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20-02-23
星期天
 当前位置:首页 >> 各地高院资讯 >> 浙江天平 >> 正文
【老照片讲老故事】女法官中的改革“永动机”
时间:2018-08-27 17:40:35    作者:浙江天平    来源:浙江天平


红旗与蓝天白云相称

今天,我们的故事就要从这里开始



故事的主人公

是一个有口皆碑的办案标杆

是一个改革创新的实干家、促进派

更是年轻法官的“主心骨”和“顶梁柱”


你猜到她是谁了吗?





女法官中的改革“永动机”

余姚市人民法院余国英的30年审判之路



余国英,余姚市人民法院副院长,1988年进入余姚法院工作,在审判岗位上见证时代的潮起潮落,也见证了中国的法治发展道路。


从企业改制时的企业破产案、知识产权第一案,她就用审判感受着社会变迁,引导着当事人思潮,也改革着自身理念,着手家事审判改革、适用微法院小程序开庭……


这位“全国优秀女法官”、浙江省“三八”红旗手与改革同行。 



法庭庭院里的“晒谷场”


1988年,从学校毕业的余国英做了一个影响她一生的决定,报考余姚法院并被录取。


让她作出这样决定的理由,只是那一顶镶着国徽的大盖帽,戴在头上,看起来如此威严、如此神圣。



上班第一天,她骑着自行车,用时一个多小时,来到了就职的余姚法院低塘法庭。


眼前的场景却让她十分意外,法庭庭院里老百姓正忙着晒稻谷,庭院角落里有法庭的干警种植的豆角等一些农作物。


就在这里,余国英开启了她的法官之路。


第一排左一为余国英



那时低塘法庭有3位法官,加上刚报到的余国英,总共4名干警。资历最小的她便成为了法庭的“大总管”。


每天一早,余国英需要把办公室、楼道、庭院里里外外打扫一遍。两层楼的法庭,只有一台电话机,余国英需要扯着嗓子叫其他办公室的法官接听电话。


忙完这些,她还是三位法官的书记员,每天要整理案卷、调查、开庭记录等等。


为了一个货款案件,余国英跟着法官坐着绿皮火车,出差东北40多天,天天吃番薯解饥,最后把货款悉数带回。


为了查明事实,余国英骑着自行车前往当事人家中,不小心摔了一跤,拍拍衣角爬起来继续骑行,做好调查回到家中才发现,脚踝肿起一大块,去医院检查竟然骨折了……


当年的场景还历历在目,转眼已过去30余年,正是那段青葱岁月,锻炼了她的意志,也养成了敢想敢干、锲而不舍的作风。



随着市场经济起伏的企业破产审判


二十一世纪初,中国正值经济改革阵痛期,大批国有、集体企业改制,大量员工下岗成为改革面临的最大社会问题,稍有不慎,极有可能引发群体性事件。


拥有上千名职工的余姚塑料总厂向法院申请破产,这是当时国企改革的一个缩影。


企业因经营不善,导致资不抵债,对外欠下债务上千万。而其他有类似情况的企业及其员工,都在观望法院的处理结果。案件办理是否妥当,将影响到其他国有、集体企业改制步伐。


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法院,案子变成烫手山芋。



然而,当时已有身孕的余国英,并没有却步,而是主动向组织要求承办该案。


“企业员工为了国企改革作出了牺牲,不能让他们成为国企改革成本的承担者。”余国英想。于是,她组织全体员工召开职工大会,听取他们的意见和建议,做好释法析理工作。


每每回到家中,余国英都累得直不起腰,孕吐反应变得很大,但她一直坚持着。



终于,一轮又一轮的沟通协调有了结果,所有职工以买断工龄等方式得到妥善安置。


审理完该案,离预产期仅剩十余天,但是余国英没有向组织申请休息,而是继续审判工作。



一日,在庭审过程中余国英突感肚子疼痛,坚持开完庭后她被同事紧急送医,女儿降生了。


同事们经常和她打趣:“国英,你的女儿可就是生在法院的啊!”



