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0-01-29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 >> 各地高院资讯 >> 浙江天平 >> 正文
别乱花钱了!最高法院:专家论证意见不能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根据,不予采信(附相关案例)
时间:2019-03-18 18:25:57    作者:浙江天平    来源:浙江天平


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不是法定证据,不能作为认定案件客观事实的根据


👉作者:唐青林 李舒 杨巍  (北京云亭律师事务所)



阅读提示:司法实践中一些当事人为了尽最大努力追求胜诉效果,组织大学教授等法学专家对其案件进行论证,并向法院提交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试图影响法院最终的裁判结果。本文多个案例中当事人就提交了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最高法院对此予以明确,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不属于法定证据,故未予采信。


我们认为,向法院提交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的方式不仅效果甚微,而且有损司法独立,毕竟专家对案件进行论证是受一方当事人委托,并非公益行为,专家论证意见的作出并未依据案件全部证据材料,我国法学理论研究与司法实践亦存在脱节之处。


为此,我们建议当事人应理性行使诉权,诉讼和打官司是一个非常专业的事情,委托专业的律师做专业的事。在法官责任制和司法环境越来越好的情况下,真正影响法官裁判的,排除个别人为干扰情形外,最重要的是要以专业的方式梳理事实和证据、以专业的方式论证诉请的合法性和合理性,以专业的、于法有据的、看得见摸得着的方式,才能真正的在判决书形成的过程中“影响”法官的裁判,最终打赢官司,取得好的结果。



裁判要旨


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系专家观点意见,不能作为认定客观事实的根据,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规定的证据。


案情简介


一、西洋肥业与杨绍亮、刘忠全股权纠纷一案,西洋肥业不服贵州省高院判决,向最高法院申请再审,主张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二审判决,向最高法院提交了两组证据材料作为新证据,其中一份新证据为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应用研究中心于2008年6月13日作出的《关于杨绍亮、刘忠全涉嫌合同诈骗案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


二、最高法院认为,西洋肥业提交的两组证据材料均不属于再审新证据,不予采信。最高法院裁定驳回西洋肥业的再审申请。


裁判要点


西洋肥业申请再审提交的一份新证据为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应用研究中心于2008年6月13日作出的《关于杨绍亮、刘忠全涉嫌合同诈骗案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


被申请人杨绍亮、刘忠全质证认为,不认可上述真实性,专家意见书不具有法律效力,且该专家意见书存在多处错误。


最高法院对此认为,“法律意见书系专家观点意见,不能作为认定本案客观事实的根据,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规定的证据。”


实务经验总结


前事不忘、后事之师。为避免未来发生类似败诉,提出如下建议:


当事人在诉讼中提交的证据必须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规定的八种法定证据类型,而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并不属于法定证据,不会被法院采信,因此须慎重提交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


相关法律法规


《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六十三条  证据包括:

(一)当事人的陈述;

(二)书证;

(三)物证;

(四)视听资料;

(五)电子数据;

(六)证人证言;

(七)鉴定意见;

(八)勘验笔录。

证据必须查证属实,才能作为认定事实的根据。


法院裁定书

中华人民共和国最高人民法院

民 事 裁 定 书

(2012)民申字第526号


申请再审人贵州西洋肥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西洋肥业)因与被申请人杨某、刘某股权纠纷一案,不服贵州省高级人民法院(2010)黔高民一终字第41号民事判决,向本院申请再审。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对本案进行了审查,现已审查终结。

西洋肥业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第(六)项的规定申请再审称:(一)有新的证据,足以推翻二审判决。根据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书》,西洋肥业应是开阳囿源矿业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囿源公司)的唯一股东,杨某、刘某未经西洋肥业同意,将囿源公司的股权变更至胡某名下,违反了合同目的。胡某证言、囿源公司2003年度、2004年度年检报告等证据足以证明杨某、刘某存在欺诈行为。(二)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缺乏证据证明。1.将《股权转让合同书》的性质认定为股权转让合同,缺乏事实依据,且掩盖了探矿权转让的实质,掩盖了杨某等人在磷矿储量估算材料上造假的事实。2.对杨某、刘某隐瞒与贵州省开阳县磷肥厂(以下简称磷肥厂)签订重大利益分成协议的事实不予认定,导致基本事实认定不清。3.认定双方当事人对囿源公司40%股权未过户均有过错缺乏事实依据,且混淆了杨某、刘某的主要合同义务与西洋肥业的附随义务,淡化了杨某、刘某根本性违约的本质。(三)二审判决适用法律确有错误。本案法律关系应为探矿权转让关系,请求撤销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书》,判令杨某、刘某返还西洋肥业合同款720万元。

