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 注册 | 在线投稿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2018-11-18
星期天
 当前位置:首页 >> 案件 >> 案件报道 >> 正文
善与恶,爱与恨
“杭州保姆纵火案”纪实
时间:2018-08-06 17:23:23        来源:中国审判网

41.jpg

蓝色钱江,杭州城内数一数二的高档小区,地处钱江新城CBD核心区域,地理位置十分优越。时隔近一年后,当记者再次驱车到这里时,映入眼帘的除了十来幢灰蓝色玻璃幕墙的大楼,还有一条红色横幅标语—“消防连着你我他 平安幸福为大家”,似乎在提醒人们不要忘记一年前的那场悲剧。

莫焕晶一生做了很多次错误的选择。2017年6月22日凌晨,她脑海中的唯一选择成为了此生最错误的选择。一把火不仅带走了四条鲜活的生命,让一家人从此天人永隔;也让她自己陷入了万劫不复的境地。

穷苦人家的“杭州梦”

林生斌和朱小贞的二哥朱庆丰都在杭州定居了十几年,是人们眼中成功的“新杭州人”。

朱小贞出生在浙江丽水的穷困山区里,家里世代务农,有闯劲的二哥朱庆丰带着她在杭州摸爬滚打,从最微小的生意做起。林生斌和朱小贞的故事,是一对穷山沟里的年轻人在杭州相遇相爱,共同打拼奋斗成“新杭州人”的故事。

朱庆丰说,他家里因为孩子多,在村里算是穷的。所以他很小的时候就想,将来一定得出来闯荡,给家里争口气。跟普通的农村子弟一样,朱庆丰最开始在外面打工,省吃俭用,一年下来把存的1000块钱卷在烟盒里拿回家,交给妈妈保管。

朱庆丰的妈妈告诉记者,刚开始她不同意朱庆丰做生意,因为全家世代务农,没有这种经验,总觉得本来就没有多少本钱,而且做生意的风险太大了。她对儿子的职业规划是去学厨师,有一门手艺傍身永远有饭吃。

朱庆丰的志向可不在于当打工仔。2003年,世代务农的朱庆丰想着来杭州闯一闯,在市场最萧条的时候做起了服装生意,朱小贞就来帮忙看店。兄妹二人陆续在武林路上开起了零售店,再慢慢往批发等上游环节发展,于是从门面店做到了设计坊、小工厂。他坦言,他和朱小贞年龄相仿,从小到大就粘在一起。妹妹的心事都会跟他说,连谈恋爱也不例外。

林生斌是福建人,出身农家。林母说儿子高中就出来打工,虽然读书少,但“脑子很厉害”,很会做生意。2004年,他初来杭州,在发廊里剪发时认识了朱小贞。两人相恋后准备结婚,因为林生斌是福建霞浦人,朱小贞的父母觉得女儿嫁得远了,开始有点不同意。但朱小贞对婚事很坚持,两人于次年结婚后,林生斌才开始跟随朱庆丰做起了服装生意。

结婚时两人都很年轻,林生斌26岁,朱小贞24岁。小两口也属于地地道道的“裸婚”,连婚纱照也没拍。第一个孩子林柽一出生时,他们一家人还住在出租屋里。

起步艰辛,开头六七年里,林生斌每天凌晨4点就要起床去拿货,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既是设计师,也要管生产,还要跑客户,小到一颗纽扣、一根拉链,都要去面料市场亲自挑选。2012年左右,林生斌的生意规模超过了带他入门的朱庆丰,一家人也搬入了杭州数一数二的高档小区——蓝色钱江。

对林生斌来说,从一穷二白、小生意起家到如今住在四室两厅的豪宅,这种经历对蓝色钱江的业主来说并不算特殊。“都不是杭州人,大多是农村出来做生意做大的。”一位业主这样对记者表示。这片住宅并不是达官显要的阵地,反而有很多二次置业的浙商,常年在外奔波,度假时过来住一住。

