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8-11-16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件 >> 历史名案 >> 正文
中俄国际列车大劫案
时间:2014-08-11 10:53:36    作者:徐威亚 姚学谦    

“中俄国际列车大劫案‘嫌犯“二姐”赵金华被押解回京.jpg

上世纪90年代初,苏联解体后的俄罗斯由于激进的私有化进程导致经济陷入严重衰退,市场商品匮乏,人民生活水平急剧下降。而此时,已经历改革开放十余年的中国经济迅速发展,商品种类和数量日益丰富,尤其是服装鞋帽、钟表、家用电器、文具等轻工业产品,因价格便宜、款式新颖成为俄罗斯人眼中的抢手货。越来越多的中国倒爷瞅准这一商机,利用当时俄罗斯进出境管理比较宽松的便利,频繁携带大量商品进入俄罗斯贩卖,北京至莫斯科的K3/4次国际列车就成为这条往来于中俄间的最主要通道,而当年让在俄中国人谈之色变的国际列车大劫案就发生在这条“淘金”之路上。

抢劫案引发外交事件

1993年夏天,俄方向我外交部门通报,某国外交使团在乘坐K3次国际列车赴莫斯科途中遭遇中国匪徒抢劫,致该使团一名成员跳车。与此同时,中国驻俄罗斯使馆也陆续接到多名到俄罗斯淘金的中国受害人报案,称在国际列车和莫斯科市区中国人聚居的旅馆被抢劫。

随着案情逐渐浮出水面,多个以中国商人为目标,在俄罗斯境内使用暴力手段抢劫的中国犯罪团伙的轮廓逐渐清晰。

由于案情重大,相关材料很快呈送到中南海高层的案头,当时中央的主要领导先后多次作出重要批示“一定要查个水落石出”,保护境外中国公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这一批中国歹徒针对中国公民的系列抢劫、强奸等严重刑事犯罪案件,被列为1993年全国四大要案之一,简称“国列”案件。

近百个日夜捣毁四大团伙

北京铁路警方迅速调配精兵强将,进站上车、内查外调,并与俄罗斯警方联手行动,很快摸清了在国际列车和莫斯科市内抢劫的四个主要团伙的基本情况。

这四大犯罪团伙的成员多为北京籍,他们以自费留学、经商或工作邀请等名义往返于中俄之间,其中大部分人都有过前科,有的甚至“三进宫、四进宫”。这些人到俄罗斯之初本也打算通过倒卖商品“淘金”致富,可后来觉得来钱太慢,加之迷恋上俄罗斯卡西诺轮盘赌场和俄罗斯姑娘,在一番挥霍将钱输光花净之后,便依仗人多势众称王称霸,干起了抢劫、敲诈勒索的罪恶勾当。

经过近百个日日夜夜的艰苦追剿,至199310月,四个犯罪团伙全部被捣毁,相继共抓获和引渡回国主要成员和骨干分子六十余名,特别是这四个团伙各自的核心人物朱兴金、库万和、苗炳林与牛顿无一漏网。至此,为祸国际列车和莫斯科市区中国人聚居区的黑社会性质组织被一举肃清。

中国商人期盼天下无贼

经过侦查和审查起诉,19944月,“国列”案件被诉至北京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审理。通过开庭和证据审查,一桩桩案件呈现在人们面前,仅有被害人报案和有证据证实的抢劫犯罪就达81起,其中在国际列车上作案23起,被抢旅客多达上百人,抢劫财物价值上百万元。

“当时北京开往莫斯科的火车每一个包厢都满满当当,倒爷们在除了铺位以外的地方全码上货,把在中国卖不出去的劣质商品大批大批运到俄罗斯换成钞票。”据当时审判“国列”案件的一位法官回忆,那时最早从事对俄民贸的倒爷生意确实火爆,只要是从国内带去的东西基本全能出手,而且利润极高,像从白沟批发的一件皮夹克进价也就一百多块,可在俄罗斯能卖到3000卢布(折合人民币六、七百元)。

卖掉了货物手攥大把现金的倒爷们,除了一部分购买俄罗斯的金钻首饰、香烟、珍贵药材等倒回国内,更多则是兑换成美元带回家。但由于当时俄罗斯对外汇管制较严,个人无法将美元汇回国内,火车也就成了将美元携带出境的唯一渠道。劫匪们正是瞅准了中国商人携带现金多,俄罗斯警察无心管理华人事务,中国警方又鞭长莫及的空子,把黑手伸向了自己远在异国他乡的同胞。

