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9-11-16
星期六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件 >> 案件报道 >> 正文
于欢案二审改判:一个兼具“法理情”的结局
时间:2017-08-25 16:24:53    作者:沈洋    来源:中国审判杂志

盛夏时节的泉城济南,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空气中透着几分清新,令人舒适惬意。位于经十路旁的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这两天再次令世人瞩目,备受社会关注的于欢故意伤害案,二审即将在这里宣判。

2017年6月23日上午8时40分,第22审判庭,现场气氛庄严肃穆,旁听席上座无虚席,许多人都在小声地议论着案子。深棕色大理石背景墙上方的国徽在灯光的照射下熠熠生辉,令人肃然起敬。法台前方,两位书记员已提前到场,做着案件宣判前的最后准备工作。

9时整,书记员宣读了法庭规则。随后,全体起立,在该案的审判长、刑四庭庭长吴靖的带领下,合议庭成员身着法袍、庄重大方地从法庭侧门步入审判席。紧接着,随着一记铿锵有力的法槌敲击声,审判长宣布开庭,并传上诉人于欢到庭。于欢身着灰色T恤,在众人注视下被带入法庭。值庭法警为其打开戒具后,于欢坐在了被告席上,精神尚可,神态也相对平静。

随后,审判长宣布该案已审理终结,并宣读判决书。整个判决书首先就经审理查明的案件事实进行了明确,接着从事实和证据、法律适用、刑罚裁量、诉讼程序四个方面对庭审中的争议焦点予以评判。最终,二审法院认定于欢构成故意伤害罪,但属于防卫过当,依法对其减轻处罚,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至此,备受关注的于欢案终于尘埃落定。

民众有所呼,司法有所应。在该案尘埃落定前,围绕于欢的罪与罚,“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种正义。”经过审慎研究案卷和调查,山东高院最终对于欢案给出了公平公正的结果。中国法院公开透明、公正司法的良好形象,也注定因这场宣判而掀开新的一页。

暴力催债辱母  引发一场血案

苏银霞系于欢之母。2014年7月28日,苏银霞及丈夫于西明向吴学占、赵荣荣借款100万元,双方口头约定月息10%。至2015年10月20日,苏银霞共计还款154万元。其间,吴学占、赵荣荣因苏银霞还款不及时,曾指使郭彦刚等人采取在源大公司车棚内驻扎、在办公楼前支锅做饭等方式催债。

2015年11月1日,苏银霞、于西明再次向吴学占、赵荣荣借款35万元。其中10万元,双方口头约定月息10%;另外25万元,通过签订房屋买卖合同,用于西明名下的一套住房作为抵押,双方约定如逾期还款,则将该住房过户给赵荣荣。2015年11月2日至2016年1月6日,苏银霞共计向赵荣荣还款29.8万元。吴学占、赵荣荣认为该29.8万元属于偿还第一笔100万元借款的利息,而苏银霞夫妇认为是用于偿还第二笔借款。吴学占、赵荣荣多次催促苏银霞夫妇继续还款或办理住房过户手续,但苏银霞夫妇未再还款,亦未办理住房过户。2016年4月13日晚,于西明通过他人调解,与吴学占达成口头协议,约定次日将住房过户给赵荣荣,此后再付30万元,借款本金及利息即全部结清。

2016年4月14日,于西明、苏银霞未去办理住房过户手续。当日16时许,赵荣荣纠集郭树林、郭彦刚、苗龙松、张博到源大公司讨债。为找到于西明、苏银霞,郭彦刚报警称源大公司私刻财务章。民警到达源大公司后,苏银霞与赵荣荣等人因还款纠纷发生争吵。民警告知双方协商解决或到法院起诉,后离开。李忠接赵荣荣电话后,伙同么传行、张书森和被害人严建军、程学贺到达源大公司。赵荣荣等人先后在办公楼前呼喊,在财务室内、餐厅外盯守,在办公楼门厅外烧烤、饮酒,催促苏银霞还款。其间,赵荣荣、苗龙松离开。