弹指间,余国英的女儿已成为一名高中生,此时的余国英又承办了一起破产案件。


位于余姚牟山镇的璟月湾工程因资金链断裂,无限期停工。2015年6月,宁波璟月湾旅游置业有限公司(下文简称璟月湾公司)向余姚法院申请破产。


余国英调查发现,璟月湾工程已成功售出房产300余套,而大部分建筑业已进入收尾阶段。如果能引进投资人,对企业进行重整,既可以完成对后续楼盘的建造,已购房业主、施工单位等多方权益也能得到保护。


于是余国英带领审判团队主动出击,与政府形成府院联席机制,共同研究、解决破产重整中遇到的各类问题,并推动促成包括信访、财税、住建、规划、金融等部门在内的工作领导小组成立,搭建破产重整协作平台,应对破产重整期间可能引发的各类事件,扫除重整过程中的各种障碍。



“最困难的还是寻找重整投资人。”余国英说,当时,找了40多家公司,仍无法招募到合适的重整投资人。法院就指导管理人在征得债权人会议同意的前提下,运用市场化手段公开招募,成功引荐重整投资人的介绍人可领取投资款2%至3%的中介费。


经过多方努力,2017年10月,璟月湾公司管理人大会高票通过重整计划,成功盘活璟月湾公司土地、房产18亿元,化解公司债务46亿元。该案也成为余姚法院推动破产审判,妥善处理僵尸企业,服务当地经济发展的典型案例。



“这个知识产权和房子是一个道理”



改革开放40年,余国英在审判岗位上见证了时代的潮起潮落,也见证了中国的法治发展道路。


2008年,余姚法院成为浙江省为数不多的拥有知识产权案件管辖权的基层法院,这对于余姚经济的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知识产权保护在中国起步较晚,产权保护意识并未在社会上普及,余姚地区多为中小企业主,“土豪们”对于知识产权诉讼抱有各种不理解:

——“他就买了几块钱的东西,为什么我要赔偿上千元!”

——“我也是从别人那里进货的,我哪知道这个是假货。”

——“他这是故意引我上套嘛,明知道这是假货,还故意买东西。”

……


许多当事人对法庭存在抗拒心理,因为知识产权案件多为同一原告集中起诉多名被告,被告纷纷抱团应对诉讼。



这种情况下,案件的审理对其他具有相同行为的侵权人具有指导意义,案件处置是否得当也会影响社会稳定。有着丰富审判经验的余国英此时另辟蹊径,一方面将该类案件打包处理,另一方面召集所有被告上起了普法课。


“知识产权这个东西,理解起来也不难。它就跟你的房子一样,自家的房子如果别人住进来你会同意吗,这个知识产权跟房子是一个道理,人家的东西,你随随便便不经过同意就拿来用,人家肯定有意见,你们说对吗?”


通俗易懂的讲理,让“听课”的被告们明白了其中的道理,所有案件也都迎刃而解,被告均主动履行赔偿义务。


这样的一揽子处理的方式也让余国英尝到了甜头,该模式此后成功应用到物业纠纷、劳动争议纠纷等涉群体性案件的处理中,均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会效果。



全省第一个家事审判合议庭


“法官,我老公家暴,我要离婚。”余姚法院的法官丁金琴受理了一起离婚纠纷,原告应女士情绪激动,并执意要求离婚。


此时的被告邵先生正羁押在看守所,他红脸赤颈地向法官解释:“法官,我真的不是故意的,事发时我喝多了,我不同意离婚。”


应女士与邵先生均是二婚,婚后育有一女,平时小吵小闹不断。在一次朋友聚餐中,酒后邵先生随手拿起身边的瑞士军刀,将应女士的手臂划出一道五厘米的伤口,顿时鲜血直流。后邵先生因故意伤人被公安抓捕归案,应女士则向法院提起了离婚诉讼。


