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9-06-18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件 >> 历史名案 >> 正文
清朝循吏陆陇其的神奇办案
时间:2014-12-12 15:59:31    作者:刘文基    来源:甘肃省民勤县人民法院

卸任县令听到某村发生命案,就断定是某人所为,好像神乎其神,原因是他对案发乡村了如指掌。他第一次、第二次抓住小偷,并不处罚,而教他们纺纱织布。但小偷第三次被抓住,就让衙役拉着快跑,到其精疲力竭时,给他灌醋敲背,让其咳嗽不止,不能再偷。面对民事纠纷,他劝双方不要伤了亲戚、邻居、朋友的感情,多算诉讼成本帐,只要握手言和,就免予处罚。上级官员过寿,他只送几把干面、蜡烛,还对领导说,不知动用官府钱粮,还是杂税。这就是《清史》所载的陆陇其。

循吏陆陇其

陆陇其(1630年—1692年),浙江平湖人,清代理学家,学者称其为当湖先生。康熙九年进士,历官江南嘉定、直隶灵寿知县、四川道监察御史等,时称循吏。学术专宗朱熹,排斥陆王,被清廷誉为“本朝理学儒臣第一”,与陆世仪并称“二陆”。著有《困勉录》、《读书志疑》、《三鱼堂文集》等。陆陇其侦破案件、处理罪犯、调解纠纷、清正廉洁,都与众不同,流芳千古,让人拍案叫绝,叹为观止。

听村知命犯

侦破案件,特别是无头命案,真是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在陆陇其从直隶灵寿县卸任后,有人用斧头在夜晚杀了人。继任县令面对杀人命案,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知如何下手。走投无路的县令,深知陆陇其断案如神,就去请教陆陇其。县令见到陆陇其,感慨万端,说陆陇其在职多年,县里的牢房都在闲置,为什么自己刚刚上任,就发生了杀人命案,是不是老天爷专门与自己过不去。面对县令的大惊失色,陆陇其无动于衷,只是轻描淡写的问他,杀人命案发生在哪个村子?县令不知所云,只能照实回答,杀人命案发生在某村。

陆陇其得知是某村发生的命案,就斩钉截铁,一口断定,作案者是某人。案件侦破陷入困境,走投无路的县令,本来就对陆陇其佩服得五体投地,一听他说出作案者,就坚信不疑,如获至宝,立即将那人捉拿归案。不料,那人大叫冤枉。县令原本就是毫无根据的抓人,一听那人大叫冤枉,只能搬出救命恩人,一本正经的对那人交出老底,说是陆陇其断定他是杀人凶手。那人仍然不服,说陆陇其是德高望重的清官,怎么会平白无故冤枉好人呢?县令无言以对,只能带那人亲自去见陆陇其。见到自己指认的作案者,陆陇其不慌不忙,娓娓道来,说自己第一次到他们村进行普法的时候,就看见他有凶狠之色。后来经过劝导教育,他的凶狠神色有些消失,可是,现在又恢复原状了,一定是他作的案。

说完这些,陆陇其又苦口婆心的劝解他说,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只有老实坦白,才能得到官府的宽大处理。因为陆陇其一针见血,击中要害,那人只得老实坦白。说他们村子里有个寡妇,自己与同村某人都与那个寡妇来往,后来自己受到陆陇其的教诲,认识到自己的错误,金盆洗手,同村的那个人与寡妇也都有所畏惧,远走他乡。但陆陇其卸任后,同村那个人与寡妇又重返旧地。并且,明目张胆,公开扬言。村里有人取笑他说,你不过是惧怕陆青天而已,现在,陆陇其已经削职为民,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如今再也没有陆陇其这样刻板的官员了。这人听了心口不平,一气之下将村人杀死,还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孰料却难逃陆陇其的火眼金睛。

