曲靖市罗平法院以拒不执行判决、裁定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9月12日,曲靖一家二手车行老板亦因抗拒执行被拘留。

   据了解,今年以来,曲靖市麒麟、宣威、罗平、富源等法院都正式入驻淘宝网司法拍卖平台,以“零佣金、广覆盖、强监督、更便民”4大优势打破了司法拍卖的“常规”,充分保障债权人的利益。

   为走出过去“清了又积,积了又清”的执行怪圈,罗平法院在执行外部环境上,形成了县委领导、人大监督、政府参与、政协支持、各方配合、法院主办的解决“执行难”问题的联动机制,建立了各部门共同研究解决“执行难”问题的联动协调机制和联席会议制度;并主动与周边的法院签订《区域执行协作协议》,建立协作机制,执行工作中推行换员执行和交叉审查、悬赏、查控、曝光、救助等10个机制。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8月,曲靖法院执结案件4048件,到位标的9.5亿元。

创新机制“发力”

   9月20日11时40分,接到举报线索后当即出发,奔波了两个多小时、扣押了某公司3辆车后回到办公室的邱弈凯并不轻松。他说,该案被执行人变更了公司注册信息和名称,目前所查到的银行账户基本是个空壳,扣押的车辆与债务相比,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针对过去执行工作中反映出来的“抽屉案”、消极执行等执行弊病,曲靖中院借鉴外地经验,打破执行局原有综合处、执行处等内设机构,重新按照执行流程分为执行指挥中心、财产查控处等部门,探索具有曲靖特色的“分段集约”执行改革—明确对立案、财产调查和控制、财产处置以及异议审查等各流程环节工作内容进行规范,确保执行工作各环节间衔接畅通有序;明确要求对查封、冻结、搜查、拘留等司法强制措施以及财产申报、委托审计调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公布、悬赏执行、打击拒执罪等举措综合运用,形成强制执行高压态势。

   据了解,截至8月31日,曲靖两级10个法院受理执行案件8431件,同比上升15.72%,执结案件4048件,执结标的9.5亿元。期间,司法拘留157人;以拒不执行法院判决、裁定罪判处10件11人有期徒刑;对3492名失信被执行人录入全国失信名单库实施信用惩戒;查询银行账户170415个,查询金额5.2亿元,通过扣划款项部分执行结案357件,全案执行结案207件。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3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