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9-11-18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人物 >> 法官 >> 正文
闻君平生功与业,戎马边关三十载
——追忆内蒙古高院原副院长孙凤鸣同志
时间:2015-03-13 16:26:46    作者:记者 李全锁 通讯员 陈志国 高颖    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

55.jpg


孙凤鸣,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察右后旗人,1979年就读于北京大学法律系,1983年至2007年在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工作,先后任研究科科长、办公室主任、副厅长,2007年至2012年在内蒙古自治区公安厅工作,任副巡视员、副厅长,2012年起任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2015年2月16日,因病医治无效,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回望他所走过的历程,四年大学时光培养了他的才情与睿智,二十四载援藏经历磨砺了他的坚忍和刚毅,三十多个边关春秋见证了他无悔的坚守和执著。他挥毫书写的“戎马边关三十载”为人们展现了一部平凡人的传奇。

梦想与情怀的坚定选择

1983年,团中央、教育部发起“志在四方,献身四化”的号召,动员高校毕业生勇敢地肩负起时代赋予的重任,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孙凤鸣放弃留在北京工作的优越条件,响应国家支援西部边疆建设的号召,毅然选择去西藏工作。在北大79级法律系同学们的记忆里,当年分配工作可选择的余地比较多,各大机关急于要人,北大毕业生就业情况比较理想。“当时有个硬指标,必须要有人去西藏,否则影响79级法律系的工作分配”,他的同学陈纪元说。“听说北大有的系,由于没有人自愿去,最后搞了个抽签,谁抽上,谁必须去”,他的同学徐家力在《忆凤鸣》一文中说,“凤鸣自愿去西藏,是高风亮节的伟大壮举,是在替我们承担责任和义务。”

“在哪里工作都一样”,当同班同学王良智问他援藏的原因时,他回答得那么简单、轻松、自然。几年后,同学们又曾追问此事,他的回答依然云淡风轻。直到人们注意到他在《八小时以外》杂志上发表的一封家信《我来到了西藏》,才豁然开朗:“我觉得,只有那些真正热爱自己家乡的人,才会作出这样的选择……我们思恋故土、思恋亲人!可祖国是我们更神圣的故乡,更伟大的母亲。为她献身,就是对家乡、对母亲最好的孝敬和最忠诚的热爱。”多年后,翻开他的日记本,上面同样清晰书写着当年无悔选择背后的赤子情怀:“怀揣着青年人的热情和理想,我毅然决定进藏,到祖国最需要的地方去。”他的同学甘培忠动情地说,“这种家国情怀和精神让我们震撼和感动。”

孙凤鸣所选择的这条援藏之路,不仅是奉献、圆梦之路,更是沉淀、磨炼之路。当年的进藏之路充满了难以想象的困难,车陷泥潭、高山缺氧、狂风暴雪、稀泥沼泽……但他却在文章中形容这是“一种美的诗情画意”。从北京到西宁,再到格尔木,前后经过了20余天的奔波辗转,终于抵达了拉萨。在他看来,这是一段磨炼意志、增长信心的难忘经历,“可以体验与死神搏斗的欢乐和成为征服者的喜悦”。一路上,他没有半点恐惧,而是被秀丽的风景所吸引,“青海湖的宁静、鸟岛的喧闹、柴达木盆地的广袤、昆仑山的雄壮,还有当雄草原令人心旷神怡的微风、五道梁上变幻莫测的风云……”这一切都让他感受到祖国的欣欣向荣和蒸蒸日上。彼时的他,愿意以此作为起点,凭借自己的一腔热血和无限向往,去为祖国、为西藏倾尽自己的全力。在同学王良智的印象里,“凤鸣是一个脚踏实地的理想主义者,他把一生献给了西藏,用超于常人的毅力在离天最近的地方坚守自己的梦想”。