杨某、刘某提交意见认为:(一)西洋肥业提交的证据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四十四条的规定,并非新证据。(二)二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证据充分。1.从《股权转让合同书》的名称、内容及履行情况来看,双方当事人转让的是囿源公司的股权,而非探矿权。杨某、刘某不存在欺诈行为,《贵州省开阳县热水磷矿资源普查底板等高线及资源量估算图》并非杨某、刘某制作,杨某、刘某没有虚构CK03号钻孔,其估算资源量合乎规范。2.杨某、刘某没有隐瞒其与磷肥厂签订的《磷矿石矿源勘探协议》。3.囿源公司股权未完全变更的责任在于西洋肥业。西洋肥业不办理囿源公司全部股权变更登记的真正原因在于避免支付480万元股权转让尾款。(三)二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股权转让合同书》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规定的可撤销合同的条件,且西洋肥业提出撤销合同的请求时,早已超过行使撤销权的期间,其无权请求撤销合同。杨某、刘某请求驳回西洋肥业的再审申请。

本院认为:本案存在三个争议焦点,一是西洋肥业申请再审所提交的证据材料是否属于新证据;二是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是否缺乏证据证明;三是二审判决适用法律是否确有错误。

一、关于西洋肥业提交的证据材料是否属于新证据的问题

西洋肥业向本院提交了两组证据材料作为新证据。

(一)西洋肥业提交的第一组证据共15份,拟证明杨某及囿源公司虚构磷矿储量,欺诈西洋肥业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书》。

1.囿源公司与西洋肥业于2004年12月2日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书》,证明西洋肥业以1200万元购买囿源公司及其探矿权。

2.囿源公司证号为5200000530477的探矿权证,证明交易的实质是为取得囿源公司的探矿权。

3.囿源公司2003年度工商年检材料,证明杨某、刘某经营的囿源公司亏损,负债289707元,没有任何资产。

4.囿源公司2004年度工商年检材料,证明囿源公司除探矿权以外,是个空壳公司,负债364202.24元。

5.付款凭证,证明西洋肥业向杨绍亮等人支付了合同价款720万元。

6.中化地质矿山总局贵州地质勘查院于2005年8月3日作出的《贵州省开阳县热水磷矿勘查地质小结》,证明热水地带无磷矿沉积,该结论与杨某陈述的5000万吨磷矿储量的事实不符,杨某利用一张专家名片及一张地质地形图虚构储量诈骗西洋肥业巨额资金。

7.2006年7月6日开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杨某的询问笔录,证明了杨某伪造图纸、虚构磷矿储量,欺骗西洋肥业签订合同的全部过程。

8.2006年7月3日开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杨绍亮的询问笔录,证明杨某虚构钻孔、伪造图纸、虚构磷矿储量。

9.2006年6月10日开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西洋肥业聘请的地质工程师经某的询问笔录,证明杨某改动图纸和数据,虚构磷矿储量。

10.2006年7月2日开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地质工程师经某的询问笔录,证明杨某改动图纸和数据,虚构磷矿储量。

11.经某于2006年5月8日出具的《关于开阳热水地区磷矿探矿权转让前后的一些情况》,证明杨某给西洋肥业的四张图纸复印件很不规范,存在明显欺诈。

12.2006年6月22日开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中化地质矿山总局贵州地质勘查院院长陈某的询问笔录,证明杨某虚构磷矿储量,隐瞒真相。

13.2006年7月1日开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杨某的询问笔录,证明杨某承认其卖给西洋肥业的磷矿区域属于远景规划,达不到国家预测资源量的标准。

14.2006年7月2日开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胡某的询问笔录,证明胡某与杨某协商购买磷矿时,以5000万吨储量计算合同总价。

15.辽宁富源矿产资源储量评估有限公司于2006年5月26日作出的《“贵州省开阳县热水磷矿资源普查资源量估算”评审意见》,证明杨某提供的资料具有欺骗性。

杨某、刘某质证认为:证据11是证人证言,但证人未出庭作证,不予认可。证据1-10、12-15在一、二审中已经过质证,不属于新证据。

本院认为:1.经某于2006年5月8日作出的证言系证人证言,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十五条第一款关于“证人应当出庭作证,接受当事人的质询”的规定,西洋肥业未申请经某出庭作证,该证言不应采信。经某证言形成于2006年5月8日,因经某系西洋肥业聘请的地质工程师,不存在西洋肥业事后才能发现该证言或因客观障碍而无法取得证言的情形,故该证言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一)项规定的“原审庭审结束前已客观存在庭审结束后新发现的证据”或第(二)项规定的“原审庭审结束前已经发现,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证据”两种情形。2.其余证据材料在本案一、二审中已经提交,且已经过质证,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二款规定的“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的情形。因此,西洋肥业提交的第一组证据材料均不属于再审新证据,本院不予采信。

