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9-09-20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件 >> 历史名案 >> 正文
中国“民告官”第一案——东汉黄金征缴案
时间:2015-09-15 10:06:07    作者:甘肃省民勤县人民法院 刘文基    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

9.jpg

广东惠州:男子打捞44根乌木遭查扣 图/CFP

近日,广东惠州居民从江底打捞出44根“乌木”,被公安部门暂扣。2013年,重庆市潼南县村民挖出一根乌木,卖得近20万元,后被法院判决返还当地财政局。2012年,四川省彭州市通济镇农民吴某将镇政府告上法庭,要求确认在他自家地里挖出的乌木属他所有,最终败诉。

乌木、黄金,究竟属于发现的民众、集体组织所有,还是国家所有?这其实并非新问题,早在东汉时期就已经出现,并引发纠纷,官司一直打到皇帝那里。这就是汉明帝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发生的东汉黄金征缴案。

历史背景

就像乌木一样,东汉的这一黄金案件,也牵涉无主物的所有权。有关遗失物制度,始见于《尚书·费誓》:“马牛其风,臣妾逋逃,勿敢越逐。祗复之,我赏赉汝。乃越逐,不复,汝则有常刑。”同时,《周礼·秋官·朝士》规定:“凡得获货贿人民六畜者,委于朝,告于士。旬而举之,大者公之,小者庶民私之。”《尚书·费誓》和《周礼·秋官·朝士》的规定之所以存在不同,是因为前者适用于战时,而后者适用于平时。

李悝是战国时期著名的改革家,制定了中国历史上第一部比较系统的成文法典—《法经》,其中规定:“窥宫者膑,拾遗者刖,曰:为盗心焉。”《法经》还把拾取遗失物定为盗窃,在首篇“盗律”中对此作出规定,体现了法家的重刑思想。

汉代的法律原本,在唐朝之前就已经湮灭,没有直接的法律条文可以查证汉代无主物的所有权制度,但有相关著作可以旁证。西汉郑玄在《〈周礼〉注》中谈到当时的遗失物制度,“若今时得遗物及放失六畜,持诣乡亭县廷,大者公之,大物没入公家也。小者私之,小物自畀也。”

汉明帝刘庄(公元28年-公元75年)是东汉第二位皇帝,其即位后一切遵奉光武帝制度,提倡儒学,注重刑名文法。多次下诏减免赋税徭役,减轻刑罚,深得民心,使国力大增。

案件详情

西汉时设置了庐江郡,后于汉文帝十六年(公元前164年)另立为国。庐江郡是淮水的发源地,庐江从此向北流入长江,其下辖12个县,属于诸侯国。公元30年,光武帝刘秀封赏东汉开国功臣扬化将军、隐强侯坚镡为左曹合肥侯,加封合肥为其受封邑国,称“合肥侯国”,又称“皖侯国”。巢湖,又称焦湖,在今安徽省中部,因湖呈鸟巢状而得名,是安徽省内最大的湖泊,我国第五大淡水湖。巢湖水系发达,夹在长江和淮河之间,自古号称“三百六十汊”。

永平十一年,庐江郡内有两个孩子,陈爵和陈挺,年龄都刚刚过了十岁,陈爵、陈挺不约而同,到巢湖边钓鱼。陈挺先去钓鱼,陈爵随后也去了。陈爵到湖畔的时候,先询问陈挺说,这里有鱼吗,你钓到鱼了吗?陈挺回答说,这里鱼很多,我也钓了不少。陈爵就取出自己的钓具,在距离陈挺40步远的地方,开始钓鱼。

这时候,陈爵发现湖畔有个酒樽,是纯正的黄色,沉没在水中。陈爵以为那是铜器,就蹚过水去拿,但那个器物又滑又重,陈爵搬不动它。陈挺老远望见了,就大声疾呼,问陈爵在取什么东西?陈爵回答说,湖里有个东西,看起来好像是个铜器,但搬不动。陈挺就走过去,帮助陈爵,两个人共同搬那个铜器。但铜器一经搬动,很快滑到水中,陈挺、陈爵看见铜器的底部,像个美丽的盘子。

见此情景,陈挺、陈爵目瞪口呆。紧接着,陈挺、陈爵发现,成百上千个正黄色的小枝,精美绝伦。陈挺、陈爵如获至宝,立即共同采集,每个人都拿了满满一手,高高兴兴地拿回家中。

陈爵的父亲名叫陈国,曾经在官府工作过,见多识广。发现陈爵带回家的东西,竟然是黄金,就问他是从哪里拿来的。陈爵如实相告,陈国就让陈爵、陈挺带领自己,来到他们拾取黄金的地方。果然,发现有不少碎屑,正是黄金。

