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9-06-18
星期二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件 >> 历史名案 >> 正文
未成年死者能否立嗣
——以汪辉祖《病榻梦痕录》一案为视角
时间:2014-07-21 16:09:06    作者:刘文基    来源:甘肃省民勤县人民法院

长洲县民妇周张氏青年丧夫,在将遗腹子抓养成人准备娶妻时,儿子也突然病逝。周张氏要为儿子立继子,族人说周张氏的儿子未成年死亡,不能立嗣,打了数十年官司,没有结果。苏州知府郑毓贤的幕友汪辉祖依照礼制,拟定判词,准许周张氏为儿子立继子。后族人告状不止,巡抚大人陈榕门先生亲自查阅案卷,给予高度评价。汪辉祖在其《病榻梦痕录》中记载了这一案件。

马拉松案

公元1760年,汪辉祖在长洲县苏州知府郑毓贤那里做幕府。县里有个妇女周张氏,本来是富人家的女儿,出嫁后十九岁上丈夫就去世了。周张氏恪守妇道,安心守寡。好在丈夫去世时,周张氏已身怀有孕,肚子里面未出生的儿子是周张氏唯一的希望。十月怀胎,一朝分娩,儿子终于出生了。有了儿子,周张氏满怀希望,信心百倍,一门心思盼望周继郎长大成人,支撑门户。孤儿寡母,相依为命,个中艰难,不用细说。好在苦尽甘来,儿子已经一十八岁,可以娶妻成家立业了。周张氏看在眼里,喜在心里,如饥似渴的为儿子周继郎订了婚,摩拳擦掌,准备八月份就举行婚礼仪式。

但是,老天爷不长眼睛,绳往细处断,就在距离周张氏准备为儿子娶媳妇不到一个月的时候,周继郎竟然得上重病,突然死亡了。丈夫死亡后,儿子就是自己唯一的希望,周张氏一把屎一把尿,没容易把周继郎抓大成人。周继郎就是自己的心头肉,儿子死了比自己本身死了还要难受,周张氏伤心欲绝,痛不欲生。

但是,悲痛归悲痛,没有死掉,日子还得过。周张氏提出要为儿子周继郎收立嗣子,作为周继郎的继承者。但是,周张氏所在家族的人,不同意周张氏为她的周继郎收立嗣子,执意让周张氏为她的丈夫收立继子。对此,双方互不相让,争持不下,诉诸公堂。县府衙门批示让周张氏所在家族进行处理,但乱麻缠住鸡大腿,历经十八年,还是没有任何结果。

再次诉讼

就在这一年的二月份,苏州知府郑毓贤接到周张氏的诉状。周张氏在诉状中痛苦陈述,说她嫁到婆家后,十九岁上守寡,辛辛苦苦把儿子抓养成人,天不遂人愿,儿子十八岁了,准备八月份结婚,七月份儿子竟然突然死亡。儿子死亡给自己造成的痛苦,比抓养儿子一十八年还要厉害得多。自己因此好多次痛不欲生,都是因为自己为儿子立继子的事情还没有着落。现在自己苟且偷生,年头节下,还能够到丈夫儿子的坟前去祭祀,而一旦自己死亡,儿子又没有继子,丈夫儿子的坟墓前面没有人去祭祀,他们就要在阴间里挨饿。因此,自己的任务没有完成,死不瞑目。而今,自己已经年近花甲,临近死亡,丈夫儿子都已经死亡了,死亡对于自己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要为儿子立继子,丈夫家族的人却坚决反对,坚持让自己为丈夫立嗣子。

家族坚持让我为丈夫立嗣子,即使是我为丈夫立了嗣子,我丈夫的坟前有人去祭祀,但是,我儿子的坟前还是没有人去祭祀。我的儿子死亡的时候已经一十八岁,长大成人,为什么不能为他立继子,族人反对纯粹属于无理取闹。但是,多次诉诸官府,县令大人都批示让家族处理,可就是族人在从中作梗,又怎么能够自行解决问题。一至于拖到今天。现在自己临近死亡,生存的日子一天比一天少,再没有过多的担心,担心的只是自己死亡后,丈夫儿子没有人去祭祀。诚恳求官府尽快处理,以便使自己死而无憾。