据了解,林生斌5年前甚至还不知道奢侈品是什么样子,所以他做生意异常卖力,把生意从内地二三线小城拓到广州。只是这一次,他的命运被一个保姆改变了。

一个病态赌徒的沉沦

同学、前夫、历任雇主、前同事对莫焕晶的评价是:工作表现还可以,脾气还好,内向文静,不爱说话,面部没什么表情,看上去很老实,爱说谎。甚至在归案后,她仍然说着让人同情怜悯容易宽宥的谎话,被办案机关一个个攻破。

1983年,莫焕晶出生在广东东莞长安镇厦边村(社区),这个东邻深圳、西接虎门的乡镇,经济发展仅次于著名的虎门镇,莫焕晶这一代人被称为在蜜罐里泡大的。

莫焕晶从小没了母亲,但继母和同父异母的弟妹都对她不错。莫焕晶犯案后,她的弟弟一直在为她委托律师。

2002年,莫焕晶高中毕业,进厂打工,其间还开过服装店。2004年前后,她在当地一家印刷厂工作,做打单员,负责出货单。2006年,莫焕晶嫁到了邻村长安镇厦岗村(社区)。当年底生了个男孩。前夫对她也很好。2013年她和高中同学麦某在长安镇厦边村开了个小吃摊。

莫焕晶的赌博之路是从2011年打麻将的小赌开始的。从那时起,她认识了一些热衷赌博的人,越玩越大,后来发展到买六合彩,六合彩的庄家又向她介绍了网络赌博。2012年底,莫焕晶开始玩网络赌博,输光了积蓄后开始借钱赌。她赌瘾很大,有一段时间甚至每周都会去澳门赌,经济上自然不堪重负。

莫、麦两人把家中积蓄输光后,到处借民间借贷。两人买了辆二手宝马车,用车抵押继续借钱,抵押了两次,共借得18万元。两人还向社会上的人借了40万元高利贷,其中12万元是莫单独借的。“债主本地外地的都有,利息很高,10万元每月利息就有1万元。”莫焕晶的赌友称。

因为赌博,麦、莫两人都离婚了。知情人称,莫焕晶离婚前就欠了100万元的债务。2013年高利贷催款的人天天到其夫家要债,她的孩子本来非常开朗活泼,从那之后就变得沉默内向。莫焕晶的前夫在有人上门要债时才知道莫欠了很多赌债,到离婚时还了40多万元,莫拿走25万元,直到现在还有50多万元的债款。2014年底,莫焕晶与丈夫离婚。因为欠下赌债,莫焕晶曾想卖掉前夫家的房子抵债,后因产权在公婆手里无法操作作罢。

离婚后,被伤透的前夫很少接莫焕晶的电话。离婚后整整一年没有联系,一年后她才发短信、打电话询问孩子的情况。最后一次联系是2017年年初,她要求前夫给孩子请辅导老师。案发前不久,前夫才得知其在做保姆。

欠的高利贷太多了,债主找上门来,莫、麦二人已无法在家乡正常生活了。2015年初,两人离开广东到上海躲债,先做餐馆服务员,后做保姆。在前几任雇主家,莫焕晶就频繁反复盗窃,得款用以网络赌博,先后被前几任雇主发现并辞退。当时同为保姆的麦某被莫焕晶连累辞退。后来,麦某做了家政公司的老板,莫焕晶在麦某的家政公司负责信息登记,又把保姆交的押金偷偷用掉,麦某发现后赶走了她。

直到2017年春节,麦某和莫焕晶又重新有了联系,莫焕晶说她在杭州做保姆,老板娘对她很好。她还经常向麦某借钱,几百到几千元不等。案发前半个月,她还向麦某借了1000多元,理由是给儿子买游戏机。

莫焕晶在被李姓雇主辞退后,在上海多家家政公司登记了信息,在洋晨家政登记的当天,她遇到了寻求住家保姆的朱小贞。

曾经那么幸福的一家人

在外人眼里,林生斌夫妻俩于2013年住进杭州知名的高档楼盘蓝色钱江小区,又有三个活泼可爱的孩子,是让人羡慕的富裕家庭。随着生意逐渐做大,林生斌专心挣钱,朱小贞全职教育和照顾三个孩子。