(二)西洋肥业提交的第二组证据材料共11份,拟证明囿源公司和杨绍亮故意隐瞒与磷肥厂有65%重大利益分成的事实;杨某等人故意保留囿源公司40%股权,不将剩余股权过户至西洋肥业名下。

1.囿源公司工商变更登记材料,证明依据《股权转让合同书》约定,西洋肥业应为囿源公司的唯一股东,西洋肥业指定胡华峰任囿源公司法定代表人,杨某将囿源公司60%股权变更到胡某名下构成违约。

2.2006年7月6日开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杨某的询问笔录,证明杨某故意私自保留40%股权不转让给西洋肥业。

3.2012年2月2日胡某作出的《证言材料》,证明《股权转让合同书》约定由囿源公司单方办理股权变更登记,但囿源公司办理变更登记手续时,杨某、刘某伪造股东会议决议,冒充胡某签字,擅自将40%股权保留在杨某、刘某名下,胡某对此全不知情。

4.公司申请登记委托书,证明刘忠全的妻子荣某擅自伪造胡某授权的申请登记委托书,申请登记委托书中委托人签字并不是胡某本人所签。

5.开阳县工商局囿源公司工商档案,证明胡某本人没有在2005年1月13日股东会决议、2005年1月13日与杨某、刘某分别签订的股份转让协议上签字,该三份协议系伪造。

6.2005年3月15日代长明收条一份,证明西洋肥业的工作人员代长明收到囿源公司与磷肥厂签订的《磷矿石矿源勘探协议》原件。

7.囿源公司与磷肥厂于2002年3月8日签订的《磷矿石矿源勘探协议》,证明囿源公司与磷肥厂各占有35%和65%的股份。

8.文号为开府专议[2004]125号的开阳县人民政府专题会议纪要,证明杨某故意隐瞒囿源公司与磷肥厂签有重大利益分成协议的重要事实,致使西洋肥业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书》的目的不能实现。

9.囿源公司与西洋肥业于2005年9月15日签订的《合同补充协议》,囿源公司法定代表人处有杨某签字,证明杨某与西洋肥业将合同约定的价款修改为720万元。

10.2006年7月1日开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杨某的询问笔录,证明杨某隐瞒了65%股权属于磷肥厂的事实,以及杨某签订的补充协议有效。

11.中国政法大学法律应用研究中心于2008年6月13日作出的《关于杨某、刘某涉嫌合同诈骗案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证明杨某在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书》之前,虚构钻孔,违背《磷矿地质勘探规范》,伪造磷矿储量,以此进行合同欺诈;在合同签订过程中,故意隐瞒利益分成协议;在合同履行过程中,欺骗西洋肥业,擅自保留40%的股权,非法占有他人财产。

本院组织双方当事人询问质证时,西洋肥业申请证人胡某出庭作证。胡某陈述开阳县工商局囿源公司工商档案中的签字均非本人签字,其对囿源公司股权变更事宜全不知情。

杨某、刘某质证认为:1.关于证据3,认可其真实性,不认可其证明目的。西洋肥业指定胡某担任囿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代表西洋肥业受让囿源公司的股权;西洋肥业只给杨某、刘某送来胡某的简历和身份证复印件,表明将囿源公司的股权变更至胡某名下,并口头要求杨某、刘某名义保留部分股权,否则西洋肥业会派人亲自办理股权变更登记手续。2.关于证据8,认可其真实性,不认可其证明目的。《磷矿石矿源勘探协议》不损害囿源公司利益,不影响股权价值。3.关于证据11,不认可其真实性,专家意见书不具有法律效力,且该专家意见书存在多处错误。4.证据1、2、4-7、9、10在一、二审中已经过质证,不属于新证据。