当日20时许,杜志浩、杜建岗赶到源大公司,与李忠等人一起饮酒。20时48分,苏银霞按郭彦刚要求到办公楼一楼接待室,于欢及公司员工张立平、马金栋陪同。21时53分,杜志浩等人进入接待室讨债,将苏银霞、于欢的手机收走放在办公桌上。杜志浩用污秽语言辱骂苏银霞、于欢及其家人,将烟头弹到苏银霞胸前衣服上,将裤子褪至大腿处裸露下体,朝坐在沙发上的苏银霞等人左右转动身体。在马金栋、李忠劝阻下,杜志浩穿好裤子,又脱下于欢的鞋让苏银霞闻,被苏银霞打掉。杜志浩还用手拍打于欢面颊,其他讨债人员实施了揪抓于欢头发或按压于欢肩部不准其起身等行为。

22时07分,公司员工刘付昌拨打电话报警。22时17分,民警朱秀明带领辅警宋长冉、郭起志到达源大公司接待室了解情况,苏银霞和于欢指认杜志浩殴打于欢,杜志浩等人否认并称系讨债。22时22分,朱秀明警告双方不能打架,然后带领辅警到院内寻找报警人,并给值班民警徐宗印打电话通报警情。

于欢、苏银霞欲随民警离开接待室,杜志浩等人阻拦,并强迫于欢坐下,于欢拒绝。杜志浩等人卡于欢颈部,将其推拉至接待室东南角。于欢持刃长15.3厘米的单刃尖刀,警告杜志浩等人不要靠近。杜志浩出言挑衅并逼近于欢,于欢遂捅刺杜志浩腹部一刀,又捅刺围逼在其身边的程学贺胸部、严建军腹部、郭彦刚背部各一刀。22时26分,辅警闻声返回接待室。经辅警连续责令,于欢交出尖刀。杜志浩等四人受伤后,分别被杜建岗等人驾车送至冠县人民医院救治。次日2时18分,杜志浩经抢救无效,因腹部损伤造成肝固有动脉裂伤及肝右叶创伤导致失血性休克死亡。严建军、郭彦刚的损伤均构成重伤二级,程学贺的损伤构成轻伤二级。

一篇调查报道  引爆舆论热潮

2016年4月15日于欢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被刑事拘留,同年4月29日被逮捕。

2016年11月21日,聊城市人民检察院指控于欢犯故意伤害罪,向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并建议对于欢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2017年2月17日,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承担相应民事赔偿责任。

2017年3月23日,一篇《刺死辱母者》的报道,经各大门户网站转载、传播后,引起各方巨大关注。于欢案几乎是在一夜之间就成了全民话题,“辱母杀人案”“激情自卫”“正当防卫”等关键词登上了各社交媒体热门排行,网上跟帖如雨,舆论普遍认为判决结果不公。

柏拉图的《理想国》中有这样一段话:“在我看来,失手杀人其罪尚小,混淆美丑、善恶、正义与不正义,欺世惑众,其罪大矣。”《刺死辱母者》这篇报道也引发了网民关于人伦与法律话题的大讨论。懂法律的网民,依据自己对法律的理解,对控辩双方的陈词进行点评、评判得失;更多的网民,也从内心朴素的正义感与常识出发,发表自己的见解。

随着舆情的不断发酵升温,司法机关也在主动作为、积极回应。最高人民检察院派员赴山东对该案事实、证据进行全面审查,对媒体反映的警察渎职等行为进行调查。山东省公安厅官方微博则在3月26日发布消息称,已于当天上午派出工作组,赴当地对民警处警和案件办理情况进行核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也发布了已于3月24日受理该案上诉、合议庭现正在全面审查案卷的消息。

正如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在山东调研时所强调的,刑事审判坚持严格司法,依法裁判是不能动摇的原则,是必须坚守的底线;同时,要高度关注社情民意,将个案的审判置于天理、国法、人情之中综合考量。中国有着数千年文化传统,天理、国法、人情是深深扎根人们心中的正义观念,蕴含法治与德治的千古话题。天理反映的是社会普遍正义,其实质就是民心。讲人情,不是要照顾某个人的私人感情,而是要尊重人民群众的朴素情感和基本的道德诉求,司法审判不能违背人之常情。

山东省人大代表、山东京鲁律师事务所主任郝纪勇是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的特邀监督员。在被问及如何看待舆论监督与司法审判的关系时,他强调,舆论监督要养成尊重法院判决的习惯,大家要理性思考,不能带有明显的倾向性,这是舆论本身的操守;而作为法院,要充分听取各方意见,综合考虑多种因素,最终作出公平公正的判决。

