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9-09-20
星期五
 当前位置:首页 >> 各地高院资讯 >> 浙江天平 >> 正文
毛巨波:“执行得了”宏大叙述里的细腻故事
时间:2019-03-19 20:03:14    作者:浙江天平    来源:浙江天平

2019年3月12日上午,第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举行第三次全体会议,最高法院周强院长在报告中指出:“基本解决执行难”这一阶段性目标如期实现。


不管你是一个法院人

还是一个普通人

看到这段文字时

你会产生什么共鸣?


对于执行人毛巨波来说

在手机上看到上面这段文字时

三年时光像电影一样在眼前一帧一帧闪过

为此,他一气呵成

这“基本解决执行难”宏大叙述里的细腻故事


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毛巨波


2016年11月至2017年8月,我从绍兴市中院被借调至最高院执行局。2018年5月至今,我又被下派到绍兴市越城区法院执行局挂职。


如细尘般的个人,在这全国法院上下倾力“基本解决执行难”的“两到三年”里,得以上天入地,应该算得上幸运了吧。


一、上京前的激动忐忑和木乎乎

(2016.3-2016.11)


2016年3月,周强院长向全国人民作出“用两到三年时间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庄严承诺,序幕从此拉开。


当时一线办案,显见的变化,一是执行司法解释等规范性文件的密集出台或者修订,填补了很多执行规则的空白;二是信息化越来越健全,网络查控系统、失信惩戒系统、网络拍卖系统纷纷应用于办案。


变化之快,仿佛“摩尔定律”附身执行工作,老执行员要适应新要求,最好学得“北冥神功”,重头学几遍方好。


在日常办案中庸碌了大半年时光,到了11月中旬,突然接到通知,获悉自己被借调到最高院执行局,参与制定执行案件办理规程(此处心理活动省略万字)。


2016年11月21日,我怀着激动忐忑又木乎乎的心情踏上了前往北京的高铁,开启未知的行程。


后来我向老婆赔笑时戏称,儿子从此刻开始,也开始了两到三年的“单亲”生活。因为即便后来返越,也与大多数执行人员一样,基本做到了“在与不在一个样”。


而此时从杭州同行的,还有省院的灵敏。


二、在最高院执行局的“网红”留影区打卡

(2016.11-2017.3)


到北京是在当天下午,天寒地未冻。北京刚下了2016年的第一场雪,叶已辞树,雪覆半池,风呼呼地吹,刮得裸露在外的肌肤发疼。


除了我和灵敏之外,济南中院的齐亮已先我们一天抵京,珠海中院的永科则还要晚几天才来。


第二天,我们到了东交民巷的大院,进大门后向左侧走,进入执行局所在的小楼,自动门进去后是执行局一层的小会议室,近几年30多个执行司法解释和规范性文件大多是在这个会议室亮灯讨论出来的,门口贴着的白纸上排满了会期。


小会议室门旁挂着一幅书法作品,上书“执行得了”四字。当时我们还不相熟,便没话找话,纷纷说这四个字有意思,“不仅能这样读,还能读执行了得!”“对,加个‘不’字也很妙,‘执行不得了’,或者‘执行了不得’!”此后东家来人,或者有陌生朋友见面,我们也常拿这句话作开场白。(这里后来也成了“网红”留影区。)



我们三人的办公室在最高院执行指挥中心旁边,窗户外就是指挥中心的外门,在白天偶尔能看到大领导进出,夜里则可望见路边华灯初放。


执行局所在的小楼并不壮观,办公室也小,人人都挤在书堆里,很有味道。指挥中心的大屏则呈现出未来感和大气派,后来几次全国性的工作会议都是在这里部署的。以至于,每次通过视频会议看到熟悉的场景和熟悉的人时,都倍感亲切。


永科说,按照金庸武侠小说里的出场顺序,先出现的牛哄哄的江湖好汉,往往都是个引子,目的是衬出后面真正的高手。在我们尚在没话找话,努力了解对方的同时,内心也颇感“忐忑”的等着高手出场——本次活动的召集人G。


据他事后好几次“坦诚”,当时他的内心也有些许不安。因为他与我们素未谋面,业务不知深浅,个性也不熟悉,时间又很有限,要完成一个形式、内容并不特别清晰的重大项目,心里没底。后来直到白皮书样书出来,他那颗忐忑之心才算终于安定下来。


白皮书就是《人民法院办理执行案件规范》,也称为 “1000条”。一开始找定位,大家觉得台湾的实务手册很有参考意义,但闻听花了十年,就割舍了。后来设定,要以解决实际问题为主,要“帮助80%以上的执行人员解决80%以上的执行问题”,但口号从未敢喊出门外,也不敢再提高丝毫。


