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9-09-16
星期一

《中国审判》2019.07 221 出版日期:2019-04-15

3 上一篇    放大 缩小 默认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敲响“第一槌”

0.45.jpg

文 | 本刊记者 张春波 图 | 胥立鑫

327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副院长、知识产权法庭庭长、二级大法官罗东川担任审判长,敲响了自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成立以来的“第一槌”。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公开审理的这件“首案”,是一起因汽车雨刮连接器发明专利而引发的侵权纠纷。

经审理,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当庭宣判,维持一审判决,驳回上诉人的上诉请求。

据悉,此案判决首次探讨了判令停止侵害的部分判决制度和临时禁令制度的关系,明确了两种制度并存时的适用条件和规则,对创新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审判机制、提升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和降低维权成本等方面,有着重要的指引意义。

纠纷缘起

瓦莱奥清洗系统公司(以下 简称“ 瓦莱奥公司 ”)系ZL200610160549.2号名称为“机动车辆的刮水器的连接器及相应的连接装置”的中国发明专利的专利权人。

2016年,瓦莱奥公司称福建厦门卢卡斯汽车配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卢卡斯公司”)、厦门富可汽车配件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富可公司”)及卢卡斯公司法定代表人陈少强生产的若干型号雨刮器产品侵犯其专利权,故向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

随后,瓦莱奥公司向法院申请就卢卡斯公司、富可公司、陈少强是否构成侵害涉案专利权先行作出部分判决,并判令其停止侵权。此外,瓦莱奥公司还提出了诉中行为保全(又称“临时禁令”)申请,请求法院责令卢卡斯公司、富可公司、陈少强立即停止侵权行为。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审理认为,双方当事人对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10的保护范围争议较大。而这一争议系该案的核心问题,直接关系到被诉侵权产品是否侵权及民事责任的承担等问题。

考虑到知识产权侵权纠纷案件大多因为侵权和赔偿事实查明难,进而导致了审理耗时较长,悬而未决的裁判不但会扩大权利人的损失,也不利于提升案件审理效率和司法公信力。同时,上海知识产权法院认为,原告提出的就是否侵权问题先行作出认定的申请于法不悖,且有利于确定进一步审查该案大量赔偿证据的必要性,根据法律规定可予以支持。

2019122日,上海知识产权法院先行作出部分判决,认定被控侵权产品落入原告专利的权利要求保护范围,被告需立即停止对名称为“机动车辆的刮水器的连接器及相应的连接装置”发明专利权的侵犯。同时,对于赔偿问题,上海知识产权法院暂未作出判决,亦未对临时禁令申请作出处理。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教授马一德指出,在专利案件中,使用临时禁令必须经过严格的法律审查。“不仅需当事人进行担保,同时法院还要判断临时禁令对双方当事人和社会公共秩序的影响,可谓慎之又慎,严之又严。”

二审合议庭阵容强大

201911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在北京揭牌成立,主要审理专利等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上诉案件。作为中国知识产权和诉讼法律制度的历史性突破,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肩负着统一知识产权案件裁判尺度、进一步提高审判质量和效率、提升司法公信力和国际影响力的重大使命。

在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作出一审先行判决后,卢卡斯公司、富可公司不服上述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请求撤销该判决,改判驳回瓦莱奥公司关于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

215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依法受理此案,并组成五人合议庭进行审理。

作为“第一槌”案件,同时又涉专业性难点问题,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的第一次庭审亮相备受各界瞩目。

在本案开庭之前,合议庭的强大阵容就吸引了不少媒体的关注,更被网友称为“学霸合议庭”。据悉,5人中,包括审判长罗东川大法官在内的4人均拥有法学博士学位,另有1名法官是理学硕士。

在开庭的前两天,325日,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就在官网上发布了“旁听预约告知”,开通了网上预约申请。庭审当天,凡是成功预约的旁听人员在领取相关证件后,刷身份证进行识别并通过安检,即可进入法庭。

327日上午9点,该案在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准时开庭。当天,多家新闻媒体记者参加了旁听报道,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最高人民法院特约监督员,中央有关部门代表、专家学者代表、通过网络预约的社会公众代表及世界知识产权组织代表、部分驻华使节旁听了庭审。与此同时,该案庭审还以“全媒体”的方式进行了全程直播。

马一德告诉记者:“此案由最高人民法院大法官担任审判长,组成五人合议庭,向世界宣告了在新一轮的改革开放中,中国对知识产权的司法保护力度之大、决心之大。”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在此次庭审过程中的高科技应用,也让人耳目一新。比如,权利人在演示时佩戴了AR(现实增强技术)眼镜,大屏幕上可以同步看到实物演示,有助于现场所有人观察产品组装和结构细节。此外,本次庭审还使用了分角色同步圈画技术展示图纸、语音识别技术自动生成笔录、电子签名技术生成电子笔录原本……极具现代化、科技感的庭审手段在一定程度上也消解了案件所涉专业问题的晦涩,推动了庭审的高效和高质量进行。