刚开始,他们主要抢的是南方人,并且是带货上车的商人,如果碰上北京人,双方能“盘上道儿”也就过去了,毕竟还“留点面子”。他们一般以威胁、恐吓为主,威胁不成才会动刀,而且也会给被害人留下点路费,并不是洗劫一空。但后来,这群悍匪到了六亲不认的地步,直接拿着瓦斯枪、电警棍、匕首、手铐、木棍等凶器闯进包厢,要抢就全部抢光,连亲朋好友都不放过。牛顿团伙的一名被告人供述,“一次,在K3 次国际列车上,我们进了个包厢,一个北京人对我们其中一个人说:‘哥们儿,你不是那某某吗?’结果他还是被抢了。”最猖獗的时候,基本每趟列车都被洗劫,甚至连列车长都被抢过。这些劫匪的手段也越来越凶残,稍有不从就刀枪相加,被扎伤、砍伤、割耳、强奸的被害人多达几十人。

朱兴金团伙还有一个核心成员叫赵金华,绰号“二姐”。据说她在“道儿”上“威信”极高,其他团伙的人上车要看见包厢桌子上放着二姐专抽的无嘴“翡翠”牌香烟,都不敢擅自动手,必须找到二姐向其“请示”之后才能开始抢劫。而另一个团伙的核心人物苗炳林,这个主要入室抢劫在莫斯科经商中国人的黑社会头子,在19935月已经中风不起的情况下,仍然在床上指挥手下的喽罗大肆劫掠,把抢得的财物拿到他病床前坐地分赃。

“而且,这些团伙之间也相互勾结,并不会因抢食而相互火并。”法官介绍说,他们一般从莫斯科坐车到俄罗斯边境的彼尔姆等车站乘上国际列车,因为这时中国铁路警察已经按规定在中俄边境下车了,而俄方又不在列车上配备警力。“这些人上车后往往见面打个招呼就开始分工合作”,有的假扮旅客与乘客搭讪,“哪个看着有钱,谁带的什么货”,踩点之后跟同伙“点道”,互相串通探听到的情况,然后就开始分头作案。仅19935月的一次,在俄罗斯境内短短四天的行程中,三伙劫匪对一趟K3次国际列车进行了五轮洗劫,几乎所有的中国旅客都被抢了一遍,还有三名妇女被强奸。“他们一个包厢、一个包厢地进行扫荡,有人望风,有人进去抢劫,还专门有人负责做饭,如果有人反抗,在别的包厢抢劫的匪徒都会一拥而上。”

在莫斯科市内,他们也同样无法无天。莫斯科的“莫大”、“日出”和“四海”等几个旅社是当地中国人的主要聚居地,来淘金的倒爷们大多在此住宿,而这些劫匪也藏身于此。“哪个房间新住进了人,哪个房间的中国人卖完了货,他们都知道得一清二楚。”这伙人一冲进房间就先是一顿毒打,然后把被害人捆绑蒙眼,再“从容”地搜走所有值钱的东西。为了骗开房门,他们以找人、查房、送东西等各种借口,甚至还让团伙中的年轻女成员进行色情引诱。

两年多的时间里,这几个团伙迅速膨胀为在俄华商圈内的毒瘤。在案的证据显示,这些人的犯罪手段到后来已经发展到从车上开始威胁、恐吓中国旅客,一到莫斯科就强行收走护照,把他们始终控制于股掌之中。“这些‘倒爷’大都不懂俄语,出了事也不敢报警,加上俄罗斯警察基本不管中国人的事情,也就助长了这帮匪徒的气焰。”

一时间,在俄华商人心惶惶,唯恐避之不及,很多人出清了存货就连夜搬家或者买票回国,留下的人更是把房间的大门用厚木板层层加固,任凭谁来敲门也不敢开。但是,即便是如此,仍然还有人未能逃脱这些匪徒的魔掌。一个被苗炳林团伙敲诈的北京人李某,为了免除自己“欠下”的债务,竟然主动将劫匪们带到莫斯科的一所住宅,让苗炳林等人冲进去洗劫了四个中国南方人。而且,这些匪徒还勾结了个别俄罗斯警察中的败类,让他们以检查为名帮助叫门,“在多起案件中都或多或少可以看到俄罗斯警察的身影。”

确立国际列车犯罪司法管辖原则

经过法院的审理,四大团伙及其他零散抢劫罪犯共62人被判处了应有的刑罚,其中,31人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含死刑),14人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

中俄国际列车大劫案,是建国以来中国人在境外最大规模的有组织犯罪,持续时间之长、作案次数之多、被害人数之众均属罕见,严重侵害了境外中国公民的生命财产权益,严重损害了我国的国际声誉。“国列”案的侦破和审判,不仅彻底覆灭了这些黑社会团伙,使中俄民贸的“丝绸之路”重新归于安宁与平静,而且还使中俄之间的引渡和司法协助开始走入正轨,国际列车犯罪的司法管辖原则由此案开始确立,可以说该案开启了司法领域的多项先河。

二十年过去了,仍有部分当年“国列”案在逃的嫌犯,在东躲西藏多年之后相继落入法网。张闻敏,苗炳林团伙的重要成员在上海被抓获;钟继泉、白慧均,在案发后潜逃至东欧“重操旧业”的二人组,从乌克兰被引渡回国;关宏安,牛顿团伙中的一名喽罗在北京一商场门前落网;2011年,主犯之一贾小明和绍迅被相继缉拿归案,后经北京铁中院审理,分别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和有期徒刑十五年。