图为最高院2018年儿童节时的大屏一幕,偶尔也藏不住调皮活泼的一面


因为规范完成时间要求很短,所以容不得有大的失误和反复。编写过程分成四阶段,第一阶段是立基架框,求稳,在体系上,从逻辑性和实用性之间权衡,最终反复研讨论证后,倾向方便实用性,形成目前的目录框架体系,后面没有再做改动;第二阶段是分章编写,求全,因为删易增难。到2017年农历春节前完成初稿时,条文共有1200多条。此时不仅仅是“法条的搬运工”,还夹带着我们的“私货”;第三阶段集中讨论,求准。这段期间永远难忘,年还没过完,很多饭店还没开张,来自北京、江苏、广东等执行界知名的高手已云集到北京,集中封闭式逐条进行讨论修改,历时两周,几乎从每天的上午八点到晚上十点十一点,真正的“绞尽脑汁”。


G两鬓的白发就是从该后半程发力的,大家表面上都很心疼他,但继续不停地压榨其智慧,美其名曰“精进”。齐亮说G的白发是1000条的烙印,道兄补刀说,一条一根。这段时间对于我来说是幸福的,“天上一天,人间一年”,那几天时间,看高手过招,胜读了好几年书,多办了好多件案;第四阶段是打磨加工,求精。除了对很多争议问题交领导一锤定音外,还要不断的编排校核,此外也有“灵光乍现”的点子在该阶段产生,比如脚注对法条的指引、批复案例的收集、种类条款的汇编等,有点睛之用,让这本书“活起来了”。


该书交由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印刷后,我按捺住激动狂烈的心情,在朋友圈假装平静地发了“最高平台,众人心力,究此一事。百日攻坚,千条规范。希望解决一些问题,带来一定帮助”的文字和配图,然后热情迫切地期待大家点赞。


此时傅松苗先生和灵敏合著的《民事执行实务难题梳理与解析》已先由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销量非常好,一版再版。我们逢人就介绍灵敏是月产两本最畅销执行业务书的诗人。


后来灵敏用这本书的稿酬买了一只上万元的相机,我印象中这只相机只用过一次,就是我们几人为数不多的,在枝繁叶茂的正义树下集体拍照留念,所以几张照片尤显“珍贵”。



三、暂别北京,当下的分别

(2017.4-2017.6)


三四月份的北京,风追着风,墙连着墙,碧空下花开,落地是芬芳,不像江南春,追的、连的、落的都是雨。已准备事毕归家,新又接到任务,领导考虑要“趁热打铁”,制定一套执行办案流程,配套指引执行办案,这就是后来的《人民法院执行办案指引》,又称为“200条”“黄皮书”


但一开始,几人未摸着头脑,遍寻样本,各省的流程、指南、细则等,域外的执行手册、说明等,都未能称心。后来领导指示说,你们设想这就是一本操作“说明书”,每个新进的执行人员拿着这本说明书,就能够对照办案。于是脉络逐步清晰起来,到六月份的时候,易筋动骨十余稿后,逐渐有了后期的模样。


同时我们已不是客,参与的其他事情多起来,做些力所能及的综合事务,参与个别司法解释的座谈讨论等,其中就有电视连续剧《执行利剑》。


第一次接触《执行利剑》,那时候剧名还暂名为《执行法官》,是在剧本研讨会上,永科和我临时被通知到场。接下来,永科根据剧本绘出了剧情脉络,我整理出了修改意见,以为我们任务结束。6月下旬,领导叫我过去,让我回浙常驻剧组,担任法律指导,即刻到岗。


此时距离正式借期届满还有一个半月,原来还想有充裕的时间来准备告别,但分别就在当下,所以来日一定不方长。


那天晚上大家送我,永科斟满了一满碗即墨老酒来敬我,我很快醉了,醉过方知酒浓,原来酒里掺满了感情。



四、跨界的影视工作者

(2017.7-2017.9)


要跨界了!