林生斌的母亲说,孙女阳阳一直在学芭蕾,跳得很好,平时她常翻看孙女跳舞的视频和照片。大孙子在学弹琴,她略带骄傲地指点着自己的肩膀、胳膊、腿,“放这儿弹的,放这儿弹的”,比划着就哽咽起来。

老太太还记挂着儿媳妇的好。逢年过节,儿媳妇都会给自己买礼物。儿媳妇常对她说,“妈,你们以前很辛苦,现在该享享福了,孩子也上幼儿园了,没那么累了,你年纪也不大,多出去玩一玩。”

夫妻二人恩爱有加,小区邻居也都夸赞孩子们懂礼貌、教养好,一家人其乐融融。

然而,一个叫莫焕晶的住家保姆的出现,彻底改变了这一家人的生命轨迹。

保姆莫焕晶与雇主朱小贞,听起来是两个角色分明的身份。但是褪下这样的身份,她们不过是两个有着相似点的同龄人:都出生于1983年,在相近的年份结婚,又都在相近的年份有了第一个孩子。

由于会开车,莫焕晶的薪水不低,月薪6500元,双休加班1000元,主要负责买菜烧菜、保洁洗衣,有时接送孩子。

邻居反映,朱小贞对保姆很满意,说别人家的保姆中午都在睡午觉,莫焕晶在家里拖地。甚至还给莫焕晶加了工资,很放心她。总之,没听朱小贞说过莫有什么不好。

林生斌在案发后曾说,家里人和保姆关系比较好,保姆做事比较勤快,话也很少,直到案发时,他才从公安机关那里知道保姆的赌博盗窃行为。“曾有一只镶钻的手表不见了,还以为小儿子弄丢了。”

而莫焕晶也曾多次向人说起,和林家相处非常好,朱小贞人很好,和三个小孩的关系也很好,经常接送他们上下学。

莫焕晶说,她曾因欠高利贷,想过自杀,还上网查过自杀的方法。朱小贞和她谈话,开导她,说自己开工作室压力也很大,并解释之前说她卫生、饭菜做得不好不是嫌弃她的意思,让她别放在心上。朱小贞说有什么事就和她讲。莫焕晶觉得朱小贞人很好。

莫焕晶曾以买房名义陆续向朱小贞借了11.4万元,最后一次是2017年5月。莫焕晶的借款要求都得到了满足,即便是以拙劣的谎言。朱小贞还怕她累,说可以每周叫一次钟点工大扫除;还买了很多菜谱书,让她学。

2017年春节,朱小贞给了莫焕晶2000元红包,还问她儿子的身高尺寸,送她童装。后来,莫焕晶并没有直接送衣物给孩子,因为她只知道儿子在广东念书,但不知道具体在哪里。她用快递方式给前夫寄去了雇主送的春节礼物,但衣服太小了,孩子根本穿不上。

然而,这一切的善良,换来的竟是家破人亡的悲惨结局。

一把火烧毁了一个家

朱小贞母子四人遇难的女儿房内,时钟永远停摆在6月22日早晨6点半,在这之前,5时04分、05分、08分,朱小贞曾在幼子稚嫩的“妈妈,我怕”声中焦灼地数次报警:“我们家里着火了!我们在北面的房间里,我们出不来!你们快点快点,赶紧来!”

她的声音焦急得变了音,有烟呛中的咳嗽声,还有孩子的细微呻吟声。1次110,2次119,还有5点11分120的一个回拨电话。她带着三个孩子,退到离起火点远的女儿房,把希望寄托于消防救援,却最终没能等来。

莫焕晶在朱小贞家仍然如同之前在雇主周某家那样,循环偷,循环典当。2017年6月21日晚7时左右,雇主林生斌在外地出差,趁女主人朱小贞不注意,莫焕晶从她家主卧门口的一个柜台的抽屉里,拿了一块男式积家手表,从蓝色钱江小区出发,到达位于深蓝广场的一家典当铺,将手表当掉,得款3.75万元。