扎根与融入的无限热爱

当孙凤鸣选择到美丽雪域高原的时候,心里就萌生了一种情结——要将整个身心毫无保留地融进西藏。初次踏上西藏这块向往已久的土地时,西藏人民的真诚与纯朴,就在他心里种下了一颗“热爱”的种子。援藏学生乘坐的汽车刚翻过唐古拉山口时,由于高原反应,他的鼻子出血不止,第一次碰到这种状况的他不知所措。这时,一个藏族姑娘跑过来塞给他一大叠卫生纸。姑娘的举动,让他体会到了藏族同胞的热情和善良,这种温暖更加坚定了他援藏的选择。在与这片热土亲密接触和人民融洽相处中,当初的援藏选择在他的心底慢慢地升华为在西藏奉献青春和挥洒热血的坚定信仰。

然而,西藏不同于内地,尤其在气候变化多端的高原,道路崎岖难行,出差在外遇到刮风下雨下冰雹时,就蜷在车里;没地儿住时,就睡在车里或到庙里留宿;没饭吃就啃方便面、到藏族群众家里嚼糌粑;汽车陷在泥泞道上就靠人死命往外推,险情不断,甚至可能有生命危险。上世纪90年代初期,藏北的双湖公安局,没有水喝,仅有的6名干警要到很远的地方砸冰破湖取水,然后用拖拉机拉回来备用,水里盐和碘的含量过高,喝完了就胀肚子。时任公安厅副厅长的孙凤鸣风尘仆仆地来到双湖公安局时,这些平时天不怕地不怕的铁血男儿居然抱着他痛哭流涕。干警的泪水中满是感动和疑问:双湖公安局偏远难行,很少有领导来这里,是什么支撑着这位援藏的副厅长不畏艰险来看望他们?

回顾孙凤鸣在西藏的24年,我们找到了答案:他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他留恋这里的每一座高山、每一条河流。他把这种爱融入生活,与藏族女子相知相恋、结婚生子,将自己的家庭扎根在这片热土上;他把这种爱融入工作,以对西藏公安事业的执著热爱,将援藏8年期限延长到扎根边疆二十四载;他把这种爱融入人民,时刻关注这里百姓的生活冷暖,并身体力行地帮助贫困群众解决难题;他收养资助了11名藏族孤儿,将他们视为己出,每到逢年过节,他都给当地孤儿院资助生活物资……深沉的爱支撑着他用双脚丈量了西藏的幅员辽阔,也拓展了他平凡生命的宽度。他的同学们也道出了同样的感觉,“凤鸣从来没有说起过在西藏的条件有多艰苦,向我们传递的都是正能量”。他的大学室友吴明山说:“他和西藏建立了深厚的感情,从他填词的歌曲《我爱你,西藏》中可以听出他对西藏的热爱。” 

淡泊与从容的默默付出

三十载边关工作的努力与付出,使孙凤鸣得到了上级领导和当地百姓的一致认可,但在荣誉面前他总是再三推辞。在他的心中,对祖国和事业的热爱,对家人、师长、同事、朋友的情谊最重,却把取得的荣誉和成绩看得很轻。“2010年,北京大学为了献礼国家西部大开发建设十周年,计划出版《西部放歌》一书,作为优秀援藏代表的凤鸣与时任自治区党委书记的胡春华等4位校友被确定为内蒙古地区采访对象。在前期与他联系采访的过程中,他一再表示自己做的都是很平凡的事,还是把采访机会让给其他更优秀的校友吧”。当年协调采访的北京大学校友会内蒙古分会张纪生会长回忆说:“我当时跟他通过多次电话,他一再推辞,后来我对他说采访名单是由北大党委宣传部和校友会共同确定的,无法更改,他才勉强同意接受采访,最终形成了书中《奉献源自热爱》这篇文章。”还有另一件事,令张会长印象深刻:2013年,北京大学校友会内蒙古分会研究决定推荐孙凤鸣参加北京大学“优秀校友工作者”、“校友工作贡献奖”的评选,在征求本人意见时,他拒绝了,坚持要把这样的荣誉让给其他人。“他就是这样一个在荣誉面前从不伸手的人”,参与此事的校友郭连恒在提起这件事时,眼中满是深深的敬佩和惋惜。