《执行利剑》这段插曲,证明了人生经历可以非常神奇。再次怀着激动忐忑又木乎乎的心情,我踏上了去往宁波的高铁,开启未知的行程。


《执行利剑》主要在宁波、绍兴两地取景,共约三月的拍摄期,时间极短,所以剧组朝五晚十是常态,最晚一场腾退大戏竟到凌晨近五点收工,所以我跟剧组人员说,这一定程度上是执行工作的真实再现。


我在剧组的工作,一是对台词的再打磨,避免出现违反法律司法解释、严重脱离司法实践的情形;二是文书道具的修整,严格按照文书要求来,避免在屏幕上出现低级错误,成为挑剔的对象;三是拍摄现场对演员执行现场演绎的把关,要求语言对白、行为举止,都合法合情合理。


2018年8月,中央八套和爱奇艺同步播出,播出期间,阿姨们和母亲晚饭后走路都提前半小时,就为准时守在电视机前面。有的同事也看着,寻找客串的面容、身影和熟悉的场景。



八月初,正式借调期限届满。借调结束前几天,我专程回了趟北京,跟大家告别,从法官之家收拾物品,该寄的寄,该弃的弃。永科书物最多,年岁最长,情也最重,送好我们,最晚一天走。



五、归位绍兴

(2017.9-2018.4)


2017年9月中旬,摄制组在绍兴杀青。此时我正式回到了原单位上班。此时,200条尚未全部完成,G法官调任到其他庭当审判长,有些“本来留给清洁阿姨”的书送给了H(典故来自公众号赫法通言《这些书,那些年》),后来H成了200条的联系人。


有句话讲,最怕的是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还努力。G、H都是这类人的典型代表,无意中提高了很多标准。初次与H闲聊时,听说我是绍兴去的,他说,“绍兴我去过,绍兴真是个好地方。”


去年3月绍兴全市法院执行业务培训,请H来上课,但因事务忙,不能分身,所以通过远程视频,事后他说,“绍兴是个好地方,本很想来。”前几天我发了绍兴沿街夜景到群里,H赞到,“绍兴,真是个好地方。”


所以我们太有共同话题了。


尴尬的段子讲好,回到后面几个月,H几次把我们约齐到北京,对200条进行深加工,其中包括一次不少全国顶尖业务专家共同参与讨论修改。2018年3月份,人民法院出版社出版,成为1000条的姊妹篇。


但该平淡的归平淡,除了日常办案之外,也着手进入迎评状态了。



六、又一次的激动忐忑和木乎乎

(2018.5至今 )


经组织安排,我被下派至绍兴市越城区法院执行局挂职。


2018年5月初,再次怀着激动忐忑又木乎乎的心情去到了越城法院执行局,开启未知的行程。越城法院是典型的案多人少事杂和矛盾集中地法院。到越城后,和同事们一起,可以说度过了有史以来身心最疲倦的大半年,好在,付出都有回报,阳光和未来已来。



天涯共此时


此时此刻,齐亮等人在新借调期间完成了执行司法解释的编注工作,是否能成为“白黄红?”三部曲,我们都很期待;灵敏华丽转身,十里洋场,面貌焕然一新了;永科在美丽浪漫的珠海,“海上生明月”指数(读书藏书指数)依然独树一帜;H仍在马不停蹄地努力,不断重新定义着优秀;G远赴山城,大家都很想念他。


毛巨波

2019年3月13日晚写于绍兴家中



番外:“战争与和平”

该文在H的赫法通言公众号上发表后,受到朋友同事们的抬爱,在朋友圈转发留言。


周一上班后,永科的助理发信息告诉我,他们的事项委托盐城法院执行,一听是永科,就特别亲切,起到了“切实”解决问题的效果;有的朋友同事见到也过来表扬我,我表面上很不好意思,内心却仍不乏小人物的得意自喜。


特别感谢“浙江天平”的M姐来征要该稿。


M眼光毒到,委婉地指出在越城的结尾过于草草,让我稍微补充一点。


越城的同事也留过言,说把这一段写下来纪念,我推说到挂职结束的时候再写。


其实那两晚一直就回想着一起写进去,一当然是时间精力和能力有限,但主要还是这段时光恐怕是大书特书也很难写出来,写真实了,执行外的朋友仍会觉得夸张;写谦虚了,尤其是我们基层执行的战友会觉得情感宣泄得不够痛快酣畅。


要作个对比的话,越城和北京的日子就是“战争与和平”,情感转折也很大,要从“清淡”转向“悲壮”了。


毛的朋友圈里“热火朝天”

2018年,绍兴、浙江乃至全国的执行标语都是“军事化”的,“决胜”、“攻坚”、“军令状”等等,要打“攻坚战”,每隔几个时日都要攻占一个山头;要打“持久战”,高亢的劲头几乎保持了一整年。我们有个500人满的浙江法院“基本解决执行难”战斗群,大家那段时间会苦中作乐,笑说这是一场“基本解决执行员”的战斗。


如今,江南连月的阴雨天终于放晴,阳光已来,春天也在不预思量里自来,看得见希望。


这就是未来。


最末,再次致敬所有的执行人!

    

写于2019319日中午


M姐看完后,决定续写这细腻故事




浙江天平  转载发布

来源:赫法通言


长按二维码加入“浙江天平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185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