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0-02-26
星期三
 当前位置:首页 >> 各地高院资讯 >> 浙江天平 >> 正文
【他山之石】他访学维也纳正义宫,带来N个万万没想到,还留下1个遗憾
时间:2019-02-25 17:14:46    作者:浙江天平    来源:浙江天平

今日的【他山之石】

来源于泰顺县法院院长邹挺谦的

维也纳访学之旅


你一定想不到

奥地利有三个最高法院!

奥地利最高法院的“食堂”对外开放!

奥地利的检察院设在法院!


那些藏在正义宫里的顽强生命力

一起随邹院长的文字好好感受~



2018年6月,我们开启奥地利首都维也纳的访学之旅。


根据日程安排,我们要访问奥地利的三个最高法院,即宪法法院、最高行政法院和最高法院。第一站是最高法院,也就是设在维也纳正义宫的奥地利共和国最高法院。


在香港读书的时候,有学长介绍,奥地利最高法院是全欧洲最美的法院。因此,对这一次的参观,我们充满着憧憬和期待。


2018年6月12日上午,我们沿着维也纳环形大道,来到位于施梅林广场的正义宫。




唯美的建筑


这是一座四层高、长方形的建筑,完全体现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建筑风格。


第一层正厅伫立着十根陶立克式的罗马柱,二层以上则伫立着科林斯式的罗马柱,体现着巴洛克建筑的风格。让人颇感意外的是,正大门台阶两侧是两块很大的石墩,左右墩上有两只神态各异的狮子,头朝天空,拱卫着最高法院的大门。



我们拾级而上,通过安检,进入门厅。


这是一个气度不凡的大厅,一楼宽阔而又亮堂,而壁灯却是关闭的。抬头一看,原来房顶是一个半椭圆形的玻璃,阳光直接透过玻璃洒入大厅。


在大厅的里边,一座典型的木质双跑楼梯,将二楼和一楼连为一体。跨上六级台阶,是左右两个将军柱,将军柱上面是铸铜的圣马可飞狮,飞狮上面,是白色的弧形灯,显示出典雅与温馨。


在楼梯中间平台的中央,高高地端坐着一位正义女神,右手持一柄金色长剑、左手捧着一本法典,面容严肃,威尔不怒。在半圆的神龛之上,镶嵌有一个精致的红色天平秤,预示法院审判正中持平、不偏不倚。



女神底座下方,镂刻着金色“22,MAI,1881”,表明大楼于1881年5月22日投入使用。在金字铭文的上面,刻有作者Emanuel Pendl的名字,表明正义女神石像是艺术大师依曼纽·潘多尔的作品,体现了文艺复兴时期的雕塑风格,被誉为世界最美正义女神像。据介绍,依曼纽· 潘多尔不仅塑造了正义女神,还亲手雕刻了门口的一对石狮。



我们步上楼梯,放眼望去,正义宫是一座以穹顶为中心的建筑,大大小小的门与窗,都是半圆形拱券造型,风格继承了古罗马建筑的衣钵。


在二楼,我们参观了大法庭。


法庭设置得简单而又庄严,审判台上是“5+1”张椅子的摆放,说明这是一个供五位法官满席审理的法庭。首席法官的座椅要高出另外四张椅子一截,显示出其居于审判的中心地位。书记官的椅子虽然和法官并列,但椅子的颜色明显要深一些,和律师座椅的颜色一样。审判台的背景是一副画,大约是某种植物,而整个墙壁的背景是深红色的,衬托出法庭的威严。


我还注意到,墙上的壁灯非常漂亮,这是由金属包围着的长圆形玻璃灯。法庭的灯自成一个系列,与其他众多的壁灯完全不同。


在参观过程中,工作人员给我们讲了正义宫的历史。




历经劫难的正义宫


1873年,奥匈帝国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决定修建最高法院建筑。评审团选中了建筑师蒙蒂特和亚历山大·维列曼负责工程建设。


工程于1875年开工建造,历时六年后竣工。正义宫建筑可以容纳最高法院和其他多家法院、检察院共同办公。


1881年5月22日,弗兰茨·约瑟夫一世出席了落成典礼。


1927年1月30日,奥地利联邦国防军与布尔根兰州的先锋人士组成的团体发生冲突,导致两名无辜人士死亡。而后,对该事件举行的审判中,陪审团宣告行为人无罪。


同年7月15日,为了抗议“司法暴力”,在维也纳正义宫前爆发了大规模的示威运动。而当时的警察对示威群众进行了残酷的镇压,最终导致89名示威者、以及4名警察身亡,另有600多人受伤。正义宫也在该运动中发生火灾,顶层被完全焚毁,中央图书馆的全部藏书也没能幸免。


为了重建法院大楼,法院搬迁到奥匈国家银行处临时办公。


1931年,正义宫重建结束。在这次重建过程中,加盖了一层。也在这一年,法院重新迁回到这里。不幸的是,刚刚完成重建的维也纳正义宫遭遇二战炮火。当时,数颗炸弹击中了正义宫,致使顶层以及中央大厅的玻璃穹顶再次被毁。


