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9-09-16
星期一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件 >> 历史名案 >> 正文
民国时期华人职员侵占日本邮便局包裹案
时间:2015-01-23 16:02:06    作者:刘文基    来源:甘肃省民勤县人民法院

历史背景

1840年鸦片战争之后,外国列强入侵中国,清政府割地赔偿,签订了一系列不平等条约,司法方面的突出表现就是确立了外国列强的领事裁判权,使得我国司法领域的国家主权受到严重践踏。

面对国家的积弱积贫,有识之士留洋求学,谋求强国富民的出路,积极学习吸收外国的先进法律,探索建立中国自己的司法制度。《大清新刑律》就是清政府制定的第一部新式刑法典,该法典在沈家本的主持下,由日本法学家冈田朝太郎等人起草,于1908年完成,但因遭受守旧派的反对,最终于1911年1月25日才颁布施行。《大清新刑律》采用资产阶级的刑法体例、刑罚制度和刑法原则,奠定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刑罚制度的基础,被北洋政府、南京国民政府所继承。其中,《大清新刑律》第392条规定:“侵占公务上或业务上之管有物、共有物或属他人所有权、抵当权及其他物权之财物者,处二等或三等有期徒刑。”这是我国历史上有关职务侵占罪的最早规定。

我国古代民事、刑事案件不分,所有案件都先由县官大人亲自进行审讯、处理。1906年,清廷引入西方司法审判制度,首先在天津府进行试点。1907年,成立天津高等审判分厅、天津地方审判厅,并在城乡分设4个乡谳局,由留学生与游学官绅主持审判及日常事务。在刑事审判中,设立决定是否提起公诉的检事,特设了预审官。1912年,清政府大理院以直隶司法审判为蓝本进行改革。民国成立后,以直隶司法为模式,将大理院设为最高审判机关,在省一级设高等审判厅。后天津定为直隶省的省会,1913年3月设天津直隶高等审判厅。

虽然领事裁判权写入了政府条约,但中国普通群众对此并未接受,极力抗争。司法官员更是将留洋所学的法律知识大力运用,在逆境中奋进,追求法律的公平正义,极力维护国家的司法主权。因此,虽然在形式上,各列强在华的领事裁判权是1943年撤销的,但在实际生活中,领事裁判权在清末民初就已开始动摇。天津直隶高等审判厅就开独立司法风气之先,对涉嫌侵占日本邮便局财物的华人职员李侃撤销原判,宣告无罪。

案发经过

1892年12月,日本邮便局在天津成立。23岁的李侃,家住天津平安里,1912年(中华民国元年)7月间,受雇于天津日本邮便局,办理小包收寄业务。1913年12月中旬,该邮局丢失小包银元40元,同月25日又丢失银元95元。1914年1月2日夜间,该邮局失窃,被盗货物价值银元73元7角9分,窃去现银8元,现场遗留有手电灯1个、旧鞋1双。同月10日前后,邮局挂号口袋内又丢失北洋银元30元。当月14日,日本警察署将李侃及其父亲李殿元传至该署审讯,李侃父子均承认丢失钱物系李侃所为,表示愿意照数赔偿。

但是,事隔多日,李侃父子并没有如约赔款,日本警署就将李侃连同现场遗留的手电灯和旧鞋函送天津警察厅,请求追还款项。天津警察厅提讯的时候,李侃辩称,他在日本警署害怕动用刑罚,谎称自己犯罪。经过警察厅多方侦查,未能查到赃款下落。天津警察厅即于1914年4月24日,将李侃连同灯、鞋等物品函送天津地方检察厅。之后,天津地方检察厅起诉到天津地方审判厅。

同年5月19日,天津地方审判厅依照侵占律将李侃判处徒刑。李侃不服,上诉到直隶高等审判厅。直隶高等审判厅由审判长、推事孙如鉴与推事孙梯云、赵之筚组成合议庭对该案进行了公开审理,书记官沈育仁担任法庭记录。审判厅传日本邮局职员武内诚介及村尾克一到庭作证,武内诚介及村尾克一均未能提出李侃犯罪的证据。审判厅又派出人员前往日本邮局调查簿记,该局以已经盖戳、尚未盖戳等情节和本案没有什么关系为由,拒绝调查,除此之外,再没有举出任何证据。据此,直隶高等审判厅认定所控李侃之犯罪,没有证据证明,于8月10日作出判决:撤销原判,宣告李侃无罪。