纵使如此,孙凤鸣还是凭借勤勉奉献的精神、扎实突出的工作能力,取得了卓有成效的工作业绩。他感到肩上的担子更重了,因为他明白这不仅是对自己工作的肯定,是领导和人民的信任,更是对他寄予的厚望。

在援藏8年服务期满时,面对很多一同援藏的“战友”陆续离开西藏,孙凤鸣没有动摇,而是继续坚持站在这片令他魂牵梦绕的高原上,脚步走得更加踏实、更加稳健。看到他身体受到高原气候环境的严重侵蚀,曾有人建议他回内地工作,但他只是轻描淡写地说“我服从组织安排”。一位要好的同学不忍看到他的身体日渐透支,劝他找机会调回北京工作,但他却坚决反对,“他觉得西藏需要他,他也能为西藏做许多工作”。当年,孙凤鸣以高考作文满分的优异成绩考入北京大学,在学校时就是公认的才子,到西藏工作后,他更是得到了多方面的历练,写出了很多“最有人味的公文,最有仙味的诗文”。有人说,如果没有去当警察,他可能会是一名出色的诗人,就像他同班同学海子一样。他很快成长为西藏公安厅的“一支笔”,并闻名于全国公安系统。因此,公安部有意向将他调往北京工作,但因种种原因,最终还是留在了更需要他的工作岗位上。同学纷纷撰文悼念,“他是我们北大法律系79级一班的骄傲!他纯朴的品格、灵空的境界、深邃的思想、卓越的才华、豪放的性格、热情的风格、奉献的精神、大爱的情怀,令人钦佩!”

忠诚与责任的毅然坚守

同学们认识的孙凤鸣是一个行动主义者。他对西藏的热爱不是挂在嘴上的,而是内化于心、外化于行,并将这种热爱形成理想,化作自觉行动。在到达双湖公安局那一夜,他失眠了,干警居住的危房和可敬淳朴的脸庞,不时浮现在他眼前,让他辛酸,为基层做一些实事成为他最大的牵念。在西藏自治区公安厅工作的24年间,从科长到办公室主任,再到副厅长,一次又一次的职务升迁证明了他的努力和成长,工作角色的几番转变见证了他对事业的执著与忠诚。刚刚做完痔疮手术的孙凤鸣因公需要马上到阿里地区出差。西藏自治区公安厅的领导、主治医生及妻子一致反对,他却一再坚持。山路崎岖,坐着汽车颠簸行使2000多公里,途中尚未愈合的伤口不断出血,对工作的无比热忱让他强忍疼痛,圆满完成了任务。

无论大、小病情都不能耽误工作,都不能辜负肩负的职责,是孙凤鸣一贯秉持的操守。吴明山讲述了这个故事:凤鸣告诉我,他最近经常感觉呼吸困难、胸闷、头昏、失眠,我劝他好好检查检查身体,他推说工作太忙婉拒了。有一次,从西藏回北京开会,他一下飞机因身体不适被送到了阜外医院。主治医生十分震惊,叫来科里所有的医生和实习生,指着凤鸣的彩超现场教学说,这是一颗典型的西藏高原心脏,每分钟跳动只有四十多下,需要住院接受治疗,否则情况可能进一步恶化。可是凤鸣并没有住院,他说,休息一下就好了,回到西藏就没问题了。会议结束后,匆匆离开北京,像久别的游子回乡般急切,只为站在他热爱的土地上、回归到他熟悉的工作岗位。他相信回到他的圣地西藏,他的心脏就会恢复得像翱翔在雪域蓝天的雄鹰一样健康。因为他热爱着点燃他青春却损耗着他健康的西藏大地,雪域高原同样眷恋着她的赤子,给了他一颗奔腾着西藏江河的高原心脏。