二审亮剑纠偏  传递司法温度

一审宣判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杜洪章等和被告人于欢不服,分别提出上诉。2017年5月20日,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召开庭前会议,5月27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

在二审庭审前一日,山东检方、纪委、警方公布了该案有关当事人和出警民警调查处理情况。庭审当日,山东高院通过微博直播庭审回应公众期待。

二审法院经审理后认为,上诉人于欢持刀捅刺杜志浩等四人,属于制止正在进行的不法侵害,其行为具有防卫性质;其防卫行为造成一人死亡、二人重伤、一人轻伤的严重后果,明显超过必要限度造成重大损害,构成故意伤害罪,依法应当负刑事责任。鉴于于欢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于欢归案后能够如实供述主要罪行,且被害方有以恶劣手段侮辱于欢母亲的严重过错等情节,对于欢依法应当减轻处罚。于欢的犯罪行为给上诉人杜洪章等和原审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严建军、程学贺造成的物质损失,应当依法赔偿。原判认定于欢犯故意伤害罪正确,审判程序合法,但认定事实不全面,部分刑事判项适用法律错误,量刑过重,故依法应予改判。

二审判决也对于欢行为是否构成自首予以明确回应。经查,执法记录视频及相关证据证明,在于欢持刀捅人后,在源大公司院内处警的民警闻声即刻返回接待室。民警责令于欢交出尖刀,于欢并未听从,而是要求先让其出去,经民警多次责令,于欢才交出尖刀。可见,于欢当时的表现只是未抗拒警察现场执法,并无自动投案的意思表示和行为,故依法不构成自首。

在开庭审理近一月后,6月23日上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对于欢案二审公开宣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款、第二十条、第六十七条第三款、第六十三条第一款、第六十一条、第三十六条第一款,《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三项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一百五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的规定,以故意伤害罪改判于欢有期徒刑五年,维持原判附带民事部分。至此,承载着公平正义的靴子终于落地。

代表委员旁听宣判倾情点赞

于欢案二审判决给人伦情理留下了必要空间,也考虑到了辱母所导致的精神痛苦。判决结果能被更多人认同,让人们在此案中感受到了公平正义。其实,好的判决本身就是一堂生动的全民普法课,正是二审的微博直播,把法庭的裁判变成普法的教材。

对于这一判决结果,在场旁听的专家学者和人大代表都不约而同地点赞。全国人大代表、山东鸢都英合律师事务所主任高明芹接受采访时表示,于欢案二审充分体现了严格司法的理念,全面实现了事实证据查明在法庭、诉辩意见发表在法庭、公正裁判形成在法庭。山东省人大代表、山东京鲁律师事务所主任郝纪勇则认为,二审期间,山东高院全面落实以审判为中心的改革要求,充分审查事实证据,体现了公开、公平与正义。

此前受邀前来旁听庭审的北京师范大学法学院院长卢建平在被问及感受时指出,二审法院对证据的审查更加细致,对各方诉求考量更加均衡,检方恪守了客观公正,可圈可点。

与之前几位专家学者不同,山东省政协委员吴华萍作为一名女企业家,在为二审判决结果点赞的同时,更愿意从社会问题的角度来关注本案。她认为,非正常手段的催债,比如涉黑等问题的出现,折射出许多中小企业的融资难问题。民营企业生存不易,缓解社会就业压力功不可没,政府应出台一系列政策,帮扶它们度过经济难关,让民营企业家更有尊严,这样才能避免此类悲剧重演。

法律无情,法官有爱。采访即将结束时,该案的审判长吴靖告诉笔者,为了准备当天的宣判工作,他入睡时已经是凌晨四点多了。但在宣判过程中,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一丝倦意,宣读判决书时仍如往常一样铿锵有力!的确,作为一名高级法院的法官,面对一起因社会关注而成为公共话题的复杂案件,最终能够给出一份“有诚意”“有温度”的判决,让曾经的喧嚣成为记忆,殊为不易。

案卷如山,繁文浩叠。每一名法官的肩头,扛起的都是大家的期待。法官认真审理好每一起案件,实现情、理、法之间的“水乳交融”,或许才是人们所期待的完美法治。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9430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