争议焦点激辩

合议庭经评议认为,本案在二审期间的主要争议焦点有两个:第一个焦点问题即是否构成侵权;第二个焦点问题即应该如何处理临时禁令申请。

上诉人卢卡斯公司和富可公司认为,涉案专利保护的主体对象是连接器。目前,我国缺乏刮水器臂宽度的强制性标准,在实际使用过程中经常会出现不同厂家的刮水器臂和连接器混用的情形,更加剧了连接器与刮水器臂不相适配的问题,广大消费者不得不购买被上诉人瓦莱奥公司的刮水器。而己方的产品给广大消费者提供了选择的权利,进而降低了消费者的费用支出。

此外,上诉人卢卡斯公司和富可公司指出,涉案专利只能将连接器卡位在嵌入位置,却无法锁定在嵌入位置。而己方产品的关闭包容锁定元件及垂直锁定的技术效果明显要优于被诉侵权产品。

被上诉人瓦莱奥公司则辩称,被诉侵权产品和涉案专利采用了同样的技术手段来锁定连接器和雨刮臂。“本案的争议主要在于对专利保护范围的解释。涉案专利从未要求刮水器臂和刮水器刷体之间要进行直接的接触。另外,上诉人又自行创设了所谓‘垂直延伸’的概念,但涉案专利从未限制方向。”

对于诉中行为保全问题,瓦莱奥公司认为,鉴于两上诉人并未停止侵权行为,其制造的被控侵权产品仍在销售。同时,己方已经向法院提供了100万元的担保,被上诉人的行为保全申请满足法定要件。

然而,卢卡斯公司和富可公司则表示,涉案专利目前正处于行政诉讼阶段,涉案专利是否会维持专利权有效,将会影响本案诉讼保全行为的实施。事实上,尽快作出二审判决的实际意义会优于诉讼保全的实际意义。

知识产权法庭“一槌”定音

合议庭审理后认为,该案中,瓦莱奥公司的涉案专利先后经历了两次无效宣告审查,均被维持有效。到目前为止,瓦莱奥公司对涉案专利享有的权利合法有效。

对于被诉侵权产品是否落入涉案专利权利要求13个技术特征。合议庭评议后认为,被诉侵权产品具备上述特征,卢卡斯公司和富可公司的行为构成侵权,应当承担停止侵害的法律责任。

对于临时禁令申请应该如何处理的问题,合议庭认为,原审法院的先行判决与临时禁令是两项不同的制度,有着各自的独特价值;在判令停止侵害的部分判决尚未生效时,临时禁令可以起到及时强制执行的效果,能够更加充分地保护专利权人的利益。

最终,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当庭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人卢卡斯公司、富可公司的上诉请求,维持上海知识产权法院一审判决。二审受理费由卢卡斯公司、富可公司共同承担。同时,该案有关侵权赔偿的部分将由上海知识产权法院继续审理。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同时指出,鉴于该案已当庭宣判,判决立即发生法律效力,作出临时禁令裁定已无必要。因此,对于瓦莱奥公司提出的临时禁令申请,法院不予支持。

马一德告诉记者:“从听审感受来看,此次庭审十分专业、高效。法庭充分尊重了双方当事人及其代理人的陈述、申辩、辩论的机会,法官充分聆听了双方的请求和诉求,起到了兼听则明的效果。”

“这个判决向全世界彰显了中国的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制度对于所有知识产权权利人均一视同仁,体现了中国司法知识产权保护相关规定充分贯彻国际条约所要求的国民待遇原则。”中国人民大学知识产权学院副院长郭禾说。

“第一槌”意义深远

“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敲响的‘第一槌’,有利于统一司法审判尺度,营造良好司法环境,服务营商环境的建设。尤为重要的是,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的成立,有助于国际社会正确认识中国知识产权保护机制的发展,从而消除误解与偏见。”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研究所研究员管育鹰告诉记者。

此案充分彰显了为加强专利等技术类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的审判体制创新。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是世界上首个在最高司法层面统一审理专利等专业技术性较强的知识产权上诉案件的专业审判机构。诸如此类由知识产权法院、有关中级人民法院作为一审法院的案件,可以直接上诉至最高人民法院,是我国知识产权诉讼制度的重大创新和历史性突破。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第一槌”的敲响,标志着其将充分发挥审判职能,以专业、高效、权威的审判,进一步统一裁判尺度,引领全国法院提高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审判质量效率,为国内外权利人提供更为有力的平等保护。

同时,此案还充分体现了为提高专利等技术类知识产权司法保护效率的诉讼制度创新。最高人民法院知识产权法庭在成立之初,就要求创新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的审判机制,积极探索对侵权判定问题先行作出部分判决,允许当事人对此单独提出上诉,从而节省司法资源,提高审判效率。此案作为一个针对部分判决的上诉案件,成为率先应用新机制的鲜活实例。

此外,本案判决首次探讨了判令停止侵害的部分判决制度和临时禁令制度的关系,阐明了判令停止侵害的部分判决尚未发生效力时临时禁令的独特价值,明确了两种制度并存时的适用条件和规则,对创新技术类知识产权案件审判机制、提升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力度和降低维权成本等,均将产生重要指引意义。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