当晚8点45分左右,莫焕晶回到蓝色钱江小区。回来后,她就一直待在保姆房里,将典当手表所得的钱款,通过手机转账的方式,充值到网上赌博账户后,进行网上赌博。这一夜,她输光了连同手表典当得款在内的6.3万元,账户上只剩下0.85元。

输光后,莫焕晶开始苦思冥想,该以怎样的方式再次开口向朱小贞借钱。

莫焕晶想了整整一晚,一直没有睡觉,她突然想到朱小贞曾经跟她提过,家里的打火机很多,要小心放好。

于是,恶念在她头脑中产生了,她决意采取放火再灭火的方式,博取朱小贞的感激,以便再次开口借钱。

凌晨2时至4时许,莫焕晶用手机上网搜索,查询“打火机自动爆炸”“沙发突然着火”“家里窗帘突然着火”等与放火有关的关键词信息。

考虑到朱小贞5点起床运动的作息习惯,莫焕晶一直看着手机,直到4点55分,她从保姆房出来,走到客厅的茶几处,从茶几的笔盒里拿了一个打火机,并从地上拿了一本硬皮书点了下,发现没点着,将书随手往沙发上一扔,转身去找更容易点着的报纸。等她回来时,腾起的火焰和浓烟已经开始在客厅内蔓延。

莫焕晶赶去保姆房洗手间拿水桶的过程中,听到了跳闸的声音,她还听到朱小贞对她说,“阿晶,着火了,快报警!”其实,在莫焕晶报警之前,朱小贞已在5时04分、09分报了两次警。相比朱小贞的报警,莫焕晶迟了6分钟。

当天,119指挥中心接到40余个电话报警,但朱小贞母子却永远倒在女儿房的窗前,窗户只能推开拳头大小的缝。窗边,挂着女儿嬉戏过的风筝,经历了大火,仍然完好如初。

按照官方的通报,杭州市上城区消防大队5时07分接到报警,5时54分火势得到控制,6点48分现场火灾被扑灭。当天上午开发商绿城集团的物业公司开了个通报会,称“消防主机接到报警后,监控人员第一时间通知其他人员,在16楼接通水管营救”。绿城物业服务集团副总裁方敏青在现场通报说,消防广播是启动的,也派人挨家挨户敲门。

每一个目击者回忆起当时的场景,都感到痛彻心扉。在大火烧了两个多小时后,三个孩子一个个被抬出并放在走道里,朱小贞最后一个被抬出来。“楼道里放不下了,才一起抬下楼梯。”业主们看见三个孩子被裹着从楼里出来时是7时37分,女孩的长发从被筒里垂落下来。

三辆救护车呼啸而至,朱小贞二哥朱庆丰冲上去抱起一个被裹,外甥女结着黑油的长发蹭在他手臂上,发出焦味。事后他意识到,抱过后衣襟上的黑油是得靠肥皂用力洗的,但他们除了满脸熏得焦黑,都没有丝毫烧伤

。灾难发生的当天,也是林生斌2017年生意场上最重要的时刻,赶上一个男装订货会,他在广州出差,接到母亲电话,得知妻儿已经去世,在赶回杭州的飞机上痛哭。

林生斌曾经回到火场,想象朱小贞和儿女们走到生命最后时的无助,感慨道:“我没有想到,花费千万,为家人买的不是豪宅,是坟墓。”

末日女赌徒的“自白书”

一声脆响,打破了平静。林生斌把桌上的保温杯掷了出去。他与两名律师、三名公诉人坐在同一排桌子后面,在被告人莫焕晶的侧面。这个女人低头坐在被告席上,被栏杆围住。保温杯打偏了,砸中了莫焕晶身后的女法警。林生斌咆哮、质问,审判长下达了严厉的指令,他被法警带离了法庭。