本院认为:1.关于证据3,因证人胡某出庭作证,接受了双方当事人的质询,故对该证人证言的形式真实性本院予以认可。西洋肥业与杨绍亮、刘忠全之间存在多起诉讼,且本案亦历经一、二审程序,原为西洋肥业工作人员并受西洋肥业指派担任囿源公司法定代表人的胡某之证言却形成于2012年2月2日,系二审判决生效后新作出的证言,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规定的新证据的情形。2.关于证据8,在杨某、刘某诉西洋肥业股权转让纠纷案一审时[一审案号为(2006)筑民二初字第25号]已经提交,该证据系本案原审庭审结束前已经发现的证据,西洋肥业在诉讼中应该可以提交,故不属于《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二)项所规定的“原审庭审结束前已经发现,但因客观原因无法取得或在规定的期限内不能提供的证据”。3.关于证据11,法律意见书系专家观点意见,不能作为认定本案客观事实的根据,不属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三条规定的证据。4.其余证据材料在本案一、二审中已经提交,且已经过质证,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审判监督程序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条第二款规定的“当事人在原审中提供的主要证据,原审未予质证、认证”的情形。因此,西洋肥业提交的第二组证据材料亦不属于再审新证据,本院不予采信。

二、关于二审判决认定的基本事实是否缺乏证据证明的问题

(一)关于二审判决认定《股权转让合同书》的性质为股权转让合同是否缺乏证据证明的问题

本院认为:囿源公司与西洋肥业签订的《股权转让合同书》中约定了“甲方(囿源公司)根据自身经营情况自愿将囿源公司‘开阳县热水地带磷矿、热水(矿泉水)铅锌矿勘查’中所占股份比例100%股权转让给乙方(西洋肥业)经营管理”,第三条约定了股权转让款“待甲方把公司股权变更到乙方名下后全部付清”,第四条约定了“股权转让后:囿源公司的手续变更,由甲方负责办理”,合同中约定了股权转让价款及支付方式、股权变更等内容。杨某、刘某亦实际将囿源公司60%的股权变更至西洋肥业指定的胡某名下。对此,有《股权转让合同书》、囿源公司工商档案等证据材料予以证明。根据合同约定内容来看,西洋肥业受让囿源公司的目的是取得公司的资产及公司享有的探矿权产生的股东收益。西洋肥业在诉讼中对杨某、刘某转让囿源公司股权未提出异议,仅对杨某、刘某未按约定转让囿源公司剩余40%股权提出异议,故西洋肥业对于双方转让的是囿源公司的股权这一事实也是认可的。因此,二审判决认定《股权转让合同书》的性质为股权转让合同有事实依据。

(二)关于二审判决未认定杨某、刘某存在隐瞒与磷肥厂签订的《磷矿石矿源勘探协议》是否属于认定事实不清的问题

西洋肥业主张杨某、刘某隐瞒了囿源公司与磷肥厂签订的《磷矿石矿源勘探协议》,杨某、刘某构成合同诈骗,并提交了2005年3月15日代长明收条、《磷矿石矿源勘探协议》、开府专议[2004]125号开阳县人民政府专题会议纪要、囿源公司与西洋肥业签订的《合同补充协议》、2006年7月1日开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杨某的询问笔录予以证明。

本院认为:西洋肥业所提交的前四份证据,只能证明囿源公司与磷肥厂签订了《磷矿石矿源勘探协议》、西洋肥业收到协议原件时间、囿源公司与西洋肥业签订《合同补充协议》,对此二审判决均已认定。西洋肥业提交了2006年7月1日开阳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对杨某的询问笔录,该询问笔录中载明,杨某陈述已将囿源公司与磷肥厂存在合作关系一事告知西洋肥业。西洋肥业并未提供足够证据证明其主张,且现无生效刑事判决认定杨某、刘某存在隐瞒合作关系的事实。相反,杨某、刘某作为反驳证据提交的贵阳市人民检察院于2007年8月29日作出的筑检刑不诉[2007]10号不起诉决定书中载明:“在协商过程中,杨绍亮告知贵州西洋肥业有限公司开阳囿源矿业有限公司和开阳县磷肥厂有合作关系”。因此,二审判决未予认定杨某、刘某存在隐瞒与磷肥厂签订《磷矿石矿源勘探协议》这一事实,并无不当。

根据一、二审法院查明的事实,囿源公司与磷肥厂签订《磷矿石矿源勘探协议》的时间是2002年3月8日,西洋肥业与囿源公司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书》的时间是2004年12月2日,西洋肥业于2005年3月15日收到《磷矿石矿源勘探协议》时并未提出异议,并于2005年5月至2005年7月28日组织勘探矿区。因此,即使在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书》时杨某、刘某未披露全部信息,西洋肥业在收到《磷矿石矿源勘探协议》后并未及时提出异议,亦未在法定期限内行使合同撤销权,反而组织勘探开采,可视为对其权利的放弃。