24个春夏秋冬,弹指一挥间。当年那个辗转20多天从北京到拉萨追寻梦想、充满活力的大学生,再次回到家乡时已是拖着羸弱身体的病人。孙凤鸣的同学张红说:“在西藏待了24年,凤鸣把青春献给了西藏,做出了那么大的成绩,积累了一身经验,回到家乡内蒙古再作贡献的时候,身体却出现了问题,非常可惜。”2007年,由于身体原因,他被调回内蒙古,回到家乡就像回到母亲身边的孩子,他以更加饱满的热情投入到心爱的公安事业。2007年至2012年孙凤鸣担任自治区公安厅副巡视员、副厅长期间,着力强化反恐维稳和信息化工作,全面推进全区信息资源综合库、警务综合平台、“金盾”应用系统和公安“大情报”系统的建设,领导完成了自治区“护城河4号”反恐演习和“蒙西-2010”地震应急演练,先后组织侦办了一批大案要案,受到了自治区领导的高度肯定。

2012年,孙凤鸣调到自治区高院工作,在就职座谈会上简单的一句“回家的感觉真好,回归的感觉真好”,阐释了他回到家乡后的真情实感,也表露了作为法律人对审判工作的热爱。在自治区高院他先后分管立案、信访和刑事审判等工作,快速适应、钻研业务、亲力指导是他投入审判工作的写照。“依法审判是法院最大的政治,公平正义是法官一生的追求”是孙凤鸣身为法院领导、人民法官的精神境界。基层法官金树国得知孙凤鸣去世的消息后在微信上留言说:“我向孙副院长汇报过信访案件,感到他为人谦和!提倡用法治思维和法治方式处理信访案件,主持信访会时脱稿布置工作,很有水平,令人佩服。”上访老户刘某在网上写道:“一个好官、一个正直的好人,孙凤鸣副院长你过早地离开人间,是我们的一大损失,哀悼怀念你——孙凤鸣副院长。”

初到自治区高院工作的孙凤鸣,就分管了信访这一老大难工作。在深入调研和与同事们反复商讨的基础上,摸清了全区法院信访案件底数,他提出了在全区法院开展涉诉信访“百日攻坚”专项行动。在自治区高院党组的领导和他的具体指导下,自治区高院立案庭的同志起草了初步工作方案后,孙凤鸣便亲自操刀,逐字逐句地修改,把他的理念、思考和想法融入方案,并征求相关同志意见,保证了方案切实可行。实践证明,他所推行的“集中攻坚、专项推进、全员参与、协同作战”等措施实用、有力,在全体干警的努力下,中央和自治区交办的497件案件、各盟市自查的231件案件全部化解,实现了“两个100%”的化解目标。

孙凤鸣分管立案二庭以来,民事再审审查就是他分管的重要工作。针对调卷迟缓直接影响民事再审审查工作效率的问题,他指导立案二庭制定下发《关于民事申请再审案件调取、移送案卷办法》,明确责任制度,严格调卷期限,定期督办通报,实现了自治区高院与各中院“四点一线”的“点对点”、“人对人”调卷工作管理体系。同时,指导建立审限通报制度,对因调卷超审限案件核查情况进行周汇报,切实提高了审判效率,推动了均衡结案,实现了民事再审审查工作良性循环。2012至2013年,自治区高院民事申请再审案件立案审查2784件,审结2496件,结案率近90%。

在刑事审判方面,自治区高院刑二庭庭长张建青深有感触:孙凤鸣副院长分管刑二庭以来,指导制定具体工作意见,突出打击经济犯罪和重大职务犯罪等重点工作,依法审结了涉及群众人数多、社会影响较大的被告人苏某某集资诈骗案、被告人张某集资诈骗案等一系列非法集资案件,众多受害群众专程给高院送来锦旗,表达他们对人民法院的信任和感激之情。