时至今日,往返于中俄之间大多数人选择乘坐飞机,已经很少有人再坐火车。据值乘北京至莫斯科国际列车的乘务员讲,目前乘坐这趟列车的大多是东北人,直达家门口的便捷和票价的便宜,仍是携带大量行李的商人们不错的选择,只不过这条浸透着早期中俄民贸开拓者汗水和血水的“丝绸之路”,当年的躁动与激情和不安与恐惧早已不复存在。

 

 

历史有时重复 机遇失不再来

——北京铁中院审理中俄国际列车系列抢劫案二十周年

走进北京铁中院面积不大的荣誉陈列室,有一块最高法院授予的“一等功”奖牌格外令人瞩目,这是成功审理“国列”案得到的最高荣誉。这块来之不易的奖牌背后,是一段让老一辈铁中院干警们铭记的难忘故事。1994 4 月,“国列”系列抢劫案被正式公诉至北京铁路运输中级法院审理。中共中央、中央政法委和最高人民法院对审理此案高度重视,北京铁中院在北京市高院和北京铁路局党委的领导下,迅速行动起来,动员全院力量,统筹审判资源,成立专案组,打响了国际列车大劫案集中审理的攻坚战。

当时的北京铁中院在编人数76人,根据形势任务的要求,院党组科学统筹,细致分工,及时提出了“全院动员,全员投入;统一调度,服从指挥;分兵把口,各负其责;依法办案,严守纪律;周密安排,务求全胜”的四十字工作方针。从全院抽调精干力量组成专门审判组,由主管领导带队组成合议庭,并成立押解、警卫、接待、后勤、信息、音像等多个工作组,全力确保“国列”案件审理工作的顺利开展。

“国列”案,共有762人被公诉至铁中院,涉及抢劫、强奸、非法买卖枪支弹药、盗窃、窝赃、敲诈勒索等6个罪名,85起罪行。案件具有犯罪地在境外,团伙交叉作案,被害人报案少,取证困难等特点,在当年纠问式审判制度下,对法官依法从重从快审结此案提出了严峻挑战。

面对错综复杂案件,在当年法院人手少、办案条件差的情况下,要把几个犯罪团伙所有犯罪事实在规定时限内,依法审结定案,对全院干警和每一名审判员来说无论是工作量和办案难度都是一次全新的考验。

全院干警顶着压力,全力投入到各自所分担的案件中。审判工作最紧张的时期,正赶上是炎热的夏季,那个时候办公室都没有空调、没有电脑,审查证据,整理和摘抄各种材料都靠手写,时常是四、五个人挤一间十几平米的办公室。为了不使汗水浸湿法律文书,办案人员的手臂下经常要垫上厚厚的报纸。开庭时,由于被告人多,加上公诉人、律师和旁听人员,在当时闷热的天气里,大法庭里空气流通不畅,办案条件十分艰苦。

由于被告人数多,在押人犯地点分散,几十号犯罪嫌疑人要准时到庭接受审讯,警力不足。每次开庭几乎都是全院行动,审判人员除担任庭审任务的人员外,其余人员一律临时充当法警负责提押解送和庭审值庭。

干警们克服各种困难,加班加点,夜以继日,在那个时期,大家生活上可以凑活,但在审判工作的各个环节却高标准、严要求,每个人心中都坚守着一个共同的目标,那就是依法把案子办成经得起历史检验的铁案。在这种精诚团结、互相协作、无私奉献的工作氛围中,全院干警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保证了各项审判工作有条不紊地向前推进。

经过几个月的艰苦奋战,审判人员共翻阅预审卷宗75册,撰写阅卷笔录42万字,调查、补充证据五十余份,提押案犯260人次,接待律师和被告人家属500余人次,累计加班4000余小时。在11天的开庭审理中,进行了近千人次的调查和质证,形成庭审笔录近15万字,审判卷宗76册。共投入警力500多人次,出动警车140多次。

199410月,对“国列”案62名案犯分别作出一审判决,其中,31人被判处无期徒刑以上刑罚,14人被判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依法圆满完成了具有深远历史意义的审判任务。“国列”案件的圆满审判,意义重大,有力打击了黑社会团伙跨国犯罪的嚣张气焰,使中俄之间民间贸易的“丝绸之路”重新恢复平静。

二十年过去了,当年风华正茂的年轻干警如今都已是满头银发、满脸沧桑;曾经头顶国徽、肩扛天平的形象也换成今天更具时代特色的黑色法袍。但北京铁中院老一辈干警传承下来的宝贵精神财富却始终在新一代干警中薪火相传。

                                                         (作者系北京铁路运输中级法院法官)


【关闭】 【打印】 【纠错】  [责任编辑:魏晓雯]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20369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8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