陆陇其卸任后听到某村发生人命案件,就断定是某人所为,非常富有神奇色彩,流传千古,令人拍案叫绝,似乎有些神乎其神。但偶然之中有必然,陆陇其并非灵机一动,而是日积月累,察颜观色,掌握心理,了如指掌。其实,陆陇其指认罪犯并非捕风捉影,歪打正着,而是基于其对案发乡村的深入了解,洞察一切。陆陇其身为县令,却能走乡串户,如此明察秋毫,真的令人叹为观止。

比起陆陇其,今天,我们的公检法司法部门都是马路警察,各管一段,只是分管一部分,应该积极践行群众路线,如果真正进村入户,对于管理乡村,达到陆陇其一样的水平,如此一来,就一切难题都迎刃而解,没有侦破不了的案件。

巧妙办小偷

陆陇其不仅善于侦破人命大案,对于小偷小摸案件的处理,陆陇其也是与众不同,令人耳目一新。第一次抓住小偷,陆陇其不是一判了之,而是耐心仔细的劝解教育,苦口婆心的对小偷说,人心都是肉长的,你为什么干这见不得人的事情?赢利最大的莫过于纺纱织布,而且成本并不大,也非常容易学,人人都可以办到。并且,说到做到,身体力行,立即让仆人去买来一斤多棉花,当场在公堂上进行现场教学。

经过陆陇其教育的小偷,多数能够改邪归正,重做新人。当然也有的破罐子破摔,没有悔改。对于第二次抓住的小偷,陆陇其仍然网开一面,让小偷学习一月纺纱织布。直到小偷第三次被抓住,陆陇其认为他真的不能悔改,就让两名衙役拉着小偷快跑,在时候小偷跑得精疲力竭的时候,给小偷灌醋,并且敲打他的后背,让小偷咳嗽不止,永远不能再当小偷。

陆陇其对于小偷的处理,让人想到犯罪分子的教育改造。陆陇其教初次发现小偷,教他们纺纱织布,给出其谋生出路,透漏出先进的司法理念。虽然陆陇其给第三次抓获的小偷灌醋,让他们咳嗽不止,似乎有些惨无人道,但只是让他们咳嗽,连续不止的声音,让他们干不了偷鸡摸狗的勾当,使其丧失继续作案有条件。这在今天仍然具有启迪意义,与现代社会对于经济犯罪、毒品犯罪等的巨额处罚不谋而合,有的国家就对于性犯罪者实行阉割。

孝行感少年

陆陇其刑事案件断案如神,处理民事纠纷也很神奇。有一天,一个老太太到衙门状告她的儿子不孝敬自己。陆陇其按部就班的让手下人员找来被告,竟然是一个尚未成年的男孩子。陆陇其没有对案件本身作出评判,似乎答非所问的对老太太说,我正好缺少一个仆役,就让他在我这里服役吧。

老太太不知道陆陇其是什么意思,心想陆陇其大人把自己的不孝之子留在他身边,一定是进行惩罚处理吧。但是,陆陇其并没有对这个少年说什么,意思更没有什么处罚,只是让他时时刻刻在家里跟着自己,干些杂务活。

在陆陇其家中,这个少年看到陆陇其对于自己的母亲言听计从,毕恭毕敬。每天早晨起来,陆陇其就小心谨慎的伺候母亲洗脸、漱口,吃早点。中午吃饭的时候,陆陇其总是小心翼翼的给母亲端来饭菜,恭恭敬敬的伺候母亲用餐。在母亲吃完之后,陆陇其自己再随随便便的毫无保留的吃掉剩余的饭菜。空闲时间,陆陇其说陪母亲说话,给母亲讲故事。晚睡时候,母亲又按部就班的伺候母亲就寝,不管是三更,还是半夜,只要听到母亲哪里不舒服,陆陇其就赶紧帮助母亲翻身、捶背,拿药倒水,无微不至。