在校友郭连恒的眼里,“凤鸣学长不办人情案,秉公执法,我曾因一起申诉案件找过他。他看完相关材料后,认真分析案情,并要求立案庭工作人员秉公办理。”面对病痛的折磨、地域的变化和工作性质的转变,他没有退却。对工作的忠诚与执著,反而激起了他高涨的热情。孙凤鸣的努力与坚守,也得到自治区高院党组的肯定。自治区高院常务副院长赵建平这样评价他:孙凤鸣同志工作踏实,到法院两年多来他总是不辞辛苦,亲自下基层指导、督查立案信访和审判工作,组织并带头化解涉诉信访案件,出色地完成了各项工作。

2013年9月到北京开会时,孙凤鸣因胃部不适,被同学吴明山拉到医院做了一次检查,所有血检项目均不合格,几乎都超过常规指标100以上,转氨酶更是严重超标,以致于医生怀疑检验结果有误,于是又重新做了一次快速血检,结果完全一样,医生嘱咐他10天后复查。之后不到10天的时间里,同事发现他脸色越来越憔悴,自治区高院院长胡毅峰立即安排他到内蒙古医院检查,医生诊断为胰头癌。几天后孙凤鸣转到北京301医院治疗,10月29日做了切除手术。对工作的热情与渴望,是他恢复身体健康的原动力之一;大学同学来到呼和浩特看望他时,他笑着说要“过一段时间回法院上班”。法院同事邂逅锻炼身体的他,他依然笑着说“估计十几天以后就能上班了”。然而,“上班”的声音犹在耳畔回响之际,他的身体状况却急剧恶化。2015年2月16日,他的生命连同他对事业的赤诚定格在了凌晨2时28分,同学们口中“那个像狮子一样奔跑的人,走了”。

躺在病榻上,孙凤鸣那颗高原心脏依然牵挂着西藏的山山水水和各族百姓,他早已把西藏这块流过汗水、撒过热血的大地视为第二故乡。他给妻儿留下遗言,“把我的骨灰分成两半,一半葬在老家父母的祖坟旁边;另一半带回西藏,撒向西藏的雪山河流”。内蒙生人、北京求学、西藏支边、内蒙病逝是他的人生轨迹;身归内蒙、魂佑西藏是他的最后愿望。而我们却愿他在天堂化作矫健的雄鹰,自由翱翔在草原和高原之上,永远守望着给予他生命和锻造他灵魂的两个故乡。


孙凤鸣照片展


133.jpg

115.jpg

165.jpg

174.jpg

IMG_7410.JPG


歌词作品


我爱你,西藏

作者 孙凤鸣


我对阿妈说,

这是世上最辽阔的地方,

就像阿妈的胸膛,

任凭儿女自由飞翔。

 

我对阿爸说,

这是世上最高昂的地方,

就像阿爸的肩膀,

扛起子孙永恒的希望。


我爱你,西藏,

只为不辜负那片天,

看一次那样的蓝,

你的眼神,

永远善良。


我爱你,西藏,

只为不辜负那座山,

听一次那样的呼唤,

我的心中,

充满力量。


我对太阳说,

这是离你最近的地方,

抚摸你升腾的温暖,

普照四方万物的光芒。


我对月亮说,

这里遍布迷人的星光,

伴随你无言的美丽,

把茫茫雪原点亮。


我爱你,西藏,

只为不辜负那片天,

看一次那样的蓝,

你的眼神,

永远善良。


我爱你,西藏,

只为不辜负那座山,

听一次那样的呼唤,

我的心中,

充满力量。


我爱你,西藏,

只为不辜负那片天,

看一次那样的蓝,

你的眼神,

永远善良。


我爱你,西藏,

只为不辜负那座山,

听一次那样的呼唤,

我的心中,

充满力量。


诗歌、书法作品


诗歌(一)

   111.jpg

诗歌(二)

112.jpg

书法(一)

114.jpg

书法(二)

116.jpg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3990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