2007年7月,经过修葺的维也纳正义宫,现在基本恢复了其最初的样貌,而且几乎找不到1927那场火灾以及二战战火所留下的痕迹。


此时,126岁的正义宫重新对外开放,法院也在此重新开庭审案。


重新装潢的设施,包括所有楼房、住宅以及中央图书馆。这幢楼里新建一间新的玻璃式的阅览室,还有连接两个室内的横梁。


最后,历史性的谈判室也已得到全面落实,并设立了新的司法大会堂,作为节日典礼和重大会议的场所。


如今,奥地利最高法院,总检察院,维也纳最高法院和高等法院,以及地方民事法院都在正义宫里办公。




美轮美奂的中央图书馆


在事务官的引领下,我们来到了三楼的中央图书馆。



这是一个完全现代化的图书馆,一排长长的落地玻璃,让自然光均匀地洒落进来,兼具环保与美观之功效。落地玻璃边上,也是一排长长的橙色桌子和凳子,可以让阅览者落坐,从容地读书、笔记。


开架的书大部分比较新,大多是近年出版。书架共有八层,如果个子不高,无法拿到摆放在最上面的书。因此,图书馆预备了部分铝合金的简易梯,用作登高取书之用。在书架中间,还特地辟出一块小地方,摆放几张电脑桌,用来查找资料。


柔和的日光灯与暖色调的地板、书柜相互映衬,让图书馆的氛围显得特别温馨。


在书橱和玻璃柜中陈列着一些重要的历史文献。透过这些文献,我们可以看见法律制度在奥地利的演进。


16世纪意大利出版的《民法大全》系列,有些纸张已经发黄,有些纸张已经变黑,但皮革印刷的封面依然整齐简洁。这些大部头的经典安静地躺在这里,仿佛在向世人诉说大陆法系法典的顽强生命力。


1769年玛丽亚· 戴蕾莎女王签署的《戴蕾莎法典》,历经200多年的时光,奥地利帝国的国玺印章已然发黄,帝国也已分崩离析,而女王的花体签名仍然力透纸背,显示出文字的力量。


值得一提的,是1850年8月7日的一份宫廷文件,它规定奥地利帝国的案件审判的最终上诉机构即最高法院设在维也纳,其管辖范围及于全国的领土范围及领水。这份文件的重要性在于,它是当年最高法院行使管辖权的合法来源。


工作人员给我们介绍了图书馆的历史。


1829年7月23日,当时的奥地利帝国弗兰兹皇帝批准建立一个独立的图书馆——中央图书馆。后将其设在最高法院,是欧洲最古老的公共图书馆之一。


从1905年开始,中央图书馆开始对所有法官、检察官和律师开放。


经过多年积累,到1920年代,图书馆藏书已达5万件。当时,它是欧洲第三大法律图书馆和最大的司法图书馆。除了那个时代的法律文献和法令汇编,它还收藏了珍贵的手稿、早期印刷品以及部分意大利城市的原始法令。


1927年7月15日,这些珍宝都在正义宫的大火中焚毁殆尽。当年秋天,图书馆的重建工作开始了。来自国内外的大量捐赠,使图书馆的重建工作进展迅速。不幸的是,1939年德国入侵后,奥地利最高法院被解散,最有价值和最新的馆藏作品被强制地移交位于德国莱比锡的德意志帝国法院。


二战结束以后,1945年,奥地利最高法院即着手恢复中央图书馆。此后,图书和期刊的库存不断增加。1999年,最高法院决定将之前的纸质目录转换为由电子数据系统。2000年1月,电脑资料库取代了中央图书馆原有的卡片索引系统。从2004年起,图书馆的目录和期刊文章已在数据库中注册。截至目前,中央图书馆藏书约13万件。同时,定期收藏180份左右法律期刊。




美丽的玻璃房——司法咖啡厅


在工作人员的带领下,我们登上楼顶的露台。这里的视野非常好,可以俯瞰维也纳市中心的全貌。

2001年,以霍夫堡皇宫为代表的维也纳中心街区的历史建筑群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确定为世界文化遗产。一眼望去,附近的国会大厦、维也纳大学、霍夫堡皇宫一览无余,市政厅、感恩教堂也是清晰可见,维也纳内城尽收眼底。



露台上建有咖啡厅JUSTIZCAFE,这也是奥地利最高法院的“食堂”。门边的墙壁上有两块大木板,木板上装有两块玻璃,一左一右写着一些字。左边玻璃写着今日供应的主食及其价格,右边玻璃上写着啤酒和其他饮料的价格。据介绍,这里提供的是维也纳最地道的食物,而且价格非常实惠,明显比外面场馆的便宜。食堂同时对外开放,除了法官、检察官和律师外,也有个别游人在此用餐。


最高法院食堂向社会提供服务的,在西方国家也不多见。也许,要体现一种奥地利式的“司法为民”,拉近法院与普通市民的距离吧?