面对当事人如此激烈的矛盾,丁金琴有些踌躇不定,案子判离也不是,判不离也不是。余国英在庭务会议上,听到丁金琴将案子拿出来讨论,陷入了沉思。



离婚案件中,原被告的矛盾就是“因爱生恨”,判决或者调解,最终的目的还是要化解纠纷的症结所在,帮助当事人将扎在心中的那根刺拔掉,那么再见依旧是朋友。


“小丁,我建议你的关注点应该帮助当事人化解他们的矛盾,而不是案件如何进行判决。当事人现在情绪这么激动,而且原被告均有过激举动,如果一味判决,反而会激化矛盾,后续会发生什么事情就更加不可控了,对本案中未成年子女的成长也会十分不利!”余国英将自己的想法告诉了丁金琴。


方向找对了,丁金琴立马着手给双方当事人做调解,前前后后调解了五六次,终于让邵先生放下了执念,并同意对应女士的伤害补偿10万元,孩子的抚养权也归应女士,应女士也谅解了邵先生,双方最终调解离婚。



“以判决方式解决家事纠纷,最终的结果就是家庭以法律的名义解体。”余国英说,家事审判不单单应具有裁判职能,还要对家庭具有救治职能,该案也给余国英很多触动,推动家事审判改革迫在眉睫。


截至2013年,家事审判改革在全国司法领域尚属空白,余国英和余姚法院民一庭的法官们一起摸石头过桥。


终于在2014年2月20日,全省首家家事审判合议庭在余姚法院成立。


家事审判合议庭成立大会上,余姚法院还聘任了24名妇联工作人员为家事调查员。充分利用妇联组织职能优势,根据法院的委托,对当事人的家庭情况、心理情况及周边关系进行调查,同时家事调查员还承担起庭前疏导、诉后回访等职能。


家事审判改革在家事纠纷化解中成效显著,最高人民法院以工作简报的形式予以刊发,回访中当事人均对余姚法院法官为案件作出的努力表示感谢。


左七为余国英


然而,家事审判改革并没有就此止步,余国英拉来余姚明伟村“老娘舅”,帮助法官调解家事纠纷案件;为减少家事纠纷审判对未成年人的影响,与教育局共同建立准单亲家庭未成年人无痕关爱机制;保护当事人的隐私,制作《离婚证明书》化解尴尬……



“移动微法院”的铁杆拥趸


2017年8月,余姚法院在上级法院的支持下,着手自主开发基于微信小程序的“移动微法院”平台。


民商事案件作为最大的一块“试验田”,分管副院长余国英的一句“我们先来!”,彻底打消了院党组担心新生事物难被认可的顾虑。



“如今当事人对诉讼服务的要求越来越高,而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也越来越突出,我们开发这个平台,就是要平衡两方的利益,便利当事人的同时兼顾法官的需求。”余国英从一开始就牢牢抓住了推动改革创新的“关键问题”。


为此,余国英亲自上阵,和许多年轻的一线法官一起参与到设计研发中。不厌其烦地向开发团队介绍专业的诉讼流程、不愿放过模块设计的任何一个细节。



翻开余国英的工作笔记本,上面都密密麻麻记录着她使用“移动微法院”的心得:

  • 要突破传统思维、改变传统习惯可并非易事。“移动微法院”的试点肯定会有一些消极甚至反对的声音。这都是正常的。

  • 要改变大家的想法,我必须带头使用“移动微法院”。

  • 法律文书寄不到,我得用“移动微法院”拍照上传相关材料;当事人想要调解却抽不出空,我可以用“移动微法院”线上调解,文字、语音各种方式进行沟通;当事人身处武汉来姚参加庭审不方便,我可以用“移动微法院”远程视频开庭