看了周张氏的诉状,汪辉祖深受感动。仔细翻阅周张氏的案卷,已经厚达数尺。翻来覆去,不过都是周张氏为自己的儿子立了继子,周张氏所在家族的人不答应,告到官府。族为周张氏的丈夫立了嗣子,周张氏坚决不同意,又告到官府。官府对此都是没有一锤定音的处理,只是得过且过,踢皮球,批示让家族处理,可是,自己不能当自己的法官,家族又怎么能够自行解决问题。乾隆十九年(1754),周张氏决定将一个人立为孙子,族人说那个人乳臭未干,表示反对,让周张氏重新找人,另行讨论,一拖再拖,拖了下来。

立即判决

汪辉祖查明案件情况,再也坐不住了,立即作出判决:青年丧夫,周张氏辛辛苦苦把儿子周继郎抓养成人,就在周继郎一十八岁,即将娶妻成亲的时候,周继郎竟然一命呜呼。孤儿寡母,实在不易。周张氏在19岁的时候,丈夫溘然去世,而今,儿子周继郎又在18、风华正茂、即将娶妻成亲的时候,一命呜呼。儿子的死亡给守寡多年的周张氏 造成的痛苦真的是无与伦比。为儿子周继郎立继子,可以弥补周张氏中年丧子的内心痛苦。如果说不让周张氏为儿子立继子,周张氏中年丧子的内心痛苦就不能得到任何弥补,周张氏辛辛苦苦一十八年将儿子抓养成人的心血就会全部化为乌有。因此,周张氏为儿子立继子,实在是合情合理,应该得到支持。

家族的人对此坚决反对。而且,振振有词,说是周张氏的儿子死亡的时候,虽然已经做好了结婚准备,但是,还没有来得及结婚,周继郎就突然死亡了。因此,直到死亡的时候,周继郎还没有真正的妻子,周继郎没有妻子,又哪里能够有儿子。天下道理,没有母亲,又哪里来的儿子?周张氏所在家族的人以此反对周张氏为周继郎立继子,似乎也是有理有据,官府因此拖了数年。

但是,天下之事,怕就怕认真二字。族人说周继郎没有妻子,就不能够立继子。但是,翻遍古今经典,谁也找不到什么地方写有这样的规定。恰恰相反,经典著作上反倒是写有未成年而死亡的人,他的后嗣,在服丧的时候齐衰一年。齐衰亦作“齐缞”,就指丧服,齐衰一年,在“五服”中列位二等,古代以亲疏远近来决定丧服的材料和时间。未成年死亡的人,他的后嗣,在服丧的时候齐衰一年,这是礼制上的明文规定。寻根究底,如果说未成年死亡的人不能立继子,又哪里来的后嗣,在服丧的时候为他齐衰一年?对于未成年死亡的人能不能立继子,法律没有明确规定,就应该参考经典著作。既然礼制经典上写有未成年死亡的人,他的后嗣在服丧的时候齐衰一年,就充分证明未成年死亡的人能够立继子。况且,即使是未成年

死亡的人能不能立继子争辩不清的情况下,与其让周张氏未成年死亡的儿子不能立继子,而使青年丧夫、中年丧子的周张氏再次雪上加霜,更加悲痛欲绝,

人死不能复活,周张氏青年丧夫、中年丧子,由不得人,莫如就让周张氏为未成年而死亡的儿子立继子,而使周张氏青年丧夫、中年丧子得到人间的温暖。乾隆十九年,周张氏决定立为孙子的那个人,周张氏所在家族的人以其年龄小表示反对,而今那个孩子已经十六岁,从辈份上看,也正好可以做周继郎的儿子。因此,可以将他确定为周继郎的继子,将这件事解决了,免得立嗣之事一拖再拖,双方官司久拖不决。