判决理由

直隶高等审判厅经过开庭审理,根据上诉人李侃当庭陈述,说他和日本人武内诚介一同在日本邮局从事小包事务管理工作。小包由谁收发,就由谁在号簿子上盖戳。该局曾经丢失钱包3次,号簿上都没有盖李侃的戳记,说明不是经他之手办理的,他不应该对此负责。同时,该案到庭执行检察职务的直隶高等检察厅检察官李尧楷和李侃的辩护人赵世贤律师,都请求调查邮局的簿记,以验证案件事实。直隶高等审判厅也怀疑李侃所说号簿盖戳等话,或许是狡辩之词,就函请交涉公署转致日本领事,转告邮局职员武内诚介到庭质证。

据武内诚介说,小包邮寄是他与李侃共同办理,小包簿记由经手人写明件数,并盖上图章,情况属实。审判厅询问武内诚介,3次丢失钱包是否由李侃写簿盖章?对此,武内诚介游移不定,不能作出明确回答。审判厅又询问武内诚介,能不能将簿记带到审判厅,以便查考?武内诚介不同意将簿记带到审判厅,请求审判厅直接到邮局调查。但是,审判厅排定日期、安排人员前往邮局,日本邮局的局长又以盖戳等情况与本案没有什么关系为由,拒绝调查。

审判厅认为,查证认定犯罪事实,必须依据证据,这是诉讼的基本原则。本案上诉人李侃是否构成新刑律第392条规定的犯罪,应以能否证明他有侵占行为来判断。针对日本邮局局长所称李侃在审判厅所供未盖戳与本案没有什么关系等话进行分析,该邮局经营小包,本来就不是上诉人李侃一个人的事务。即使上诉人在经营小包的簿记上盖有戳记,如果没有其它犯罪的证据,也不能认定为侵占行为。和李侃共同办理小包事务的武内诚介,也不能明确指认所丢失小包,是由李侃单独经手办理。而日本邮局的簿记、图章笔迹都拒绝审判厅调查,此外又不能举出任何证据。因此,上诉人李侃是否犯罪,没有证据能够证明。

对于所谓上诉人李侃之前在日本警署已经供认不讳,经查阅天津警察厅卷宗,李侃初到该厅时,就说自己之前在日本警署因为害怕刑讯,作了虚假供述,后来在地方检察厅侦查和地方审判厅审判的时候,李侃都作出同样的陈述。无论李侃的这一说法是不是真实,作为当事人,李侃对于外国官吏所作的案件材料,既然已经声明异议,按照诉讼法惯例,上述材料自然不能作为判决其有罪的基础证据。至于李侃承认赔款,不排除是李侃身不由己的行为,尤其不能作为他的罪证。而且,就邮局被窃这一情节来说,该邮局职员武内诚介和村尾克一这两个人,对于窃贼所遗留的鞋、灯两件物品,都说不是李侃的物品。因此,说李侃犯罪更加没有证据。

天津地方审判厅的原审判决,只因为李侃是邮局管理邮件的人员,而不论他的具体职责、有什么证据,以及李侃有无犯罪的意思和犯罪的行为,草率地以邮包失灭的结果,来推定丢失物品被李侃侵占,由此推而广之,认定局内其它被窃财物也是李侃侵占。因此,直隶高等审判厅撤销一审判决,宣告李侃无罪。

启迪思考

李侃案坚持“疑罪从无”的原则,真正保护了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现今,我国新刑事诉讼法建立了非法证据排除制度,是历史的进步,但徒法不足以行,如何判断、运用非法证据排除制度,切实保障公正司法,是司法人员永恒的使命。

更难能可贵的是,在领事裁判权的大气候下,直隶高等审判厅坚定不移地排除了李侃在日本警署的有罪供述,体现了司法独立。当今,独立行使审判权和检察权的蓝图已经绘就,但各种干预并不会戛然而止,地方保护主义和部门保护主义依然存在。这就需要我们克服困难,排除干扰,尊重法律,秉公办案,完成这一神圣而伟大的司法使命。这也正是李侃一案带给我们的启迪。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1752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