这是发生在本案一审庭审现场的惊人一幕。林生斌恨莫焕晶,甚至于现在,他对这个名字,连听都不想听到。

2017年6月22日,莫焕晶因涉嫌放火罪被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刑事拘留。7月1日,经杭州市检察院批准,莫焕晶因涉嫌放火罪、盗窃罪被杭州市公安局执行逮捕。同年8月21日,杭州市检察院依法对被告人莫焕晶提起公诉。

在看守所,莫焕晶给林生斌写了一封信,字数不到200字:

“真的很对不起,你们对我这么好,我却做出这样的事,我真的不想害他们母子几个的,知道他们几个去世以后,我真的后悔万分,都是赌博害了我,都怪我一时鬼迷心窍,做出这样事情,真是天理难容。我在看守所里每天都想念他们,每天度日于(如)年,想起了我们相处的那么愉快,现在又阴阳两隔,真是罪该万死,如果我死了能让你好过一点,我真的愿意立刻去死,希望你多保重,人生的路还很长,一定要保重身体,真的很对不起。”

对于莫焕晶的道歉,林生斌代理律师林杰告诉记者,“我了解到的林生斌,他是坚决不接受这种道歉的,出事以后直到现在,林生斌甚至不愿意听到‘保姆’‘莫焕晶’这样的字眼。”

据相关媒体报道,该案原定于2017年11月21日前开庭审判,因案情复杂重大,经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批准,该案被延期三个月。2017年12月21日,案件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但开庭后不久,莫焕晶的辩护律师党琳山因为管辖权问题离庭抗议,审判中断,一直到2018年2月1日重新开庭。

在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该案继续公开开庭审理。这起曾轰动全国的案件,在经历律师党琳山的退庭风波后,再次回到公众视野,被被害人家属林生斌及家人恨之入骨、被人们口诛笔伐的保姆莫焕晶,抽泣、辩解、沉默、认罪,最后呼唤“公平的判决”。

2018年2月9日9时30分,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在本院第二法庭公开宣判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一案,以放火罪判处被告人莫焕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以盗窃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二罪并罚,决定执行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一审判决认为,被告人莫焕晶在高层住宅内故意使用打火机点燃易燃物引发火灾,造成四人死亡和重大财产损失,其行为已构成放火罪;莫焕晶还在从事住家保姆工作期间,多次盗窃雇主财物,数额巨大,其行为已构成盗窃罪。公诉机关指控莫焕晶所犯罪名成立。莫焕晶犯有两罪,应依法并罚。莫焕晶于凌晨时分故意在高层住宅内放火,导致四人死亡和重大财产损失,犯罪动机卑劣、犯罪后果极其严重,严重危害公共安全,社会危害性极大,依法应予严惩。虽然莫焕晶归案后能坦白放火罪行,但不足以对其从轻处罚。莫焕晶归案后主动交代公安机关尚未掌握的盗窃罪行,系自首,对其所犯盗窃罪可予从轻处罚。

随后,莫焕晶对此判决不服,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并获受理。

2018年5月17日上午9时,该案二审在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第二法庭开庭审理。17时20分,审判长宣布休庭,并宣布择期宣判。

2018年6月4日15时,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在本院第二法庭公开宣判杭州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的被告人莫焕晶放火、盗窃(上诉)一案,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对莫焕晶的死刑判决,依法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二审庭审结束后,林生斌在接受本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现在主要精力已回到了工作中。他曾写下了这样一段文字:“我们无法抗拒命运,就像我们无法抗拒太阳的西落。人生就像一个轮回,等时空轮回结束了,我转身,你回头,依然还是最美的邂逅。”

或许能治愈林生斌自己的,只有时间。


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审判杂志社,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审判杂志社”。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审判杂志社)”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他媒体如需转载,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中国审判杂志社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
1168人阅读,0条评论读者评论
验证码: 验证码     登录 | 注册 需要登陆才可发布评论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隐私政策  |  网站地图  |  意见反馈  |  不良信息举报  |  投稿信箱  

关注《中国审判》
Copyright © 2012-2018 www.chinatrial.net.cn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编:100745 联系电话:010-67550570 杂志社地址:北京市东城区东交民巷27号
《中国审判》杂志社 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51393号-1