……


在余国英的带头实践下,许多法官甚至是老法官也慢慢拿起了手机,尝试着打开微信,搜索“移动微法院”小程序,感受一下指尖办案、移动办案的微妙之处。


就这样在一次次的开会讨论、试行磨合中,“移动微法院”就像怀胎十月呱呱坠地的新生婴儿一般,成了余国英和试点团队再也割舍不下的“心头爱”。



辛勤的付出换来的是“移动微法院”的巨大成功。“移动微法院”上线后,立即获得了当事人和律师的好评,大家纷纷要求引入该平台。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法院报、浙江法制报等多家媒体以头版头条的形式进行了报道。


今年1月,“移动微法院”在宁波全市两级法院全面推开,最高法院确定宁波两级法院为全国法院唯一的“移动电子诉讼试点”,最高院周强院长两次作出批示。


8月14日,“移动微法院”全国版上线试运行,在运行稳定后将在全国法院进行推广。



做事对得起天地良心


她拥有披荆斩棘、一往无前的拼劲,不屈不挠、永不放弃的韧劲,更有一种“铁肩担道义”、“敢为人先”的胆识和气魄。


这可不是哪本武侠小说的台词,这是每一位认识余国英的人对她的评价,要说女侠是仗剑走天涯,那么余国英就是拿着法槌的正义使者。


说来也奇怪,当事人到了余国英的面前,就算之前有再大的怨气,再多的不满,都化为了乌有。



作为余国英曾经的书记员、现任余姚法院民一庭庭长的裴丹作出了解释:“余副对于当事人有着超乎常人的耐心,当事人不愿意来法院,余副就亲自跑到当事人处;当事人不愿意接电话,余副就通过发短信、发邮件进行联系。正是这样的工作态度和初心,让当事人看到了余副对于案件的真心和诚心,纷纷放下戒备,打开心结,接受余副的调解、协商。”


老丁是一家家具厂的门卫,在车间拣木材时不慎导致手部重伤。由于老丁超出了退休年龄,劳动仲裁部门不予受理其工伤认定申请,案件最终到了法院,因为老丁提交的证据不足,法院很难支持老丁的诉讼请求。但是面对身体残疾、生活困难的老丁,余国英觉得案件不能简单一判了事。


她先后六次来到用人单位进行协商,企业负责人没想到余国英竟然会为了一个无亲无故的当事人,不辞辛苦地做工作,被她的执着和真情打动,同意补偿2万元,帮助老丁解决苦难。



当然,余国英这样的柔情只用来对待困苦的当事人,在面对试图影响审判结果的各种威胁和黑恶势力时,她就化身软硬不吃的“硬骨头”。


一起民间借贷纠纷案件判决后,被告俞某纠集几个社会闲散人员找到余国英闹事,还威胁她“不要走出法院”。


然而余国英义正言辞地告诉俞某:“我办案几十年,对得起天地良心,这种招数对我不管用,你这样的行为难道逃得出法律的制裁?”俞某被她的凛然正气所震慑,最终服判息诉。



疾风识劲草,烈火见真金。坐上领导岗位后,余国英感到肩上的责任更重了,带头办理疑难复杂案件、群体性纠纷案件、社会敏感案件,以其扎实的理论功底和丰富的审判经验,从容驾驭庭审、应对挑战。


“作为我们的分管领导,余副院长常挂在口头的一句话就是,办案中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许多事情有她帮我们分担,我们办起案子来没有后顾之忧。”在余国英的带领下,现任民二庭庭长的叶科技感到十分庆幸,“她敢于担当的作风也是声名在外,辖区内发生一些闹访、信访事件,有关部门也会邀请余副参与化解工作。”


她这种敢于担当责任,勇于直面矛盾,把使命放在心上、把责任扛在肩上的精神也无时不刻地感染着下属。


左三为余国英


文丨卢文静



浙江天平  原创发布



长按二维码加入“浙江天平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180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20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