过了一段时间,这个少年向陆陇其提出申请,要回到自己家中去。陆陇其明知故问,对少年说,你不是和你母亲关系不睦吗?为什么要回家去?难道是这个吃喝、生活不好吗?少年痛哭流涕,痛心疾首,对陆陇其说,这段时间看到你对于自己的母亲如此孝敬,想到自己过去对于母亲的顶撞、不敬,非常后悔,这次回家去,我一定要向你一样,孝敬母亲。

陆陇其看到少年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就同意了他的请求。少年回家之后,果然痛改前非,对于母亲非常孝敬,成为远近闻名的孝子。老太太看到儿子前后判若两人,破天荒的孝敬自己,逢人就说,逢人就夸,不知道陆陇其大人用了什么灵丹妙药。《中华人民共和国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第二条规定“预防未成年人犯罪,立足于教育和保护,从小抓起,对未成年人的不良行为及时进行预防和矫治。”言教不如身教,陆陇其就是用自己孝敬母亲的具体行动潜移默化的教育、感化了这个少年。

劝阻诉讼案

一旦有亲戚、邻居、朋友发生纠纷,来到官府告状的时候,陆陇其就苦口婆心的劝解他们说,你们不要因为一点小事,就因小失大,伤害了亲戚、邻居、朋友的感情。到官府打官司,既浪费时间,又浪费精力,清官难断家务事,最终,纠纷也难以断清。打官司请人作证,还要增加费用。人们听从陆陇其的劝解的,往往化干戈为玉帛,握手言和。

有人故意对另一人刻薄无情,双方到官府打官司,陆陇其就耐心细致的开导双方,说依照法律规定,刻薄无情的那个人本来应该受到杖责,但如果对方谅解,就可以免除处罚,劝说双方闭门思过,之后双方经过冷静思考,又来到官府,相互谅解,陆陇其免除处罚,双方仍然如好如初。陆陇其巧妙化解民事纠纷,告诫我们要苦口婆心,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入乡随俗,多算诉讼成本帐,令人信服。虽然有现代科技,但人还是最为重要的,不能只依赖于机器,被动应对,而要积极发挥主观能动性,能动司法。要想群众所想,急群众所急,入乡随俗,五里一个地方,十里一个乡俗,调解邻里纠纷,夫妻斗殴,鸡毛蒜皮,针头线索,就要入乡随俗,和风细雨,同群众打成一片,才能调解结案,构建和谐平安。

清廉遭淘汰

陆陇其的清廉也令人叹为观止。陆陇其曾经担任灵寿知县。该县邻近京城,老百姓地瘠民贫,劳役繁重,还经常发生水旱灾情。陆陇其他上任后,首先发动大家制订“乡规民约”,兴修水利,奖励农垦,减免赋税,被誉为“天下第一清廉”。

有上级官员过寿,同僚们迎来送往,忙得不亦乐乎,陆陇其则坦然自若,只是送几把干面、蜡烛应付了事,并且,如实对上级领导陈述说,薪水少得可怜,巨额送礼,不知是动用官府钱粮,还是杂税。上级领导最终因为陆陇其的清廉刻板,而将其淘汰出局。县民闻讯后罢市争议,连日上巡抚衙门请愿,要求陆陇其留任。后来,陆陇其又被诬告“讳盗”罢官,县民不服又罢市三天。离任时,陆陇其的行李只有图书数卷和摇车、织布机等物,九乡二十万余男女自发送行。后来,乡民还为陆陇其建立生祠纪念。

“廉生威”,在古代法律不健全、没有明确规定的情况下,陆陇其对于案件进行合情合理、切合实际的处理,对于我们今天牢固树立忠诚、公正、廉洁、为民的社会主义司法核心价值观不无禅益。古代清官难当,劣币驱逐良币,封建社会的陆陇其仍然以其神奇断案、感化教育、巧妙调解、清正廉洁光照千秋,我们今天有了日益健全完善的法律,理应做得更好。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1183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