坚持不渝

判文写出来后,衙门里面汪辉祖的同僚争论不休,提出汪辉祖的判词没有法律依据,而汪辉祖仅仅依照礼制作出这样的判决,和前任县令的处理大相径庭,不啻是标新立异。况且,和周张氏打官司的是整个家族,都是有头有脸的富户,这些土豪绅士绝对不能接受这样的判决,一定会无休止的申诉、上访。

面对疑问和责难,汪辉祖不为所动。而知府郑毓贤考虑再三,反复要求汪辉祖改动判词。汪辉祖固执己见,说自己处理案件不管当事人是土豪绅士,还是穷破无锥,只认天地良心,觉得不能让青年丧夫、中年丧子的贞节贤妇再受到沉重打击。

汪辉祖坚决不改判词,表示判词采用不采用,决定权在知府手中,由郑毓贤自己决定。如果说郑毓贤要换判词,就要先换幕友,说完拂袖而去。郑毓贤理解汪辉祖的能力和为人,因此冒着风险,按照周张氏拟定的判词,对案子作出了判决。

果然不出所料,一纸判决如同在马蜂窝里面捣了一杆子,周张氏所在家族的人根本不服。那些土豪绅士做梦也没有想到,一桩拖了十几年的官司竟然快刀斩乱麻,而且,他们这些有头有脸的人被一个奄奄一息的寡妇斗了个人仰马翻。族人接二连三的到县府衙门告状,按照汪辉祖的建议,郑毓贤拒不接受周张氏所在家族的人的状纸。

巡抚密查

那年五月初五,午后时分,县府衙门突然接到巡抚大人亲笔批示的调取卷宗信函,要求将周张氏立嗣一案的卷宗全部密封,快马加鞭送到巡抚衙门。接到巡抚大人调取周张氏立嗣一案的信函,县府衙门的全体人员,包括郑毓贤在内都胆战心惊。巡抚大人亲自查阅案件卷宗,可是了不得的大事,一定是周张氏所在家族的人在县府衙门告状无门,将状纸告到上级部门。对此,汪辉祖胸有成竹,说自己是严格依据事实、制度作出的判决,问心无愧,即使是天地鬼神查阅案件卷宗也毫不畏惧,况且,是上级领导正规查阅案件卷宗。

在将周张氏立嗣一案的卷宗密封送到巡抚衙门四天之后, 郑毓贤小心翼翼的来到巡抚衙门。说实话,自从接到巡抚大人调取周张氏立嗣一案卷宗的信函,郑毓贤的心里就一直忐忑不安,不知道会有什么灾难降临到自己头上。让郑毓贤做梦也没有想到的是,巡抚大人给自己的不是痛骂和问责,而表扬和赞赏。巡抚大人高度赞扬周张氏立嗣一案处理及时、果敢,判决有理有据,引经据典,以理服人。郑毓贤这时候才知道,是一个生员在巡抚衙门告的状。

衙门长官和幕府人员,自然是一根藤上的瓜,一荣俱荣,一损俱损,郑毓贤受到表扬,汪辉祖也好处多多。其实,说话归说话,要问心底里面,在接到巡抚大人亲笔书写的调取周张氏立嗣一案信函的时候,汪辉祖自己的心里还是不能安生。公正判案自然是前提,但官大一级压死人,即使是你案件处理得再公正,人家上级领导说你错了,你也有口不能言。

好在汪辉祖、郑毓贤遇上了一个精明强干的巡抚大人,他在接到越级上访案件的时候,并不手忙脚乱,让下级官员匆忙复查,免得他们胡乱猜测,捕风捉影。而是自己秘密调取案件卷宗,认真查阅核实。当然,如果发现问题,巡抚大人自然是严惩不贷。这个精明强干的巡抚大人就是桂林人陈榕门先生,字宏谋。在陈榕门先生精明强干的复查之下,当地的案件处理公正廉明,风清气正。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1171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9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