奥地利的普通法院系统


奥地利共和国共有三个最高法院,分别是宪法法院、最高行政法院和最高法院。


宪法法院成立于1920年,是世界上第一个宪法法院。它主要处理有关宪法诉讼。最高行政法院成立于1876年,负责司法审查,处理公法上的行政诉讼事务;而最高法院是民事和刑事案件的终审法院。这三个法院同属于国家司法的最高层级,它们之间各自独立,没有优先关系或者从属关系。


最高法院的任务是,通过对普通法院系统的司法工作发挥全面指导作用,力求保障法律的统一性、确定性和法律的发展。虽然奥地利属于大陆法系国家,最高法院的判决先例不具有法律约束力,但最高法院的判例具有权威性,在赋予法律具体内容、明确法律规定的含义和保护公民合法权利等方面发挥着巨大的作用。


普通法院体系分为区法院、州法院、高等法院和最高法院四级, 管辖地域不按行政区划而按司法传统范围进行划分, 负责审理民商事(含破产、知识产权案件等)和刑事案件。民事案件实行三审终审制, 刑事案件实行两审终审制, 刑事案件主要依据被告人所犯罪行轻重及可能量刑状况确定管辖法院。


全国有204个区法院,相当于我国的基层人民法院。区法院负责普通民事案件和刑事案件的第一审审理。区法院审理案件时适用一名法官独任审判。


全国有17个州法院和专区法院。这些法院负责民事案件和较重的刑事案件的一审 , 对当事人不服区法院审判案件的二审。较重的刑事案件由一位法官和二位陪审员组成合议庭进行审判。特别严重的刑事案件由三位法官和八位陪审员组成合议庭进行审判,先由陪审员认定被告是否有罪;如果认定被告有罪,合议庭共同对量刑作出判决。


全国共4个高等法院,分别设在维也纳、格拉茨、林茨、因斯布鲁克四个大城市,它们是州法院和专区法院的刑事判决和民事判决的上诉审法院。上诉审由三名法官组成合议庭进行审判。


最高法院负责不服下级法院判决的上诉案件、总检察院提起“无效抗诉”等最重大案件的审理。全院共有60名法官,其中18名法官负责刑事案件审理,42名法官负责民事案件审理。最高法院每年受理民商事案件2000件左右,刑事案件300件左右。虽然法律没有规定案件的审理期限,但最高法院案件法官的工作效率较高,据统计,近几年案件审理的平均期限为三个半月左右。




设在法院里的检察院


与大多数大陆法系国家相同,奥地利的检察院也设在法院。在奥地利最基层的区法院设有检察员办公室 , 州法院、高等法院和最高法院院内分别设检察院、高等检察院和总检察院。其首长分别是检察官、检察长和总检察长,并配备一定数量的副手和助手。


目前,奥地利有总检察院1个,在维也纳、格拉茨、林茨和因斯布鲁克设4个高等检察院,在16个州法院设立16个检察院,另外还设有1个特别的中央检察院。全国合计有22个检察院,在每个区法院还设有检察室。检察官由总统任命,或由总统授权的司法部长任命目前,全国共有检察官500余人。


检察机关的任务是参加收集有关刑事案件的侦查,代表国家提起公诉,并对法院审理的案件实行法律监督,以保证法律的正确实施。


对于总检察院来说,“抗诉权”是一项很重要的权力。根据该国刑事诉讼法的规定,有四种情况,总检察院可以向最高法院提出“无效抗诉”:一是侦查机关违法决定终止侦查程序的;二是检察院违法下达刑事强制措施命令的;三是警察违法执行刑事强制措施的;四是最高法院的裁判违反法律规定的。对于总检察院提起“无效抗诉”,可以不受诉讼阶段的限制 , 既可以在诉讼过程中,也可以在判决生效以后。


对于下级检察院向最高法院提出的“抗诉”案件,总检察院必须对该“抗诉”提出书面意见。在最高法院决定开庭审理时,总检察院必须派检察官出席庭审,并在庭审中发表意见。与我国刑事诉讼法规定不同的是,我国的最高检察院和上级检察院认为下级检察院的抗诉意见不正确时,可以以本院的名义撤回抗诉。而奥地利的情况恰恰相反,总检察院出席“抗诉”庭审时,可以发表和下级检察院相同的意见,也可以发表不同的意见。最高法院在审理后,按照案件事实和法律规定作出判决。




这一天的正义宫走马观花之旅,使我们有机会对奥地利的司法机关作了一次近距离的观察,感触良多。无论政权如何更迭,而法律制度能够保持大体稳定。从奥地利帝国,到奥匈帝国,再到奥地利共和国,国体政体乃至疆域变化很大,但诸如民法、宪法和法院组织方面的基本法律保持相对稳定。这种稳定和可预期的社会环境,为奥地利战后的经济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同时,追求完美和卓越成为奥地利民族的品格之一。正义宫和中央图书馆的三次被毁和历次修复,体现了奥地利民族越挫越勇和百折不挠的精神。展现在我们面前的这个美轮美奂的司法宫殿,有一种不是皇宫胜似皇宫的感觉,体现了司法机构和法律职业在这个国家的崇高地位和重要作用。唯一遗憾的是,当天没有安排庭审观摩,要待下一次的参观补上。






浙江天平  转载发布

来源:法边语墨微信公众号


长按二维码加入“浙江天平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754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0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