(三)关于二审判决认定双方当事人对于囿源公司40%股权未过户均有过错是否缺乏证据证明的问题

本院认为:《股权转让合同书》中只约定了合同签订七日内,西洋肥业支付首期款720万元,而余款480万元,则“待甲方(囿源公司)把公司股权变更到乙方(西洋肥业)名下后全部付清”,并未约定在什么期限内变更股权、支付股权转让余款。2004年12月2日,双方签订《股权转让合同书》,同年12月7日,西洋肥业支付首期款720万元。在双方变更囿源公司的相关工商登记时,西洋肥业只提供了胡某一人的证件。2005年1月13日,囿源公司召开股东会议将法定代表人由杨某变更为西洋肥业指定的胡某。随后,杨某、刘某将囿源公司印章、勘察图纸等重要资料移交给西洋肥业。同年1月17日,工商变更登记法定代表人,囿源公司60%股权亦过户至胡某名下。西洋肥业于2005年5月至7月组织对囿源公司探矿区域进行勘探,证明西洋肥业已经实际控制囿源公司。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登记管理条例》第二十七条、第三十五条等有关规定,公司股权变更需公司全体股东同意、公司法定代表人同意并签署变更登记申请书、需要加盖公司印章,而囿源公司法定代表人已变更为西洋肥业指定的胡某,公司印章也移交给西洋肥业,故杨某、刘某无法单独完成囿源公司40%股权的工商变更登记,西洋肥业也没有催告杨某、刘某协助办理股权变更登记。因此,二审判决认定双方当事人对于囿源公司剩余40%股权未变更均有过错,并无不当。

三、关于二审判决适用法律是否确有错误的问题

本院认为:根据前述分析,二审判决认定双方的法律关系为股权转让关系并无不当,该转让行为不违反法律规定,二审判决适用法律正确。西洋肥业一审起诉主张解除合同,向本院申请再审时又主张撤销合同。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四条的规定,只有在重大误解、显失公平、一方以欺诈、胁迫的手段或者乘人之危使对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订立的合同,当事人一方才有权请求法院变更或者撤销。现西洋肥业并未提供足够证据证明订立《股权转让合同书》时存在上述情形,其主张撤销权缺乏事实基础。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第五十五条第(一)项的规定,具有撤销权的当事人自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撤销事由之日起一年内没有行使撤销权的,撤销权消灭。西洋肥业未在法定期限内向法院主张撤销《股权转让合同书》。因此,西洋肥业关于撤销《股权转让合同书》的主张不应支持,二审判决适用法律并无不当。

综上,西洋肥业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一)项、第(二)项、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

驳回贵州西洋肥业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审 判 长  陈宜芳

代理审判员  刘小飞

代理审判员  潘 杰


二〇一二年六月二十九日

书 记 员  王新田



案件来源


申请再审人贵州西洋肥业有限公司与被申请人杨绍亮、刘忠全股权纠纷申请再审民事裁定书,最高人民法院(2012)民申字第526号


延伸阅读


以下为我们检索到浙江的与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相关的案例,供读者参考。


认定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不属于证据范畴的案例


案例:王桂生与香港中成集团有限公司、陈瑞仁、浙江中成实业有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4)浙商外初字第1号]


“原告王桂生为支持其诉称理由,提供了以下证据材料:……证据17.杨立新、赵旭东、张卫平、崔建远、姚辉等法律专家出具的《王桂生诉陈瑞仁、香港中成公司股权转让合同纠纷一案专家论证法律意见书》,用以证明本案的股权转让协议及补充协议应当认定无效。……证据19.香港伍兆荣律师出具的《法律意见书》,用以证明在香港法规定下,由于存在伪造股东会决议和董事会决议,香港中成公司明知或应知本案相应情况等原因,本案的股权转让合同亦是无效。


对于原告王桂生提供的证据材料,本院经审核认为:……证据17和19系法律专家的意见书,不属证据的范畴,不予认定。”



案例:浙商金汇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与被上诉人浙江三联集团有限公司、三联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马文生、楼娟珍、金华市华源置业有限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2016)浙民终718号]


“本院二审审理期间,金汇信托公司向本院提交了……证据4.《专家论证意见书》一份,证明在建工程的物权属性为土地使用权上之添附,其当然包含已经建设的、将来要建设的物权整体,在建工程抵押为当然的整体抵押。根据本案材料,金汇信托公司的抵押权应当涵盖金市国用(2014)第103-02695号土地使用权整体及其上的全部在建工程。


三联集团公司质证认为,……对证据4的真实性无法确认,且专家意见只能是专家的个人观点,是否符合规定、是否真实有待法庭调查认证后方能成立。


本院认证意见为,……证据4专家认证意见不属于证据范畴,不具备证据效力。





浙江天平  转载发布

来源:民商事裁判规则、海商法研究中心微信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加入“浙江天平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612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0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