陈国就亲自下水拾取。一传十,十传百,乡亲们也闻讯赶来,争先恐后地拾取黄金。人多力量大,不一会儿就将黄金碎屑拾得干干净净。大家拾取的黄金集中起来,一过秤,竟然有十斤之多。

汉代各诸侯王国都设有相,由朝廷委派。王国的相,地位与太守相当,侯国的相,地位相当于县令。陈国立即将孩子们发现黄金、乡亲们拾取黄金的事情,汇报给皖侯国的相。皖侯国的相又将消息报告给庐江太守。太守立即派出人员,上门收取了陈国等人的黄金。

后太守派遣他属下的门下掾,一个名叫程躬的人,小心翼翼地带着黄金,恭恭敬敬地前往京城,向皇帝敬献黄金。程躬细致入微地介绍了发现、提取黄金的来龙去脉。对此,汉明帝并没有过多的关注,只是按部就班地作出批示,收缴老百姓所拾取的黄金,要按照程序进行。之后,黄金一事就消声匿迹,官府再也没有人提起。

但辛辛苦苦拾取黄金,并真心实意向官府报送黄金的老百姓,却没有忘记这件事情。黄金是孩子们发现的,是老百姓拾取的,官府即便是收缴,也应该有个说法,总不能莫名其妙、一声不响地一收了之。毕竟在黄金的收集、上缴过程中,孩子们和老百姓付出了一定的心血和劳动。在这些老百姓当中,陈国是唯一见过世面的,走过的桥比别人走过的路多。陈国当仁不让,作为老百姓的代表,和官府交涉起黄金事宜。

官府对老百姓发现、收集、上缴黄金的事实,予以认可。但提出这些黄金是在巢湖里发现、收集的,巢湖属于官湖,官湖里面的东西,自然属于官方所有。老百姓在官湖里捡到的黄金,所有权人毫无疑义应该是官府。老百姓只是发现、收集,付出的劳动微乎其微,完全可以忽略不计。因此,对老百姓发现、收集、上缴黄金,官府没有必要,也不能给予他们什么报酬。

但陈国和他的伙伴们,对官府的上述说法不能接受。黄金是在官湖里发现、收集的,是事实,没有错。但官府为什么没有发现,而是孩子们和老百姓发现了?官府也没有收集黄金,而是老百姓点点滴滴收集的黄金。黄金,可是稀罕物件,发现、收集黄金,可不是寻常小事,是需要很大的运气和劳动的。发现、收集黄金的价值,并不能因为黄金是在官湖里发现、收集的,就可以忽略不计。

陈国和他的伙伴们坚持讨取说法,一直将官司打到汉明帝那里,他们上书皇帝,状告官府收取黄金,没有支付任何报酬。汉明帝接到陈国等人的状子,立即向庐江太守发出诏书,要求他们说明没有向陈国等人支付报酬的原因。庐江太守立即向皇帝报告说,陈国等人上缴的黄金,不是从私人的湖泊里采集的,而是从官湖拾取的,不应该支付他们报酬。

陈爵、陈挺能够发现黄金,陈国和他的伙伴们能够收集黄金,他们的运气真的不错,即使是在因为黄金上缴发生纠纷的时候,也难能可贵的遇到了清正贤明的汉明帝。汉明帝接到庐江太守的报告,认为他们以黄金是从官湖拾取的,拒绝支付陈国等人报酬不能成立。当时,黄金还真是稀奇物品,根本不能正常流通,因此,官府并不能物归原主,将黄金归还老百姓。

永平十二年,汉明帝一锤定音,要官府按照市场价值,给予陈国和他的伙伴们黄金折价款。陈国和他的伙伴们终于以弱胜强,打赢了“民告官”的黄金案件,拿到了黄金折价款。案件因此尘埃落定。

启迪思考

有人称汉明帝黄金案为中国行政诉讼第一案。的确,该案的原告是普通民众,被告则是地方官府,纠纷双方不是平等主体,争议是因为行政行为产生的。但该案严格地讲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行政诉讼,因为最终处理案件的不是独立的司法机关,而是封建社会的最高统治者—皇帝本人。就此而言,该案是在行政系统内部处理的,更像是行政系统内部的“民告官”案件—行政复议。当然,我们不必拘泥于案件的定性,而应该借鉴汉明帝以人为本、不与民争利的先进理念。十斤黄金,世所罕见,依据当时的规定,自然不应该属于小件,不能归属个人,但汉明帝还是命令官府给予民众折价,体现出汉明帝体恤民众的思想。汉代的埋藏物、遗失物制度,并没有吸收时隔不久的《法经》,而更多地吸取了已经远古的《周礼》。相比之下,《法经》是个后退,启迪我们,法律只有体现最广大人民的利益才是良法,才有生命力,也才能得到百姓的自觉遵守。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2300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